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贝]《.年少》 /校园系列(更至⑤

年少. ① 这个蠢货

盛夏,艳阳高照,蝉鸣在枝头盘旋。

刺眼的阳光从教室的床边照进来,撒在一个少年的脸上。此时这个少年正用手枕着头,盯着头顶吱呀作响的吊扇发呆。

他长的精致,很白,别人暑假都被晒得面目全非,他却丝毫不被影响。衣物勾勒除他的身体线条,他的腰很细,似是一只手就能环住。长长的睫毛以及薄薄的嘴唇,让人有种说不出的赏心悦目。修长的指节也让人禁不住多看几眼。

“贝吉塔,你数学作业还没交!”

“哦。忘了。在这。”那个少年将作业本扔给了课代表。

暑假过的很快,升到高二的学生们正在经历第一道“鬼门关”——交暑假作业。

又有谁没交作业啦,又有谁落写了啊,又有谁在补作业啦……

教室门突然被敲响,班主任夺门而入。教室里瞬间鸦雀无声,刚刚某几个在打闹的学生顿时蔫了,缩在座位上。

这时,大家都注意到班主任后面跟着一个人,包括贝吉塔。贝吉塔抬眼,刚好与那陌生的面孔对上视线。

一个高挑的身影走进教室,左手提着包,那包是全新的,右手攥着水壶。校服短袖像是胡乱套上去的,扣子一个也没扣,领口大敞着。衣服下摆卷成一块,显得放荡不羁。他长的阳光且帅气,那双眼比窗外的烈阳还要熠熠生辉,对上视线,贝吉塔觉得自己被那双眼狠狠刺了一下。

“大家好!我是卡卡罗特!”叫卡卡罗特的少年大声地自我介绍。

“嗯,他是我们班的新同学。”班主任介绍道。

台下有一些女生开始兴奋地窃窃私语,有的甚至开始按耐不住。

贝吉塔前一秒还在上下打量这位新同学,下一秒这位新同学就站在了他的座位旁边,用手拉开他旁边的椅子。椅子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卡卡罗特坐到了贝吉塔旁边。

“喂!”贝吉塔被这突如其来的吓了一跳。

“同学请问……”

“ 呃。贝吉塔。”以为对方是在叫自己的名字,贝吉塔飞快地答道。

“不是不是,我想问你旁边这个座位有没有人。”卡卡罗特打断他。

大哥。你都坐上去了,还问有没有人。有人都不坐了。

贝吉塔稍稍有些无语,最后答到:“没人,你坐吧。”

卡卡罗特一落座就开始东张西望,和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看了一圈,最终卡卡罗特的目光落在了贝吉塔身上。

他的外表也确乎吸引了他。

被人盯着总是觉着不自在。贝吉塔感到如芒在背,如坐针毡,受不了道:“你礼不礼貌。这么盯着人。”贝吉塔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他的衣服也没穿反啊……

卡卡罗特拉开了书包,贝吉塔趁机望回去。

他看见了卡卡罗特那崭新的包——里面的一片狼藉。

真是人——不对是物不可貌相。全新的包里面是胡乱塞在一起的新教材,杂乱无章。

这个人怎么这么随意……贝吉塔暗想。

几分钟后,找了许久的卡卡罗特终于找到了他想要找的,他从包里掏了出手机。

呃。只有白痴才会把手机这么贵重的东西随手塞进包里吧……

“欸……贝吉塔是吧,把你的微信号给我吧!”卡卡罗特打开微信。

要……我微信?这这这……贝吉塔静止了几秒,没想通这人的意图。

刚见面就要人微信……贝吉塔第一次见到这种人。又难以拒绝对方一片热情,贝吉塔看了一眼性格清奇的新同学,将微信号报了去。

接着,卡卡罗特开始向周围的其他同学要微信。哦,看来是贝吉塔自己自作多情了。这蠢货是一视同仁的,他只不过坐的最近而已。

贝吉塔的通讯录里出现了一个萝卜头像的人,默默点了通过,想想又回来恶趣味地给对方备注成了:蠢货。

贝吉塔本想就此把这个新来转校生当成空气,没想到,他就此被缠上了。

——

因为父母换工作,卡卡罗特从一个小县城转到了这座大城市,对这里哪哪都不熟悉。听父母说这城里的学校里有更多的同学坐在一起上课,会交到更多的朋友,卡卡罗特瞬间从与之前同学分别的不舍中脱离出来,非常期待遇见那些新的朋友。

由此他也有了部手机。这是卡卡罗特第一次用手机,琳琅满目的功能让他眼花缭乱。据说微信可以让人随时随地地聊天,卡卡罗特恨不得马上让他的微信塞满人。

列车驶进站。下车后一抬头就能看见高高的大厦,繁华的街道,人来人往的街头,和滚滚的车流,这里异常喧哗,与安静的乡下大相径庭。

进到新校园的卡卡罗特跟在班主任后面,看着校园的美景,这里有很大很大的水池,其中有几条锦鲤,茂盛的树,道旁的花,映着他来的路。

一切都是新鲜的。

一个从未到过大城市的少年,像是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他期待新的生活,也期待新的朋友。

不知怎么,卡卡罗特对今天他刚认识的新朋友很上心。

跨进教室的第一眼,他就注意到了坐在窗边的他——贝吉塔。卡卡罗特的所有注意力都被引了去。

城里的孩子总是有种规规矩矩,清高傲岸的气质。而贝吉塔却把这种气质体现到了极致,阳光撒在他精致的脸庞,透着高傲与生人勿近。

但卡卡罗特却对其非常地有兴致,那种兴趣是发自内心的,他好奇他高傲之下的是什么。有种想将他剥开一探究竟的冲动。

啊。城里一切的一切都让人新奇啊。

他想接近他。

加上微信后,卡卡罗特看着那个蔬菜头像的人,将他的备注从原始的“V”改成了“贝吉塔”。

——

正式上学的第一天。

阳光明媚的,就像返校那天一样,大地被烤得炽热。

贝吉塔拖着行沉重的行李箱,进入宿舍楼,上了两层楼梯,对着门牌号,找到自己的那间宿舍。

当找到宿舍门后,贝吉塔一抬头,表情瞬间凝固。

——那个叫卡卡罗特的蠢货正站在那门口,拖着两大箱行李,坐在行李箱上百无聊赖地扯着领子扇风。

“嘿!贝吉塔!是你呀!”卡卡罗特一见到贝吉塔,兴致勃勃地和他打了个招呼,从行李箱上跳下来,几步上了前去。

贝吉塔凝固在原地。

这这这这——这个蠢货怎么在这?!

