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宇宙界王神辛恩/第十宇宙界王神候补扎玛斯]】恋人未满三十题 (1w1字短完,辛恩你有个小迷弟XD)

*没有每一题都写,某些题目并入其他题目中一同写了。
*题目内容是连贯的。一看题目,觉得很适合扎辛,就写了。
*部分细节延自《应许之地》,可独立阅读。

3hgiU6jXYrRZ5XkXurMPBm

恋人未满三十题

1. 好像发现了但说不出口

初次见面,我心中的兴奋与景仰难以抑制,但我猜,最开始闪现在我眼中的,是惊讶。

我怀疑您是不是只有十几岁,但又说不好,因为您端正柔和的五官让您看起来可能比实际年龄更轻。且照理说,这么高级的神位不会交予如此年轻的神灵来担任才是。

我上了茶与点心,在一旁静候。尽管寻了自圆其说的理由,我仍忍不住悄悄抬眼观望,想证实我的猜测。

庭院里天光明亮,您的面容映上了层柔光。我细细端详,从眉弓到下颌,每一条弧线无一不恰到好处,看起来非常舒展平和。这种特质来自于骨子里带的恬淡大气,典型出身不凡的特点。

但轮廓实在太过柔和了,柔和到更接近于孩童,就如枝头上初生的青嫩果实,丝毫没有成年者的棱角与刚硬。

2. 无法组织的语言

「界王神大人,您……是怎么与第七宇宙的界王神大人相识的呢?」当天晚上,我在为戈瓦斯大人铺床时问了他。尽管可以睡床铺,但戈瓦斯大人还保有席地坐卧的习惯,仍是在叠席上铺了被褥就寝。

「怎么啦?」他正摘着波塔拉耳环,这会儿转过头看向我。 「你对第七宇宙的界王神大人似乎很感兴趣?」

「我……」我一愣,不知为何语塞,「只是好奇,因为……界王神大人们似乎不常往来,第七宇宙的界王神大人是我成为您的弟子后,除了您以外唯一见过的界王神大人。」

「嗯,」我的师父点了点头道:「虽然有相对称的宇宙,但各个宇宙都是独立存在的,所以若非像第六与第七宇宙的破坏神大人那样的亲属关系,否则通常鲜有交流。老实说我挺欣喜的,我年纪也大了,能看到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一辈成长起来,真颇感欣慰,也很高兴能和你们说说话,否则我空闲时只能独自喝茶、练练书法什么的,真的有些寂寞。」他笑了笑,又说:「现在真是好多了,我首次见到第七宇宙的界王神大人时,真吓了一大跳,心想第七宇宙究竟是怎么回事?当时站在我面前的,是个年纪大概只有你现年的一半的孩子。」

我闻言又是一愣,这证实了我的猜想,但仍出乎我意料。 「他……第七宇宙的界王神大人的年纪比我还轻这么多?」我的年纪在界王中也算是轻的了,难以置信一位界王神的年纪会比我小,甚至还在更小时就当上了界王神。我想着您端正的脸庞,确实如此地年轻,有着神圣的灵秀和犹带童稚的纯真。

「是呀,以人类年龄来说,他还年轻你大概五、六岁喔。很难相信是吧,若非亲眼所见,我也不相信。唉,」他叹了口气,不知何故,「我对第七宇宙的界王神大人虽然怜惜,但我毕竟不是他的师父,很多时候也爱莫能助,且碍于礼节,他大概也不好意思拜访得太频繁;但人家年纪轻轻的也硬是扛起了职责,扎玛斯,你也可以嘛!虽是出身自界王,但你不同,你是我钦点的弟子,我必定会倾尽全力来指导你,让你成为一位称职的界王神。」

我立即起身鞠躬致意,强压下听了那段话后涌起的疑问。 「是,我定会努力学习,不负您的悉心教导。」

戈瓦斯大人满意地笑了笑。 「好啦,剩下的之后再说,早些休息吧,明天一早还有许多课业要做。」他从坐垫上起身,又似想到什么,说:「我先教你瞬间移动好了,这样你回界王星也方便些。这段交接期间你累一点,过后就好了,就不用再两边跑了。」

「是的,戈瓦斯大人,非常感谢您的体谅。」我感激恭敬地再次躬身。为他脱下外衣挂好,道了晚安祝他好眠。熄灯出门。

3. 想拥抱你的冲动

高悬于天花板下的水晶球倏忽亮起,显现出您初次拜访戈瓦斯大人时的影像。他说,您来访是为了请教宇宙事宜。

那时您好小啊,坐在戈瓦斯大人的和室桌前,桌子高度都比您的胸口还高。戈瓦斯大人见了责怪自己粗心,连忙再弄出几个坐垫,让吉比特先生给您垫上。

我静静望着定格在过往的时光,您柔嫩纯净的脸庞,身穿着整齐的界王神正装,端坐在那里,就像一尊精致的玩偶——我知道这样说很是冒犯,但看见当时还是个孩子的您时,我真有股冲动,想将您搂在怀里,轻声安抚。

看着您正襟危坐的模样,端凝的神情也掩不住眉间的忧虑,紧绷的肩膀似乎在微微颤抖。我开始寻思您是否在别的宇宙受到了不好的对待?

