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起风了(未来饭特)

·碎碎念
今年暑假的灵感,写了几个月只写了2万多字的我是个屑啊ORZ
喜欢的话支持一下,不喜欢的话请不要在此停留谢谢啦
大概率会坑所以非常抱歉,最近如果有空就会发点旧文上来存个档哈
首发老福特,欢迎捉虫。

序幕

思念像漫天的星星,细碎,却照亮了整个夜空。

在天涯两岸的人们,还在等待着什么奇迹呢。

一阵风起,吹走多少思绪……

————————————————————————————————————————————
1

日落时分,天色渐渐染上火红。

风打着旋儿穿过街道,“哗”的一声吹起地上的落叶和塑料袋,又卷着它们吹向下一条街道。

那风口的地方,站着一个人。

「奇怪,起风了,谁还站在那里?不怕被吹跑吗……」

街上的紫发少年背着书包、抱着两大袋食物奔向家,着急忙慌的动作使得他并未看清那个风口中间,站的是谁。

“妈妈,我回来了!”紫发少年打开家门,映入眼帘的是早早已经在门口等待着他的,他的母亲。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呢,特兰克斯。”布尔玛笑着将少年手上的两个袋子拿回餐桌上。

“啊,今天排队付钱的人有点多,排在我前面的人啊,他摸了半天钱包没摸到,结果被店员拉到一边,说是不要挡到后面的人付钱。”特兰克斯脱下棒球帽和风衣,露出了开朗的笑容,和他的母亲讲述着他在回来路上的见闻。

“这样啊,真是好玩。”布尔玛系上围裙,在听完她儿子的事情后就进了厨房开始做饭。

“那妈妈,我去写作业了!”特兰克斯拿着一堆课本和作业本走上楼。

厨房里的人没有回应,估计爆油的声音太吵了吧,特兰克斯这样想着。

坐到书桌前打开作业本,今天却一反常态地集中不起精神。

「估计是这本作业太难了,我换一本做就是了。」

照这样把所有作业本都换了一遍之后,特兰克斯绝望地发现,他还是集中不起精神。

脑海里一遍遍地浮现那个不知名的陌生人的背影……

特兰克斯闭上眼睛回想着那个背影,总感觉那个人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

「先不管这个人了,作业是绝对今天要完成的。欸,要不要下楼去冲杯咖啡喝?」

特兰克斯放下手中的笔,悄悄地走下楼,学起母亲的样子冲了一杯咖啡,还加了一点牛奶。

「好苦啊,为什么要有咖啡这个饮品……这就不是给人喝的东西好吧……」

……

「但是意外地提神呢。」

特兰克斯在再次上楼,坐到书桌前再次提笔的时候发现了咖啡的效果真的超级好。

他以前还天真地以为咖啡和可可牛奶是一个味道呢,毕竟看上去颜色好像差不多。

现在,特兰克斯自嘲地小声喃喃了一句:

“这两个根本不是一个味道,咖啡是苦的,可可牛奶是甜的……嗐,还是可可牛奶好喝。”

❁—❁—❁—❁

特兰克斯的家外。

孙悟饭双手抱胸靠在路边的树荫下,望着一点一点往地平线下闪躲的夕阳。

远方的景色朦朦胧胧地向更远处延展,红艳的云层随着风向远方飘去。

街边的面包店里坐满了食客,暖黄色的灯光照得小店内更加温馨。

突然想起出门前被叮嘱过要买袋面包作为明日的早饭,孙悟饭跳过栅栏冲进了面包店买了满满一大袋的面包。

再次走出面包店的时候,天色又暗了几分,还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

一排排红枫和着风声发出“沙沙”的声音,在季秋之时越发萧索。

当星星点点的街灯全部亮起来了,雨也差不多停了。

雨后清新的空气混着泥土味扑面而来,沥青路上的积水被顽皮的小孩踩来踩去。

宁静的生活,恬淡而又舒适。

TBC

2

特兰克斯洗漱完毕躺在舒适的床上,海蓝色的眼睛盯着什么也没有的天花板发呆。

“特兰克斯,我来关灯了哦!”布尔玛笑盈盈地走进房间,替特兰克斯掖好被子。

“妈妈晚安!”特兰克斯同样笑盈盈地看着他的母亲。

“晚安,我亲爱的特兰克斯。”布尔玛轻啄一口特兰克斯的脸颊,弄得这个在青春期的少年脸上飘来一朵红云。

房间里的灯被离开的布尔玛顺手关掉了,房间里漆黑一片。

特兰克斯还是忘不掉那个背影。

好奇心促使着他找出真相。

恍惚间,那个人的背影映在眼前了。

特兰克斯盯着那个幻觉映出的背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沉重感。

但是特兰克斯明白,那个人绝对不会天天站在那个地方的。

除非他在等谁。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人在等的人一定失约了吧。

那个人看上去,不像刚站到那个风口的样子呢。

特兰克斯怀着重重好奇心又盯着天花板思考了半小时,最后因为太累而昏昏沉沉睡着了。

崭新的一天即将来临。

❁—❁—❁—❁

旭日初升,在大地上撒下一片光明。

“啊!怎么要迟到了!”特兰克斯惊叫着冲下楼,火急火燎地做好了洗漱工作,顺手抓走餐桌上的早饭就跑出了家门。

远处的布尔玛看着奔向学校的儿子,嘴角挂上一抹微笑。

“这孩子,真是越来越像他爸爸了。”

说完,布尔玛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墙上的合照,照片中一个头发如火焰般竖立着的男子双手抱胸,一脸不屑。

