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布鲁和大圣

头一次翻译龙珠同人&发帖,如有不妥,请随意删除~
感觉应该是卡贝,但其实斜线前后不明显

超英AU,翻译腔警告>.<

原文链接: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4710881

作者:Vakaara

简介:

悟空是地球穿制服的超级英雄之一,他和他的搭档布鲁联手打败过不少超级反派。然而其中一个超级反派到现在还活着,悟空母星的另一个幸存者是个混球这点可让他不太高兴。


悟空稳住身形,打出一发气弹,在巨大的触手破坏掉另一座大楼之前打断了它。跟这种长着无数条腿的怪物战斗太烦人了。

‘注意身后!’悟空耳朵里的通讯器传来布鲁机械合成的声音。他及时跳开,另一条触手砸碎了他刚才所站的地方。

‘有什么办法?’悟空希望他有。布鲁的战术总是很有效。

‘进攻。’他那正式称号为胶囊侠的超级英雄朋友标志性的蓝色盔甲一闪而过,悟空看见布鲁的能量被大章鱼的躯干弹开。

‘别的办法?’悟空看着好友从玻璃和钢筋组成的西都市中心绕了回来,跟踪着他的能量所产生的,与气不太一样的奇怪噪音,尾巴兴奋地甩来甩去。

‘做好准备。我要把它抬起来,你攻击它的腹部。’

这办法听起来对布鲁来说有点危险,特别是他几乎没给悟空多少时间反应。悟空开始集气,等待攻击机会。如他所说,布鲁冲过去把章鱼翻了个个儿,但被其中一条触手缠住了。悟空冲触手和躯干相连的部位发射气弹,怪物嚎叫着松开了布鲁。他松了口气,刚才绝对听见了盔甲碎裂的声音。

没等他发射另一枚气弹,章鱼就撤退了,从它出现的那个小到不可思议的下水管里消失了。

悟空冲过去查看布鲁的情况,但布鲁没搭理他。‘我没事,K。’

他们彼此都这么熟悉了,布鲁应该叫他的真名,而不是大圣—Monkey King这个代号的简称。悟空多希望他能叫他的真名呀。

要是他俩能再进一步了解对方多好。布鲁是悟空可以托付性命的人,但他却还不知道对方的真名,更别提真貌了。

胶囊侠盔甲上面有很多凹陷。悟空担心地伸手去碰,布鲁却猛地把胳膊收了回来。‘布尔玛会修好的。’

‘好吧。’悟空有点嫉妒布尔玛,她肯定知道面具下的人是谁。也许他们很亲近。要是能做些类似检查检查伤势啊,战斗后一起吃个饭啊什么的这种小事多好。要是能知道他的嘴唇吻起来什么感觉多好。

这种朋友之间的小事。

‘我回去了,你也好好检查一下。’没等悟空回话布鲁就飞走了,在天空留下一条明亮的轨迹。就知道比起自己的伤势他会更担心悟空的。虽然他听起来总是一副不爽的样子,但在那外表之下显然是个好人。

悟空伸了个懒腰,准备采纳他的建议。这场战斗给他身上留下很多淤青,也许还有更严重的伤。作为从另一个星球来的超级强壮的外星人的确大有帮助,但他并不是无敌的。

‘大圣!’一个现场急救人员叫住了他。悟空溜达过去,尾巴好奇地抖动着。

‘我发现了这个。’那人举起一个小小的装置,灰色的金属外壳上红灯一闪一闪的。‘你觉得和章鱼有关吗?’

‘不好说,’悟空想了一下,咧嘴笑了。他接过那个装置。‘我把它送到胶囊公司去查查。’也许可以趁他们不忙的时候顺道再跟布鲁打个招呼,或者至少问问布尔玛他怎么样了。

‘谢啦,你可帮了大忙了。’那人笑着朝自己的车子走去,能继续例行的清理工作显然让他如释重负。

悟空哼着小曲儿朝胶囊公司的玻璃圆顶飞去,那东西像个巨大的冰屋一样在市中心闪闪发光。他手上这个奇怪装置是通往制造布鲁盔甲的工作室的门票。也许这次能从布尔玛那儿多挖出点盔甲之下那人的信息呢。

悟空戳着胶囊公司大门外的对讲机。‘布尔玛!是我!我有个玩意儿要给你!’