因为若是想请教宇宙的事,应是拜访相对应的第六宇宙最为恰当,怎么也不会来到第十宇宙。且第六、第七宇宙的破坏神大人又是挛生兄弟,有着这层关系,第六宇宙的界王神大人没有对您多加照拂吗?

见戈瓦斯大人和颜悦色,像位慈蔼的长者面对着孩童般,您似乎感到安心了些,才始漾开自然而非礼节性的微笑,露出小巧细致的牙。

我感觉我的心跳在我存在以来,首度漏了一个节拍。

4. 才道别就又想见面

星辰隐没在白昼的光芒中,又是一日界王神界永久不变的和煦天气。我首次感到时间如此缓慢,短短几日,已有如望遍物换星移般,漫长得像经历了几个世纪。

「排除杂念,让意念带着你走,在心中专心默想着想去的地方,例如克拉因星,这是宇宙中离界王神界最遥远的星球,可以到那里的话,去宇宙任何地方都没问题了。刚开始比较难,熟练了之后,只要想着目的地,瞬间就能去了。」

「是。」我正在练习使用瞬间移动,我闭上眼睛,集中精神。只要抓到诀窍,宇宙的四方天下皆将畅行无阻,甚至能到其他宇宙与直抵全王大人的宫殿。

我正要一试,忽地听见他随口提起:「也不知道第七宇宙的界王神大人最近怎么样?许多天都没来坐坐啦,我也开始想念第七宇宙的茶点了。」

戈瓦斯大人负手而立,眺望向远方。天空晴朗,卫星被映成半透明的薄影,在天边淡淡的一点。

我抓住机会,顺势提议:「戈瓦斯大人,第七宇宙的界王神大人若顾虑于是否会叨扰到您,不如就由您约他过来吧?」

他惊叹一声,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你看我,年纪大了,脑子也钝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我这就约他吧。」

我望向庭院大门,您道别后的消失之处,仿佛您的形影还留存在那里,而我等待着您的身影再次出现。

5. 我的嫉妒心

我似乎是真的喜欢上您了。

但又如何?眼下的我只是个界王神候补。

我羡慕第七宇宙的破坏神大人与您密不可分的关系,又羡慕吉比特先生能近身服侍您的生活起居,甚至羡慕戈瓦斯大人能与您一同品茶谈天;而作为候补的我只能远远观望,想来真的有些不好受。

6. 只对我微笑可好?

您的到来似是点亮了一盏无形的灯,消散了那些灰暗与迷雾,让我的心如沐春风。

我真的很高兴,您问候了戈瓦斯大人后也不忘对我问好。我平静无波的表象下仿佛藏着翻腾的浪花,悸动不休。

即使是礼节性的微笑,可我终究也得到了,世界在此时此刻比我预想得更加闪耀生辉。

只暗自希望有朝一日,您会不会有对我展现出不同于其他任何人的笑容?

7. 和你在一起就很安心

戈瓦斯大人闻起来像樟树或檀香,令人想到古老的参天大树,确实是稳重的依靠,稍稍平复了我的躁动不宁。

可一感觉到您的神之气息,便更加确信何谓我所追求之物。我难以形容这股气息的质感,我想到海洋、云朵、清风与泉水……所有一切令人心旷神怡的事物,既宽广又轻柔,既舒爽又纯净。仿佛躺在草地上吹着风,感受着绿草的清新、阳光的温暖,风的柔和与天空的辽阔;身心与自然合而为一,心境无比地平和,再无任何杂思。

12. 碰触到你时,颤抖的指尖

您喜爱洁净,用过茶点后问了盥洗室。

我领您前往,并在盥洗室外的走道边等候。

望着转角的落地青瓷花瓶时我突然心生一计,在您步出盥洗室后拦住了您,斗胆询问:「第七宇宙的界王神大人,能否请您与我握一握手?这是我们第十宇宙向人祝好的方式。」这是有些唐突,但这是我暂时能想到的能与您接触的办法。

您虽免不了惊讶,但如我所料,没有拒绝。 「当然可以。」

「非常谢谢您。」您的手心如我料想的细致柔滑,带着刚洗过手,虽用纸巾仔细擦拭过但还未完全干燥的些微湿润,摸起来有些凉,像触到一片沾着晨露的花瓣。 「祝福您,平安,喜乐。」