———————Unfinished to be continued(未完待续)————————————————————

(哈,终于开始更这个校园系列了,之前写文的软件突然卡bug,唉。校园系列就以小短片为一节啦(′▽`〃))

4 个赞

②没完没了了是吧

贝吉塔凝固在原地。

这这这这——这个蠢货怎么在这?!

出于礼貌,贝吉塔对着那蠢货挤出一个僵硬的微笑:“……喔,你也在这啊。你让一下,我进宿舍。”

接着贝吉塔无视了卡卡罗特,伸手去拧宿舍的门把,没想到对方的话让他再次凝固:“啊?这是我的宿舍啊。”

“额啊?!”贝吉塔转过身,眼神复杂地望着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人:“你确定吗……这你的宿舍?还是故意来堵我……”

“这真是我的宿舍,我没看错,之前老师——”

“打住打住——”贝吉塔不想听卡卡罗特讲故事:“就算这真的是你的宿舍,为什么不进去?”

卡卡罗特愣了愣,傻傻地看着贝吉塔:“是不是要等人来给我们开锁啊……”

“傻瓜!自己的宿舍当然随时随地都可以进了啊!”贝吉塔无语地转开了门把手,推了进去。卡卡罗特连忙跟上。

虽然贝吉塔很不想与卡卡罗特做室友,可是眼下不做也得做……这学期宿舍是谁分配的,下学期一定要申请远离这个蠢货。

打开灯,贝吉塔将窗帘扯到一边,让阳光撒进宿舍。回头便看见卡卡罗特将他的两个大行李箱扔到了床上。

“脏不脏啊!先摆地上!我首先不睡这张床!”

真是的。

“喂!蠢货。我说你上个学带这么多行李有毛病吧,一个星期就回家,你来旅行啊?”贝吉塔理好自己的东西,翘着二郎腿坐在对面的床上,看着卡卡罗特把他的东西一件一件搬出来。

“也许用得上呢!”卡卡罗特还在搬东西,他已经搬空一个行李箱,现在在捣腾另一个:“贝吉塔,有点热。”

“自己去开空调啊蠢货,热的又不是我。”

“空调?!”卡卡罗特抬起头。在县城,他们用的基本是电扇,只有极少的小区装有空调。眼下竟在小小的宿舍就能吹到空调,卡卡罗特很是新奇。

”对啊。”贝吉塔想看乡巴佬一样看着他。

“贝吉塔,怎么开?”

“遥控器在那啊!蠢货……”

贝吉塔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和卡卡罗特成了舍友。

“走了,今天开学典礼。”贝吉塔走出宿舍。

卡卡罗特像跟屁虫一样贴过来,顺手揽住贝吉塔的肩。

突如其来的身体接触让贝吉塔一个激烈,他真切地感受到了卡卡罗特的体温,和他本人一样火热。贝吉塔不是特别喜欢身体接触,拍开了卡卡罗特的手:“别碰我。”

“干什么啊贝吉塔……”卡卡罗特很委屈似的。

“问你啊。”

“我们不是好伙伴了吗?”

天呐才认识一天你和我说好伙伴。贝吉塔再次被雷到,插着手加快脚步走到卡卡罗特前面:“我看不是。”他可不想与蠢货站在一起。

望着贝吉塔生人勿近的背影,卡卡罗特撇撇嘴,心想城里的孩子都是这样的吗?要知道在他原来的学校,刚一认识便兄弟相称,哪有什么熟不熟。

不过……说句实话,贝吉塔不仅仅是腰细,肩膀也细,真的好小只哦。卡卡罗特跟在后边脑子里不断蹦着些对贝吉塔的想法。

一出宿舍楼,卡卡罗特就把刚刚的扫兴抛在了脑后,开始问这问那。

“贝吉塔!”

“嗯?”

“你们这学校大不大啊?”

“自己去逛啊,问我干什么,我没心思关心这个。”

“贝吉塔!”

“有事?”

“班主任凶不凶啊,我以前那个班主任……”

“你别犯事,班主任就不会找你。”

“贝吉塔!”

“又干什么!”

“你们中午吃的好吗?”

“自己中午去吃啊!”

“贝吉塔!”

“。啧。”

“贝吉塔!”

“……你能不能消停一下。”

“你们全校有多少人啊?”

“有病吧你。要不你去当校长。”

“贝吉塔!”

“。”

“贝吉塔!”

“。”

“贝吉——”

“够了别吵吵了!饶了我吧!”

“别这么凶嘛……”

开学典礼上,校长充满激情地念着枯燥无味的演讲稿。随后高三学长上台分享自己的学习经验,并对所有人进行鼓励。说是分享经验给人打气,实际上这些词都老套路了。什么什么,失败是成功之母,什么什么,不要轻易放弃。

贝吉塔站在班级方阵里听的昏昏欲睡。每次开学典礼,晨会之类的,他都巴不得能早点结束。不光是他,就连其他同学也都耐着性子听台上的人“挥洒激情”。

可一旁的卡卡罗特却听的很认真,有时还点几下头。

贝吉塔觉得好笑,想着这家伙一定是真傻了,听这种东西还这么认真:“我说,你这些能听出什么名堂来?”

“我第一次看见这么多人!”卡卡罗特道。在以前的学校,人数远远不及这里。大城市果然就是大城市啊!

“嘁。”贝吉塔从口袋里摸出一根棒棒糖,扯开包装袋。

“那个,我也要。”卡卡罗特往贝吉塔那里靠了靠。

“我只有一个。”

“你吃一半给我也没关系。”

“恶不恶心。自己去小卖部卖。”

太阳很大,不管有多么不怕热,这时都早已满头大汗。

贝吉塔叼着糖,将裤腿往上卷。卡卡罗特的视线随之而去。贝吉塔的腿同样让人悦目娱心,紧致且白暂。

他简直就像是一个未被碰触的禁物,虽然让人不敢靠近,却又不断勾起人来探触的欲望。

卡卡罗特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好不容易挨到开学典礼散场。贝吉塔活动活动站酸的脚,没来得及迈步就感觉有人贴了过来。

虽然早有准备,但当他看到卡卡罗特的脸,又开始烦。卡卡罗特再次揽住他的肩。

本想再次将那蠢货的手拍开,可一想到卡卡罗特话痨的性子,到时候又要说贝吉塔没意思啊,冷淡啊什么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贝吉塔干脆摆烂,无奈地任由那人揽着。

卡卡罗特感受到贝吉塔比自己略低的体温,注视着他的脸。这个禁物虽然已经在自己的手边,可他还是不怎么敢光明正大地探触。可能这就是贝吉塔独有的气场吧。

“你这样挂在我身上,不热吗。”