布尔玛的笑声从话筒里传出来。‘很精确的描述呢,悟空。快把那玩意儿拿进来吧。’大门滴的一声打开了。

悟空继续哼着小曲,脚步轻快地走进胶囊公司的玻璃大门。现在他离得够近,便放开感官,寻找胶囊侠独特的能量信号。

没找到。悟空的鞋子在地毯上绊了一下,失望地拖着脚步。

一个不同的,微弱一些的能量信号拨动着他的感官。悟空楞住了—贝吉塔在这里。

这倒没什么奇怪的,但贝吉塔的气离得这么近,悟空的尾巴不由得不安地抖动起来。贝吉塔可不是他们的盟友。他是悟空母星唯二的幸存者中的另一个,一来到地球就一心想要破坏它。悟空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憎恨,还是愤怒,都无关紧要。贝吉塔,不管他有多迷人,都不是个好人。

悟空今天可没心情应付他,特别是他还在担心布鲁破损的盔甲下是不是还有什么重伤。

但他没得选择。贝吉塔的气离得很近,悟空现在都能闻到他的气味了。

‘卡卡罗特。’没错,优雅的现代风格走廊上几步外,贝吉塔正好转过弯,出现在米白色的墙壁之间。他身穿休闲裤和深蓝色长袖T恤,看起来出乎意料的正常。‘如果你来是为了再战一场,恐怕我得要求推迟了。’

这是个老笑话。虽然也算不上什么笑话。悟空打老远都能感觉到贝吉塔身上散发的阵阵敌意,看见他紧绷的肌肉和蜷缩的尾巴。再紧张一点他俩就该呲着牙冲着对方咆哮了。

也怪不得贝吉塔这么恨他。要是有人打败悟空还往他身上按了个能量阻断器,他也得恨对方。

‘别担心,贝吉塔,’悟空尽量语气轻快地说,但知道不太成功。‘那个可以再等等。’

贝吉塔这头笼中困兽的脸上闪过一丝瘆人的微笑。‘要是你等不及,可千万要告诉布尔玛。’

悟空认为布尔玛太过信任贝吉塔了,他才不会给她哪怕是一点点想和贝吉塔再战的暗示。她很可能没等悟空把话说完就把能量阻断器摘了下来。他想不出布尔玛是怎么说服地球政府赦免贝吉塔,甚至允许他住在胶囊公司—本国的工业支柱之一里。

对地球来说,彻底封印贝吉塔的力量更安全。悟空可以再无视自己躁动的血液一段时间。

第一次跟贝吉塔的战斗他差点丢了小命。即使有着超人的愈合力,他也在医院里躺了几个月才长好断骨。悟饭和克林居然能活下来真是幸运,就算他们很晚才加入战斗。

解放贝吉塔的力量,再跟他对战太危险了。就算悟空浑身上下每一根神经都叫嚣着要在那种力量之下再次挑战自己,看看自己高强度的修炼是否真能让他强大到贝吉塔的程度。

他不该一想到如此致命的战斗就兴奋得不得了。要是他试着跟克林和雅木茶解释,他俩只会紧张地笑笑然后建议他‘找人谈谈’。

‘要是我真等不及了,贝吉塔,一定会让布尔玛知道的。’悟空笑了笑,强迫自己迈开脚步。贝吉塔带着布尔玛发明的能量阻断器,他已经没法伤害任何人了。那个阻断器是他们最初的战斗结束后,两人都几乎动弹不得时悟空亲手拷在贝吉塔手腕上的。‘她和布鲁在实验室里吗?’

贝吉塔冷笑一声,那表情让悟空极其不安。‘布尔玛在实验室。至于胶囊侠,我可真说不好他去哪儿了。’

这有什么可笑的,但随便吧。‘谢啦。回见,贝吉塔。’

悟空没搭理贝吉塔嘲讽的冷哼,从他身边溜了过去。如果他们之间不是敌对关系,悟空真的很想跟贝吉塔聊聊作为来自沙达拉行星的赛亚人,而不是地球人是什么感觉。他想更多的了解他们的母星和文化。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布尔玛研究室的门在悟空面前嘶嘶地打开。她正坐在主工作台前,几乎被一圈键盘和显示器完全包围了。悟空完全不知道那些都是干嘛用的。有些显示器上显示着盔甲设计图,悟空的尾巴兴奋地翘了起来。

‘嗨,悟空,’布尔玛头也不回,继续敲击着键盘。‘把你那玩意儿给我。’

‘给,’悟空走到她身后,把那个金属装置放在她正敲打的键盘旁的空处。‘它有灯啊什么的?’

‘唔。’布尔玛拿起那装置,仔细研究着。‘看起来像某种转换装置。让我做几个测试,有结果了再告诉你。’

‘谢啦布尔玛,’没有她的技术支持他们可怎么办啊。她和悟空,布鲁一样都是英雄,只不过她的战场在实验室里。‘布鲁在吗?’

‘不在。’布尔玛心不在焉地说。她走到房间另一头,把那个闪着灯的东西接入自己的设备,估计是在做她所说的测试。‘不过他的身体检查没问题,如果你是担心这个的话。’

‘那就好。’悟空笑了,看着他的朋友在实验室里心不在焉地走来走去。‘那回头见啦。’

‘等等!’布尔玛的注意力突然聚焦在他身上。‘上次升级制服后你就再也没来过。制服怎么样?’

