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坏神比鲁斯/界王神辛恩】 巧克力(填个问卷产出的粮(≧▽≦))

先上问卷:

01. 您吃的CP是哪一部作品的哪一对?

七龙珠超的破坏神比鲁斯与界王神辛恩: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02. 「就决定吃这对!」的那个瞬间。

看龙珠超的漫画时就觉得这对很可以,既是官配又是我满吃的命运共同体设定,现在想来也很难说是漫画中的哪一格画面让我有这个想法,我就以比鲁斯首次对辛恩表现出情绪的情节来说好了。


维斯问大特时,比鲁斯在后面那紧张的小表情、得知界王神死掉后震惊的模样,加上悟空难得真相的直觉反应:您喜欢界王神大人吗?矮牙~

虽然维斯说只是因为界王神死,破坏神也会死的关系,但维斯其实你是不懂感情的,只是依照知识解释吧→_→重点比鲁斯本人没有否认

话说一旁惊呆的众人真是非常喜感:我操这CP这么带感啊~!

两人的配(结)对(婚)照也很让我沦陷XD

03. 您吃的这对CP在二创中的热度是?

冷,非常冷,因为太冷才重回lof,结果在lof也冷到令人震惊,只能努力自割腿肉产产粮QQ

04. 决定「攻」和「受」的理由。

这跟官设有点关系,像例行会议是破坏神过来找界王神(这是根据老界被封在界王神界来的),就直觉认为界王神较处于被动方,界王神拘谨规矩的个性也不像是会主动的;但是双方熟悉起来后也不好说了,尤其辛恩其实有着超强嘴炮功力,真的怼起来比鲁斯根本不是对手XD辛恩也是有真攻不露相的本事w

一句话狠戳软肋,完封比喵:rofl:

05. 对CP或者角色有私设吗?私设的缘由是?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用私设,不过写同人也很难避免这点(配对本身就是私设吧…)但个人不喜欢草率的私设,都尽量是从原作的讯息做基础推敲而来,虽然原作有太多未明朗的地方,像大界收辛恩为徒时究竟是抱着什么心情(原本魔罗篇结尾是真的很期待师徒俩可以见一面的T T) 、比鲁斯到底为什么会这么懒(…)同时也就给了许多对空白处的想像空间,其实也满有意思w

私心认为辛恩是大界选来对付比鲁斯的秘密武器啊,嘿嘿,比鲁斯,我找了你喜欢的类型,以后你就给我好好工作不要让人家这么累喔

辛恩的行事作风给我的感觉一直有种宿命论,虽然身为界王神,却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总是把宇宙与万物众生摆在首位,甚少想到自己,这在普乌篇空贝决意开战时真的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心理素质其实相当强大,贵为界王神,却把自己看得非常渺小。如果有个能懂他、惜他的人支持他就再好不过了。孩子太辛苦了ˊ ˋ

尽管比鲁斯的过错罄竹难书,但辛恩对比鲁斯互动又非常自然,让我相信他对比鲁斯不仅仅是单纯的同僚而已,也是有坚实的感情在,只是之前在比鲁斯渎职造成的悲剧芥蒂下用着虽不想也不该埋怨自己的搭档,但又难以释怀的疏离态度,直到普乌事件后比鲁斯坦然认错,两人开始正视这段感情。

06. 原作世界观/各种PARO,擅长或者偏爱哪一种设定?

嗯…查了下paro是指parody(戏仿),意思是使用「已经存在的作品」的世界观。另有一说paro跟AU可以通用。我不知道题目是指哪种,但有在计画写篇现代AU,只要适合他们,我都不排斥。但还是最喜欢原作世界观,喜欢看着他们走到一起,达成双神各司其职,携手维护宇宙的美好情景(未来篇真的好看!)