“不热啊。”

“我热了。滚开。”贝吉塔找到了正当理由摆脱了卡卡罗特。

不管怎么看,他都是那样的迷人。无时无刻勾着卡卡罗特的心。

啊,我到底在想什么啊。卡卡罗特回过神。

两人一前一后默默走着。

——

贝吉塔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而那个人似乎对自己很有兴趣。总是黏着自己。

卡卡罗特第一次对一个人如此着迷。而那个人似乎很难亲近。总是嫌自己烦。

贝吉塔不想和这个蠢货站在一起。

卡卡罗特很想接近贝吉塔。

怎么会跟这种人是舍友啊。

太好了,和贝吉塔是舍友。

接下来不和这个蠢货接触就行了。

总有一天能接近贝吉塔的。

他怎么这么烦。

他怎么这么吸引人。

——
贝吉塔咬碎了嘴里的糖。

卡卡罗特停止了想象。

晚上,宿舍熄了灯。

“蠢货。我先睡了。你别吵我跟你讲。”贝吉塔不想开学第一天就睡眠不足。

哪知道黑暗中卡卡罗特再次开了口:“喂,贝吉塔!”

“干什么!我要睡觉!”

“明天见!”

“有病吧。睡觉。”

安静一会后。

“贝吉塔!”

“闭嘴!!!”

“我睡不着。”

“。自己想办法。”

随后又是一片沉寂。

“贝吉塔!”

“我睡着了!!!”

这下真的沉寂了。

——
贝吉塔在真正睡着之前在心里长叹一口气。卡卡罗特这家伙真的没完没了了是吧。。。

他不知道的是,从今天开始,这样没完没了的日子还要继续这样下去。

——————Unfinished to be continued

2 个赞

③由一张纸条引起的……
贝吉塔在真正睡着之前在心里长叹一口气。卡卡罗特这家伙真的没完没了了是吧。。。

他不知道的是,从今天开始,这样没完没了的日子还要继续这样下去。

开学的一周,围绕着的只有满耳的:“贝吉塔贝吉塔贝吉塔贝吉塔……!”

“贝吉塔!”

“别吵了!!!”

也正是因为卡卡罗特的性格,贝吉塔的身边由此多了许多平时根本不会接触的人。

“刚从数学课代表那里知道,这周五数学摸底考。”科学课代表布玛拧紧了水杯盖。

“意料之中,每次假期结束不都要考吗。虽迟但到罢了。”克林正在补作业 。

“你有看到试卷吗……”雅木茶在一旁摆烂。

“没有呐。数学课代表也不知道。”布玛把水杯塞进抽屉。

其他同学愁眉苦脸,反倒卡卡罗特很看得开:“啊?不就考试吗?干嘛这副模样。”

“你真自信。”克林翻了一页作业本:“我以为全班最自信的只有布罗利了……欸,你们看他现在还坐在那里,班一就是班一……”

“考试又不会把你怎么样……”卡卡罗特翘着凳子。

“但你爸妈会把你怎么样。”

我们的贝吉塔正在补觉。平时他的身边都是一片平静,在这个教室里他就是一个透明的存在。没有人找贝吉塔聊天,当然也没有人妨碍他补觉。

可这时候身边多了一个咋咋呼呼的卡卡罗特,这人贝吉塔算是看清楚了,是个社交天花板。两三天就交了一群朋友,贝吉塔的身边也多了一群咋咋呼呼的人,他也被迫融入进去。

实话实说。贝吉塔一开口就能让这场聊天迅速冷场:“我说……你们能不能小声一点。我要睡觉。”

身边没人说话了。

尽管卡卡罗特交友甚广,但他对与贝吉塔格外得不一样。不光是贝吉塔,就连周围的人也察觉出些许微妙。

卡卡罗特会特地的去帮贝吉塔打饭,特地的帮贝吉塔交作业,特地的帮贝吉塔拿东西,特地的……帮贝吉塔买糖。

不想了不想了。贝吉塔趴在桌上睡着了。

——

到了周五,摸底考如约而至。

试卷从前排传下来。贝吉塔在姓名处填上名字,开始看题。

“蠢货!你试卷能不能折一下!它好歹有六面,你摊到我桌上几个意思!”

贝吉塔骂着一旁在感叹这里的试卷居然有六面的卡卡罗特。

那天贝吉塔也听到了卡卡罗特与其他同学的谈话,看样子,卡卡罗特确实很自信。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迷之自信,但贝吉塔确实有点期待卡卡罗特会考多少分。既然这么自信,就拿出实力来。

贝吉塔看向半一布罗利,他早已开始答题。贝吉塔也不敢耽搁,开始阅卷。

试卷的套路都是老套路,前八道选择题都是让你放松警惕,倒数那几题才是来搞心态。

做到最后一道选择题的贝吉塔,正在草稿纸上疯狂地挣扎,他努力回忆自己上个学期到底学了什么方法能用到这上面,可就是找不到解题思路。

正当他决定要不要随便蒙一个然后跳到填坑题的贝吉塔,突然感觉如芒在背。

扭头一看,卡卡罗特正盯着自己试卷。

“喂!有病吧!”贝吉塔低声喝到,他惶恐地看向监考的数学老师,还好,老师刚好转过去。

于是贝吉塔一巴掌摁到卡卡罗特脸上,让他低头看自己的试卷:“自主思考!”

第一次看见偷看还这么光明正大的。

趁着这个空档,贝吉塔撇了眼卡卡罗特的试卷。

贝吉塔瞬间大跌眼镜。卡卡罗特这个蠢货才写到第四道选择题就来偷看了。既然这么拉跨那谁给他的自信啊!

真是服了。贝吉塔既无语内心又没有多大的波澜。无语是无语这个蠢货连第四道都写不出来,有何自信的资本。没有波澜是贝吉塔认为这种蠢货能写到第四题可真是难为他了,他恶趣味地想。

随后贝吉塔在最后一道选择题上随手蒙了个D上去。

填空题才写了几道,他的桌上递来一张纸:贝吉塔你最好了选择题4-10是什么谢谢!

连个断句都没有。

贝吉塔见到纸条刹那就反手将纸条塞进了柜子里:“蠢货!纸条都不会传是吧!哪有人直接放桌上!”

老师正好从转角经过,没有发现。

原本贝吉塔不想干这种事,但抬头看见卡卡罗特一脸焦躁。心想自己还是要给予弱智一些必要的帮助。

唉……破一下例吧。

贝吉塔在桌下写:ACBBDCB

既然自己第10题蒙D,那就让那蠢货蒙个B,反正最后一题一般DB开,最后就看谁对呗。

接着贝吉塔又附上一句:下次还传的话从桌下递过来,还有,折得小一点!