悟空揪了揪红色裤子上套着的同色胸甲。布尔玛说这套制服比他以前的道服更有英雄范儿,虽然腰部和肩膀还是保留了一点红蓝的配色。她设计的制服更贴身,到现在他都不太适应。

‘挺好用的,’悟空耸了耸肩,实在没法对布尔玛的制服制造技术表现出更多的热情。‘穿着有点紧,但完全没有限制我的活动,也比以前的制服结实很多。’

‘那就好,也不想想我是用什么做的。’布尔玛更仔细地检查着他的制服,戳着接缝寻找破损的地方,满意地发现一切完好。‘你还有几套备用的吧?’

‘是呀,三套备用的都还在呢。’她一次性给他做了四套制服,每套都有微小的不同。

悟空歪着头,研究着周围间隔放置的胶囊侠备用盔甲。今天布鲁穿的那套就在工作台上,上面的损伤很明显。‘布鲁真的没事?看来他才应该把备用制服拿出来。’

布尔玛笑了起来。‘相信我悟空,他没事。要想伤到他这点损伤可差远了。’

悟空耸耸肩。‘问问而已。’布鲁总是神神秘秘的,悟空担心他就算需要治疗也不肯告诉别人。

‘说起来,’布尔玛一脸歉意地说,‘你和你的家人最近怎么样?’

‘都挺好的,’悟空揉了揉后脑勺,这是他不安时的习惯。他和琪琪几年前离婚了,他很难过不再能每天都见到她和悟饭。琪琪无法忍受看着悟空一头扎进战场,经常半死不活地回来。她也不想让他给立志成为学者的悟饭树立坏榜样。

他和贝吉塔的大战是最后一根稻草,连悟饭都被卷入了。悟空的尾巴不安地抽动了几下。他的超英名号就来自他的尾巴,源于某个古老的神话故事,但现实中这只标志着他来自一个凶暴的外星种族。他不是很喜欢这点。

‘哦。’布尔玛眯起眼,正要追问,却被机器发出的哔哔声转移了注意力。‘哟!还挺快。’

她回到电脑前查看分析数据,路过工作台上散落的蓝色装甲。悟空不知这次她能否允许他靠近点看看,也许能多讲讲她发明的这套保护悟空好友的盔甲。布尔玛总是不让他靠近那套盔甲,想想平时她有多喜欢显摆自己的发明,这可真挺奇怪的。

‘该死,’布尔玛恶狠狠地说,‘又是盖洛博士。我真的烦死他了。’

‘你都知道是谁了?’

‘是啊,那蠢货用了他刚刚在某个工业展览会上展示过的专有技术,他是不是连装都懒得装了?’布尔玛翻了个白眼。‘总之,这东西能让他控制这个区域的所有海洋生物,并让他们巨大化。你最好在事情大条之前拜访下他的新实验室,再给他戴上手铐。’

‘没问题。呃,他的实验室在哪儿?’

‘我来搞定,伙计,’布尔玛已经回到电脑前开始敲打键盘。‘好了,信号已跟踪锁定。我会把坐标发到胶囊侠的头盔上,你跟着他就好。’

悟空笑了,又能和他的朋友碰面啦!也许这次能多聊一会儿呢,毕竟不是被抓去处理紧急事件而是主动出击。‘谢谢,布尔玛。’

‘哼。’布尔玛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现在给我走开,我的研究室下午还要招待别的客人。’

估计是布鲁来做准备吧。悟空很想留下来,看看能否感应到布鲁的气味或气息。但那是不对的。要是布鲁想让悟空知道他的身份,他会告诉他的。在那之前,悟空要对他的朋友有耐心。

‘好吧,告诉布鲁我等他做好准备。’布尔玛做了个鬼脸,悟空坏笑着钻出门去。她掩饰布鲁来访的借口远没她想象的那么隐蔽。

悟空差点在狭窄的走道里撞上贝吉塔。他的尾巴炸了毛,胶囊公司里有这个暴躁的贝吉塔在,每次布鲁都来这里穿戴装备真的安全吗?

贝吉塔眯起眼,悟空的尾巴也因为恼怒完全蓬起来了。‘今天挺闲啊,卡卡罗特?’

悟空怒视他。‘超级英雄的工作。与你无关。’他应该想办法让贝吉塔离研究室远点吗?贝吉塔为什么在这附近晃悠?

