【饭空】七夕活动

萌新一个~人物把控不好见谅……我文笔太渣了Orz

加群后跟着玩了七夕活动,抽到的梗是这个:

饭空:成年饭回家住,发现爸妈分房,半夜溜进爸爸房里进行猥亵,一边动手动脚一边道歉。


比起从小到大参与过的紧张战斗,现在每天在学校里教课的日子简直可以说是平淡的让人安心。

天才和帅哥。 这两个属性不管哪个都能让孙悟饭在学校中混的如鱼得水,无论是同事还是学生,都对他抱以欣赏及好感。

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学校离包子山太远,虽然这点距离对身为赛亚人的孙悟饭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但担忧孩子往返麻烦的琪琪,还是强硬的让他在城市 里租了一间房。

这样粗略算来,或许已经有大半年没怎么回家了,好不容易碰上了暑假,孙悟饭拒绝了所有同事的邀约,第一天便收拾好了行李,找了个没人的地方, 直接腾空而起,往老家飞去。

「我回来了!」

推开熟悉的家门,孙悟饭将手上提着的行李放下,用带着喜悦的声音说道。

「悟饭回来了啊!学校的工作顺利吗?」

琪琪一听闻大儿子回来了,立刻满面笑容的从厨房走出来,关心的问道。

「嗯,同事人都很好,学生们也很乖。」

孙悟饭乖巧的点头回答,眼睛迅速的扫过整个客厅,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爸爸在田里工作吗?」

没有发现期待的人影,孙悟饭下意识的询问道。

「嗯,正好也到午餐时间了,悟饭你等等帮忙去送个便当吧。」

琪琪一边说,一边从厨房里拿出了那有半人高的便当,用紫色的布包装好,放在了桌上。

「好,没问题。」

孙悟饭轻松的拎起了便当,转身离开了家门,双脚轻轻一蹬便飞上了天。

「欸,不休息一下……」

琪琪愣了下,话还没说完已经不见人影了,她无奈的笑了笑,又回了厨房。

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孙悟饭远远的便看到了坐在拖拉机里的孙悟空,似乎是因为夏天太热的关系,他将米黄色的外套挂在了一旁的树枝上,身上只穿着一 件黑色的无袖背心。

「爸爸,我送便当过来了。」

稳稳的落地,孙悟饭露出了一丝温和的笑容,对着孙悟空说道。

「喔喔!悟饭回来了啊!」

孙悟空立刻转过头,绽开了大大的笑容,他从拖拉机上下来,几步走到了孙悟饭面前,道:「好久不见了呢!」

「是的,有半年了吧。」

孙悟饭将便当布铺在地上,随后将一层层的便当拆开,围着布的边缘摆放好。

「欸——都那么久了吗?」

孙悟空搔了搔脑袋,颇有些意外的回覆道,他低头看向丰盛可口的各式餐点,也顾不上其他了,高兴的拿起筷子,道:「嘿嘿,我要开动了!」

「说起来,悟饭。」

孙悟空将饭菜塞了满嘴,双颊鼓起,他语气里有些疑惑,模糊不清的说道:「你为什么一直低着头?」

「唔……」

这还不是因为爸爸你!

孙悟饭脸色红的夸张,他此时脑海里全是刚才那惊鸿一瞥的画面,透明的汗珠顺着漂亮的肌肉纹理滑下,慢悠悠的滚入漆黑的领口,由上往下,隐约 还能看到两点樱红……

「……悟饭,悟饭?」

不知什么时候,孙悟空已经将嘴里的饭菜全数吞下了,他两手将孙悟饭的脸抬起,额头轻轻碰上,喃喃道:「没有发烧啊…」

「爸爸!」

孙悟饭回过神来便看到眼前放大的俊脸,吓得立刻往后退,他看到对方黑乌乌的瞳眸中满是不解,眉头也微微皱起,一副烦恼的模样。

「我没事,只是…呃,有点热。」

蹩脚的说着借口,孙悟空却轻易的全数相信了,他露出了放松的笑意,道:「原来是这样啊,今天真的很热呢。」

如此纯粹的信任,反而让孙悟饭心里一阵难言的郁闷和愧疚,啊,是啊,他的爸爸,是怎么也不可能想到,自己信赖的儿子抱有多么肮脏的心思吧?