那个火焰头男子名叫贝吉塔,是布尔玛的丈夫,特兰克斯的父亲。

可惜的是,在特兰克斯出生后,这个做父亲了的人就搬出去自己一个人住了,留下了母子二人在这栋别墅里面空荡荡的。

对于布尔玛来说,这个家还是温馨的,只是少了一个人而已。

可是特兰克斯不止一次问过布尔玛,为什么爸爸不回来陪他们一起住。

布尔玛每次都只是笑笑,摸着特兰克斯的头说了一些让那时的特兰克斯听不懂的话,然后用同一个理由把他打发走。

在他母亲的教导下,特兰克斯变成了一个彬彬有礼的青年,在学校里也交到了很多好朋友。

贝吉塔不是不知道——布尔玛经常兴致勃勃地打电话给他讲特兰克斯的事情,而他只是一言不发地静静听着孩子母亲的唠叨。

贝吉塔也曾想过搬回去和老婆孩子一起住,但是该死的自尊心告诉他,万一自己回去了,孩子不接受他怎么办。

日复一日的训练将这个赛亚人战士的身体变得十分强壮。

但贝吉塔再强大,也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

❁—❁—❁—❁

有一次,特兰克斯趁布尔玛出门买东西的工夫偷偷翻出母亲的通讯录,找到了父亲的电话。

他小心翼翼地输入着号码,生怕打错人造成双方尴尬的场面。

电话“嘟——”地响了一声,打通了。

“喂?是父亲吗?”特兰克斯用很轻很轻的声音问道。

“哦,小子啊,我还以为是你妈妈打过来的呢。说吧,什么事?”贝吉塔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脖子上挂着的白毛巾还在滴水。

“呃,没……没什么事,只是想听听父亲的声音。”特兰克斯笑了笑,只是这个笑容与平常那种很阳光的不同,这次的笑容,是苦涩的。

“哦,没什么事就别打过来了,我这里忙着呢。”贝吉塔不知道怎么回答儿子的话,只能用“忙着呢”这个借口搪塞过去。

“好的……”

电话又发出“嘟——”的一声,这次是被挂掉了。

特兰克斯轻手轻脚地把电话和通讯录放回原位,靠在墙边长舒了一口气。

「没想到父亲很忙,怪不得要搬走,大概是不想打扰到我和妈妈吧。」

每次一个人上学放学的时候看到那些和父母走在一起开开心心去学校或回家的孩子,特兰克斯的心中就感到一阵空虚感。

「一定是我的问题,不然父亲也不一定会离开这个家……」

这个从小缺少父爱的孩子一直渴望着有一个人能够像别人的父亲一样爱他。

后来,确实有一个人几乎完全代替了特兰克斯的父亲。

特兰克斯却不为他的亲生父亲感到悲哀。

❁—❁—❁—❁

等到特兰克斯回到过去与沙鲁战斗看到年轻时的父亲后,才明白他的父亲不是真的忙,只是担心自己做不好一个父亲,尽不到他应尽的责任而所做出的逃避行为。

那时的特兰克斯有点看不起他的父亲了。

但黑悟空危机来袭之后特兰克斯再一次逃回过去,昏迷后醒来看到有父母宠爱着的、另一个时空的自己,眼中涌起一阵酸涩。

TBC
————————————————————————————————————————————
3

“特兰克斯,你怎么又踩点到校了,下次注意啊,你还是班干部,要做好带头工作。”教室里,特兰克斯的班主任敲着讲台训斥着差点迟到的特兰克斯。

“非常抱歉,我下次绝对不会这样了。”特兰克斯靠在门框上气喘吁吁地道着歉。

“入座吧。”

“谢谢老师。”特兰克斯喘着气坐到座位上,无视了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各种眼神。

“好,我们现在开始上课……”老师拿起课本开始讲课,特兰克斯掏出笔记本开始记录。

❁—❁—❁—❁

“呼~总算放学了!”校门外,特兰克斯和几个好哥们并排走着,其中一个大个子伸出手臂想勾住特兰克斯的肩膀,结果被礼貌地推开了。

“呃,不好意思,我不喜欢被人勾住。”特兰克斯体内赛亚人的基因使他不喜欢被勾住身体的感觉,虽然被这些没什么战斗力的地球人勾住脖子通常没什么生命危险。

找了个借口离开人群后,特兰克斯望了一眼周围,朝着学校的反方向跑去。

「昨天在风口站着的那个人,今天会不会还站在那里呢?」

跑到昨天的那条街道,特兰克斯故意慢下脚步,躲在一堵厚墙的后面偷看着周围。

到了下午5点半的时候,有个人来了,站在昨天的那个位置,背对着特兰克斯。

特兰克斯鼓起勇气,打算问清那个人在等谁。

“不好意思,请问你是在等谁吗?”特兰克斯轻轻走上前,拍拍那个人的肩膀。

「远看那个人还没什么,走近了却感觉他好高大啊。不过那人穿着类似于武道服的服装,后面还写了一个“饭”,大概他的名字里有个饭字吧……」

“你是特兰克斯吧,昨天我看你从对面那条街抱着东西跑过去了。”那个人转过头来,看到了特兰克斯。

“欸?你认识我吗?”特兰克斯一听,更疑惑了。

“当然,你是布尔玛阿姨的孩子吧,我是悟饭,孙悟饭,我其实经常到你家来玩,可能那时你还没有什么记忆。”悟饭弯下腰,拍了拍特兰克斯的肩膀。

「孙悟饭……是那个孙悟空先生的儿子吗?听说他9岁的时候就没有了父亲,挺可怜的……」

“那……悟饭先生你在等谁吗?”

“也不是在等谁,只是偶尔会过来到这片空地上散散心。”

“这样啊……”

“特兰克斯,我今天想去你家吃晚饭,可以吗?”

“没问题,悟饭先生你跟我来!”特兰克斯拉着悟饭的手走回家里。

两个人并排走在日暮下的街道上,悟饭牵着特兰克斯的手,明明是一个辈分的人,外人看上去却像一个很年轻的父亲牵着孩子的手一样。

“悟饭先生,我妈妈要是知道你今天要来吃饭的话,她一定会很高兴的。”特兰克斯在一阵沉默后突然抬起头,眼神正好对上了悟饭的双眸。

“是啊,但是我这样不约而至好像不是很礼貌呢。”

“啊怎么会呢?悟饭先生不要担心这个啦。”

悟饭挠挠头,突然注意到了特兰克斯背后背的书包。

“欸,特兰克斯,书包重吗?要不要我来帮你背?”