‘随你便。你挡我路了。’贝吉塔在悟空做出决定前与他擦肩而过。悟空闻到一丝他的气味,意外地好闻。

悟空摇了摇头,回头最后瞪了贝吉塔一眼。也许能够了解来自母星的同胞很赞,但贝吉塔可不是什么能当作朋友的人。

悟空向胶囊公司的大门走去,检查着自己的通讯器,确认还开着。希望能很快听见布鲁的声音。

筋斗云环绕着布鲁螺旋向前飞着。悟空自己也能飞,但为了接下来的大战最好保存体力,以防万一。

‘你觉得还会打章鱼吗?’悟空看着阳光落在布鲁的盔甲上,闪闪发光。那是备用装甲中的一套,看起来比之前穿的那套笨重些。

‘最好不要,’耳机里布鲁听起来心情不爽。‘那个转换器让他们变得更讨厌了。’

‘哟,你不喜欢章鱼?可是它们多好吃呀。’布鲁喜欢吃什么?他们从没一起吃过饭,因为布鲁从头到脚都包裹在完全密封的盔甲里。

‘当作食物是不错,其他就算了。’悟空把这点记在心里。

‘今早那场战斗之前他们怎么招惹你了?’想让布鲁透露点自己的事必须坚持不懈,这点悟空有着丰富的经验。

‘不完全是这种,不过,’布鲁沉默了一会儿才接着说,‘跟长触手的东西战斗从来都不愉快。’

除了大章鱼之外他还跟什么别的的长触手的怪物战斗过,为什么悟空没有被邀请?在布鲁出现的三年间,悟空以为他已经对好友参加过的所有战斗了如指掌,包括没有一起搭档的。但在今天之前,他们从没跟触手怪打过交道。

‘快到了。’布鲁打断了悟空的思绪。‘跟着我。’

‘好,你确定今早的战斗没受伤?’

‘再说第五遍,K,我没事。’盔甲合成的声音很难准确判断语气,但布鲁听起来有点恼火。他加速超过悟空,向附近一座悬崖飞去。

他们停在一块垂直的岩石前。布鲁微微歪头,应该是在看头盔里显示的什么东西。‘研究室就在这里。肯定有暗门,你能闻出来吗?’

悟空深深吸了口气。松树,冰爽的空气,还有淡淡的咸水气息。哈。他们离海滩可远着呢。悟空闭上眼,脑袋转来转去,试着定位那一丝海水的气味。

‘那边。’悟空睁开眼,指向左下方。布鲁在头盔上点了几下,过了一会儿,传来一阵滴滴声。

‘找到了。’布鲁降落到悬崖上一个被树丛覆盖的大圆洞前,悟空坐着筋斗云紧随其后。眼前的景象让他吹了声口哨:一扇结实的金属门藏在一条短短的隧道里。要不是布鲁的探测器,他可真不一定能发现。

‘来做个自我介绍如何?’有那么一瞬布鲁的语气甚为阴险,悟空忍不住愉悦地咧嘴笑了。布鲁偶尔会用些听起来更像反派的措辞,悟空还蛮享受这种可以小小地瞥见那完美英雄面具之下的他的机会的。

布鲁的金属靴子咔哒一声落在了石头上。悟空从筋斗云上跳下来,默默地跟着他,更柔软些的靴子谨慎地迈着步子。布鲁走到门前,从盔甲上发出一道激光切割着门锁附近的机关。不一会儿,随着咯哒一声整个大门都移动了起来。悟空笑着看着布鲁伸手轻松地推开大门。没有什么比看布鲁干活儿更赏心悦目的了。

通道里一片漆黑,悟空使劲眨着眼让瞳孔适应黑暗。里面的空气充满了浓重的海水腥味。

‘闻起来是找对了地方,’他告诉布鲁。盔甲的传感器功能强大,但布鲁在里面什么也闻不到。当然人类的鼻子也没法提供什么新的信息就是了。

‘唔。’布鲁歪着头,扫描着周边。‘我没有发现生命信号。’

‘我也没有。’悟空感觉不到任何的气,只有布鲁的盔甲发出的能量噪音。

布鲁带头向通道深处走去,悟空毫无怨言地紧随其后。在这样的黑暗里,布鲁的盔甲更有用。

‘这里很窄啊。’悟空皱着眉头说,希望这不会影响布鲁的发挥。布鲁的盔甲很神奇地更适合进攻而不是防守,他本人则更擅长远距离能量炮攻击,而不是贴身近战。

‘你这么说最好是因为担心自己,K。’布鲁总是在悟空担心他时发脾气。

‘当然了,’悟空冲着头盔的后脑勺微笑。‘嘿,上次你和触手怪战斗时的战场是个什么情况?’也许能挖到那次战斗更多的信息。

布鲁的叹息通过盔甲的扬声器断断续续地传来。‘有时候你可真是没完没了。’

悟空嘿嘿地笑了,但看到面前的通道拓宽并开始分叉,他立刻警觉起来。他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海水的味道变得越来越浓。

‘这里有什么东西。’

‘我这儿没有任何发现。’布鲁歪了歪头,好像这能改变布尔玛高精度探测器的结果似的。

‘是啊,我也没感应到任何的气,但闻起来真的很像—’一条触手突然从前方的黑暗中弹了出来,和布鲁擦肩而过,卷住了悟空的腿。他惊叫一声,飞快地被触手拽了回去,打出的气弹却对大章鱼毫无作用。

