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同人站 Dragon Ball Fansite

沙达拉

买家

俱乐部

沙达拉买家俱乐部

姗笛的悟贝入坑之路(以文为主)

#文笔渣路过,ooc算我
#悟贝
#以第一人称为叙事方式(卡卡罗特为主视角)
注:与作者本人无关!!!
#因为是腐向所以没有琪琪和悟饭(琪琪悟饭我错了
#私设如山(对原著有改动)
#故事的开始为卡卡罗特与贝吉塔

以下为正文:

我,悟空,孙悟空。你也可以叫我卡卡罗特。

我刚见到他的时候,我刚从界王那里修炼回来。听说接下来将会有两个赛亚人来地球,我的朋友在他们面前将会是鸡蛋碰石头,我必须尽快赶到。

时间紧迫,经过修炼,区区蛇道已经算不了什么。

但还是迟了。

我看见比克倒在远处,雅木茶已经不省人事,天津饭死的很惨……我的心揪在一块。

克林挣扎着,努力把自己撑起来。我三步并作两步便冲了过去,完全没有在意站在旁边的两个赛亚人。

我将仙豆递给克林。他吃下,表情抽搐着伸手指向那两个赛亚人:“都是……他们干的 。”

我抬起头。

于是我便见到了他。

他说他叫贝吉塔,赛亚人王子。

我确乎是被吸引了。他的头发好像一团火,跳跃燃烧着。正直七月,阳光滚烫而炽热,就像他的眼睛,热烈且熠熠生辉,透着傲娇与轻蔑。他的腰很细,仿佛一只手就能挽住。那条尾巴——我知道的,好像比其他的赛亚人都要细,刚好环住他的腰。

“喂。”

贝吉塔的声音把我拉回现实。

“卡卡罗特,下级战士罢了。拿帕,去吧。”

我瞬间摆好架势,克林也警觉地站起来。那个叫拿帕的赛亚人是个光头,但身材魁梧,与贝吉塔简直是两个极端,他恶狠狠地望着我,身上有打斗的痕迹,看来比克和其他人就是被他……

可恶 。

拿帕显得极其轻松,像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他可能不知道我在界王那里修炼的结果吧。我势必要好好惩戒一下这个伤害我朋友的恶人,绝不留情!

看来拿帕是不想卖关子。他笔直冲到我面前,挥来一拳。

太慢了。

对我来说简直是小儿科。我抬手便接住,紧接着我看见拿帕的眼里露出一丝惊恐,但这是稍纵即逝的,他不信邪地踢来一脚。我往空中一跃,躲过。

接二连三的攻击被躲过,拿帕显然有些气急败坏与难以置信,于是便乱了阵脚。与我过招毫无章法,我一一回击,以闪电般的速度将他踹回地面。

拿帕从乱石中爬出,没头苍蝇一样再次冲到我面前。他怎么都不会想到,一个下级战士居然有这般实力。

我不再放水。

克林说他接下来根本看不清我的动作。

“这一下!是为了雅木茶!”我对着拿帕那张丑陋的脸就是一拳,他再次跌回地面。这次摔的不轻。

“这一下!是为了天津饭!!”我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拿帕刚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我便抬腿将他踢进岩石。岩石炸裂开来。

“这一下!是为了比克!!!ka me ha me ha!!!”随着浓烟与尘埃,爆炸声震耳欲聋。

我抬手挡住烟尘,默默注视着那个失败者。

拿帕显然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他颤抖地看着我,眼里满是惊恐,没了开始的不屑。我又给了一脚,将他踹回贝吉塔身边。

我便再一次看见了贝吉塔。

贝吉塔的目光与我相撞,他的眼里似乎有火花,我看见他笑了笑。

“拿帕。”短暂的对视被打断:“我不需要没有战斗力的战士 。”我便看见贝吉塔将拿帕扔向天空,顺势发了一波。拿帕的脸因恐惧扭成一团,他像是张口要喊出“不要”,却在瞬间化为灰烬。

我惊呆了,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反观贝吉塔倒是若无其事地拍拍手,一副事无关己的样子。

“来吧,下级战士。”贝吉塔摘掉了探测器。后来我知到,这个小小的探测器竟可以测出每个人的战斗力。

“等一下!我们换一个空旷的地方再战。”我道,随后转头看向克林:“没事的,你走吧。”

