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坏神比鲁斯/界王神辛恩】 玫瑰

*一个甜甜的小短篇

玫瑰

在某个风和日丽的惬意午后,第七宇宙的破坏神比鲁斯却陷在深深的烦恼中。

起因于他想送一束花,一束代表爱情的玫瑰。

决定花种还算容易,但决定颜色就不一定了。

他首先排除的是红色。不好,太俗艳了。其他橙、黄、绿、蓝、紫、黑也基本不考虑。

他本以为粉色会是他的最佳选择,尤其粉色玫瑰还有初恋的含意,那娇嫩的颜色看得他脸色也微微一红。

直到他看见白色玫瑰——那沾着水珠的花瓣,显得那样纯净剔透、清新高雅,让人舍不得碰触。

他一下就被迷住了。

不得否认,白色确实更衬他想送的对象,但又担心白色太过清冷了,不能很好地传达心意。

猫咪人烦恼地把尾巴卷过来卷过去。

红色太热烈,白色太冷淡,那么折衷的粉色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粉色很好嘛,粉粉嫩嫩、轻轻柔柔,兼具红色的迷人与白色的清新……但他总是选择了一个又舍不下另一个,说实话,两种颜色各有所长,真的难分轩轾。

他堂堂一个破坏神就这样为了选白色还是粉色,蹲在花店门边纠结得尾巴都要打结了。

维斯过来关切:「比鲁斯大人,您还没决定吗?您都看七天了。」

破坏神郁闷又沮丧:「我要是能决定就不会看这么久了。」

「那么您会需要位专业顾问的。」

「不、不!别再来那些家伙了,一点用也没有。」那些建言他越听越糊涂,根本治不了他的选择困难症,过多的讯息反而还让症状恶化。他都开始打算要不要去问那个无所不知的祖诺了,他可是破坏神,不用献吻也有权询问。

他头也没回就挥手赶人,却听见一个年迈严肃的声音说:「破坏神大人,您有何疑问?」

他回头一看:是界王神的贴身侍从。

「吉比特啊,你来得正好,」他尴尬又窃喜地笑了笑,他还真该感谢维斯的机灵。

对嘛,自己怎么那么笨,界王神的心思,贴身侍从自然是最清楚的,早该问问他,省得自己在这纠结得半死。

他立刻转过身,殷勤地举着手里颜色各异的两株玫瑰问:「你看看,粉色跟白色的花,你家主子会喜欢哪个?」

吉比特瞥了眼,不假思索便说:「白色的。」

「啊,果然是要白色的,」破坏神随手丢下粉色玫瑰,如获至宝地盯着白色玫瑰直看。 「幸好问过你了,那就不会错了,你真帮了我大忙!」

吉比特没有领情,他打量了眼花店,店里有各式各样、种类繁多的花朵,和一些买花的民众,大概也看出破坏神的意图。 「破坏神大人,请恕我直言,但您真的打算送界王神大人这种东西吗?」

「这、这种东西?」破坏神有些恼怒,他为了这个可是烦了整整七天,而现在对方居然说他苦恼的来源是「这种东西」?

「破坏神大人,」老仆从暗自叹气,「您大概有所不知,这些花朵看着精美绝伦,但一来是出自人工培育而非自然生成——至少您手里的玫瑰便是,二来不论现在看起来多么鲜丽也好,实则都是被采摘下,已经死去的东西,没有生命与未来;您送这个……是要界王神大人看着花朵一天一天地枯萎凋零吗?」他措词严厉,说得正经八百,丝毫不顾他正站在人来人往的店铺前,惹得顾客跟路人不住侧目,低语议论。

