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吉塔单人向】半神|很短的一些迷思,有赛亚人历史捏造

虽然对赛亚人的历史并不感兴趣,无聊的天使仍对浮岛上两人的种族演化了如指掌。
“地球人的祖先是被‘淘汰’的猴子,因为力量不够转而发展智力;
“赛亚人的祖先是获胜的猴子,然而被当做奴隶转移到了原本的赛亚星上。
“逐渐进化出智力的奴隶杀掉他们的统治者,迈入赛亚人自己的——用地球人的话说——封建时代。
“赛亚贵族最开始是因力量脱颖而出。拥有力量的贵族获得了更多资源,然而资源的分配又成了麻烦,于是他们仿照先前统治者的模式建立了国家。
“血脉里的好斗令他们的王朝更迭格外频繁,且相较于地球人更加原始血腥,就像动物角逐首领一样,谁最能杀,谁就是王。
“蚕食了旧帝国科技的赛亚人,明明科技发展神速,思想却落后太多。再加上种族力量过分强大,这群胜利的猴子,很快霍霍死了自己的星球。
“‘王决定领导人民开辟新家园。’赛亚人的史诗就是杀戮的史诗,他们所谓的开辟,同殖民没有两样,甚至更甚——原住民全部被屠杀。
“如此残暴的民族,不利于宇宙的平衡。然而心狠手辣的所谓‘冰冻恶魔’,竟用蛮横的实力压制了这群猴子,还使唤他们清洗星球,好与同样无家可归的暴民、难民交易。
“就算没有破坏神这样的存在,宇宙也顽强地自我调节着,真是神奇。”
维斯并不在乎面前的人是赛亚人王子还是所谓地球人,他一面毫无感情地向对方讲述历史,一面感叹银河联邦竟然称对方为“贝吉塔四世”。
亡了国的王子……该说银河联邦是真没有眼力见呢,还是仗着对方无凭无靠,肆无忌惮地讽刺他呢?
“嗤,你不也是把赛亚人的历史血淋淋地剖开给我看吗?不过一个头衔,挂在嘴边满足自己的虚荣心罢了……”贝吉塔眼神飘向卡卡罗特,这个头衔也只对他们二人有意义。
维斯笑得让他不爽。
天使深邃的蓝眼仿佛一面镜子,他的骄傲、自负、执念和悔恨在其中一览无余。贝吉塔很明白自己为什么做不到“自在极意”,他明明将整个种族的仇恨和责任都揽在了自己身上,如何能心无杂念?更何况是天使口中,那样糟糕的种族。
现在的他全身心投入到保护地球上,很难说这是不是贝吉塔身为王子的责任感作祟。
他明明跟这群失败的猴子没有关系,大可以像悟空一样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知练武功。
“你想表达什么?”贝吉塔摩挲着手中的耳夹,他很不耐烦,他觉得自己应该去破坏一些东西。
“你想成神吗?为什么追求力量呢?”
贝吉塔摩挲金属的动作停止了,他的眼神又开始放空。
“先前说赛亚人的毁灭与你无关,看样子还是没领悟啊。”
他当然明白。如果说先前在弗利萨手下做事的贝吉塔是一具被仇恨填满的空壳,现在的贝吉塔就是为责任所累的空壳。
仍是空壳或许不尽然,但他的确不愿放弃责任。追求力量很大原因是为保护他人,而接班一事被他自欺欺人地抛诸脑后了。
“我只是……不想再一次无能为力。”
他回避了成神的话题。维斯早有预料。不过这种责任心爆棚的家伙,只需稍加教导,绝对比比鲁斯干得漂亮。维斯只需要等到贝吉塔想清楚,等到他亲眼见证自己对时间流逝的无能为力,亲身经历他所深爱的星球沧海桑田。没有羁绊之人,才能心怀大爱。
不过还有一个变数,孙悟空。
他和贝吉塔流着一样的血,而且很大概率同他一样长寿。虽然全王只是一个不定时起爆器,难保这个顽童不会给孙悟空什么特权。
虽然到那时,“赛亚人”只会成为他们的标签,更高层次力量的来源与血脉无关。
但是贝吉塔心里一直对他有身份认同。这种认同存在,就是对神的心境的动摇。
最好的办法是抹去他。不过天使实在喜欢这个纯粹的学生,而且他展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对于天使一派力量的亲和;还有讨了全王的欢心。他的所有特点都给了维斯不杀他的理由。
主角光环吗?他看着悟空一头扎进比鲁斯的小遮阳棚里,忍不住大笑。
“哼,维斯,反正我还不够格吧。天也聊了,醒也提了,你不如教教我怎么控制神的力量。”他重新带上了耳夹,维斯忍不住想象贝吉塔换上破坏神装的模样。
最后还是没有回避这个话题呢。责任心强的家伙,果然很好拿捏。
天使虽已忘记了前几任破坏神成长的历程,但亲历其中,他总是感到喜悦。对造物了如指掌,并拥有教育他们的特权,是造物主的恩赐。
他很期待贝吉塔的表现。
正像贝吉塔自己期待的那样。

2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