“呃,一点也不重,我自己背就可以了,谢谢。”特兰克斯羞涩地低下头。

“特兰克斯,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因为家离学校太远只能请家教,等我再大点了就只能靠自学了,所以我真的很羡慕你呢,在学校里一定要好好学习,以后可以和布尔玛阿姨一样做个科学家什么的。”

“呃,我记得悟饭先生的梦想是做一个学者对吧?”

“啊,是啊,但是现在应该做不成了。”

“为什么呢?是因为那些人造人吗?”

“大概是吧,不过自从我父亲去世后,我便立志要做一个像我父亲一样的武道家,所以我身上这身道服也做成了我父亲生前那身武道服的样子,只是将背后的字改成了饭。”悟饭故作轻松地娓娓道来,但是特兰克斯听得出来,悟饭每次讲到他父亲的时候,声音中都会带点伤感。

「大概那个孙悟空先生,真的对悟饭先生非常、非常重要吧。

不像我的父亲,对我和母亲一直不管不顾的,到时候如果他也因为什么原因去世了我才不会哭呢,对于那个没有尽到责任的父亲,我有什么可伤心的……」

❁—❁—❁—❁

这个晚上,布尔玛家热闹起来了。

“悟饭呐,你这个样子,真像你的父亲孙悟空。”布尔玛拿着饭勺不停地给两个混血赛亚人添饭,突然非常怀念地感叹了一句。

正在埋头快速扒饭的悟饭听到这话突然一愣,随后眼睛中涌出了泪水。

布尔玛被悟饭的反应吓到了,连忙向悟饭道歉,餐桌那头的特兰克斯脑子一灵光,眼疾手快拿了几张餐巾纸冲到悟饭身边,温柔地擦去悟饭脸上的眼泪。

“谢谢你啊,特兰克斯,刚才是我反应过激了,我向你们道歉。”

“啊啊,悟饭先生,没事的。”特兰克斯突然意识到他刚才对悟饭做了什么,捂着脸羞涩地跑回了他的位置上。

“哎,特兰克斯这小子还是太害羞了。”布尔玛看着低头扒饭的特兰克斯,戏谑性地调侃了一句。

“特兰克斯以后应该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的吧,学习又好、人又帅气,您说是吗,布尔玛阿姨?”

“嗯?”特兰克斯听到悟饭的话,含着一大口饭抬起头看着悟饭,嘴角还有饭粒。

“估计是吧,哈哈。”布尔玛自豪地看着她的儿子,后者不明所以地咽了一口饭。

“我……我不喜欢女孩子!”特兰克斯的脑子转来转去,最后转出了一句引人发笑的话。

“那你莫不是喜欢男生?”悟饭也加入了调侃的队伍。

“我……我才不是呢!”特兰克斯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用辩解以示清白。

欢笑声响彻整个屋子,大家都快乐地度过了一个晚上。

悟饭回家后,特兰克斯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八点档又是特兰克斯提不起兴趣的各种烂剧。

特兰克斯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转身躺在了沙发上,结果刚闭上眼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特兰克斯因为做了个噩梦满身是汗地醒过来之后,发现客厅里的灯比睡着前暗了许多,他身上也多了条毛毯。

特兰克斯忍着头痛坐起来,撑着楼梯扶手上了二楼去洗澡。

洗完澡出来,特兰克斯不管还在一缕一缕地滴着水的头发坐在了床上。

窗外已经彻底被夜幕笼罩,砖瓦路的两边亮着几盏路灯,照亮着人们前行的路途。

特兰克斯就是静静地坐在床上,远远地看着楼下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发呆。

一抹紫色垂到眼前,特兰克斯把它别到了耳后。

深秋的蝉鸣越发凄凉,特兰克斯摇摇头从发呆的状态中走出来。

再听下去,他怕是也快要变成一个在凄鸣的秋蝉了。

头发洗好了还没有干透,特兰克斯走到浴室里,拿起吹风机简单地吹了几分钟。

特兰克斯慵懒地刷了个牙后就扑到床上呼呼大睡了。

今天发生的事情真是太多了,特兰克斯在睡着的前一秒想着。

TBC
————————————————————————————————————————————
(这篇文的话,我在LOFTER上有更新而且更勤快一点,大家也可以去那里看,地址在这里 起风了

新年来一更,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
4

清晨时分,原本平静的城市此时爆炸声却不绝于耳。

一群一群的鸟惊叫着飞离城市,人们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广播中的主持人惶恐地报道着临时送来的消息——人造人17号和18号终于在一番破坏后来到了这座宁静的海边城市,并开始大肆杀伐。

特兰克斯被一阵比一阵响的爆炸声吵醒了,担忧着母亲的安全,他只穿了件背心就冲下了楼。

看到厨房中镇定地做着早餐的母亲,特兰克斯捂着心脏心有余悸。

“特兰克斯,你醒了?”布尔玛和往常一样端着早餐放在餐桌上。

“是啊,我听到那些可恶的人造人在毁坏城市的声音了。”特兰克斯咬着牙愤愤不平地说着。

“特兰克斯,你今天不用去学校上课了。”布尔玛安抚着情绪激动的儿子。

“什么?学校是不是被毁了?”

“放心,特兰克斯,你的学校并没有遭殃,但是学校为了你们这些学生的安全,所以今天停课一天。”

“那妈妈,我可以去找悟饭先生吗?我想去战斗,我也是一个赛亚人!”特兰克斯更加激动了。

“最好不要去,外面太危险了。”布尔玛郑重地看着特兰克斯,她今早起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好吧。”特兰克斯吃好早饭就上楼看书了。

黄昏时悟饭又一次不期而至,还带着一身重伤。

悟饭这次的到来不同于上次的蹭饭,而是告诉特兰克斯和布尔玛一个噩耗:Z战士几乎全灭,只剩下了悟饭一个人在坚挺。

布尔玛颤抖着声音问道,“贝吉塔……他……是不是也死了?”

