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Who murdered the perfect Mr. Cell?(01/05更新至Ch1)

Who murdered the perfect Mr. Cell 谁谋害了完美的沙鲁先生?

Summary:

普通人AU,某个夏日在撒旦先生别墅里发生的一桩案件。

配对(包括并不限于,&多为对手戏):

Bulma Briefs & Vegeta, Son Goku/Vegeta, Son Gohan/Piccolo, Android 18/Krillin, Frieza & Vegeta, Bulma Briefs & Yamcha, Trunks Briefs & Son Goten, Cell & Frieza

Notes:

预计七章,年更选手,受DBSSH启发,尝试写个Romantic comedy短篇侦探小说,蜗速更新。
人物归鸟山明,OOC归我。
风险提示:烂尾及坑概率极高,请谨慎追文。

Chapter 1 海格别墅

入夏的第二个月,西都暑气冲天。烈日当空,高楼间翻滚着热浪,断断续续的雨水非但没能扑灭这团火,还让它越烧越旺了。白天路面烫得粘鞋,出门溜达一圈就能叫人身上起一层黏糊糊的臭汗,晚上也没见得多凉快,偶尔吹过的暖风丝毫带不走热意,夏虫倒是叫得愈发欢快,使人徒增焦躁。城里呆得心烦,便有不少人选择去附近的露营地消暑,当然,说是“附近”,大多也都是远离“热岛效应”的郊区,开车需要两三个小时才能摸着边的那种。

沿着丽河往北,便会有一些密林伸向逐渐开阔的水域,其中最北面大片原始的云杉林通往连绵的雪山,冬日从洋面上南下的寒流大部分在此被山脉阻断,使得其庇护下的内陆城市不被严寒侵蚀。去露营的人大多在抵达云杉林前拐弯往西,进入郁郁葱葱的园区,夏天植被茂密,黄桦和浆果树林立,步道通向的两处大湖水域宁静,是钓鱼和野营的理想场所。

这天上午,日光尚弱,燥热还没来得及在湖区抬头,微风拂过,白鱼湖水面上泛着细细的波纹。

“嗖——” 岸边每隔一阵传来规律的抛竿声,唯独没听到水上有任何波澜,看来此地的鱼不笨,黑发少年如此想着,打了个哈欠,几束阳光透过纱帘钻进帐篷,他抬起一只手,遮住落到脸上的光斑。

“嗖——” 单调的抛竿声依然在重复,但是草丛里的蟋蟀停止了鸣唱,由远及近传来车轮碾过小路的沙沙声,闻之,少年在帐篷里起身,挪坐到纱窗边向外张望。“又来一个。”他自言自语地小声嘀咕。

吉普车在帐篷外停下,开车的是个打扮时髦的年轻女人,身材玲珑有致,松松垮垮地穿着黑色条纹衬衫,她从没摇上窗的车门里探出头,一头绿发十分惹眼。

“上午好,请问——”

听见对方是在同自己搭讪,少年只好爬出帐篷,匆匆忙忙趿上拖鞋。

“啊,你好,请问这条路到海格别墅吗?”女人一手把着方向盘,另一边手肘搁在窗沿上,她的眼睛藏在墨镜后面,迎着阳光,有种令人捉摸不透的魅力。

“这是去那里唯一的路。”少年答道,“沿着这条石子路一直往前开,大概10分钟就到了。”

“好极了,谢谢你。”对方看起来很高兴,转头对副驾驶座上的同伴低语了两句,显得很是得意,见少年转身要回帐篷里,她又赶紧喊住他:“你们就两个人?暑假出来玩?”

“对,我朋友去河边钓鱼了。”男孩有些疑惑地愣了愣,他留意到对方墨镜背后的目光打量着营地,那自然也包括被自己扔在帐篷外的背包,一绿一蓝。

“你们要露营几天?”女人依然八卦地问个不停。

“我们明天就走。”

“明天有暴风雨,可能今晚就会下,你们带防潮垫了吗?”