07. HE派? BE派?在您的创作中最HE与最BE的结局是?

他们的话我是坚定站HE的,尤其不想再让辛恩承受痛苦,能在经历磨难后不必再一个人辛苦,能有个依靠、彼此开开心心在一起:pray:

08. 请自荐您的二创作品,可简述推荐原因或心路历程。

还是《应许之地》吧

在看漫画时,感激于双作者对于神系设定的完善与对辛恩的弥补,边看就边自动冒出许多画面,我有了材料、有了许多美妙碎片能组合成完整的故事,就觉得不写出来太可惜了(←尽管是个懒癌末期+表达障碍患者)

很想写出辛恩的故事与个人经历、心思变化等;至于比鲁斯,几乎都在睡嘛,就……

比起普乌篇那严肃正经又带着忧郁的气质,辛恩在超里整个开朗轻松很多,知道自己不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有个人在身后就是不一样吧;比鲁斯也不再是那个一睡就能睡五十年,还要外包的打混大王

因为爱,让我相信浪子可以回头;所有的伤痛可以被弥合,他们真的天生适合在一起XD大界好眼光 :sunglasses:

有点想到卡斯蒂亚公主伊莎贝拉与阿拉贡王储斐迪南,他们的结合使得两个王国有了共同的国王,而界王神与破坏神,你们的结合将造就宇宙的和平和谐,进而迈向繁荣,也是另一种形式的强强联手辣

09. 请在30分钟内创作CP粮(非强制)

30分钟太难了啊,本来想跳过,但想起以前一个搁置的脑洞,因为很短没打算写成篇,现在正好借此机会写一下XD

然后以为只有几百字,写完发现都破3000字了哈哈哈哈哈,请见下一楼

10. 最后,请用一句话简述这对CP,推荐/吐槽等皆可。

比鲁斯光当破坏神至少已有7500万年,辛恩撑死也就不到1800万岁的年纪,你们的配对成功达到史上最大年龄差:rofl:

明明只有10题,却能让人写很久(?)XD

2 个赞

*填问卷产出的粮
*以为是几百字的小段子,结果写了三千

「维斯,你确定是今天对吧?」破坏神比鲁斯捧着一个精美的礼盒,上头还绑了漂亮的粉色缎带。他小心翼翼,深怕稍不留神就碰坏了脆弱的纸盒。

「是的。比鲁斯大人,您都问七十遍了。」天使抱怨。依照地球习俗,今天是向心仪对象送上一种叫巧克力的食物的日子。

破坏神仍不放心,把礼盒上下左右看了又看,担心还有什么不够礼数的地方,他吩咐:「你找些人类送礼的画面,我看看有什么要注意的。」

「好的,比鲁斯大人。」天使的法杖显现画面。破坏神看了一会儿,发现机智人类想出的办法五花八门,不只有当面送的,也有偷偷摸摸放在对象抽屉、鞋柜,甚至是家门口,默默含蓄传达心意的方式。

破坏神一时被那有神秘感的方法吸引住了,自己既能免去当面送礼的局促不安,也能不给对方压力,全由礼物当主角,静静展示自己的意义。

破坏神清了清喉咙,他有了想法,郑重宣布道:「维斯,你帮我送吧。但不要告诉他这是我送的。」

「?」维斯歪着头一时有些困惑,「意思就是拿给界王神大人就是了吧?」

「嗯。记住喔,绝对不要说是我送的。」

维斯便一人拜访了界王神界。

「给我的?」界王神看着漂浮在天使掌心上的精致礼物盒,有些惊喜。

「是的,界王神大人,您知道在地球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界王神接过礼盒,恍然大悟。 「这是巧克力吗?」从前大界王神很喜欢那些甜品,他对人类的风俗也略有耳闻,虽然是不同的星球,但能发展出赠送巧克力的这些行星,文化似乎都大同小异,也许是因为毕竟星球都同是界王神们创造的吧。 「那是比鲁斯大人?」界王神再问,眼里有些期盼。

维斯却露出歉意的表情。 「真不好意思,比鲁斯大人确实有意要送您礼物,但不巧他从昨天一早忙乱到半夜也没做出满意的成品,便烦闷睡着了,到现在也没醒。」

界王神有些失望,但更好奇:如果不是破坏神,还有谁能托天使送东西又知道他的存在?除了破坏神,就那么几个地球人。他猜不到会是什么人。

「是布马小姐。」维斯公布,「她做的甜品可堪称绝品呢,我也是听她说才知道,朋友间也能赠送的,这是为了表达感谢之意,因此她给每位亲友都送了一份。」

别人送东西总是好意,他也没道理拒绝,便微笑着说:「那请替我谢谢她,她的心意我收到了。也请向贝吉塔先生他们问声好。」

维斯告辞后,界王神捧着礼盒,有些苦恼。他不太吃甜食,如果不是来自破坏神,他对巧克力便实在提不起兴趣,不知道自己勉强吃掉还是转送给喜欢吃的人会比较好?界王神伤着脑筋,在过道上慢慢踱步,没留意到迎面而来的侍从。