贝吉塔把纸条折了五次,从桌下递了过去。卡卡罗特立马接应,在底下打了个“ok”

贝吉塔心虚地再次看了一眼数学老师。

填空题套路相同,最后一题对于一般的同学来说就是史诗级别难度。贝吉塔用铅笔已经把原图画得面目全非。

说是说考的是上个学期的内容,我怎么就不信呢。

脑子都要炸了,那卡卡罗特却在这时候递来纸条,把贝吉塔好不容易勾起来的一丝思路打断。

啊啊啊有内个大病吧!

贝吉塔揪过卡卡罗特手里的纸条

纸条:贝吉塔谢谢你从填空第14道开始都写一下谢谢!

我去我能不能谢谢你不要再传过来。

老师正在喝水。

贝吉塔的字迹开始飘逸,最后一道写了个大大的“不会!”还戳破了纸。
写完答案后赠言:亲。不要再传过来了我谢谢你。

一把将纸条塞进卡卡罗特的手里,贝吉塔舒了口气,直接跳过最后一道填空,开始写大题。

好不容易啃下了三大题,卡卡罗特又递来纸条。

贝吉塔假装没看见。

“喂——贝吉塔!”卡卡罗特压低声音道。

贝吉塔假装没听见。

卡卡罗特轻轻推了推了贝吉塔的手肘:“你最好了。”

贝吉塔假装没有触觉。

卡卡罗特神出鬼没地戳了一下贝吉塔的腰。

“啊——!”贝吉塔一个激灵,努力让自己不要闹出太大动静。

“啊,原来你怕痒啊。”卡卡罗特饶有富趣。

“有病 。”贝吉塔仇视了一眼卡卡罗特,夺过纸条。

纸条:贝吉塔你最好了你最好了后面的大题答案都写一下。

这是什么要求啊!贝吉塔是搜题器吗?!

把我当什么了。我自己都还没考明白。

贝吉塔把纸条原封不动折回来,递回给卡卡罗特:“不行!自主思考。”

“别这样啊贝吉塔。”卡卡罗特看上去很委屈。

“哎呦呦……之前是谁说‘考试没什么大不的’”贝吉塔嘲讽。

“这几题我真的不会啊……”

好一个 “这几题”。。。

“不帮就是不帮!你自己看着办。”贝吉塔态度决绝。

“贝吉塔贝吉塔贝吉塔~”

“滚。纸条拿回去呐!”

“贝吉塔卡卡罗特!你们在干什么!”数学老师喝道。

完蛋!动静大了!贝吉塔吓得大脑空白。

他还没反应过来,卡卡罗特立刻用手抓住了他的手。

卡卡罗特的手很大,将贝吉塔的手包在中间,两手之间是关系到命运的纸条。卡卡罗特抓得很温柔,但用的力恰到好处,没有一点空隙。

贝吉塔不敢挣脱,他只得被卡卡罗特这样抓着。说实话,从小到大第一次有人这么抓着他的手。

贝吉塔感受着卡卡罗特手心的温度一点点传来,直至两只手的温度渐渐相同,就像一座冰山正在被慢慢融化。

他的耳尖有些泛红。在外人看来他们就是在大庭广众下牵手好不好!况且现在全班一定都在盯着他们看!

贝吉塔的手好小哦。卡卡罗特稍稍分了心,他担心贝吉塔的手这么小,他拽重了会捏疼贝吉塔,又怕纸条被老师发现。因此卡卡罗特局促地抓着贝吉塔的手,心跳莫明地加快。

“你们在干什么!”数学老师又问了一遍。

“我们……!”卡卡罗特和贝吉塔异口同声。

“我们在,在牵手!”最后还是卡卡罗特答道。

经他这么一说,贝吉塔整张脸便开始发烧。谁的借口会这么离谱啊!

数学老师则是一脸:你看我信吗? 的表情。

卡卡罗特还认为有解释的希望,在桌下飞快地与贝吉塔十指相扣,随后他带着他的手光明正大地放在桌面上:“我们真的在牵手。”卡卡罗特的眼神中带着三分无害,四分真诚,五分郑重,七分此地无银三百两。

贝吉塔坐立难安,他不敢看别人的神色。贝吉塔尝试挣扎了几下,可手却被卡卡罗特扣得死死的。

他的另一只手紧紧攥着裤子,牙关咬的咯咯作响,尴尬得语无伦次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满脸通红的贝吉塔用尽全力把手一挣,甩开卡卡罗特的手,将那张被两人捏到发烫的纸条拍在桌上:“老师!我们传纸条!!!”

这下轮到卡卡罗特呆若木鸡。

数学老师都要被气笑了。他也想不到卡卡罗特刚来就能惹事。

“贝吉塔你干嘛啊!”卡卡罗特责备道。

“你又是干嘛啊!”贝吉塔如释重负地大口喘着气,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

“都怪你啊……”卡卡罗特插起手:“明明可以躲过去的……”

“躲个屁!”贝吉塔咬牙切齿,他真想给卡卡罗特一个巴掌。

贝吉塔的手还带着卡卡罗特的些许余温。

最后,两人被罚下周做一整周的所有值日。

下周原本的值日小组大狂欢。

贝吉塔骂也骂不动了。干脆听天由命。该死的卡卡罗特……

很久,贝吉塔都没有忘记卡卡罗特那时手心的温暖。就像是刻进了他的心。

他的手真的好小。卡卡罗特想着。

——

周末过后,新的学习生活就要开始了。贝吉塔和卡卡罗特也不得不开始值日,开始“为人民服务”。

“卡卡罗特!你给我动作快点!”

————Unfinished to be continued

2 个赞

④才不再和蠢货值日!

“卡卡罗特!你给我动作快点!”

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其他同学纷纷离开教室去食堂吃完饭。只剩贝吉塔和卡卡罗特留在教室里值日。

要知道,吃饭的时间有限,吃完就得去上晚自习。值日要是值得慢,这晚饭就泡了汤,饿着肚子直接去上晚自习。

想想就觉得可怕。

想想这种生活要持续一周就觉得更可怕。

贝吉塔忍着肮脏打开卫生角的柜子。柜子角落窜出一只蜘蛛。

“啊!——”

“怎么了喂!”卡卡罗特赶来。

“去,去!干掉他!”贝吉塔痛苦面具。

也不知道是拽了谁的作业本,卡卡罗特不由分说就朝着蜘蛛拍了上去。

“啪”一声,接着教室陷入了沉寂,只听得吊扇在头顶发出嗡响。卡卡罗特的手摁在那本作业本上,贝吉塔还保持着向后倾的姿势。

“死了吗……”

“不知道。”

“你把作业本拿开。”

“万一没死呢?”