您对我微微一笑,再一次地。 「非常谢谢你,扎玛斯。」

13. 怎样都不甘心

五指之间还留存着您的触感,我却陷入病态快感后的失落中。有如饮酒驱寒,烈酒温热过的躯体,在虚假的温暖散去后只能得来更深的寒冷。

连与您握上手都得经由别脚的借口。我明明清楚,我们分属于不同的宇宙,更非能与您配对的破坏神。不管我如何努力,我们也不会走到一块儿,您也不会属于我。

您,也许是我完善掌控的生涯路途中唯一出现的意外。

14. 你的晚安是我的兴奋剂

「扎玛斯,」但您临走时特意唤了我的名字,对我温和道:「晚安。」

时间已近晚了,夕阳最后的余晖洒下,空气中仿佛飘着金色的薄雾。我看见您被风扬起的发丝镀上了层金箔,像散发着神圣金光。一双黑眼瞳温润真诚。

我一定是愣了许久才想到要回应。直到就寝时,您望向我,对着我道晚安的神情、您的发丝上映着的夕阳光芒,仍在我的记忆之中,在我闭上的眼中不断回放。

我的作息一向规律,可今夜,我却失眠了。

15. 一直看着你的我

不知何时,等待您的来访已成为我最期望的事物,甚至超越了成为一位界王神。

因为时间近午,戈瓦斯大人顺便留您用顿午餐。

我送上水晶茶冻和蜜香牛乳;可以分开享用,也能把茶冻兑到牛乳中一起吃。简约不失雅致,您应该会喜欢。见您赞不绝口,我也感到一阵自得。

「这是扎玛斯做的,牛乳也是他调的。喝惯了热茶,偶尔换换口味也确实别有番风味。」戈瓦斯大人慈蔼地轻摇手中的竹面团扇。

戈瓦斯大人也是位相当和善谦恭的界王神,您们相聚的画面祥和得像幅清雅的水墨画。看着您神情专注,前倾着身子睁大双眼仔细聆听,不时端起杯子专心啜饮或享用茶冻的模样,我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

我必定是看得太久了,久到您的侍从吉比特先生严肃地盯着我,怕我抢了您似的。

16. 无时无刻都能想到你

戈瓦斯大人习惯吃合菜,也正好方便客人挑选自己喜欢的。由于准备的菜色是否合客人口味也不得而知,因此交由对方侍从判断是较妥帖的作法。

界王神大人们多半不喜荤腥,桌上几样小份量的菜肴几乎都是素菜,只有一道鲜脆芦笋拌了些拨了壳的鲜虾。这时期的芦笋正清脆,与虾的鲜甜相互衬托,非常鲜脆可口。我对这道料理极有自信,因为戈瓦斯大人一向喜欢,不知道您会不会也喜欢?

我也许是想得太投入了,为戈瓦斯大人布菜时一时不注意,夹到了您的盘中,与另一双同时放下一卷翠玉白菜的筷子几乎碰在一起。

我一愣,对上吉比特先生那依旧不苟言笑的脸孔,他为我的逾矩瞪了我一眼。

我躬身致歉,不知该不该把我夹入您盘中的菜肴挪出,又私心希望可以留下。

「哈哈哈,扎玛斯,你不用忙了,我和第七宇宙的界王神大人自己用就行了。」戈瓦斯大人笑着打圆场。

您温和一笑,也随之吩咐:「吉比特,请退下吧。」

我两听命离开,进入转角前我忍不住侧过头瞄了眼,正好看见您夹起我添给您的鲜脆芦笋,大方自然地用了起来,表现得好像我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

我满足地笑了,满心欢喜地到厨房去准备清口菜与餐后茶饮。

17. 不愿说晚安

今夜又失了眠,已学会瞬间移动的我索性起身,悄悄潜入您的界王神界。

我在一扇没有遮掩的窗户后头找到了您。您既没有拉上窗帘,也没有关窗,伴着徐徐晚风与星月入眠,隔天清早再被晨光唤醒。

看见您小小的身子略微蜷缩在薄被下,我才愿意甘心地回房入睡。甚至一待就是一夜,直到天边微曦才离开。

有一次,我看见您身边多了个人形,整个身体卷着被子,只露出一对尖长硕大的耳朵。

第七宇宙的破坏神大人。

我几乎得时时刻刻谨告自己:他才是您的共事、您的搭档,与您关系紧密的一方。而我,不过是个别的宇宙的界王神候补,连朋友都算不上,只是认识而已。

有时候,您也同我一样会彻夜未眠,只身着里衣,缩在床上翻著书,偶尔心思远扬地望向窗外。有次您的房里已熄灯,我以为您照常睡了,却发现床铺太过平整,没有再动过的迹象。我心下一惊,迅速查看四周,以为我会被抓个现行。

最后,我是在界王神星一隅的树下看见您,看见双膝跪地的您。我掩在一棵树后不露声息地看着您跪在那里许久,您离去前还行了个跪拜礼。

我心中诧异,忍不住在您走远时前去瞧了瞧。

我站在您先前跪着的位置旁,端详着树下,眼前是两块嵌于地面的石板。石板上头什么也没有,没有文字、没有纹路,但我很快明白,这两块石板,是墓碑。

我俯下身触摸石碑。我不知道葬于此处的是什么人,但是能让您行如此大礼的,除了全王大人,也就只有您的师父或师兄姐吧。我的指尖缓缓滑过如刚洗过的冰面般丝滑平顺的石板,想着您方才悲伤的神情,突然觉得很难受。入于尘土不是神灵的正常归宿,究竟是什么害死了他们,我也许大致猜到了。这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如此罪恶之事?就连顶级神灵也不能幸免于难?