「界王神大人。」吉比特问候一声,结果吓了自己主子一跳,赶忙鞠躬赔罪。

「吉比特……」界王神回过神来,问道:「你回来啦,祖宗大人的旅游还尽兴吧?」

「是的,您不用担心,那个热带小岛上有许多他喜欢的人类,他甚至想多待几天。」

「那就好。」界王神点点头说。老界王神年纪大了,他乐见于老祖宗好好享受最后神生。见侍从的目光在礼盒上打量,他正好顺势说:「吉比特,你不讨厌巧克力吧?」吉比特愣了愣,他确实没有明显的饮食好恶,便点了点头。 「那这给你吃,感谢你的尽心照料。」把自己不想吃的东西转送对方,界王神有些不好意思,说着脸色都有些泛红,难为情地将礼盒塞进侍从手里后便匆匆离去,留下满脸问号的吉比特,捧着盒子怔在原地。

这稀奇,界王神居然会送他东西,他们这些清心寡欲的神灵是没有这样的习惯的;而且还是巧克力。就算要送,也用不着送巧克力啊,这通常是女性较喜欢的东西。总之,虽然疑惑,但自己主子送的东西,怎能轻慢。吉比特回到房里,慎重地把礼盒小心轻放在桌上,拉开缎带,打开盒盖。

盒子里有个心型巧克力,上头大大的I​:heart:U鲜奶油字样印入他眼帘。

吉比特手里还拿着盒盖,呆呆地瞠目结舌定格了十几秒,才开始揣测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弄错了,还是他打开的方式不对?

他再仔细看了看甜品,盖上盒子,也许再打开时就会像魔术一样变成别的东西。他再次打开:没有魔法,盒子里依然是那样的心型,那样的I​:heart:U字样。

侍从的理智才稍稍拉回,认为界王神的个性不会弄这么花俏的风格,但思及刚才界王神那奇怪的,甚至可以说是羞涩的神色又让它败下阵来,且这物品确实是界王神亲手交给他的。

界王神趁他不在时悄悄准备这份礼物,还伤神苦恼着要怎么交给他?

吉比特身为数代界王神的贴身侍从,一直以来都尽忠职守,把他们当家人一样敬爱照料,但绝对谨守分寸不会有任何非分之想。老仆从望着那心型巧克力,突然感到事态严重,难以承受来自自己主子爱意地喃喃自语:「界、界王神大人,这……」

总之,在这充满甜蜜零食的日子里所展现的神生百态是:置身事外的向导天使、抓耳挠腮心上人会有何反应的破坏神、苦思冥想怎么处理这段感情的吉比特与对此事浑然不知的界王神。

而远在地球,对这场由误会引起的小风波同样不知情,只照常过幸福日子,笑看着儿女双全,不需要用巧克力来证明情感的恩爱美满夫妻。

直到维斯做饭时发现原先半满的盐罐空了,他拿着空的小玻璃罐,到卧室难以置信地问:「哎呀,比鲁斯大人,你是不是把盐当成糖了?」

床上的破坏神抱着枕头,一脸纳闷。 「没有啊,他不太爱甜的,我才没放糖的,食谱上不是说要放盐吗?」

「那您也用不着加了整罐盐啊,那足足有50公克,全加进去可咸了啊。」

破坏神惊得跌下床。 「真的?」他爬起来问,「那应该是我看错了,我还以为不够用呢!先别说这个了,快、快……快送我到界王神界!」他慌张说,只希望界王神还没食用那个巧克力。

「您就这样去吗?」维斯提醒他,「界王神大人根本不知道那是您送的。」

「喔,对,」破坏神懊恼地拍了自己一掌,怪自己多事,但也幸亏如此让他有了转圜余地,他冷静下来转着眼睛思索一阵后,有了主意。

晚上,界王神用过餐,正望着窗外品茶观月时,吉比特严肃地走了过来,虽然他本来就一脸严肃……但此时似乎更为慎重,像有什么不好的大事要跟他说。

「界王神大人,这个……」吉比特递出手里的礼盒,界王神一看是他今早转送的东西,看起来吉比特动也没动,他正疑惑时外头传来动静。

界王神刚转头,破坏神已炮弹一样冲了进来。 「慢着!」他喊,快得令人看不清动作夺过吉彼特手中的物品,拆了盒子,一把将那心型巧克力塞入嘴里。

破坏神嚼着嚼着,冒出了汗水,果真是咸到发苦,暗自庆幸界王神没碰到这么糟糕的东西。

这突发变故让界王神都看傻了,见满嘴食物的破坏神脸色不好,担心地说:「比鲁斯大人?」

「没关系……你不必在意。」破坏神艰难咽下,拎起水壶一口气灌光,总算松口气觉得好受点。他向维斯打个手势,将天使的法杖召出的东西拿给对方。 「别管那个了,这才是给你的。」