‘K!’布鲁伸手去抓他的肩膀却扑了个空,急忙紧追其后。

悟空能看到藏在拐角处的巨型章鱼的全身了,比今早和他们战斗的那只大了一倍。目前还不会出现在布鲁的探测器上,特别是它完全没有散发着气。它盘踞在岩石上挖出的,非常不利于战斗的窄小空间里。

‘小心—啊!’章鱼收紧触手,悟空的腿啪的一声断了。这可不是开玩笑。

至少目前只断了一条腿。比他和贝吉塔打的那次好多了。

耳机里,布鲁发出一声古怪的噼啪声,然后一头撞上了章鱼。

‘快逃!布鲁!’他到底在想什么,离那东西那么近干嘛?忘了今早那只小点的章鱼是怎么轻易地压扁了他的盔甲的吗?

一阵炫目的蓝光爆发出来,悟空意识到布鲁的目标是章鱼相对柔软的腹部,他得靠近才能瞄准。今早这套战术的确有效。悟空咬紧牙关,寻找合适角度发射气弹。触手还紧缠着他的断腿,每动一下都引发一阵剧痛。他找不到任何能够用气弹打击的弱点,到处都是坚韧的表皮。

触手现在缠住了布鲁的四肢,把他往章鱼怀里拽了过去。悟空的心抽紧了。他能看到盔甲又开始凹陷。布鲁又打出一发能量炮,悟空惊恐地发现那威力弱了很多。当然了,那是旧型号的备用装甲,没有经过布尔玛的最新升级。布鲁的火力比今早还要弱。

那他该死的干嘛还要冲过去,为什么不退到远处想出个真正管用的战术?

但这战术还是有一部分效果的。又一轮攻击后章鱼颤抖起来,缠着悟空的触手也松动了。布鲁肯定是伤到了它。悟空用气弹把触手打到彻底松开,浮在空中避免碰到断腿。

作为报复,章鱼用所有的触手缠住了布鲁,他彻底从视线中消失了。但悟空能听见他的盔甲嘎吱作响,耳机里传来断断续续的警报声。

‘布鲁!’章鱼缠得这么紧,他还能呼吸吗?怎么才能把他救出来?悟空开始恐慌。盖洛博士的发明什么时候这么危险了?

‘—意—换器,’布鲁的声音断断续续,他的头盔一定受损严重。

‘布鲁,你得继续攻击!’悟空从外侧找不到任何弱点,他也不敢随便攻击,害怕打中布鲁,那就更糟了。布鲁的盔甲现在恐怕还没章鱼的表皮结实。

‘—不行。去找—’该死。布鲁是不是说他没法继续攻击?他的盔甲到底损毁得多严重?

悟空得赶紧把他救出来。

‘激活—中—45-3-程序’盔甲中平时休眠,只有在紧急情况下才会激活的人工智能的机械女声念着某个程序。

布鲁 。紧急人工智能只激活过一次,悟空相当肯定那次布鲁差点没命,虽然布尔玛一直守口如瓶。那是另一波外星侵略者,但不是来自他的母星。奇装异服,摆着诡异姿势但无比强大的叫什么基纽特战队的敌人。

章鱼收紧触手,悟空感到布鲁那独特的能量信号一闪而灭。

‘不!’他得把布鲁救出来。带他回布尔玛那里,也许还能救他。

一股熟悉的气在附近舒展开来,悟空的心揪紧了。现在不行,现在他没功夫对付贝吉塔。他是怎么把能量阻断器摘下来的?为什么他总是在糟糕时机出现?

也许悟空低声下气地请求,他能帮忙把布鲁救出来呢。呵呵。

章鱼在一阵蓝光爆发中炸成了碎片。

啥?

‘布鲁!’悟空冲了过去,只求他的朋友还在呼吸。天啊,他不会自爆了吧?

‘恶,该死的触手。’那怒吼声很熟悉,但悟空不明白。

贝吉塔推开章鱼残肢站了起来,尾巴恼怒地甩来甩去。

‘你把布鲁怎么了?’悟空停在贝吉塔面前怒视着他。整个空间闻起来像烤章鱼,有点香啊。

贝吉塔看着他哼了一声。‘你的脑子不太好使啊。’

什么?‘你伤了他?’就算腿断了,悟空也要让贝吉塔付出代价。‘告诉我他在哪儿!’

‘好吧,’贝吉塔蹲下身,捡起盔甲上的护腕零件。‘你的小朋友在这儿。’

悟空拼命地扩大感知范围,但整个基地里他能感应到的活物只有他和贝吉塔。

他怒吼一声冲向贝吉塔,把他按在烤章鱼味儿的岩壁上,胳膊压住贝吉塔的喉咙。他大声咆哮,而贝吉塔只是冷笑着看着他。

‘你的反应可真迟钝,K。’贝吉塔突然惊恐地闭上嘴。

K?那是布鲁对他的称呼。除他以外悟空想不出还有别人用过这个特别的昵称。

什么?