今夜万籁俱寂,没有虫鸣,没有风拂过枝叶的响声,好似这圣地主人的哀思冰冻了一切。我听见自己的叹息清晰得突兀。

世界静得仿佛只有我们两还醒着。

18. 只要是你什么都可以

界芯星里不乏条件合适、出身于罕见金果实的正统界王神候补人选。

因此,我分外勤奋修练自己,让自己拥有不亚于界王神的力量,这是我赢得戈瓦斯大人钦点的契机,也是我唯一的机会。

幸好,界王的职务很清闲,我能有大把的时间修练。我的计画也如想像的成功,戈瓦斯大人是位不拘泥于出身而重视努力与付出的好神灵,使我如愿成为他的亲收弟子,来到界王神界——这被誉为圣地,我这一生本无福踏足的世界。

您一时好奇我的力量究竟是何等水平。戈瓦斯大人要我露一手。您便提议让吉比特先生与我比试。

我怎会拒绝您?且我有信心能完美取胜。

后来胜负分出,听了您们的夸赞,我也不吝于赞美:「第七宇宙的水准果然很高。我非常尊敬您们,听说二位数年前成功除去魔人普乌。」

「不,那并非单靠我们做到的,而且那本该是破坏神大人负责的。如果没有孙悟空先生他们,恐怕我早就被巴比迪他们杀了。」

您给出了意外的讯息,我很好奇。 「您说的孙悟空是?」

「是一位住在地球的善良赛亚人。」

「赛亚人?」我失声笑了出来,「难道此人类拥有超越我们这些神灵的力量?」

吉比特先生给了肯定的答覆。您知道,即使并非司职毁灭与战斗的我们,其力量也并非肉体凡胎可轻易比拟的。如果可以,我希望这样强大的力量只能出现在我们神灵身上,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不该拥有这种力量。

您似乎有些自责地说:「果然当初该交给破坏神大人处理才是正确的判断。」

「不,您的判断相当了不起啊,不需要的存在就该立即清除。」我懂的,您就同我一样,眼里容不下一丝恶念。为了守护宇宙而对恶徒抱有必除之心,如此高尚的您何错之有呢?

「不需要的存在?」您眼中有些困惑,而我没有忽略戈瓦斯大人的叹息,但我丝毫不以为意。

我在意的是您,因为您,才让我站在这里。只有您,是我前进的基石。 「今后我们一起积极地维护宇宙秩序吧。」我温和说道。

您望着我的眼眸略有迟疑,可终究是允诺我了。

19. 没有说出口的勇气

正是对您的憧憬与仰慕,才使我下定决心要成为一位立于宇宙顶点的界王神。

因为我想像您一样,靠自己的双手守护宇宙。是您鼓舞了我,才让我往那山巅迈进。

您提到的那名赛亚人,稍稍了解后发现他简直像野蛮的猴子与傲慢的人类的综合体,既愚蠢又粗俗。

该人类的身体与力量,不知能否为我所用。我未来将须要它。

20. 请向我走来,一步就足够

也许我上次吓着了您,您望着我的视线有下意识地闪避,尽管良好地掩饰在您的礼仪之下,依然能察觉出那细微的僵硬与游移;正如我表面上平静无波,心里也不免感到难受。我很快将它摆在一边,沉浸在某个微妙地参杂了恶作剧与真情的心思里。

不知有朝一日您会不会对我完全地卸下防备?

21. 你所不知道的我的心声

戈瓦斯大人心满意足地享用您带来的豆泥酥饼,我照例为他奉上深蒸绿茶;为您送上的则是红玉红茶。

瞥见我端给您的茶点时,戈瓦斯大人明显愣了一下,待他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东西时险些噎住,连忙端起茶掩饰。

您关切询问:「戈瓦斯大人,怎么了?您没事吧?」

他喝口茶压下惊诧说:「不、不……什么事也没有……」

我微笑着说明:「是这样的,戈瓦斯大人不太喜欢这样的茶点,因此对我的擅自准备有些惊讶。我很抱歉;但我认为,您应该会喜欢。」我没有瞎猜,这些日子里我对您的偏好也慢慢摸索清晰——我送上的每一杯茶,您品茗的反应和吉比特添给您的每一样菜色我都一一熟捻于心;总的来说,各式茶饮都是合适选择,一些蔬食与鲜果也不曾排斥。我想您应该也不讨厌莓果——且在我瞥望吉比特先生一眼时,他难得同意我地微微点了头。

戈瓦斯大人也接了话:「没错,是这样,毕竟这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话才出口又懊恼自己的欲盖弥彰,「我是说……你们年轻人比较会喜欢这类甜点… …」

我只是微微一笑,像个专业侍者般说明:「这是以莓果做成的茶点,有自然的酸甜,也不会太甜腻。与红茶也正好搭配,您不妨试试。」

您果真来了兴致。 「以莓果当馅料的茶点?这我真没吃过。扎玛斯,谢谢你。」

我礼节的微笑中潜藏了一丝得逞的自得。

我非常自制,一直到您离开前都没显露真实心思。您应该不知道,在我们第十宇宙某个星球的文化是这样的:在特别的日子里,人们会为心仪的对象送上自制的点心,一种由掺了草莓果酱略带粉色的饼皮,包裹着粉白浓郁的草莓泥鲜奶油还有整颗草莓果干馅料的甜品。这微酸中带出甜香的滋味,是许多情窦初开的年轻人皆有的感受,因此会用它来表达爱意,期望对方能明白并接受送礼者的心意。自然,理想的情况是彼此情投意合,成为一对新的恋人;倘若这份情感没有结果,也希望收礼者能好好品尝完这份甜点,也算慰藉了对方的这份单相思。

今早,戈瓦斯大人才带着我视察过该星球,那里满满都是一堆堆乘载着爱意的草莓夹心饼,气氛梦幻得仿佛连空气都是粉色的。

您浑然不知,但终究是吃光了。

23. 是我不够优秀吗?