“怕个屁,蠢货。薛定谔的蜘蛛是吧。”

卡卡罗特拿起作业本。这本作业本是雅木茶的,蜘蛛已经凉透,印在封面上。就当是给雅木茶一个纪念。

“呐,你看,死了。”卡卡罗特邀功似的。

“噫!拿开……”贝吉塔心想幸好不是我的作业本。

这是班级的卫生脚,同学们懒得去打理,加上刚开学,鬼知道这里有多脏,有多少虫子。

贝吉塔有点洁癖,在家里从来没有干过这么脏的活。嗯。家里人惯着行了吧。平时小组值日,贝吉塔只负责擦一个黑板。

可他现在和卡卡罗特两个人,要担起全组的值日。

贝吉塔忍着拖出生锈的畚斗和不知道为什么折了的扫把,从另一边拿出只的拖把,一齐扔在地上。

“我去洗个手,顺变去往水桶里接点水。我跟你讲你给我搞快点!我要吃饭!”

卡卡罗特不敢怠慢,但还是犯嘀咕,贝吉塔这么早就洗手的嘛……

贝吉塔回来后将水桶放在一边,靠在旁边的墙上看着那蠢货值日,想想那些扫把啊拖把啊以及刚刚的蜘蛛,他就觉得不舒服。

“哇!你们这边的扫把居然是塑料的嘛!”卡卡罗特原来学校的扫把全是用树枝扎成。

“你们这边有这么多值日工具啊!”

“你们这的拖把是那种,拉一下这个环就能自动拧水的嘛!”

“啊对对对,很神奇对不对。这是魔法。”贝吉塔服了这个蠢货了。

时间在流逝,贝吉塔背靠的酸疼,他已经开始不耐烦。今天食堂吃什么……红烧肉吗?还是鸡翅,或者是排骨?可恶,再晚点就真的没了啊!

“蠢货!能不能快点啊!”贝吉塔抬头发现卡卡罗特才扫到第二大组。

“啊,不是要扫干净嘛?”

“你不吃饭啊!你想饿着肚子上晚自习吗?!”

“这里还有灰尘……”

“蠢货!你把那些大的纸屑扫了就行了,查的时候不会查这么细的!你,一分钟把剩下两大组扫了,拿拖把过来把那些大的过道拖一遍,把水一倒咱去吃饭!”

要不是班主任罚,贝吉塔早就跑去吃饭了,还跟你这蠢货在这耗。

“可是,贝吉塔你在这靠了很久了耶。”卡卡罗特一脸茫然地看着贝吉塔。

意识到被这个蠢货戳穿,贝吉塔恼羞成怒:“我要是不在这里看着,你要是乱值怎么办!”

“老师叫我们两个一起啊。”卡卡罗特回忆道。

是是是,您说的没错。不过贝吉塔还想狡辩,他一点也不想碰那些扫把:“嘁。真烦,靠会儿不行吗?”他开始无理取闹。

一般人听到这马上就会发脾气,但卡卡罗特异常平静:“你刚刚说我慢啊贝吉塔。”

“你你你,哼!”贝吉塔噎得说不出话来,用指尖捻起扫把柄,:“蠢货!让你看看效率!”

三下五除二,贝吉塔粗略地扫完,把扫把一丢:“扫好了!你去拖地!”

“贝吉塔,你看这里桌缝里还有……”卡卡罗特细细扫出橡皮屑。

这么较真干嘛嘛!

贝吉塔拗不过卡卡罗特。他眼睁睁地看着卡卡罗特一大组一大组地扫,扫完了一大组一大组认认真真地拖,又将黑板用水擦了又擦。这比其他的值日小组值得还认真。

直到分针过了四十分,贝吉塔彻底没有吃饭的欲望。

晚自习打了铃,吃完晚饭的同学回到教室上晚自习,撞见了身心疲惫的贝吉塔提着一水桶的脏水去厕所倒水,不由得惊奇:“你们值日值到现在?”

“啊对对对……有个田螺少年,可认真了。”贝吉塔双眼毫无波澜,他的身后跟着去洗毛巾的卡卡罗特。那蠢货还哼着小曲。

远处的教室传出雅木茶的叫声,想必是发现了蜘蛛。

当晚,贝吉塔饿着肚子趴在桌上写作业,桌肚里那袋所剩无几的薯片已经垫进了肚子。

“贝吉塔,不舒服吗?”卡卡罗特一边担心贝吉塔一边“借鉴”他的作业。

“你还有脸说!”贝吉塔在桌子底下狠狠踹了那蠢货,他听见卡卡罗特吃痛地倒吸冷气。

这才第一天就吃不上晚饭。照这么个情况,这周怕是都吃不上晚饭。贝吉塔心里拔凉拔凉的,这周快点过去吧求求了……

第二天贝吉塔干脆直接加入了值日。本来好不容易花了20分钟解决掉扫地,没想到卡卡罗特踢翻了水桶,水洒得整个走廊都是,不料还被寻楼的段长发现,多生了许多事端还被盯着将水擦干净。

当然,还是没吃上饭。听克林说,今天食堂吃糖醋排骨。

贝吉塔气也没力气气。天啊……

周三,卡卡罗特拧拖把时拖把水撒到了贝吉塔的小白鞋上。

“卡卡罗特!!!”贝吉塔心疼地望着白鞋上的污点,他气得抄起手中的扫把拍向卡卡罗特。

卡卡罗特慌不择路举起拖把格挡,拖把水撒了贝吉塔一身,溅在贝吉塔白色的校服上。

贝吉塔愤怒达到了了极点,挥着扫把追着卡卡罗特:“给我过来!”

教室里开启了一场滑稽的追逐战。卡卡罗特在各个座位之间提着拖把逃窜,贝吉塔拖着扫把穷追不舍,飞身越过一个个书桌。

布玛可怜的水杯再次被砸到了地上。

也不知什么原因,贝吉塔就想抓到卡卡罗特,不抓到不罢休。可恶。

最终卡卡罗特被追上,两人手持“兵器”打起来。

“幼不幼稚!幼不幼稚!”贝吉塔想敲卡卡罗特的头,被卡卡罗特一一挡掉。

“你先想和我打的嘛!”卡卡罗特将身一扭,横扫一记拖把。这家伙挺兴奋,竟还笑着。

“幼稚鬼!幼稚鬼!我不稀罕和你打!”贝吉塔侧身躲过卡卡罗特的拖把,将扫把头对准前面刺去。

“你先动手的欸!”卡卡罗特看准破绽抓住扫把头紧接着把贝吉塔身一带。

“你这……啊!”还想骂的贝吉塔中心前倾,胯骨磕到了不知道谁的桌角。

“嘶啊……!”