悟饭低着头,用一种极其悲痛的口吻叙述着这场惨案:“非常不幸,布尔玛阿姨,贝吉塔叔叔是第一个被杀死的战士。”

布尔玛心头一震,然后没有预兆地昏了过去。悟饭和特兰克斯两个人只能配合着将布尔玛抱到沙发上休息。

“悟饭先生,请问你可以教我战斗吗?我也是赛亚人,我也要战斗!我要为大家报仇!”特兰克斯拉着悟饭的手臂,哀求着悟饭教他战斗。

“好,特兰克斯,我答应你的请求,但是你答应我,不管我怎么样了,最后一定要活下来。”

“好!”特兰克斯一听可以习武,高兴地跳起来紧紧抱住悟饭。

悟饭被特兰克斯抱得不知所措,只能同样紧紧抱住特兰克斯。

特兰克斯的脸现在红得像是能滴血。

悟饭的也是。

布尔玛突然清醒过来,看到旁边黏腻得像情侣一样的两人,差点又昏过去。

“那个,我说,悟饭,我们这么多战士,跟那两个人造人打了一场之后,真的只剩你一个人了吗?”

“嗯,其实如果没有短笛叔叔给我的那颗仙豆,我估计也不会活着回来。”悟饭轻轻把像树袋熊一样扒拉着他的特兰克斯抱到沙发上坐着。

“那悟饭你刚刚在门口的时候我看到你身上的伤很重欸,是恢复了之后又和人造人战斗过了吗?”布尔玛摸着特兰克斯的头发,而后者正看着光滑的地板发呆。

“是的,我恢复后试图打败那两个人造人,但是又被打了一顿。”悟饭神情凝重,白天那场战斗让他消耗了太多体力和精力,这回还要跟布尔玛和特兰克斯解释白天的战斗,悟饭感觉身体快要支撑不住了。

“你辛苦了,悟饭。”布尔玛伸出手拍拍悟饭的肩膀,发现这个年轻战士的肩膀已经被锻炼得很坚硬了。

“布尔玛阿姨,特兰克斯可能是最后的希望了。”

“此话怎讲?”

“特兰克斯刚刚跟我说,他要我教他习武,我答应了。”

“嗯,特兰克斯今天早上就和我说了。”

“现在我们这边能战斗的人只有我一个人了,我想培养一下特兰克斯。实不相瞒,布尔玛阿姨,我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很大的潜力。”

“好,我同意你的选择,悟饭,你们两个一定能坚持到最后。”

“谢谢你,布尔玛阿姨。”

从此悟饭开始艰苦地训练着特兰克斯,而年轻的战士没有任何怨言,甚至还向悟饭要求来点更严格的修行。

悟饭对这个小徒弟很满意,他推断不久后特兰克斯就能变成超级赛亚人。

而特兰克斯确实没有辜负悟饭的期望。

TBC
————————————————————————————————————————————
5

人造人还在大肆破坏,城市里一片狼藉、尸横遍野。

特兰克斯坐在椅子上,和站在窗边望风景的悟饭哭诉着人造人的种种暴行。

“为什么……为什么人造人要破坏城市……悟饭先生,我看不下去了!我要去战斗!”特兰克斯握紧了拳头,两行眼泪从脸颊滑落,滴在了桌上。

“特兰克斯,我非常能理解你的心情,但现在还不是战斗的时候。”悟饭看着远处渐渐下沉的夕阳,仍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

“为什么!?悟饭先生!你难道想眼睁睁看着一座座城市都变成废墟吗!?”特兰克斯情绪越发激动,直接拍案而起。

悟饭听不下去了,他转过身走向特兰克斯,按住小赛亚人战士的肩膀。

“我说了,现在还不是时候,特兰克斯,你应该冷静一下。最近的战况一点也不乐观。”

特兰克斯的肩膀还在抖,大颗大颗的泪珠像断了线的珍珠般掉到地板上。

悟饭心疼地看着特兰克斯,把后面一大段训诫的话咽了回去。

❁—❁—❁—❁

一个中午,特兰克斯家的收音机中报道着人造人的最新行径。

“人造人离我们这里不远,特兰克斯,你不是要去战斗吗?现在机会来了,我们赶紧走吧。”悟饭站在门口,看着还在穿衣服的特兰克斯。

“真是天助我也!我为这一刻准备好久了!”特兰克斯一个爆气,像箭一般冲了出去,结果被速度更胜一筹的悟饭抓了回来。

“不要向敌人暴露太多行踪,特兰克斯,你的战斗经验真的太少了。”

“好吧……我知道了,悟饭先生。”

悟饭和特兰克斯来到了战场上,此时的人造人17号和人造人18号还在一边飙着从路边劫来的车子一边清理周围仓皇逃窜的平民百姓们。

“住手!人造人!我不允许你们再这样破坏下去了!”悟饭朝着两个人造人的方向打出一个能量波,结果只是扬起了一点灰尘,两个人造人毫发无损。

“哦?是孙悟饭啊,上次惨败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嘛,这回还带了个紫发小鬼来挨打。”人造人17号从被炸毁的车子中跳出来,用一种极其嘲讽的口气对着两个赛亚人战士说道。

人造人18号跟着17号也跳出了车子,稳稳落地后还不忘用手拨弄一下金色的短发。

“17号,那个紫头发的小鬼还挺好看的,要不我去对付?你去对付孙悟饭好了。”

“随你的便,18号,反正不管怎么样,他们总会败在我们手下的。”人造人17号率先出动,和孙悟饭扭打成一团;另一边18号优雅地飞到了目瞪口呆的特兰克斯面前,狠狠给了这个年轻人一个肘击。

“特兰克斯!”悟饭打算去解救特兰克斯,被17号拦住了。

“要去救那个小鬼?先过我这一关再去吧!孙悟饭!”17号猛一跃起,双手在空中聚集起一个巨大的能量弹,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悟饭的肚子上。