破坏神则呆呆地望着他,面对这如此实际残酷打碎他美妙幻梦的话,他几乎都傻了,好像连手里的鲜花都啪嗒一声软了下来。

他心底意识到这是事实——界王神的确不太可能会喜欢这种虚有其表、空有短暂华美的东西——可他又犯了老毛病,不愿承认。

他狡辩:「你别胡说,他要真不喜欢,可以做成干燥花嘛,弄成压花给他当书签怎么样?不是挺好的吗?」

吉比特更是诧异。 「破坏神大人,您真的认为界王神大人会有这种兴趣吗?做花朵的干尸?」

「干尸?!」破坏神炸了,怎么浪漫美丽的事物到他眼里全变了样? 「行了行了,你这个老古板,我不该问你的,你可以走了。」

维斯带着满手的食物回来时,正好看到吉比特瞬移消失的身影。

「如何?比鲁斯大人,您得到好的建议了吗?」

天使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多亏你干的好事,现在让我更烦了!」别说是解决烦恼了,他连想法都被对方否决地彻彻底底、干干净净。

天使歪头,凭他对破坏神脾气的了解,也不难猜出他是一言不合就把人家轰走了。

「好了,比鲁斯大人您休息一下再决定吧,您尝过这个没有?」他将根棉花糖凑近,「为什么地球上会有这么多神奇美妙的食物呢?」维斯爱恋地望着那蓬松如云雾的甜食,一脸陶醉,「您不吃吗?」

「不吃,」破坏神宣布,天使那永远怡然自得的模样真让他羡慕嫉妒恨,「走开走开,别烦我!」

天使惊奇,看来人类说的为情所困时会像生病一样吃不下睡不着是真的呢,自己主人居然连食物都不管了。维斯也识相不再久留,先把一堆食物拿回星球去放。

破坏神叹口气,坐回地上继续他甜蜜的烦恼。

怎么办?这花他到底还送不送?他托着下巴犹豫。把手指沾些口水,放在头上转几圈就能得出答案吗?他差点就真的做了。

「不喜欢摘下来的鲜花,那永生花怎么样?」店员提议,边把型录翻给他看,「不仅保存期长,看起来更像真的一样,连触感都是,这是干燥花无法比拟的。」

那些像艺术品般精心设计,置在装饰盒、各种花器中或包装成花束的精美品项有一瞬间打动了他的心。

但很快,他眼中的神采黯淡下来。

永生花是将鲜花采收后,将花朵浸置在脱色、脱水溶液中,再透过染色剂,制作成不同的颜色。

这制作过程的描述连他看着都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像在制作花的木乃伊似的,对界王神而言,肯定更难以接受吧。

再漂亮名贵,终究都是死掉的东西,确实不适合当作送给一位创造之神的礼物,更遑论要他把这死物当个装饰摆在房里。

吉比特说的对,界王神真的不会有这种喜好。

毁灭之神垂头丧气地踱出建筑物,远离繁华的市区与人群。

他真的开始打算放弃送花的念头,能送的东西这么多,为什么一定要送花呢?在界王神星的草地上,也总不乏在阳光下盛开的花朵,界王神只要走出户外,甚至在房里眺望都能看见。

他真的该放弃吗?但心里仍有不甘平息的执着,他真的也想送对方一束花,这象征他真心的情意与慎重,哪怕一次也好,他活了数千万年从未做过的事。

途经块空地时,他瞥见有株蒲公英,在墙角狭小的缝隙中绽放。

他驻足隔着围栏观望。那纤细的茎在风中微微摇曳,阳光似乎给她黄色的花瓣增添了色彩,她看起来如此鲜丽动人,绰约多姿,远胜于花店里的任何商品。

与界王神相处后,似乎连他都懂得欣赏这样单纯又强韧的美好了,即使是株寻常野花,也比那些早已消亡,只是保存了形貌的僵直物体好多了。

他真体会到花朵是因为活着,向往着天空才散发出最纯粹的美。

他静静看着看着,突然有了主意。

某一天,向导天使落在了界王神星上。

「界王神大人,是这样的:比鲁斯大人有样东西想送给您。」维斯微笑问候,然后在那主仆两疑惑的表情下转头催促:「比鲁斯大人?」

也难怪他们疑惑,经过维斯叫唤,在天使身后藏得不露痕迹的破坏神这才畏畏缩缩地被动走向前。

他活像个考差的学生交上自己凄惨的考卷般紧绷僵硬、忐忑不安地递给界王神一个朴实的小木盒子。 「你……打开看看。」

破坏神说得别扭,界王神捧着盒子更是困惑:到底什么东西要弄得这么神秘?