原先的憧憬和敬佩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质,转化而成的却是一辈子无法说出口的禁忌。

无法说出口,但思念却又泛滥成灾。

或许这半年来,明明回来过几次,却都「恰巧」和孙悟空擦身而过,也有一部分躲藏心思。

孙悟饭盘腿坐在孙悟空的对面,无意识的用手托腮,视线从活泼翘起的头发慢慢下移,到满脸幸福,正大快朵颐的面庞。

专注的神情让人不忍打断,但孙悟空却很明显误会了这目光的涵义。

「悟饭还没吃饭吗?」

孙悟空夹了一块玉子烧,递到孙悟饭的嘴边,眉眼弯弯,道:「啊——」

孙悟饭下意识的跟着张开了嘴,心脏急速跳动,勉强绷住面部表情,颤抖着凑近,一口咬下,在那一瞬间,他脑子里闪过无数字句,最后只化成一句:

和爸爸的,间接亲吻!

「那个,其实我已经吃过了,而且我也不是小孩子了。」

孙悟饭仿佛被撕裂成了两半,理智的那一块正一本正经的朝孙悟空做出最合宜的回话,感性的那一块此时极度需要空间发泄,在内心忍不住的捶地。

「是吗?」

孙悟空歪了歪头,头发也跟着微微抖动,他做出思考的模样,道:「但是刚才我看你盯的那么认真,好像很想吃的样子呢。」

是很想吃没错,但是是……

不对,我在想什么啊? !

孙悟饭唰的一下站起了身,看到因为自己突然行动而露出些微错愕表情的孙悟空,迅速道:「爸爸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先回去了。」

说完便转身想要飞上天,却被孙悟空瞬间抓住手腕。

「悟饭?到底怎么了?」

孙悟空表情有些为难,他习惯性的用食指抓了抓脸颊,道:「那个什么,悟饭你也知道的吧,我对战斗以外的事情都不太擅长,我又做了什么让人不高兴 的事情了吗?」

「不是这样的!爸爸没有做错任何事!」

孙悟饭闻言慌了神,赶紧解释道:「是我自己……我的想法太过任性,所以才……」

「悟饭可以任性没有关系啊,想做什么就做吧。」

孙悟空自然的回道。

「不……这并不是可以随便任性的事情……」

孙悟饭不否认,在他听到自家父亲如同邀请般的言论后,心动了一瞬间,但这只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么而已,这件事是绝对不可能的。

「悟饭你就是想太多了,想做什么就做嘛,后来有麻烦再说,反正总有办法解决的嘛!」

孙悟空一如往常的乐​​天,他大力的拍了拍孙悟饭的肩膀,笑意满满的说道。

「……那么,就算是想亲吻爸爸也可以吗?!」

话说出来的那一刻,孙悟饭就僵硬在了原地,恨不得立刻拜托维斯倒转时间,孙悟空轻松的语气反倒增添了他心中的烦躁,一不留神居然……

「什么嘛,就这点小事,悟饭小时候不是常常和我亲亲吗?」

孙悟空理所当然没有察觉任何异样,他在孙悟饭脸颊上亲了一下,道:「看,很简单的吧?」

不是这个意思……

虽然这样想,但刚才从脸颊上传来的温热和柔软却侵蚀了孙悟饭的意志,他看着对方一如既往毫无瑕疵的脸庞,时间没有在他面上留下任何痕迹,孙悟饭不由自主的用手轻轻抚上那光滑的肌肤,仿佛被蛊惑一般,很轻很轻的在红润的唇瓣上盖下一个章。

「悟饭?」

孙悟空看着还在发呆的孙悟饭,在他面前挥了挥手,喊了一声。

「啊,抱歉,爸爸,我……」

孙悟饭脸色通红,绞尽脑汁想要转移话题以缓解这尴尬的气氛,但同时心里又忍不住回味刚才的甜蜜滋味,甚至隐隐后悔没有趁机更近一步,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问题:

「说起来,爸爸刚才为什么问『我又做了什么让人不高兴的事情了吗?』,最近发生什么了吗?」

「啊,悟饭还不知道吧,因为之前比鲁斯大人来了地球一趟,我就跟着去修炼了一段时间,回来的时候琪琪很生气,说要分两个房间睡作为惩罚…… 但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惩罚就是了。」