悟饭被炸得昏了过去,特兰克斯听到一声巨响后利用烟雾的掩护奔向悟饭的方向。

“悟饭先生……你醒醒……”特兰克斯在口袋里找到了颗仙豆,趁烟雾彻底散去前给倒地不起的悟饭喂了进去。

等特兰克斯站起来回头看的时候,发现18号早就等在他背后准备找时机偷袭他了。

“18号……你怎么会……”特兰克斯浑身发抖,连忙隐藏气息、飞到对面一组半坍塌的建筑群里面寻找掩护,两位人造人也跟着特兰克斯进了大楼,在特兰克斯视觉的死角处盯着他。

18号先开口:“我们是格罗博士创造出来的、无限能源的人造人,原本我们的使命是杀死孙悟空的。”

“但是因为孙悟空患了心脏病去世了,我们的命令就失去了意义。”17号补充着。

“为什么!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们的气!人造人!还有,你们不是要杀死孙悟空吗,那你们为什么要摧毁城市、让无辜的平民百姓们搭上性命?”特兰克斯气急败坏地大吼着。

“因为啊、我们是人造人。你不知道吗?人造人是没有你们所说的‘气’的哟~”人造人姐弟默契地说道,引得特兰克斯直冒冷汗。

“而且,我们讨厌人类!”

「今天这场仗要难打了,对手都没有气,还是无限体力,怎么办,不知道悟饭先生那里怎么样了……」特兰克斯闭上眼睛,感应着悟饭的气。

「感觉到了!太棒了!悟饭先生总算醒了,这样我们2对2还有点胜算!」

人造人17号听到特兰克斯不再出声,想着估计这小子也快撑不住了,就喊上18号准备走人。

“我不会让你们活着出去的,17号,还有18号!”悟饭赶到了特兰克斯的附近,正好看到拉上18号准备离场的17号。

“孙悟饭?你还活着,不过看来我前面那一招还是挺厉害的,看你伤得不轻。”

悟饭不再废话,立刻摆出战斗姿势,与人造人又酣战了几回合。

由于体力的悬殊差距,悟饭又落了下风,还被人造人17号打断了左臂。

大楼中的特兰克斯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吓得瘫坐在地上,全身发抖。

❁—❁—❁—❁

确认两个人造人完全离开战场后,特兰克斯战战兢兢地走到悟饭身边,抱紧只剩一只手的悟饭嚎啕大哭。

“对不起……悟饭先生……都是我太懦弱了……我真没用……”

悟饭用右手搂着特兰克斯,安慰着特兰克斯说他今天已经做的够好了。

等特兰克斯的情绪稳定下来后,悟饭带着特兰克斯回到了家。

❁—❁—❁—❁

最近一段时间,悟饭应特兰克斯的要求住在城里,以方便每天的训练。

悟饭对于这件事总觉得怪不好意思的,而特兰克斯却觉得根本没什么。

战斗当晚,布尔玛将悟饭身上的大伤口包扎好之后,让特兰克斯在悟饭洗澡的时候给他擦身子。

“啊?布尔玛阿姨,我今天是不能洗澡了是吗?”悟饭惊讶地问道。

“妈妈,悟饭先生应该没问题的吧……”特兰克斯附和一句。

“不行不行!悟饭你今天伤口还没好,要是洗澡了不得痛死,后面还要发炎,所以我说让特兰克斯给你擦身子嘛,男孩子之间,害羞什么呐~”

“布尔玛阿姨,我觉得我自己来就行了,特兰克斯他……”悟饭还没说完,话就被布尔玛打断。

“害羞啥呀,你们两个都给我进去,全部清洁干净了再给我出来!”布尔玛大大咧咧地把两人推进了浴室,然后“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浴室里,特兰克斯和悟饭面面相觑,特兰克斯执意按着他母亲的吩咐给悟饭擦身子,悟饭执意让特兰克斯先去洗澡然后自己搞定。

经过一番争执,悟饭吵不过特兰克斯,最终还是妥协了。

这场澡洗了很久,特兰克斯之前说没事的,结果真正在给悟饭擦身子的时候一直在脸红。

悟饭也不知道特兰克斯在脸红什么,但就是觉得这样的特兰克斯很可爱。

❁—❁—❁—❁

夜里,特兰克斯第一次经历了失眠的感觉。

特兰克斯从床上坐起来,然后轻悄悄地穿着拖鞋走到了阳台上。

打开阳台门的那一刹那,寒风灌进了特兰克斯的衣领,使他打了个寒颤。

秋天的夜晚原来那么冷,特兰克斯发抖着想。

刚想离开阳台去穿外套的特兰克斯突然感觉到背上多了一件衣服。

一转身,看到了笑盈盈地将橙色武道服披在自己身上的悟饭。

特兰克斯发现他越看着悟饭的笑脸,自己的心就越痛,像是被针不停地扎着心脏一样的感觉、还有溺水般的窒息感。

现在悟饭就在特兰克斯的眼前笑着说要注意保暖,而特兰克斯哭成了一个泪人。

“悟饭先生……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没关系啦,特兰克斯,这件事又不完全是你的错,我实力不够也是一个原因,而且你是第一次上战场,有点害怕是正常的,当年我5岁的时候就被短笛叔叔拉上战场战斗了,面对那巴的时候我吓得动都不敢动,只能挨打……”

“别说了……悟饭先生……我……”

“好了,我不说了。”

5分钟后布尔玛到阳台上抽烟的时候看到了一幅奇怪的画面:

悟饭上半身只穿了一件深蓝色的内搭,原本套在外面的橙色背心现在盖在了特兰克斯的身上,而特兰克斯靠在悟饭的胸膛上平稳地睡着。

又一阵寒风吹过来,吹灭了布尔玛手上拿着的烟头。

布尔玛在心里轻骂了一声,把手上熄灭了的烟头丢进了垃圾桶。

10分钟后布尔玛又去了一趟阳台,发现上面已经空空荡荡了。

此时的悟饭和特兰克斯都已酣然入梦。

TBC
————————————————————————————————————————————
老福特地址:起风了(未来饭特)- Chap.4+Chap.5

我警告一下,这一章我对人物的性格刻画OOC过于严重,大家能提建议的尽管提,我看下以后能不能把这毛病改过来
————————————————————————
5
※注:本章改写自龙珠Z漫画番外篇《唯一的战士——特兰克斯的故事》,部分来自龙珠Z TV特别篇2《绝望的反抗!!残留的超战士·悟饭和特兰克斯》,在此由衷感谢鸟山明先生与东映株式会社。

经过了两年的锻炼和修整,悟饭和特兰克斯坐在一座山坡上闲聊。

“要不是仙豆都没了,你的手也不会这样。”特兰克斯微微转头,看着悟饭的断臂。

“呵……可是仙豆已经没有了,这是没办法的!能剩条命回来,够幸运的啦……”悟饭微笑着,并不对他之前受到的伤所感到难过。

两人就坐在山坡上享受着修炼后的时光,突然山脚下的城市中传出一声巨响的爆炸声。

特兰克斯和悟饭惊地站起,望着爆炸的地点。

“怎么?”

“人造人竟然又来了!”

“可恶!城市都……”

“可恨……我……无法原谅他们……”悟饭咬牙切齿地说道。

悟饭怒火中烧,大喊一声变成了超级赛亚人。

“可是悟饭先生,你的手……”

“特兰克斯,留在这里不要动,明白吗?”

“不!要是你去我也去!我已经有很多力量了!”

远方传来一声声嘶力竭的尖叫,师徒二人一同转向后面。

就在特兰克斯还在发愣的时候,悟饭悄无声息地打晕了他。

“要是连你都死了,还有谁来守卫地球呢?你是将来唯一可能击败人造人的战士,特兰克斯……”

将昏倒的特兰克斯暂且安置在山坡上之后,悟饭俯视着爆炸不断的城市,然后快速地飞向爆炸的源地点。

视角切换至城市中。

此时的人造人17号还在清理着人类,浓烟不断从爆炸点涌出,呛的人嗓子难受。

“17号,停手吧!这里都没人了。”18号站在17号身后几米处,双手插在衣兜里,“去别的地方怎么样?北方应该还有不少人类躲藏的地方。”

17号转过头看着18号,玩心大发。

“别急嘛!一下子全都消灭完了,还有什么可玩的。”

“哼……一下子全消灭最好。”

18号身后的废墟中传出了几声人类的呻吟,18号伸出左手,立即放出一个能量波炸死了幸存者。

“再玩别的吧,用车辗人怎么样?”18号提议。

17号刚想说话就被赶来的悟饭踹进了废墟,而18号在一旁放声狂笑。

悟饭轻巧地点地,全神贯注地盯着17号被刚才那一脚扎进的碎砖瓦堆。

几秒后17号伴随着“哼”的一声站了起来,身上的衣服已经破了一部分。

“这是我最喜欢的衣服,却被你弄得破破烂烂的,我很生气!这样的衣服只有四件了……哼!没有任何一件衣服可以像我们的身体那样坚固。”17号一点一点走向超级赛亚人。

“对啊,孙悟饭……一年没见你了,真是好久啊!上次算你走运,拣了一条命……”

“我又进行了更严格的修炼,这次我不会输!该轮到你们了!”悟饭严肃地看着对面在感慨时间过得真快的17号,心里还在吐槽难道人造人一次说的话也那么多吗……

“轮到我们?呵呵呵!你会失望的!上一次,我只用了不到一半的力量!”人造人17号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悟饭,信誓旦旦地夸耀他的力量很强。

“你说什么?”悟饭没想到上次17号只用出了至多百分之50的力量。

“这次……你逃不了了!”

“杀!”

说完,17号以一个惊人的速度侧身冲向悟饭。

悟饭大吃一惊,愣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17号冲过来。

远处的18号,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

特兰克斯从昏迷中醒过来了。

一开始特兰克斯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在山上,但感到后颈的酸痛之后他大致明白前后都发生了些什么。

特兰克斯蹲在地上,双手支撑着平衡,一边努力感受着悟饭的气,一边站在山坡上往下面看,希望看到浓烟滚滚的场面好方便加入战斗。

“我……感觉不到……悟饭先生的气了!”一番搜寻无果后,特兰克斯惊惶地飞上天空,一边使用舞空术一边向正下方寻找人影。

最终,在云层的下面,特兰克斯看到一个大坑的中心躺着一个人,远看那个人又是橙色又是蓝色——特兰克斯这下彻底慌了。

特兰克斯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念着“千万不要是悟饭先生呐,千万不要是悟饭先生呐……”。

地面上的景色由于视觉效果越来越大,特兰克斯的心越来越慌张。

等落地的那一刻,特兰克斯的心完全碎了。

路面上留着一大滩的血迹,旁边还斑斑地散着几滴干透了的血液,空气中散发着一股难闻的铁锈味。

特兰克斯跪坐在悟饭的旁边,眼神中写满了不可置信。

随后特兰克斯在震惊中意识到:龙珠早就因为短笛的死亡而消失了,悟饭和其他人都再也不能复活了。

原本仅剩的一丝希望,现在破灭了。

特兰克斯悔恨交加,把拳头狠狠地砸在地上。

发泄完情绪后,特兰克斯莫名感觉自己的头和眼睛都发痛得厉害。

一看地上,不是从悟饭身上流下来的血,就是从特兰克斯眼睛里流出来的泪水。

特兰克斯深深叹了口气,怀着悲痛的心情把倒在一滩血中的悟饭抱起来扛在肩上带回了家。

回到家将悟饭的尸体安置好后,特兰克斯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好久不出来,当事人说是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

现在他总算理解当时为什么悟饭要对他妈妈说自己是最后的希望了。

❁—❁—❁—❁

布尔玛中间几次想开门叫特兰克斯出房间吃饭都没有回应。

后来布尔玛实在担心特兰克斯的安危,拿起房间门的钥匙就打开了门。

垃圾桶里全是餐巾纸,堆起来像一座小山一样。

特兰克斯坐在地上,手臂搁在床的侧边,头枕在手臂上睡着了,淡紫色的头发凌乱地散在衣袖上和被套上。

“特兰克斯?”布尔玛小心翼翼地问。

睡梦中的人没有任何反应。

布尔玛摇了摇特兰克斯的肩膀,后者睁开了红肿的眼睛看着布尔玛。

“特兰克斯,你……你眼睛为什么这么红?”