“贝吉塔!贝吉塔!”

温馨提示,教室里禁止打闹。

卡卡罗特意识到打闹过了,扶着贝吉塔靠在旁边。

这下磕得不轻,贝吉塔皱着眉吸着气,他严重怀疑自己的胯上已经被磕出个坑。等到疼痛稍稍减轻,贝吉塔这才想起来是谁害得他磕成这样。

他用力给了卡卡罗特一记肘击:“幼稚鬼!你这下高兴了吧!”

“贝吉塔我错了……”

贝吉塔趁机往卡卡罗特鞋上踩了一脚,低头一看卡卡罗特是黑鞋。。。。可恶啊。

今天还是没有吃到晚餐的贝吉塔已经学会平淡面对。反正都摆的这么烂了一日两餐也不是不可以对不对。

挨到周四。卡卡罗特不知哪个大课间去小卖部买了面包,趁贝吉塔不注意在晚自习偷偷吃。被我们的贝吉塔抓了个正着。

“拿来吧你!”

“欸欸!贝吉塔分我一点嘛……”

“卡卡罗特,今天是星期五,搞快点我要回家!”

按照常理,每个周五就要进行一次大扫除,可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们两个人要挑起全组的活。

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贝吉塔更加焦急,他不想留到清校了还没回家,到时候连公交不一定都赶得上。

不过嘛他们都一起做了一周的值日,多多少少算是难友,患难与共也正常。

贝吉塔早就不嫌脏,动作比扫地阿姨还快。

于是来到了擦窗。

上面的窗很高。贝吉塔手拎着湿毛巾,嘴角抽搐着站在窗户下面,抬头望着窗,毛巾滴着水,他任凭水滴在地上。

旁边的卡卡罗特正在拖地。

算了,靠自己吧。

贝吉塔艰难地拖来一张椅子。班级里的椅子几百年没换,个个摇摇晃晃,站上去连人带椅抖个不停。

扶着旁边的桌子,贝吉塔颤颤巍巍站上去,他甚至不敢站直,要是不留神摔下去就惨了。

“欸!你小心。”身后传来卡卡罗特的声音,接踵而来的是急促的脚步声。

随后贝吉塔感觉有人用手抱住他他的腰,接着他双脚离开了椅子,被人环着腰,托到了高出。

“你干嘛!你干嘛!”贝吉塔吓得双脚不停扑腾。

卡卡罗特箍得不松不紧,手扣在贝吉塔的肚子上:“你擦吧,现在就不会摔了。”

“喂喂!大不了我踩桌子!放开我!”贝吉塔还在挣扎,但他同时也怕卡卡罗特突然松手真把他摔了。

卡卡罗特臂弯的温度传来,贝吉塔想起上次在考场上的闹剧,脸又红成一片。

这简直和抱猫一样。卡卡罗特思索着,他的腰怎么可以这么细。

“你倒是擦啊,我坚持不了多久的。”卡卡罗特晃晃臂弯处的人。

“别摇!别摇!”贝吉塔举起毛巾,开始擦第一扇窗。

别别扭扭擦完第一扇,贝吉塔终于回到地面,他真的很怀念脚踏实地的感觉。

可贝吉塔气都没喘过来,腰再次被人揽上:“嗯,现在轮到第二扇了。”卡卡罗特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贝吉塔打了个哆嗦,然后他又被抱起。

贝吉塔真真真真真的很讨厌肢体接触。

这样一扇一扇擦过来。值完日后贝吉塔的表情就像是被大人欺负的小孩,气急败坏斜着眼盯着卡卡罗特。

“行啦,回家吧。”卡卡罗特正在收拾器具。

“嘁!”贝吉塔抽了卡卡罗特一巴掌。

“干嘛嘛!”

贝吉塔拎起书包头也不回地走出教室。

“诶诶!吊扇没关,卡卡罗特一边顺手关上教室的吊扇一边追出去。”

“别跟着我!!!”

——
就这样,魔鬼的一周结束了。

新学期的插曲过后,还有一个更大插曲。高二段将迎来军训。

“来来来,这是回执单,先下发,每位同学在上面签上名字然后勾个同意!”刚被老师任命为班长的布玛道。

——

“贝吉塔,军训好玩吗?”

“你说呢!用脑子想想!”

“啊?……”

————Unfinished to be continued

2 个赞

好可爱,尤其是牵手公开处刑那里,确实很有卡贝傻瓜情侣的风格

哈哈贝贝心想怎么摊上这么一个同学

⑤贝吉塔,笑一个吧

“贝吉塔,军训好玩吗?”

“你说呢!用脑子想想!”

“啊?……”

——

虽说过了暑假,但这并不代表天气就不热。平时同学几个下课活蹦乱跳,一碰到军训个个蔫在一边。毕竟去年看过高二军训,那叫一个苦,在太阳下晒了好几节课,站得连腿都不是自己的。

这不这会轮到自己……

同学们生无可恋地在回执单上签了字。

——
军训生活正式开始。

换完军装的贝吉塔从厕所里走出来,可能是因为腰细的缘故,腰带扣到最小一格才堪堪系住,他并没有把扣子扣完,而是开着领,白静的锁骨映入眼帘。

“你怎么这么慢啊贝吉塔。”卡卡罗特已经在门口等了贝吉塔好久 。

送了那蠢货一个白眼后,贝吉塔才道:“你这么期待,啊是吧?”

卡卡罗特揽上贝吉塔的肩,两人一同去操场:“我以前的学校没有军训欸。”

“我挺可怜你的。”虽然讨厌肢体接触,但贝吉塔知道自己和这个蠢货较真不值得:“军训一天,只要一天,你一定会后悔来我们这……”

“不会啊,为什么后悔啊。”卡卡罗特走着,眼睛偷偷上下打量着穿上军装的贝吉塔,他可真是穿什么都赏心悦目啊。

找到自己班的方阵,满眼都是穿着绿色军装的学生,一时间难以分辨谁是谁。

阳光完全没有减弱的势头。一些同学早已大汗淋漓,明明都还没开始军训啊喂!

“卡卡罗特,刚刚叫你带水杯下来,水杯呢!”贝吉塔趁教官没来给了卡卡罗特一记肘击。

“啊噢!我忘了……”卡卡罗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就知道找你办事不靠谱……蠢货!”