“风太大的话,我们就回车里睡。”少年有些不耐烦,就没有正面答她,自从来湖边野营他们遇到不少来问路的,这还是头一个不厌其烦关照自己的陌生人,那让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女人正要开口,这时从不远的岸边传来一阵水花声,接着响起另一个少年迫切的呼喊——

“悟天——快来帮我——”

“不打扰你了,快去吧!”女人对他挥挥手,缩回了驾驶座,吉普车不紧不慢地朝林子深处开去,很快就消失在了视野里。

少年飞奔到河岸边,看到伙伴还在同鱼拔河,竿子弯成了一道拱门。“快呀!帮我!”紫发少年卯足了劲,从咬紧的牙关里蹦出几个词。他赶忙跑过去,从背后抱住同伴使劲往岸上拖,如此拉锯了几分钟后,鱼终于没了力气,被男孩们拽出水面,侧着白肚皮,尾巴拍打得水花四溅,到了岸边仍然徒劳地弹跳个不停。“晚上吃烤鱼!”紫发少年兴高采烈地宣布。他们欢喜地把鱼放进水桶里,一起提着把柄走回营地。

没过多久,湖里的鱼沉入阴凉幽深的水下,钓鱼的人纷纷散去,岸边恢复了平静。太阳升得很快,树林外的地方升腾着热气,天空万里无云、亮得刺眼,没有任何要下雨的迹象。吉普车开出林子,凹凸不平的小径前方出现了一条狭长的柏油路,两旁延展着修建整齐的草坪,路的尽头是一栋气派的乡间别墅,有着靛青色大斜坡屋顶和宽阔的灰泥外墙,在烈日的映照下格外清爽典雅,石拱门廊高挑挺拔,与两侧的廊柱一起庄重地迎接宾客,二楼带有小阳台的弧形窗干净明亮,黑铁栏杆更增添了浪漫别致的情调。别墅前的花坛打理得相当漂亮,通往正门的石板路旁,小丛玉簪层叠碧绿,仙鹤草成片绽放,玫瑰和绣球花开得正盛,牛眼菊点缀其间。吉普车在石拱门廊外停下,女人和她的同伴下车搬运行李,然后把钥匙和一点零钱交给了泊车员。

进门后,女人摘下墨镜,别墅内部设计同样没令人失望,挑高的玄关顶上垂下圆形锻铁吊灯,和白色的拼花地面相得益彰,玄关旁边是一个浅棕色的活动室,沙发和休闲椅环绕茶几,与窗相对的墙上嵌着一整面书架。客厅在另一边,他们还没来得及打量,管家就前来招呼了。

“是布尔玛小姐吧?”管家看了一眼手中的登记册,彬彬有礼地问道,他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略显年轻,西装笔挺,系着一条有黑色斑点的松叶色领带,这让他一丝不苟的打扮上多了些独立特行。

“没错。这位是和我同行的乐平先生,我们预定了两个房间,住两晚。”布尔玛答道,眼睛转向旁边穿运动衫的男子,也许是因为天气闷热,叫乐平的男人看上去有些没精打采。

“欢迎二位到来,我叫沙鲁,是这栋别墅的管理人。两位的房间在二楼,我可以帮忙搬运行李。”办理完入住手续后,管家作了自我介绍,带两人上楼。他力气很大,两手各提一个行李箱,还能边走边同客人交谈。

“这栋别墅造于50年代,有一些历史了。现在的主人是撒旦先生,没错,就是那位有名的企业家,他在本地有不少其他的度假酒店。一楼重新翻修过,设计更加现代,楼梯和二楼保留了上世纪的式样,只做了一些必要的维修,所以有时候地板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沙鲁先生不紧不慢地做介绍,伴随着脚步声楼梯台阶时不时叽嘎作响。“一楼除了客厅厨房还有一间带卫浴的主卧室,二楼有五个房间和三个卫生间,其中两个带有浴室。现在正是出行旺季,客房满员,所以两位可能需要和其他房客协调使用浴室。”

到了二楼,管家在走廊尽头的房间门口放下行李。“左边是女士的房间,右边是先生的。”他把钥匙交给两人后,接着补充道:“午餐12点开始,晚餐6点。房内有酒水饮料和点心,泳池和桑拿房在后院。这里离湖不远,钓鱼或者烧烤都很方便。对打猎有兴趣的话北面有个猎场,过去只需要1小时车程。当然我个人更推荐在附近走一走,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那么,祝你们入住愉快,如果有任何问题,请拨打房间内电话与我联系。”言毕沙鲁先生向他们点头示意,下楼去了。

房间不大,但是布置得干净整洁,布尔玛放好行李,打开落地窗走到阳台上,倚着栏杆往外看。后院的泳池碧波荡漾,在阳光映照下闪闪发光,沿着池子绽放着几朵蓝白相间的太阳伞,下面有人斜靠在躺椅上舒展四肢。看起来很不错,布尔玛想,午餐前不如去泳池边打发些时间,她脱下休闲鞋,从摊开在床上的衣物里找出了发带和比基尼。换上泳衣后,她披上罩衫,去敲对面房间的门,乐平依然穿着运动衫,手里拿了瓶气泡水,看起来仍是一副精神欠佳的模样。

“我要去游泳池边坐会儿,一起来吗?” 布尔玛环抱手臂,靠着门框,向男人发起邀请。

“你去玩吧,我有点头晕,可能过来路上晒脱水了,想在房间里休息一会儿。”乐平病怏怏地回答。

“好吧,那午餐时间见。”

“等等,我有个问题,布尔玛。”见女人转身要走,乐平喊住她。“你那些仪器装置放车里没关系吗?”