“嗯?妈妈?”

“嘿,是我,特兰克斯,你怎么了?”

“悟饭先生……死了……是吗……”特兰克斯的眼睛暗淡下来,好不容易消掉一点肿的眼睛又痛了起来。

房间里的二人都沉默着,一个不想多说话,一个不敢多说话。

突然特兰克斯摇摇晃晃地起身,冲出房间跑到地下实验室里。

悟饭的尸体就在实验室里的冷冻仓中保存着以防快速腐烂,特兰克斯扒着玻璃的外壁迟迟不说话。

布尔玛就站在楼梯口静静地看着正在经历一场大型“失恋”的特兰克斯。

TBC

OOC严重警告,有意见的尽管提
————————————————————————
6
※注:本章改写自龙珠漫画番外篇《唯一的战士——特兰克斯的故事》,部分来自龙珠Z TV特别篇2《绝望的反抗!!残留的超战士·悟饭和特兰克斯》,在此由衷感谢鸟山明先生与东映株式会社。

经过了两年的锻炼和修整,悟饭和特兰克斯坐在一座山坡上闲聊。

“要不是仙豆都没了,你的手也不会这样。”特兰克斯微微转头,看着悟饭的断臂。

“呵……可是仙豆已经没有了,这是没办法的!能剩条命回来,够幸运的啦……”悟饭微笑着,并不对他之前受到的伤所感到难过。

两人就坐在山坡上享受着修炼后的时光,突然山脚下的城市中传出一声巨响的爆炸声。

特兰克斯和悟饭惊地站起,望着爆炸的地点。

“怎么?”

“人造人竟然又来了!”

“可恶!城市都……”

“可恨……我……无法原谅他们……”悟饭咬牙切齿地说道。

悟饭怒火中烧,大喊一声变成了超级赛亚人。

“可是悟饭先生,你的手……”

“特兰克斯,留在这里不要动,明白吗?”

“不!要是你去我也去!我已经有很多力量了!”

远方传来一声声嘶力竭的尖叫,师徒二人一同转向后面。

就在特兰克斯还在发愣的时候,悟饭悄无声息地打晕了他。

“要是连你都死了,还有谁来守卫地球呢?你是将来唯一可能击败人造人的战士,特兰克斯……”

将昏倒的特兰克斯暂且安置在山坡上之后,悟饭俯视着爆炸不断的城市,然后快速地飞向爆炸的源地点。

视角切换至城市中。

此时的人造人17号还在清理着人类,浓烟不断从爆炸点涌出,呛的人嗓子难受。

“17号,停手吧!这里都没人了。”18号站在17号身后几米处,双手插在衣兜里,“去别的地方怎么样?北方应该还有不少人类躲藏的地方。”

17号转过头看着18号,玩心大发。

“别急嘛!一下子全都消灭完了,还有什么可玩的。”

“哼……一下子全消灭最好。”

18号身后的废墟中传出了几声人类的呻吟,18号伸出左手,立即放出一个能量波炸死了幸存者。

“再玩别的吧,用车辗人怎么样?”18号提议。

17号刚想说话就被赶来的悟饭踹进了废墟,而18号在一旁放声狂笑。

悟饭轻巧地点地,全神贯注地盯着17号被刚才那一脚扎进的碎砖瓦堆。

几秒后17号伴随着“哼”的一声站了起来,身上的衣服已经破了一部分。

“这是我最喜欢的衣服,却被你弄得破破烂烂的,我很生气!这样的衣服只有四件了……哼!没有任何一件衣服可以像我们的身体那样坚固。”17号一点一点走向超级赛亚人。

“对啊,孙悟饭……一年没见你了,真是好久啊!上次算你走运,拣了一条命……”

“我又进行了更严格的修炼,这次我不会输!该轮到你们了!”悟饭严肃地看着对面在感慨时间过得真快的17号,心里还在吐槽难道人造人一次说的话也那么多吗……

“轮到我们?呵呵呵!你会失望的!上一次,我只用了不到一半的力量!”人造人17号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悟饭,信誓旦旦地夸耀他的力量很强。

“你说什么?”悟饭没想到上次17号只用出了至多百分之50的力量。

“这次……你逃不了了!”

“杀!”

说完,17号以一个惊人的速度侧身冲向悟饭。

悟饭大吃一惊,愣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17号冲过来。

远处的18号,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

特兰克斯从昏迷中醒过来了。

一开始特兰克斯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在山上,但感到后颈的酸痛之后他大致明白前后都发生了些什么。

特兰克斯蹲在地上,双手支撑着平衡,一边努力感受着悟饭的气,一边站在山坡上往下面看,希望看到浓烟滚滚的场面好方便加入战斗。

“我……感觉不到……悟饭先生的气了!”一番搜寻无果后,特兰克斯惊惶地飞上天空,一边使用舞空术一边向正下方寻找人影。

最终,在云层的下面,特兰克斯看到一个大坑的中心躺着一个人,远看那个人又是橙色又是蓝色——特兰克斯这下彻底慌了。

特兰克斯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念着“千万不要是悟饭先生呐,千万不要是悟饭先生呐……”。