「扎玛斯,你不会是认真的吧?」送您离开后,我的师父立即问我。

「戈瓦斯大人,请问您是问何事?」

「别打迷糊了,当然是问你和第七宇宙的界王神大人的事。」

「这当然,第七宇宙的界王神大人是远道而来的贵客,我必不敢有丝毫怠慢。」

我低着头,并不看他,也能想像他被我的答非所问扰得叹息又头疼的模样。他索性直接问了:「你喜欢他?」

我不再言语。情感,是如此纤巧脆弱,仿佛只要承认就会惊动了它似的,像群稍有动静,便会振翅而飞的警觉鸟儿。我必须细心保护,它才能渐渐与我熟稔,放下戒心,靠近来啄食我手心中的粟米。

即使我没有答覆,但这本就是瞒不住的,况且我也没有要掩藏的意思。我的师父又叹了口气,忡忡地说:「扎玛斯,你的个人私事我本不该干涉,但陷得太深不是好事,毕竟,你真正的搭档将是朗姆西大人。」

「……那只大象吗?」我知道这话对现役的破坏神大人,也是自己未来的搭档很是不敬,但我仍忍不住说。

「扎玛斯,每个宇宙的界王神与破坏神都是一对,这是亘古不变的传统,你必须要认清这一点。其他的,若能谨守分寸倒也无妨,明白吗?永远都不要忘记你的身分,扎玛斯。」

「我的身分……吗?」我明白戈瓦斯大人要我记住我是一位界王神候补的意思,我将来会是界王神,与您一样,这代表我们不会走到一块儿,永远不会,就像两块同级相斥的磁铁。

但我不禁又想起自己的身世。

您是诞生自罕见金果实的神灵,出身尊贵,天生就是当界王神的人选;我则是出自于普通果实,即使通过钦选与培训,也不过是界王。我与您,实在是天差地别。

但现在已经不同了,我已得到戈瓦斯大人的赏识,距离成为一位界王神,也只有一步之遥;我会把天生差距化整为零。

25. 依恋你的味道

站在悬崖边缘看着峭壁脚下的巴巴利星人。不管看几次,我都不承认这样的物种是「人类」,我只嗅到了粗鄙与残暴的血的气味,和膻的臭气,就如兽般野蛮。

我不愿让感官再在那些野人令人作呕的举止中受苦,到另一边去,抬头看天上飘浮的云。一阵清风适时吹拂而至,那清新与洁净的感觉令人舒心。我时常会想,那些野人不配拥有如此美妙的自然风貌,起先他们不懂得欣赏与珍惜,到后来更只会糟蹋她。我很想让她免于这些人类的染指玷污,永永远远。

我仰望头顶那片巨大辽阔的钴蓝色天幕,似乎想望进天空的深处,因为我又开始想念您了。

26. 习惯了一直在我身边的你

戈瓦斯大人已告诫我,要我不忘我的身分。即使我们不能成为真正的一对,即使我们不能在一起;但我们能除罪恶以明志,导歪曲以正道,绘漆黑以光亮;彼此交相辉映。哪怕隔着亿万光年的距离,也不能削减属于我们的荣光。

等我察觉到时,您们之间的气氛好像有些古怪,戈瓦斯大人端着茶,神情僵硬地默默啜饮。吉比特先生看起来也很不高兴,死死瞪着我。

您的手指轻捻着杯耳,一语不发地端详水晶杯中如橄榄石般轻透嫩绿的茶汤。

那个颜色很美吧?只有上好,且只采摘顶芽和芽旁最鲜嫩的一片叶子制成的云雾茶,才能泡出这么动人的颜色;但您怎么不端起茶来喝呢?泡这种绿茶的水温不高,很快就会冷了。

我正纳闷着,即刻见您端起了茶,徐徐浅啜了口,就像有什么感应似的。 「真的很好喝。谢谢你,扎玛斯。」

我微微一愣;戈瓦斯大人瞥了我一眼,悄悄使着眼色。

待我会意过来发生什么事时,只得鞠了一躬,匆匆退下。

我又太过放任我的心神了,也不知该感到困窘还是该暗自窃喜。

界王神大人们的读心术,真可怕……

27. 我比你想像中的更在意你

用过茶后,您说想一个人看看第十宇宙的繁星,与星中的人们。

那一瞬间我无法控制奔腾的心跳与窜流的血液,料想您是否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戈瓦斯大人也识趣不打扰您——或说,不打扰我们两——任由您到远离了宅邸的草地上去走走。

此时午后雏菊开得正好,我挑挑选选,摘了几朵最完美的撮合成一小束。

远远一端的草地上,您席地而坐,一手放在支起的膝上,姿态惬意,神色安详,眺望着遥远无际的虚空。

吉比特守候在不远处的大树后头,盯着我一路靠近。我打算忽略他针扎一样的视线,我不会逾矩的,只要能听见他的讯息,偶尔跟他说说话、看看他,我便心满意足。坚信我们间的情感超脱情爱,是伙伴、是战友,是相知相惜的同一类人,是谓精神伴侣。

我站到您身旁,微微倾身,将手中的雏菊递上前。

您伸手接过,几乎是不假思索地。

我心中一喜,看着小巧纯洁的白花在您手里。清风拂过,您洁白的发梢和雏菊洁白的花瓣都在风中摇曳,真是相得益彰,非常地般配。我暗想着您能否察觉到这种花在人类文明中的涵义,那是隐藏在心中的爱。