只见那教官长的身材魁梧,横眉冷眼,皮肤黝黑。板着脸来到同学们面前:“每个人和前面的人对齐,各列报数,不要讲话!”

刚还在斗嘴的卡贝二人收了声。

大概是为了加快流程,教官见隔壁几个班早已开始军训,便对同学们呵斥道:“现在我们站军姿!目视前方,看我动作!……”

卡卡罗特兴致勃勃地学完军姿,看见周围的同学个个愁眉苦脸,贝吉塔也不例外:“欸……贝吉塔!”

“……”

“贝——吉塔。”

“那边的同学不许讲话!”教官将卡卡罗特抓了个现行:“所有人都站好了,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动!”

没有说站多久,也没人敢问教官要站多久,在太阳下杵得笔直笔直。

开始卡卡罗特还能耐得住寂寞,三分钟后便遏制不住:“贝吉塔……什么时候好啊。”

贝吉塔感觉汗水正在一点点浸透他的衣襟,他很想擦汗,一看见教官虎视眈眈的眼神,强忍着难受杵着:“我怎么知道什么时候好,你有本事去问啊……”

“贝吉塔我好热。”卡卡罗特偷偷活动活动脚腕。

“我也热。你闭嘴吧。烦。”阳光烤得脸发烫,而他们还不得不抬头挺胸目视前方。汗流过的地方很痒,眼睛有些刺得睁不开。贝吉塔哪受的住这些,他虽算不算娇生惯养,但基本的高傲和洁婷是他一贯的作风,怎会这样被扔到太阳下暴晒。

“贝吉塔。”

“哼。”贝吉塔有点不明来由的委屈和生气,他的脚杵酸了,衣衫湿透后和身体贴在一起好不难受。

“我们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动啊。”卡卡罗特站不住了,变抱怨边分开并在一起的脚后跟。

“你不怕的话你动啊。”贝吉塔攥着裤边。

“不是说不要讲话吗!怎么又是你们两个!”教官的眼睛怕不是雷达:“还有,你军姿怎么站的!”

卡卡罗特立马站的笔直。

站了有15分钟,教官才叫停:“今天是第一天,从明天开始时间一点点增加!”

好不容易能活动四肢的同学下一秒就开始叫苦连天。

贝吉塔放弃形象将领子扯开扇风。卡卡罗特又将手搭上了他的肩。

“热呐!”贝吉塔赌气甩开。

“好累啊贝吉塔。”卡卡罗特又挂了上来。

“后悔了吧……”

“不会啊,反正有全段陪我军训嘛,就算全段不陪我,还有全班陪我啊,就算连全班也不陪我了,还有你陪我啊。”

“我才不想和你一起军训!”贝吉塔愤愤道,他想念他的水杯,和水杯里的水。

“休息结束,现在练蹲姿!”教官马不停蹄道

“这才休息了几分钟啊……”一些正在补防晒的女生抱怨道。

当然教官不会理会她们的抱怨:“全体起立!”

贝吉塔揉着刚刚站的酸疼的脚踝,支着卡卡罗特站起。

以为蹲着比站着轻松的同学那就大错特错了。这蹲姿比站姿还要废腿,像是把你的腿整个折了过来,单单用脚腕支撑着你的半个身体,当然还必须抬头挺胸。

当教官说半小时起步,谁动就要加时间后,全班陷入了死寂般的沉默。

才过了几分钟,贝吉塔的腿就失去了知觉,左腿又酸又痛,他小心翼翼地在队伍中用手指辅助撑着地。

不少同学失去平衡摇摇摆摆,全班加了时,其他同学也不敢冲上去骂,只能默默受着。

“贝吉塔……你想想办法吧。”卡卡罗特感觉汗水从刘海上挂了下来,他的腿也不好受。”

“别讲话了待会又要加时!”贝吉塔咬着后糟牙,他的腿已经麻了。

卡卡罗特嘀嘀咕咕着,贝吉塔也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只见卡卡罗特光明正大的换了腿。

“那个同学!又是你不老实!谁说可以换腿的!”

“啊?我蹲着啊。”卡卡罗特摊手狡辩。

“之间规定哪一只腿在下面的!“教官来到他面前。

“反正都是蹲着嘛。”卡卡罗特表示自己很听话地挺了挺腰。

其他的同学叫苦连天,鬼知道被卡卡罗特这么一通霍霍又要加时多少分钟。
贝吉塔恨不得把腿剁了,他在心里来来回回骂了卡卡罗特好几遍。

“规定就是规定!军训就是军训!”教官怒目横眉。

“我有点累。”卡卡罗特及为摆烂地与其对峙。

“所有人加15分钟!”教官下了恨手:“你,叫卡卡罗特是吧,中午不许吃饭!给我跑十圈!”

“我……”卡卡罗特还想狡辩什么。贝吉塔在一旁万念俱灰地道:“求你了……饶了我吧……”

卡卡罗特这才收,愤愤不平蹲回原来的样子,他感觉周围又投来一些怨恨的目光。

“烦死了,规规矩矩的……”

“我真是要被你这个蠢货害惨了!”贝吉塔骂道。

“干嘛嘛,教官好不讲道理噢。”卡卡罗特生闷气。

“你到好!现在我们所有人都要陪你多蹲15分钟!太阳还这么大!”

“我还要跑十圈欸!”

“活该!”贝吉塔说着说着一滴汗流进了眼睛:“嘶——”

“贝吉塔!”卡卡罗特转头忘了军训的规矩伸手帮贝吉塔擦汗。

原本贝吉塔想忍忍就过,可对方的手越凑越近眼看就要贴到自己的脸。本能驱使下贝吉塔想都没想一把拍开卡卡罗特的手:“别碰我!”

这一动,脚上的酸麻炸裂开来,贝吉塔向后摔在了地上。随后他的目光对上了教官的冷眼。

“你,待会也不用吃中饭了,也去给我跑十圈!”

不是吧!
贝吉塔差点没撅过去。可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摊上这事。

“贝吉塔我错了……”卡卡罗特道歉的速度倒蛮快。

“你这个——!!!”贝吉塔欲言又止:“唉……”。欲言又止到最后只剩一声长叹。

。卡卡罗特我墙都不服就服你。

——

铃声一响,训练了一早上的高二学生如同动物大迁徙一般冲向食堂。

操场上人基本都散完了,只剩下两个奔跑的身影。

贝吉塔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跑:“下午你要是再给我整什么幺蛾子……”

对于体育,贝吉塔觉得自己问题不大,在跑步方面他可不输班里的体委。可卡卡罗特让他狠狠开了眼。

前几圈卡卡罗特就冲在了贝吉塔的前面,原本贝吉塔还想善意的提醒那蠢货,让他一开始先保留体力,毕竟十圈,但见卡卡罗特一马当先地跑在前面,和他说了也白搭。

以为卡卡罗特会在中间几圈慢下来,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卡卡罗特并没有减缓速度,反而将他与贝吉塔的距离越拉越大。

贝吉塔喘着粗气,第一次被人拉开这么多距离,心里恨恨的,想当年运动会他都榜上有名,这下给一个蠢货拉开这么多距离实在忍无可忍。

心里想着,被胜负欲冲昏了头脑,顾不得什么保留体力,贝吉塔撒开腿追了上去。他就不信卡卡罗特这家伙不累,就跟你耗,看谁累!