地面上的景色由于视觉效果越来越大,特兰克斯的心越来越慌张。

等落地的那一刻,特兰克斯的心完全碎了。

路面上留着一大滩的血迹,旁边还斑斑地散着几滴干透了的血液,空气中散发着一股难闻的铁锈味。

特兰克斯跪坐在悟饭的旁边,眼神中写满了不可置信。

随后特兰克斯在震惊中意识到:龙珠早就因为短笛的死亡而消失了,悟饭和其他人都再也不能复活了。

原本仅剩的一丝希望,现在破灭了。

特兰克斯悔恨交加,把拳头狠狠地砸在地上。

发泄完情绪后,特兰克斯莫名感觉自己的头和眼睛都发痛得厉害。

一看地上,不是从悟饭身上流下来的血,就是从特兰克斯眼睛里流出来的泪水。

特兰克斯深深叹了口气,怀着悲痛的心情把倒在一滩血中的悟饭抱起来扛在肩上带回了家。

回到家将悟饭的尸体安置好后,特兰克斯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好久不出来,当事人说是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

现在他总算理解当时为什么悟饭要对他妈妈说自己是最后的希望了。

❁—❁—❁—❁

布尔玛中间几次想开门叫特兰克斯出房间吃饭都没有回应。

后来布尔玛实在担心特兰克斯的安危,拿起房间门的钥匙就打开了门。

垃圾桶里全是餐巾纸,堆起来像一座小山一样。

特兰克斯坐在地上,手臂搁在床的侧边,头枕在手臂上睡着了,淡紫色的头发凌乱地散在衣袖上和被套上。

“特兰克斯?”布尔玛小心翼翼地问。

睡梦中的人没有任何反应。

布尔玛摇了摇特兰克斯的肩膀,后者睁开了红肿的眼睛看着布尔玛。

“特兰克斯,你……你眼睛为什么这么红?”

“嗯?妈妈?”

“嘿,是我,特兰克斯,你怎么了?”

“悟饭先生……死了……是吗……”特兰克斯的眼睛暗淡下来,好不容易消掉一点肿的眼睛又痛了起来。

房间里的二人都沉默着,一个不想多说话,一个不敢多说话。

突然特兰克斯摇摇晃晃地起身,冲出房间跑到地下实验室里。

悟饭的尸体就在实验室里的冷冻仓中保存着以防快速腐烂,特兰克斯扒着玻璃的外壁迟迟不说话。

布尔玛就站在楼梯口静静地看着正在经历一场大型“失恋”的特兰克斯。

TBC

7
天空总是被厚厚的阴云笼罩着,日光照不到大地。

被人造人摧毁的城市数量日益增多,走到哪里都只能看到一望无际的废墟,还有路上横着的、烧焦的、或是只剩一半的、形态各异的尸体。

气氛越发压抑,人间也似是地狱。

悟饭牺牲一个月后,特兰克斯的家恢复了以往的冷清。

布尔玛和特兰克斯都说不出心中那多出来的空虚感是来自哪里。

时光机的研发还在继续。

「一定要快点让特兰克斯把可以治疗心脏病的药给孙君,我相信孙君绝对能够战胜这些人造人的。」布尔玛在地下室中搬着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材料,堆在墙角的一个柜子上放着一本厚厚的笔记本。

笔记本上满满当当地记着时光机的大部分要点——如果第一台试验机就成功了的话,这本笔记本的含金量就会因此大大提高。

❁—❁—❁—❁

“妈妈,我先去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哦!”从楼梯之间传来特兰克斯清亮的声音。

“谢谢你,特兰克斯,晚安!”布尔玛仍然没有停止手上的工作。

特兰克斯笑了笑,慢慢地走上二楼。

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地转动着,随着渐浓的夜色渐渐走向一天的结束。

有的人早就进入了梦乡,还有人顶着疲倦迟迟不睡。

等黑夜翻面后,就会是崭新的白昼。

乐观坚强的布尔玛坚信着这一点。

❁—❁—❁—❁

凌晨3点左右。

特兰克斯穿着睡衣,光着脚站在家附近的山坡上。

望着漆黑的夜空,心里的怨恨和不满愈发强烈。

特兰克斯大吼一声,超级赛亚人的金色光芒照亮了方圆数百里。

“怎么还不睡呀,特兰克斯。”

悟饭的声音从后方传来,特兰克斯瞪大了眼睛向后看去。

光芒中,周围一个人影也没有。

原来是幻觉。

特兰克斯叹了口气,解除掉超级赛亚人的变身飞回自己的房间中,盖上被子继续睡觉。

天空照常亮起来了,却仍然没有日光。

早上6点多,特兰克斯被迫在厨房里做早饭。

布尔玛为了专心研究时光机,特地把做一日三餐的任务交给了特兰克斯。

用特兰克斯的话说,他宁可天天去跟人造人打个半死再回家也不想烧饭。

布尔玛在厨房门口认真地说,万一以后妈妈不在了,你自己一个人怎么生活?总不能一直指望你女朋友或者你老婆给你做饭吃吧……

特兰克斯心不在焉地听着,手上还在翻炒着锅里的菜。

“差不多了,特兰克斯,接下来要加酱油。”

“妈妈,加了盐就不用加酱油了吧……”

“这盐和酱油不一样的,我以前就是这么烧的,你不也没吃出什么问题嘛……”

“怪不得这菜总是这么咸……”特兰克斯一边拿着锅铲装盘,一边轻微报复性地发牢骚。

“那我问你菜咸不咸的时候你回答的是正好嘛,特兰克斯。”布尔玛双手插在衣兜里看着她的儿子。

“呃……那是因为……当时还没到特别咸的程度嘛,反正我觉得咸度能接受就说正好了。”特兰克斯尴尬地端着盘子走出厨房,把菜放到餐桌上,随后拉开椅子示意布尔玛坐下一起吃饭。

布尔玛把椅子搬回去,笑着朝着特兰克斯摆摆手。

“特兰克斯,我夹点菜下楼到实验室里面吃就行了,你就坐这里,时光机的研发现在在关键阶段,不能疏忽。”

布尔玛下楼后,特兰克斯坐在椅子上思考将来的计划。

“首先是要变得更强,打败人造人17号和18号,为悟饭先生报仇……”

“其次嘛……可能我的剑需要加固一下?一会儿我去跟妈妈商量看。”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