您低头凝视手中的花束,神情似乎有一瞬间黯然下来。

片刻后,您低声叫唤我的名字,眸光再度投入空中。

「是?」我立即应声,参杂在您声音中的清冷与凝重令我心惊。

「你是一位界王神候补,将来你会接替戈瓦斯大人的位置,成为第十宇宙的最高管辖者,有这崇高地位的同时也肩负着整个宇宙的责任。」

我愣愣看着雏菊在您手中迅速枯萎、凋谢,方才还鲜嫩的花朵与茎叶转眼已成为干枯死物,化为风一吹就散的碎屑。

我不明所以。 「第七宇宙的界王神大人?」

「你将会是位界王神,代表着创造与新生,守护与引导,你不能想着破坏与毁灭。」

您摊开掌心,手心中静静躺着一些细小薄片状的种子。您将那些种子随风撒去,纤薄轻巧的种子翩翩飘落。 「永远不要忘记你的身分,扎玛斯。」

「我不会的。」我郑重承诺,「就如同上次对您说的一样,我会努力维护宇宙秩序,不负于戈瓦斯大人的钦点,也不愧于身为界王神的职责与尊严。为宇宙、为万物众生卖力,是我的使命与荣耀。」

您站起身,一双漆黑的眼瞳静静打量了我半晌。我依稀察觉,您的眸光如山顶清湖般澄净,却也如深潭般望不见底。

「嗯,」您终露出微笑,「你要记得你的心灵实际上空无一物,没有欲求也没有自我,不必忧心尘埃的沾染,遑论要耗费心神去拭除尘埃了。」

我略有迟疑,仍是恭谨回应:「是……」

您似是看出了我的困惑。 「关于界王神的职责,我也是经历了一些事才明白,我也曾迷惘,曾感到痛苦;但你的情况比我好,若有不懂便能请教自己师父,当年仓促上位的我就是想向大界王神大人请教也无法了。」您说得淡然,但您望向远方的眼中掠过的寂寥令我伤感。

我依稀猜得出,是魔人普乌,更是因为驱使这怪物的恶人?想起您跪在墓前哀思的身影,我真的万分难受,像有什么东西生生压在胸口上,沉重而痛楚。我依然想问:为什么这世界上会有如此罪恶之事?叫良善的人们乃至神灵们无辜受罪?

「您的师父定会为您的崇高之心而欣慰的,我相信他会以您为荣。」我诚挚对您说,希望能稍稍慰藉到您。

您淡淡一笑。 「我相信你也做得到,让戈瓦斯大人能对你放心,而安心退位。」您说,并朝我伸出了手,要我与您相握。

我万分珍惜着与您并非建立在别脚的理由,而是真正实质意义上的友好碰触。您用我们彼此才懂的方式,握着我的手为我祝福:「祝你平安顺遂,顺利成为一位界王神。」

「是,真的非常谢谢您!」我真心由衷感激。

我不会害怕,亦不会退缩,因为有您在,就给了我在混乱世间中前行的勇气。

我更坚信未来的计画,不仅仅是因为人类的丑陋与罪恶,更因为您所遭受过的痛苦。

为何世上会存在罪恶?只要人类消失了,罪恶也就不存在了。

如果那名赛亚人真的如您所说的这么好、这么善良,为何您阻止魔人普乌的计画会失败呢?您几乎什么都没说,但不代表我觉察不到。

我想让人类消失,这不是破坏与毁灭,而是守护与拯救。

到时就再也没有人类会污染世界,也再也没有人类会伤害您、亵渎您了。

28. 直到我们都老了,我依旧会看着你

那一天您撒落的雏菊种子,已在草地上开出几簇白色花朵,在阳光下欣欣向荣。

我深信我们心意相通,只为了宇宙而全身心地奉献。

我会成为一位界王神,在另个遥遥相望的宇宙,做着同样崇高而神圣的工作。

和您一起在时光长河中慢慢变老。

29. 想和你手牵手,走一走

想来,我根本不用羡慕吉比特先生、不用羡慕破坏神大人。当我成为界王神以后,延续您与戈瓦斯大人的情谊,闲暇之余和您一起品茶谈天、同桌共餐的人,不就是我了吗?

我不会是您的同命对象,但我愿与您携手相伴,愿当您的知音知己,在漫长生涯中相知相惜,分担您的愁苦悲伤,与您共享世间的喜乐。

我们无法在一起,就像两条平行线,永不相交,但永远相望,我也永远会在您的身边。

我请容我怀想着这样的憧憬与期盼,也许,第十宇宙可以成为一个远离烦忧与喧闹的避世天堂。

我想让您看到最美好的世界,一个不再有人间的丑恶,只有自然的善美的世界。

30. 听着最爱的声音,说出最伤的语言

我深信您是站在我这边的,我与您是同样地嫉恶如仇,为了守护宇宙致力于铲除一切罪恶。

我相信着敬爱的您。

然而我错了。

「扎玛斯!」您对我厉声喝道,「我去看了你的未来,看见你即将犯下的罪行。」

您向来是和颜悦色、谦和有礼的,何曾像这样如此愤怒过。

我难以置信地望着您的怒容,你眼中透彻的失望与谴责的话语打击得我无地自容。

并非自觉错误,而是我无法相信如此严厉指责我的,会是您。

我究竟是为了什么站在这里?为何而努力?