最终打脸的还是贝吉塔。

好不容易追回了一点点距离,因为之前跑的几圈消耗了体力,这下一冲,更没力气了。眼睁睁地看着卡卡罗特的身影再次缩小,两腿跟灌了铅似的,加上之前军训,贝吉塔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得在后面吼:“你属狗吗!!!”

“什么啊——”卡卡罗特的声音很远,他似乎一点都没有累的迹象。

第七圈,贝吉塔听见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几秒后身边带起一阵风,一个身影闪过,卡卡罗特再次出现在眼前。

我被套圈了??!

难以置信和心有不甘,贝吉塔努力迈开腿,堪堪在后面跟着。这下他的信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中午的太阳只有更大,两个少年在操场上被迫挥洒汗水,你追我赶。虽然其中一个总是追赶份。

最后卡卡罗特先跑完了十圈,望着贝吉塔在跑最后一圈的身影喊:“加油啊贝吉塔!”

“你……闭嘴!……”贝吉塔上气不接下气。

跑完,贝吉塔栽在操场上,抬着头喘气卡卡罗特来到他身边,短短一会功夫卡卡罗特的呼吸就趋于平稳:“中午咋整啊?”

“我……我要喝水啊啊……”贝吉塔顾不得腿酸,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拍拍灰,拽着卡卡罗特去小卖部。

“老板……老板!”贝吉塔将半个身体都趴在了大爷的柜台上。他可真是太累了,在太阳底下呆了一个早上,没喝上一口水,还跑了十圈。

“欸,要什么?慢慢来。”大爷显然有点不知所从。

“两瓶冰水……谢谢。”

大爷的店里只有一个可怜的电风扇,贝吉塔凑上去,恨不得整个人搁电风扇上。

“同学,你的水。”

贝吉塔艰难地接过水,示意了一下卡卡罗特。卡卡罗特心领神会地接了水,然后将钢镚儿放在了大爷的柜台上。

“贝吉塔,要不买一些什么吃的当作中餐?总不能什么也不吃吧。”卡卡罗特拧开了水。

“……没食欲。”贝吉塔心想还不都是你害的。

“你不买我买啊。”卡卡罗特又开始掏兜。

“……”贝吉塔大口喝着冰水。

“老板老板,这个雪糕来一些,喔喔,这几个冰淇淋也要,对,盒装的也搞一点 。”卡卡罗特扒着冰柜,眼睛直勾勾盯着冷制品。

老板人很和气,见卡卡罗特一下买这么多,还给打了对折。

嘴上说不想吃的贝吉塔,见到卡卡罗特手提一袋子的冷制品,目光立刻被牢牢吸住。

注意到贝吉塔的目光,卡卡罗特笑道:“给你也买了呐,没看到我买这么多吗?”

两人坐在主席台的阴凉处,双双撕开了包装袋。

贝吉塔也确确实实饿了,即使是雪糕,他也勿囵吞枣狼吞虎咽般咽了下去。

“我说卡卡罗特,你跑步不错嘛……”贝吉塔大口吞咽着雪糕。

“啊,因为我是特长生,体育特长生啊。”卡卡罗特啃着冰条。

“嘁,怪不得呢,以这样的成绩,居然会允许你来我们的学校,原来靠的是体育啊。”贝吉塔吃完了一根雪糕,从袋子里又掏出一盒冰淇淋。

“贝吉塔在这里体育怎么样嘛?”

“等到运动会,我让你好好瞧瞧!”贝吉塔愤愤吃了一勺冰淇淋。自己怎么就被比下去了。

卡卡罗特自然地揽上贝吉塔的肩。此刻贝吉塔专注于手里的冰激凌,并不顾忌。

“你干嘛每次都板着脸啊,我一直都没有见过你笑欸,笑一个呗贝吉塔。”卡卡罗特晃了晃贝吉塔。

“不要。”贝吉塔吃完了那一盒冰淇淋,又转身去袋子里翻了起来。

“有什么事能让你笑的嘛?”

“你就这么想看我笑?”贝吉塔找到了一个甜筒。

“因为我没见你笑过啊。”

真难缠。

“那这样,我笑一个给你看,你把你的手撒开。”贝吉塔开始谈条件。

“没问题!”卡卡罗特答应道。

贝吉塔有些难为地低下头,正在心理建设。平时的贝吉塔基本不笑,两个嘴角就跟定死了一样,天天耷拉着,就因为一个愚蠢的讨价还价,便要他笑给一个蠢货看。哼,就连相处了一年的同班同学也没这么轻易地看他笑过呢!

贝吉塔抬起头来。

霎时,像一束光闪烁在黑暗;像流星忽然划过夜空;像雪花落在地面转瞬即化 。可这比烟火还要耀眼;比银河还要璀璨;比宝藏还要珍贵。卡卡罗特的心感觉被东西叩了叩,叩得很轻,轻叩后却在整个心尖荡漾开去。

对方仅仅只笑了一瞬间,可这一瞬间足足让卡卡罗特将其深深刻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喂,别这么看着我……”贝吉塔有些尴尬:“你买这么多冰糕你不吃啊!”

“欸欸欸好……”卡卡罗特脑子里还回荡着贝吉塔的笑。

——
半大带冷制品都到了贝吉塔的肚子里,就算是午餐了。

距离午休结束还有一会,现在回教室还不如待在操场的自由。贝吉塔靠着卡卡罗特眯了会,虽然他很讨厌肢体接触,但他真的想补补觉。

两个穿着军装的少年靠在一起。

——

下午的军训虽迟但到。贝吉塔和卡卡罗特站回了队伍里,这下卡卡罗特学了乖,不再添乱。

一开始便练习早上刚教的军姿。

以为没有蠢货打扰,贝吉塔可以挨过这地狱般的几分钟。

可站着站着,贝吉塔肚子突然一阵冰,随后开始抽着痛。

完了,一定是冰糕吃太多了!啧。嘶——

——

————Unfinished to be continued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