界王神见眼前礼盒,瞬间又惊讶起来,虽是不同颜色的盒子与缎带,但与之前那个都是相同的包装方式,莫非……

吉比特这时问:「破坏神大人,刚才那甜点是出自您之手?」

「是啊,怎了?」虽然那玩意儿应该叫「咸点」。

「没有。」好了,没事没事,他可以退下了。

界王神望了眼侍从的背影,整个事情大概也看明白了,如果他早知道是破坏神送的礼,怎么样也不会转交他人。他羞愧万分地低下头,有些委屈地说:「比鲁斯大人,您要送东西就请不要假借他人名义,我会当真的。」

破坏神连忙陪罪:「抱歉抱歉,本想用个特别的方式,没想到维斯弄巧成拙了。但我也做了个更好的补偿你,」他热切把礼盒打开,将盒子铺平,展示他的得意作品。上头大大的I​:heart:U字样看得他自己都脸红。

界王神也难以抑制地羞涩,他想吉比特必定看过礼盒里的东西,他真不敢想像当时侍从是什么表情。但撇开这误会,他还是很感激破坏神为了他费尽心力,他一半希望以后破坏神别再这样劳烦;另一半的心思却又忍不住甜蜜。

破坏神见他笑,也乐了,凑在他耳边说:「这是黑巧克力,不会太甜的。」

后来他们在房顶共享了那块甜品,切开才知道只有外层是巧克力,内层其实是巧克力蛋糕,还有果酱与新鲜浆果的夹心。微苦的黑巧与鲜果自然的酸甜是相得益彰,加上湿润柔软的海绵蛋糕平衡了口感,与些许果酱的甜味陪衬,就连为大界王神做过数不尽的蛋糕的他也承认,滋味确实不错。

吉比特早早睡下了,维斯也不当电灯泡,在远处逗萤火虫。

房顶上的两位神灵依偎在一起,在美得无暇的柔和月色下,一同度过这美好日子的尾巴。

(完)

2 个赞

哈哈哈哈哈吉比特躺枪辛苦了,维斯你坑比喵也真坑得一手好戏,想想如果阿辛真开了盒子……:joy:

2 个赞

吉比特纠结了半天辛恩根本不知道的事情 :rofl:

后来维斯就出现说比鲁斯不知道怎么做泡面的奇葩理由wwww
本来我以为比鲁斯是不是犯傻,泡面不是你跟象帕比赛时用的参赛品么,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怎么泡?就算不知道怎么泡吧平常都维斯泡的你只管吃是吧,那就对啦,叫维斯泡就行啦,这是老年痴呆了还咋了?

经我姬友点醒:这理由应该是维斯自己掰的辣,比鲁斯可能只吩咐找个理由找空贝过来,结果维斯自己说成这样子(笑)

她还说:跟这篇巧克力的桥段不谋而合 。喵说不要讲是我送的,维斯解读成:那就讲别人送的吧(•‿•)

维斯啊,辛恩要是真开了盒子看到布玛送的巧克力上写I​:heart:U也真的给吓死好吗

看来我对维斯的解读非常正确:sunglasses:

1 个赞

每次看到小倆口(無誤)吵架,是比喵在冒汗就好笑

但喵喵這次真不錯了,知道要送巧克力,還是自己做的,有心了,雖然是做出了個「鹹點」:rofl::rofl::rofl:

老界還是在看妹嗎?

1 个赞

雖然漫畫是辛恩冒汗XD 比喵是噴口水XDDD

真的不錯www雖然不知道是炸了幾次廚房才做出來的XDDD

老界就愛妹啊,你懂的。老界啊,愛看妹不是錯,找些可以光明正大看的,別搞偷窺看別人更衣沐浴就好~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