但不管那是什么东西,看看便知。

界王神很快动作,岂知破坏神紧张的目光盯得更紧了,惹得他也紧张起来,顿感压力甚大,盒盖好像瞬间有了几十顿重。

忠心的老仆人悄悄对维斯使了个眼色。

天使心领神会。 「比鲁斯大人,这类没有包装的礼物,您应该自己打开才对。」

「啊,是这样吗?」破坏神慌忙拿回盒子,尽管如此,他自己几乎也没勇气打开,结果是盖子神奇地在他碰到时便自己掀开了。

界王神好奇地低下头凑近,而破坏神拿着盒子僵得像具雕像一样,感觉到对方的手轻轻触碰到他的,柔细的毛发若有似无地擦过他皮肤。

盒子里有数十颗细小的褐色种子,已经发了芽,躺在洁白被褥般的湿纸巾中,非常稚嫩可爱。

「这是给我的吗?」界王神惊喜地露出笑容,这一瞬间破坏神如释重负。 「比鲁斯大人,谢谢你,我很喜欢。」

对嘛,这就是他所认识的创造之神,他到底何故担心他会不喜欢。

「我们一起种吧?」

界王神欣然同意邀约。

两位侍从看着小俩口,咳,两位神灵手拉着手一起飞跃了而去。

「真多亏吉比特先生你了。」

「哪里,若不是维斯先生你来找我,我还不知道破坏神大人有这心思呢。」

吉比特满脸欣慰,与维斯对视微笑。那几句震撼教育非常成功。

玫瑰经历过凛冬的冰寒后,才会在春天破壳发芽,但界王神星是四季如春的,而破坏神自己的星球则更为温暖,因此他已先将种子以湿纸巾包裹,密封后置入冷藏室数周,直到打破休眠状态,启动了发芽机制,这些小小的种子努力伸出白嫩的根,开始生命的进程。

又经过数周之后,界王神的卧房外开出了一小片玫瑰花海。

他们并肩坐在窗台上,享受这段时间来的成果。

「真漂亮啊,每一株都不一样,就像繁星。」界王神赞赏地喃喃说着。

实际上这种专为观赏而培育的花种,都是无数次不同系统杂交而来,基因并不稳定,用种子种的话会长成什么模样,完全是未知,但每一株都是他们亲手照料,世上独一无二的存在。

破坏神爱怜地望着他,对他而言对方眼中的光彩胜过任何宝物,也比任何恒星更加耀眼。

「辛恩,我……」他悄悄坐近一些。

界王神温和望向他的眼眸澄澈晶莹。

破坏神鼓起勇气,小心翼翼伸手轻轻揽住他。经历了数十周的时光后,他终于有机会在绿草清香与爱情之花的芬芳与见证下,把爱人拥在臂弯里,贴在他耳边说。

「我爱你。」

4 个赞

比喵平时太任性了,要告白我会想着他直接把辛拎走,这样温柔含蓄的喵怪招人疼的

1 个赞

哈哈哈哈哈,喵平时很任性没错,但对自己喜欢的人还是会有温柔的一面的w就像他偷偷恢复第六宇宙地球的事那样

1 个赞

杰比特神助攻,要是比喵真的送摘采下的玫瑰,这告白是要告吹吧

1 个赞

哈哈哈哈哈,的确要给吉比特点个大赞
也多亏维斯去找他,不然感情这事天使也不懂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