什么嘛,这不是超好的机会吗! 分房睡什么的……

「这、这样啊。」

孙悟饭又为自己的不洁思想愧疚了几秒钟,才赶紧回覆了一句。

「呦西,吃也吃饱了,要继续耕地了。」

孙悟空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背心被微微往上拉升,露出了一节线条优雅的腰肢。

「那个,爸爸,我也来帮忙吧。」

孙悟饭丝毫不管自己直接打脸自己刚才说的有事要处理,眼神就没有从孙悟空的身上离开过。

「喔!那太好了,真是帮了大忙呢悟饭!」

孙悟空立刻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

一下午的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便到了日落西山的时刻,孙悟空将外套搭在肩上,对着孙悟饭道:「差不多到时间了,一起回去吧?」

「嗯,好的。」

两人飞回了家,不意外的看到餐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饭菜,正散发着热腾腾的香气,因为一直在想其他事情,孙悟饭整顿饭吃的食不知味,饭后 也频频看向时钟。

「悟饭,还不睡觉吗?」

琪琪在回房间前,朝坐在沙发上手持一本书的孙悟饭问道。

「啊,稍微再看一下就睡了。」

孙悟饭扶了一下眼镜,装作认真看书的样子。

「悟饭果然很认真呢,但是还是要早点休息喔。」

琪琪又叮嘱了几句话后,便回了房间休息,孙悟饭此时才放下了书。

果然和爸爸进的不是一间房……

孙悟饭起了身,在孙悟空的房门前犹豫的来回渡步,想要进去看看父亲睡颜的想法默默在心里生根发芽,但又好像参杂了其他不一样的情绪。

「哥哥?你在干嘛?有事情找爸爸吗?」

刚洗完澡的孙悟天从浴室走出来,好奇的问道。

「没事!只是在想事情而已,悟天你早点休息!」

孙悟饭轻咳了一声,转身就回了自己房间。

「……什么啊?」

……

将自己陷在软绵绵的床铺之中,一片黑暗的情况下反而使人容易胡思乱想。

从小到大,父亲就如同阳光一样,将希望带给身边的每一个人,所有人都因为太阳而温暖,而改变。

但太阳应该是亘古不变的,无论什么时候抬起头都能看到那一抹让人心安的日照,就算是夜晚,太阳也只是到其他地方继续燃烧自己罢了,从来不会有消失的一天。

父亲却不一样。 这个道理在两次刻骨铭心的疼痛后,被死死的烙印在孙悟饭的灵魂上。

……

待孙悟饭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正像一座雕像一样直愣愣的站在他父亲的床边,看着对方糟糕的睡姿将被子和衣服都掀了起来,健壮的身躯毫无 遮掩的展露在他的眼前。

「对不起……」

用谁也听不见的气音呢喃着,漆黑的夜晚像是承诺帮忙掩盖这一桩犯罪般,拉下了阴暗的布幕,没有让一点亮光透进。

孙悟饭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就算面对再强大的敌人都没能让他如此战栗,但从内心深处升起的火焰和兴奋却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他——

醒醒吧,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浑蛋,一个无可救药,爱上了自己父亲的浑蛋。

罪恶感几乎要让孙悟饭窒息,他无法控制的抚摸上了那具他渴望已久的躯体,温热且富有弹性,美好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甜美的果实在搓揉下也很快的红透成熟。

「对不起……爸爸……真的、对不起……」

孙悟饭咬下了那颗果实,如同无数次在梦境里的场景一般,鲜嫩可口的让人忍不住不断吮吸,仿佛能够溢出汁水。

「唔嗯……」

身下人微微皱眉轻哼,似乎是快要苏醒的模样,孙悟饭缓缓的将自己的气释放出来,为了不引起其他人注意,仅仅是微小的提气而已,但熟悉的气息很快让孙悟空放松下来,继续沉浸于睡梦中。

「抱歉……爸爸,利用了你的信赖……」

孙悟饭在高兴的同时又难掩罪恶,他将目光转移到那张酣睡的脸蛋上,小心翼翼的凑近,如同动物般轻轻舔舐那片红润,并且完成早上没能做到的事情。

轻巧的剥开孙悟空身上的阻碍,孙悟饭用手指探入了那片圣地,一直以来代表着强大的父亲此时正任由身为儿子的自己摆弄,这样的反差让他早已火热的部位又坚硬了几分。

「悟…饭?」

孙悟空迷迷糊糊的轻喘着出声,细微的声音在安静的环境中犹如一道惊雷在孙悟饭的耳边炸开,他在校园间被人评为能言善道的口才似乎一瞬间全都消失了,舌头打结成一团,徒劳的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哼嗯……悟饭,你在做什么?」