我所存在的意义,所有一切奉为圭臬的准则在您短短几句话中飞灰湮灭。

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您,为了宇宙啊!

「罪行?您说错了吧,那是正当行为才对。」我在盛怒下将气化为利剑,我丝毫不想伤害您,杀了您就像也杀了我自己般沉痛;但我希望您从来没有对我说过指责的话语、从未撕毁过我的理想。我只想让它消失,它必须消失,我才能继续迈向我的伟业。

我的面目也许在剧烈的矛盾中变得可怕扭曲,您眼中闪过讶异,但并不慌乱。第七宇宙的破坏神大人此刻是您最坚实的护卫,他已攫住我全力朝您劈砍下的手,豪不费吹灰之力,并将置我于死地。

而您已不肯再会上我的眼睛,不再看我任何一眼。

您是何等地温润良善,温良到我未曾想过您的柔和也可转化为最锐利的刀刃,俐落切断所有情谊,再无一丝瓜葛。

您的决绝确实让我痛彻心肺,比死亡更让我绝望。可转瞬一想,您又何尝不是对我感到彻骨的失望与哀恸。

最后最后的一瞬间,我们似乎以某种形式走到了一块儿。只是,两条线相交之后,将各自背道而驰,走往完全相反的方向,到达决然不同的彼岸。

z1

(完)

2 个赞

看完覺得很惆悵。
其實渣是有與辛寶成為朋友的可能的,問題就是他太極端了……

辛寶是不是已經看出渣的未來想法了,祝你順利……毒奶發威真無人能及:joy:

因為狗空間接傷害過辛寶,所以才理所當然的要把狗空的身體跟力量據為己有也很合理www​:+1:

要對辛寶下手的那斷獨白也好棒!!渣要是真不想被阻止,那第一要務應該是趕快瞬移逃走,拖時間吧。
對辛寶動手幹嘛?還在喵的眼皮子底下動手,結果當然是被當場抓獲:thinking:

很喜歡渣撫摸墓碑那邊,對他來說,人類不止是會危害世界而已,還危害過自己憧憬的對象啊!我覺得這個解讀把渣對人類的仇惡提升了一個層次:innocent: 後來他也肯定知道了未來的辛寶死了,他不抓狂才奇怪:joy:

渣對辛寶使於敬仰,陷於愛戀,忠於相惜,靈魂伴侶的關係真的可以很美好。
可惜,渣終究沒有悟透辛寶的話啊,還是走了極端。

2 个赞

扎如果真的好好當上界王神,真不失為辛恩的好盟友啊,就真的可惜是劍走偏鋒的主(攤手

哈哈哈哈,辛恩表示那真不是我的錯,會變壞的就會變壞,跟我沒關係啊~~:joy:

扎確實一開始就想要孫的身,雖然後來一度考慮要某冠軍的身,結果發現很弱就還是照原定計畫,跟孫這麼有仇是為什麼:sunglasses:記得有人怪辛恩多嘴透漏孫的事,讚喔,心術不正幹壞事的是扎,什麼事都能怪在我辛恩頭上呢,怎麼就不說孫毀了辛恩的計畫還差點害死人家在先?

對對對!再怎麼樣沒理智,也知道要跑吧,說不想死在那裡,結果行為完全找死,讓喵抓個現行還有了正當理由破壞他,可見辛恩的話真的讓他完全崩潰了啊:joy:

喔喔,那邊我自己也很喜歡,扎知道了辛恩的過去也更為辛恩感到痛惜,事實就是辛恩兩度遭遇魔人普烏毒手,真跟人類脫不了干係~
真的,主時空辛恩被害已經夠慘了,未來的直接死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使於敬仰,陷於愛戀,忠於相惜這個總結好棒!!! :rose: :heart_eyes:
唉,扎怎麼說呢,就是一個連當個心理健全的正常普通人都有問題的界王神候補啊
您還是砍掉重練吧

2 个赞

諷刺的就是渣最終活成了他最討厭的樣子,變成須要被消滅的「不須要的存在」:joy:
本該是能與仰慕的對方攜手相伴的手,化為要傷害對方的利器。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惠能懂的諸法皆空的無我,渣你一個界王神候補居然悟不透,離譜.
老戈先生你弟子是怎麼挑的啦,別光看身,看點腦好嗎

2 个赞

也是有種唏噓,扎就真的執念太深了,我確實喜歡他景仰辛恩的一面,但厭惡人類到要消滅全人類絕非辛恩願意見到的事,也不是扎一個將司掌創造與守護的神靈該做的事
扎你要學人家就學得像一點吧~

辛恩是真的很無我,儘管在空貝執意開戰的最絕望之時也能迅速抽離,快速轉為尋求另種方式。如果他像一般人一樣專注的是自己,就會感到委屈怨恨不平,辛恩如此高貴的品格真不是扎這種人能企及分毫的

所以後來老戈就被維斯糾正了,老戈你一個輩分這麼大的界王神被糾正這種事情其實真的滿丟臉的,我不知道一些人到底是瞎還是NC,這麼明擺著的條件愣是看不出~
我真的只能為他說:他覺得扎有界王神的力量很稀奇,又覺得一個界王的心靈應該也不會差到哪去,就收當弟子。結果這是惡夢的開始~