布鲁的能量信号几乎是在贝吉塔的出现的同时消失的。贝吉塔就站在布鲁应该在的地方。

今早,他看见贝吉塔朝研究室走去,就在布鲁从里面出来之前。

什么?

贝吉塔肯定是注意到了悟空表情的变化,他叹了口气。‘现在都明白了?’

他没有进攻。悟空把贝吉塔压在墙上,贝吉塔却没攻击他,即使悟空负伤了而贝吉塔已经没有了能量限制器的束缚。

悟空慢慢地,小心地松开胳膊,用好腿单腿落在在贝吉塔面前。

‘是你?’难以置信。‘一直以来都是你?’

贝吉塔耸耸肩,表情有些尴尬。‘我闲的无聊。’

‘无聊。’悟空能看到贝吉塔露在外面的胳膊上全是斑驳的淤青,很可能是早上那场战斗留下的。这场之后肯定会有更多。‘还真是危险的打发时间的方法。’

‘第一次打的时候我不是告诉过你?’贝吉塔的声音比平时柔和很多。‘我们是战士的种族,以战斗为生。’

悟空想起来了。当时一切如醍醐灌顶,而他恨死了自己和贝吉塔被天性如此紧密地捆绑在一起。

悟空费力地咽了下口水,退后几步给贝吉塔更多的空间。他现在才看见贝吉塔穿着一套当初进攻地球时穿的战斗服的简化版,深蓝色的布料把他从脖子到脚踝包得严严实实。他的胳膊和双手双脚都露在外面,本该由穿在身上的装甲保护着。

‘你没事吧?’这是个傻问题。悟空能通过贝吉塔平稳的气知道他一点事都没有。

‘哼。’贝吉塔露齿一笑,一个更贴近他平时的冷笑的表情。‘上次和基纽特战队的战斗后,布尔玛给盔甲装了一个有用的小程序。’

这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盔甲里面的确一直都是贝吉塔。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作为布鲁是那么善良而值得信赖,其他时间又是个混球?

等等。‘等一下,布—贝吉塔。告诉我你早知道这个程序。’贝吉塔能平安无事,是因为这个紧急程序设定在盔甲整体结构被破坏时解除能量阻断器,解放贝吉塔自身庞大的气。如果盔甲里的是普通人,或者阻断器没有被破坏,冲向章鱼的做法就太他妈冒险了。

但贝吉塔最恨那个阻断器了。要是他早就知道盔甲里有一旦被破坏就解除阻断器的程序,为什么平时作为布鲁战斗时都尽量避免严重伤害?

贝吉塔眨了眨眼。‘当然了,’他又在冷笑了,看起来更像平时那个讨人嫌的他。‘怎么,你觉得我会为了你冒生命危险?’

悟空挑了挑眉。‘跟利库姆打的时候你就这么做过。’当时那套盔甲全废了。但直到现在悟空才意识到当时他就能闻到贝吉塔的气味,就应该认出他来。‘这么说这个程序是那之后才装上的喽?’

猜对了。贝吉塔呲着牙,一脸防备地怒吼。‘别自作多情了,白痴。’

哈。

悟空探过身去,用嘴唇封住了贝吉塔的。

有那么一会儿,贝吉塔温顺地回应了这个吻。感觉真棒。悟空颤抖着,享受着这个吻。贝吉塔可真他妈的好闻啊。

仿佛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贝吉塔掐住悟空的脖子一把把他推开。他喘着粗气,满脸通红。悟空咧嘴笑了起来。

‘所以你其实没那么恨我,对吧?’

‘什—’贝吉塔说不出话来。他的脸红得更厉害了。

悟空一手抓住贝吉塔掐着他脖子的那只手腕,另一只按住他的肩膀。他向前靠去,把贝吉塔的胳膊往下压。贝吉塔没有反抗,直到悟空靠近到能再次吻住他。

这次的吻是饥渴的。贝吉塔的牙齿划过悟空的下嘴唇,舌头伸进悟空嘴里。悟空闷声呻吟着,紧紧贴着他。他们为啥没早点这么做?

哦,对了。他以为贝吉塔还是那个想要毁灭地球的怪物,而不是过去三年里他可以托付性命的好友。

悟空的通讯器响了起来。‘悟空!’是布尔玛。‘悟空,你没事吧?贝-胶囊侠呢?盔甲的信号完全掉线了!’

‘我们都很好,布尔玛。’悟空不情愿地放开贝吉塔。

‘你才不好,’贝吉塔瞪着他。‘你的腿断了,应该立刻接受治疗。’

‘哦,对了,’悟空都把这事给忘了。不再为贝吉塔的味道和气息走神之后,断腿的锐痛开始卷土重来。‘我们基本上挺好,不过,呃。现在就回去治我的腿。’

‘好吧,我会准备好医疗舱。’布尔玛犹豫了一下。‘那个,呃,胶囊侠在吗?’