“不要紧,这个温度不会烤化。”布尔玛自信满满地说。“还是说你担心有人会偷东西?”

“倒也不是,我觉得贼偷了也不懂怎么用你的那些发明玩意。”

“那是什么意思?”女人瞪大了眼睛,装出生气的样子。“好好歇会儿吧,乐平,说不定你已经热昏头了。我去找其他客人聊聊,最好能遇到些有趣的人。”

长方形泳池在别墅正后方,从通往后院的落地窗走出去不过几步路,四周铺满石砖,靠近房子的角落里有几丛茂密的小灌木,临近中午,太阳逐渐升高,别墅落在泳池上的阴影不断变小。池子里有个光头小个子来回在水里扑腾,十分乐在其中,边上遮阳伞下躺着一名身材修长的金发女子,沐浴在被伞盖打薄的日光下,鼻梁上架着墨镜,水蓝色衬衫半掩条纹泳衣,布尔玛坐到旁边的躺椅上,才发现她并没有睡着。

“那人游得可真滑稽。”布尔玛摘下墨镜夹在胸口,主动同对方搭话。

“那是我老公。”金发女子不动声色地说。

“啊,抱歉!我的意思是,那样其实挺可爱的…”布尔玛赶紧尴尬地打圆场,“这样的热天很适合游泳。”

“你一个人来度假?”对方似乎并不介意无心的冒犯,她侧过来朝向布尔玛,把太阳镜推到头顶,完美无瑕的脸上,蓝眼珠沉静如海。

“和我的助手一起。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布尔玛。”见对方并没有生气,布尔玛欢快地说。

“18号。我是个理财顾问。”金发美女简短地回应,这话不出所料让布尔玛露出一个迷惑不解的表情。“你没有听错,用数字起名也是合法的。”她微微笑了笑,接着问:“布尔玛,你刚才说和助手一起来度假,你们是研究员之类的吗?”

“差得不远,我是一个发明家,偶尔也会做一些研究调查。”

“听起来很有意思,那是一种职业还是兴趣?你会发明做些什么?”18号显然来了兴致,端起一旁的酒杯抿了一口,刚好这时候沙鲁先生到泳池边收拾杯盘,布尔玛便也要了半杯果酒。

“两者都是。”布尔玛尝了尝酒,美滋滋地说,“我有新点子的时候就会做一些,比如全自动理发机、可折叠淋浴房、太阳能玻璃窗。有的产品很受欢迎,像是电子寻物犬,还有增色眼镜,另一些不怎么好用。最近我在开发可穿戴设备,衣服和手表这类,但是具体还没想好做什么。”她说到一半,挥挥手赶走靠近酒杯的飞虫。“驱蚊手环很容易,就是没什么挑战性。最好是革命性的发明,比方说,能把佩戴者缩小到蚊虫大小的手表!”

“我倒是更喜欢驱蚊手环。”18号发表了不同看法,把手里的空杯交给沙鲁先生。

“还需要点些什么吗,女士们?”管家毕恭毕敬地问道。

“有没有热情果?”布尔玛转着手里的酒杯问。

“当然了,布尔玛小姐。18号女士?”

“请给我先生一杯气泡水,谢谢。”18号瞥了眼不远处潜入水底的小个子。

沙鲁先生点点头,正要折返之际,突然从后方传来“哗啦”一阵清脆的响声,布尔玛和18号本能地从躺椅上跳下,循着声源望向别墅二楼,当中房间的阳台玻璃门上赫然多了一个大窟窿,有两个男人在栏杆后扭打成一团。

“孙悟空先生、贝吉塔先生,请你们马上停下!”管家高喝一声,放下托盘,急匆匆跑向别墅。布尔玛和18号重新戴上太阳镜,抬头眺望战况——小个子男人显然占了上风,短小有力的四肢紧紧缠住高个子,把对方的脑袋夹在手臂里、浑身动弹不得。

“难以相信我们居然要和这些野蛮人住在一栋房子里。”18号翻了个白眼,抱怨道。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布尔玛表示赞成,裹紧了身上的罩衫,“这很可能不是个轻松的假期。”

TBC.

4 个赞

天呐–我真的好久没看到这么带感的文了—后续什么的真的想快点知道------一人血书求更新:cry:(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