2 个赞

那只大象哈哈哈,太太写得好可爱!!隔着屏幕都能想到扎扎委屈一脸的说话的小模样啊hhhhh
啊啊啊真希望说扎扎黑化很突然的人都能看看太太的文啊!!!扎扎对阿辛的敬爱与后来的信仰崩塌后恼羞成怒要杀掉阿辛,形成了一个完美闭环.
扎扎是偏执,但这篇写的确实让扎扎的立意拔高了,本来就讨厌人类,景仰的心爱之人又受过人类恶意的伤痛,为了心爱的人想除去罪恶人类,很感人哇!!
当然扎扎做的是错误的行为,但这份心思还是感动了我T T 能为阿辛做到如此的也只有扎扎了吧… :sob:

特别特别喜欢扎扎用小心思给阿辛用草莓夹心饼的那题.
这种暗自爱慕的感觉特别适合扎扎对阿辛的感情,这时也是他们关系最美好最平衡的时候,阿辛还不知道扎扎对他的情愫,没有后面知道了后若有似无的疏离,而扎扎也仅仅只是骗阿辛吃他们宇宙的"情人节甜点"就满足了.

真的好喜欢,写得好,文笔美,细节也是炒鸡棒!!
原来扎扎跟杰比特比试是阿辛起的头,一切都好顺理成章,读起来真的太舒服了!!

2 个赞

爱恋着心上人,当然不会想接受跟别人的配对啦 :smiling_face:

谢谢ˊˇˋ我很早就看出扎对辛恩有意思,也是因为憧憬辛恩才想当界王神,以至于后来他被辛恩义正严词地指责才会那么崩溃 :joy:

唉,真的呢,看到这句也真是感慨万千,要不是扎跟辛恩的价值观实在差太多,辛恩跟扎完全不来电,不然我是真会站扎辛而不是比辛 :joy:
扎愿意为了辛恩而毁灭全人类实在很带感也很解气啊 :smiling_face: (表情错)反正他本来就讨厌人类~
比起来,比喵还是有种身为神灵的超然不会走到极端(虽然他更多是懒而已…)也讽刺的是喵这种散漫的作风反而更能与讲求宇宙平衡的辛恩契合,而彻底与走向极端的扎断绝。

草莓夹心饼那题我自己也很喜欢,真的很萌很可爱,恰到好处的小恶作剧与淡淡的甜蜜真的很适合他们!

再次感谢! !因为我一直很好奇,那总不是老戈想测试扎的实力才找辛恩来的吧,而且后来辛恩再访第十宇宙时还感谢老戈,看起来真的比较像是辛恩提起的w

2 个赞

另外,戈瓦斯曾疑问大界怎么没教辛恩波塔拉耳环的事,看起来他似乎根本不知道辛恩的处境;但是我推断波塔拉应该是基本中的基本,别的还没教,这个都会先教的,因为扎玛斯在戈瓦斯名下没多久都已知道(之所以认为他们成为师徒的时间不长,是因为戈瓦斯连扎玛斯厌恶人类的原因都不知道,这不像带了很久,对自己弟子聊若指掌的样子。扎玛斯对界王神的职责没有个清晰的认识也是证明。),况且波塔拉又是随身佩带的东西,先告知这东西有什么作用很合理啊。

还有以前就想,大界、东、西、南、北界啊,你们这波塔拉是没拿下来过吗?都一直戴着?
会拿下来的话,每个人先拿哪一边又不定,这万一其中有人先拿了左边,另一人又正好先拿了右边,不就正好合体了吗?
就你们毫不知情地戴着这种东西的样子,没先合得乱七八糟的根本奇迹好吧,怎么办到的?自动感应吗?大界:我要先拿右边。每个人也先拿右边。这样?

2 个赞

耳環那個明顯邊想邊畫的擠牙膏式設定啊,反正很難圓當初辛寶幹嘛不說這事,只好把鍋甩給辛寶:因為他不知道

超把鍋甩到大界上:因為大界也不知道,遑論傳授給弟子

但再追究下去發現:辛寶對耳環的知識是來自老界,老界一開始就錯,後代界王神怎樣都會學到錯誤知識

所以這鍋實際甩回到老界,與普烏篇形成完美閉環

當初怎麼為了襯托老界踩辛寶的,現在全彌補回來:laughing:

1 个赞

:+1:我是真不明白為啥老界出這麼大的紕漏時,一堆人死命洗地,說關乎老界名節
老界有啥名節啊?對自己的救命恩人沒一句感謝還處處貶低、仗著神眼偷窺凡人沐浴更衣、在宇宙危機下還要人拿女人哄他的名節嗎?自己學識就這樣,好意思精神虐待辛恩這個師父走得早的後輩,這翻車翻得大了,老界被比喵封印導致傳承斷層,但不能解釋老界的耳環知識為什麼是錯的啊。
第七宇宙的界王神是辛恩,老界引以為傲的潛力開發也被神龍取代,誰還要在那坐那麼久,老界基本是廢了,您自重吧

1 个赞

大家喜歡捧老界踩辛寶,很大一個原因是老界給狗空一命吧
那怎麼這些人對辛寶保護宇宙、現在又為了宇宙下界,這些心思功勞全都不認啊
老界的耳環知識不對,給他找理由
辛寶被崩得蹊蹺時當理所當然,真是雙標到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