苏醒过来的孙悟空下意识的动了动身体,异物感让他皱了皱眉头,疑惑的问出声,不是质问或是愤怒,只是单纯的疑问而已。

「……对不起,爸爸,真的非常,抱歉。」

孙悟饭仿佛此时才明白自己到底做了多么大逆不道的事情,缓缓的垂下头,如同等待死亡审判的罪人。

「为什么道歉?」

孙悟空表情有些茫然不解,他伸手揉了揉孙悟饭柔软的黑发,道:「不是说了吗,悟饭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啊?不要摆出那么难过的表情嘛。」

「呜……对不起!」

这一番话彻底激发了潜藏在孙悟饭血液中最深处的原始本能,他像回到了小时候做错事时的样子,眼泪在眼眶打转,声音带上一丝沙哑,唯一不同的是,他此时依旧在父亲的纵容下继续犯著错。

他先是在地盘上密密麻麻的烙下印记,随后亲自用双手探寻每一条纹理的走向,也用嘴刁下了山峰上的果实,更是痴醉的反覆往返于泥泞的圣地之中,将内心压抑已久的情绪全数爆发出来。

「爸爸,对不起。」

「我爱你。」

几乎一晚上都在重复这两句话,混杂着其他伴奏的暧昧乐章一直演奏到了天明,孙悟饭才带着眷恋和不舍的离开了孙悟空。

「爸爸,你不会……生气吗?」

孙悟饭紧紧的搂着孙悟空的身体,触感极佳的肌肤让他不停流连,却还是揣着不安问了出口。

「不会啊,我不会生悟饭的气的。」

孙悟空微微仰起头,毛茸茸的头发蹭在孙悟饭的下巴,带来一丝搔痒。

「那,我以后……」

孙悟饭一边在心里唾弃着自己的恬不知耻,一边却又期待能有下一次亲近孙悟空的机会。

「嗯,悟饭高兴就好……」

话到后头逐渐变得微弱模糊,最终只剩下平稳的呼吸声,孙悟空此时已经沉沉的睡着了。

孙悟饭难掩激动的吻了吻孙悟空的额头,也小心的没有把人吵醒,整理好一切后,翻窗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才走出来。

「哥,你那是什么表情?笑得好奇怪。」

孙悟天刚洗漱完便看到了从房间出来的孙悟饭,他原本想说恶心的,但想想还是给自家哥哥留了个面子。

「我昨天,一不小心做了一件很对不起爸爸的事情。」

「……但你看起来很高兴。」

「因为爸爸原谅我了。」而且说下次还可以犯。

「喔……。」

孙悟天看着高兴到都要飘起来的孙悟饭,觉得越来越搞不懂哥哥了,不是,爸爸不是从来都不怎么在意其他事情吗?原谅也是很正常的吧?

嘛,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吧?

孙悟天想想觉得无解后便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没再多想过了。

4 个赞

呜呜呜太香了太香了太香了,看的时候眼泪一直想从奇怪的地方涌出来(?)我的形容应该很不正确,但是但是但是!任由儿子对自己为所欲为的强大父亲,……啊我死了(இ﹏இ`。)

說真的沒想到會有人留言!先感動一波!(?)我個人覺得飯空這個CP的萌點就是悟空明明超強,但因為懵懂+不想看兒子傷心,所以包容力超高!從頭到尾都很清楚的悟飯的罪惡感也很萌(喂)

感覺悟空的心路歷程應該是:唔……感覺好像有點不太對勁?但是悟飯看起來一副要哭的樣子,那麼傷心真是太可憐了,這樣能讓他高興的話,也不是什麼大事嘛!(大霧#)

1 个赞

啊啊啊太太别这么说,粮明明超级好吃:yum:原来悟空还是有这方面的认知的,还任由悟饭胡来……那么我是不是可以……(龟派气功警告:warning:)

與其說是有這方面認知不如說是直覺系✓

如果想要對悟空胡來前提應該是要打過悟飯(喂)

悟飯(怒):爸爸的貞操由我守護!(誤)爸爸的後面只有我能抵達!(大誤)
悟空(迷茫):說什麼呢悟飯?

↑會變成上述情景(並不會好嗎#)

呜呜饭空粮好少

而且悟空内心应该是非常信任悟饭的,即使隐隐感觉有些不妥,但既然儿子那么说了就一定是对的:white_check_mark:

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