‘真不敢相信,布尔玛,’悟空的声音透出一丝恼怒。‘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知道,我知道!’布尔玛抱歉地说,‘可他真的不想让我告诉你!你能把通讯器给他一下吗?’

悟空叹了口气,从耳朵上摘下通讯器,伸手夹在贝吉塔的耳朵上。他的拇指蹭过贝吉塔的脸,吓了他一跳,但并没躲开。悟空咧嘴笑了。‘跟布尔玛打个招呼,布鲁。’

‘布尔玛,’贝吉塔的嗓音低沉悦耳,听起来有些小心翼翼。‘怎么了?’

悟空听不见耳机里布尔玛说了什么,但贝吉塔惊讶地睁大了眼。‘你确定?’

她显然是确定的。贝吉塔皱了皱眉,把耳机还给悟空,自己朝着烤章鱼中的盔甲残骸走去。

‘你要干什—喂!’看到贝吉塔手上集气,开始分解盔甲碎片,悟空不由得惊叫起来。

‘让他去,悟空,那是我要求的。’

‘布尔玛?为什么?’她那么努力地制造了这些盔甲,现在却让贝吉塔全部炸掉?

‘我可不想让盖洛博士或者其他什么人得到我的技术,而且碎的太厉害也带不回来了。’

‘哦。’对于盔甲的破损程度她倒是没说错,但眼看着布鲁的痕迹燃烧殆尽还是有点伤感。

‘你的腿到底怎么了?’

‘哦,呃,’悟空慌张地说,‘就是有点断了。’

‘有点断。’布尔玛难以置信地说。‘怎么,到贝-胶囊侠提醒你才想起来?’

‘我走神了。’悟空真心希望她别再追问了。

‘哼。’布尔玛顿了一下,看来是决定不再追究。‘总之离开之前别忘了把那里所有的东西都带回来。’

‘明白。’上次他们扫荡盖洛博士的研究室后发现了某种看起来像是人造人设计图的东西。布尔玛的眼睛都亮了。显然如果这个图纸正确,他们会跟相当强大的敌人战斗。悟空暗暗希望盖洛有一天能造出人造人,他就能在他们身上试试自己的力量了。

‘走吧,卡卡罗特。’贝吉塔叫了悟空的塞亚名字。悟空皱起眉头,回过头瞪着他。贝吉塔也瞪了回来。他站在烧焦的房间中央,手里攥着什么东西。

‘好吧。’贝吉塔甚至没等悟空说完就转过身,气呼呼地走了出去。

还有很多需要习惯的啊。

悟空把断腿架在筋斗云上。如此的柔软蓬松,真是朵好云。

贝吉塔给他的腿上了夹板,现在已经不太痛了。悟空看着阳光下闪耀着的蓝色身影,忍不住露出了微笑。贝吉塔忙着分解盔甲碎片时还专门为他停了一下,挑出损伤最轻的腿部配件。腿上的夹板是好友盔甲的一部分,这让悟空心里暖洋洋的。

‘嘿,贝吉塔。’

贝吉塔没搭理他,但悟空知道他听着呢。

‘为什么是地球?’他是想问为什么要毁灭地球。为什么又留了下来。

贝吉塔一言不发。也许悟空永远无法了解布鲁了。在那套盔甲下,他本以为会找到朋友和同伴,等待他的却是一个阴沉的宿敌。

还是个吻技高超的宿敌。

‘PTO。’贝吉塔低声说,悟空差点没听见。

‘什—等等。行星贸易集团PTO?弗利萨军的那个?’他们可是群卑鄙无耻的家伙。悟空还记得一年前,他,布鲁和一群来自地球和其他星球的英雄联手,勉强打败了弗利萨。一想起那家伙他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对。’

悟空试着理清头绪。贝吉塔因为PTO才来到地球。可是。‘这可不算什么答案,布鲁。’

他不小心叫出了那个昵称,希望贝吉塔不会更生气吧。

更久的沉默。难以揣测他的想法。

‘我是他们中的一员。’

等等,什么?‘你是PTO的人?’也就是说贝吉塔效力于弗利萨?说不通啊。悟空印象里布鲁头一次加入战斗就是阻止弗利萨的得力助手萨博侵略地球。

仔细想想,萨博说过他是来替某人擦屁股的。

‘我别无选择。’贝吉塔的每个字都像是咬碎了牙勉强吐出来的。

‘哦。’不知怎么,这听起来很糟。‘但你现在有了。’

悟空突然想起了能量阻断器,心头不由一阵沉甸甸的愧疚。

‘是啊。’贝吉塔的声音却出乎意料地温暖起来。

哦。 ‘你选择了和他们战斗。’这么说,布鲁第一次出现就是帮助他们对抗PTO成员并不是巧合。

‘布尔玛帮了大忙。’贝吉塔声音里带着暖意,悟空强压下心中的嫉妒。‘她造了那套盔甲,让我带着阻断器也能战斗。’

胶囊侠盔甲所拥有的巨大力量现在突然说得通了。悟空对科技一窍不通,不知道那些东西怎么运作,但他从没见过其他哪个穿盔甲的英雄有布鲁那么强大的火力。‘布鲁的力量其实就是你的气?’

‘算是吧。’贝吉塔听起来有点伤感。‘只要带着阻断器,就只能靠着盔甲引导我的气。和亲自战斗还是不太一样。’

‘你肯定恨死PTO了。’这话脱口而出,但悟空越想越觉得没错。第一次和贝吉塔战斗时他简直像整个人都用自尊心做成的。对于那个悟空几年前见到的他,依靠某种装备才能使用自己的力量是难以想象的。然而现在的他却在解释自己是怎么在过去三年里依靠布尔玛的技术上战场。应该是萨博现身地球让他变成了这样的吧。

贝吉塔似乎并没有那么憎恨当初给他戴上阻断器的悟空,真是让他吃惊。

‘没错,我的确恨PTO。’从筋斗云上的角度看不清贝吉塔的表情,但想必相当阴沉。

‘对不起,’他急忙说。‘那个能量阻断器。我真的很抱歉。’

贝吉塔沉默了很久。悟空咬住嘴唇,他不该提这事儿的。对不起,布鲁。

‘我的确恨过你。’贝吉塔低声说。‘你困住了我。还不如杀了我。那样更诚实。’

悟空的心揪紧了。就算是敌人,他也从未想过要杀死贝吉塔。那样太浪费了。浪费了那么强大的力量和高超的技巧。对悟空来说,不管当年来到地球的贝吉塔看起来有多邪恶,他也一直把他当作人而不是怪物。一个值得拯救的人。

‘我很高兴没有杀你。’要是悟空当时听从了某些人的指示杀了贝吉塔,他就永远不会遇见他的搭档布鲁了。

贝吉塔笑了。‘但我没想到在胶囊公司当俘虏比给PTO干活强多了。’

所以他也得感谢布尔玛为贝吉塔的转变做出了部分贡献喽。‘所以你不想回去了?’

‘当然不了。’贝吉塔震惊地说。‘那一年之后,’悟空猜测他指的是萨博到来之前在地球上度过的那一年,‘我宁可去死也不想被抓回弗利扎那儿去。’

萨博来地球是为了这个?把贝吉塔带回去?

‘所以你才助我一臂之力。’悟空真的很感激,当时他也这么告诉过布鲁。他一个人是肯定赢不了萨博的,有了布鲁的帮助他们才能没有什么重大损失地获胜。

‘是的。’悟空注意到贝吉塔语气没有平时那么凶狠。‘这里更好。我还不打算离开。’

悟空笑了。‘那么我猜幸好萨博出现了。’要是没有布鲁在他身边一起战斗,他会无聊到发疯。他会很孤独。

‘哈。真正的赛亚人从不拒绝战斗。’

赛亚人。悟空紧张起来,他还不是很能接受这点。但是。

他瞥了眼摘掉了阻断器却还如此平和的贝吉塔,回想他俩的对话,以及他有多么信任布鲁。

‘教教我?’他期盼已久的。‘怎么做一个赛亚人。’

贝吉塔看向他,笑了。悟空的心都化了,他从未见过贝吉塔真正的笑容,他笑起来真美。能够看到他这样的表情真是一种殊荣。

‘我以为你永远不会开口呢,’贝吉塔停了一下。‘K。’

不是他的地球名字,但也不是塞亚名字。悟空敢说他心里那种暖暖软软的感觉现在也出现在他的笑容里了。贝吉塔这是伸出了和解的橄榄枝。

‘嘿,’悟空操纵着筋斗云飞近贝吉塔,侧过身,两人的鼻子几乎碰到一起。‘谢谢,贝吉塔。’

‘嗯,’贝吉塔没有闪开,凝视着悟空。

悟空一把抓住贝吉塔的头发,把他拽进另一个热吻里。贝吉塔靠了过来,他那自由奔放的气的鼓动让悟空浑身颤抖。多么强大的力量。贝吉塔为什么这么好闻?他的牙齿擦过悟空的嘴唇,逗引着他更加深入。悟空紧紧贴住他,贝吉塔占据了他全部的感官。

他们可有很多要弥补的呢。

6 个赞

这篇总给我一种老式浪漫感2333
可能是因为大圣这个称呼和躲在盔甲里面暗搓搓的行动,有种老派的甜蜜感
这只狗空是个急速行动派,很好很好

1 个赞

盔甲里战斗,然后一面讨厌着伪装的人一边喜欢伪装下的人…有种盾铁的即视感…

不过最后阻断器大概要取下来了吧XD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