贝吉塔站在我的对面。起风了,风吹乱了他的头发,仿佛在燃烧,烧着,烧着……

贝吉塔的嘴角勾了勾,同时,我觉得我的心跟着勾了勾。一种奇怪并且说不上来感觉涌上心头。

我细细去品味这种感觉。

“喂。卡卡罗特!”贝吉塔喊我。

“我叫悟空!不是什么卡卡罗特!”我纠正他。

“准备好了吗卡卡罗特。”贝吉塔无视了我对他的纠正。

我撇撇嘴,但转念一想,既然打,那就好好打吧。

阳光越来越烈,蒸烤着大地,即使吹起微风,也吹不走这铺天盖地的热浪。

时间在流逝我与贝吉塔都没有动,试探着对方,绷着神经以便在最快的时间做出反应。

一道身影晃过,还是贝吉塔先出的手,他出手的时候带起一阵风,像利剑一样向我刺来。贝吉塔速度极快,远超于拿帕。

我知到我不能再轻敌,回身躲过,转头反击,一跃而起,与贝吉塔战作一团。

汗不久便出了一身,空气中弥漫着沉重的喘息。贝吉塔的身形与他的出拳速度大相径庭,每一下都极为有力。拳脚相向,我的手腕被阵得发麻,借着一个空档往后退了几步。贝吉塔的拳扑了个空,横向踢来一脚。

这一下是真疼!我在被踹向岩石的最后一刻开启界王拳,转身攻击。

有了界王拳的加持,我慢慢占了上风。贝吉塔可能也没想到我会留一手,接了几招便有些支持不住,转攻为守。

实力的差距太大,贝吉塔一个不防备被我踹进岩石,我借机连发数波,冲进岩石继续与他混战。

每发拳皆皆命中,我听见贝吉塔唇齿间的闷哼以及肉体碰撞的声音。

适可而止。我将贝吉塔打落至地面,便收了手。

这里我感到很抱歉,当时我挥拳打中了贝吉塔的肚子,可能是因为在战斗中,我没法分神。贝吉塔痛苦地坠落在地上,五官痛苦地扭得变形,咬着牙硬是不让自己叫出来。

我竟感到了内疚。便收了界王拳,落在他身边,轻声唤道:“贝……贝吉塔?没事吧?”

“嘁!不需要你担心我!”傲娇的王子拖着受重伤的身体气得跳起来,他明显地腿脚不稳,同时剧烈地喘着气,我不敢保证他还有继续与我对抗的力气。可贝吉塔没有再次攻击我的意思,却和我讲起了……科学?

贝吉塔清清嗓子道:“知到赛亚人为什么会变身吗?月光是太阳光的反射,太阳光照到月亮反射时会产生布鲁兹光波,满月时布鲁兹光波能达到一千七百万单位以上,当眼睛吸收了一千七百万单位以上的布鲁兹光波时,尾巴就会产生反应,战斗力就会曾强数十倍。但是没有月亮的情况下,少数赛亚人可以人工制造出,散发一千七百万单位以上的布鲁兹光波的月亮,然后使自己变身。比如……我。”

这么多奇怪的道理我愣是没听懂,如果说懂,可能我也只是懂了个大概吧。如果这一切真如贝吉塔所说的,那……我的爷爷便是我亲手杀死的,我是个罪人。

“爷爷……”我喃喃自语道。

可我却在回忆中漏掉了重点,贝吉塔说自己可以创造月亮?!

我猛地抬头,贝吉塔手持一个光球,一副计谋得逞的表情,他猛地将光球甩向空中。

霎那间天地都被照得亮堂堂的,光球的亮度盖过了太阳。我难以睁开眼睛,抬手挡住眼睛,从手指与手指的缝隙中,我看见贝吉塔松开了他缠在腰间的尾巴。

好细……可恶我在想什么。

贝吉塔的变化是迅速的,随着大地的震动,天崩地裂的响声过后,贝吉塔迅速长高,超过了山头。等我回过神,一只猩猩骤然在眼前。

可能我在月圆之夜也是这个模样吧……我有些汗颜又有些尴尬地想。

几秒后,贝吉塔高大的身影来到了我面前,投下阴影,我的身旁落下一片黑暗。

我咽了咽唾沫,未知的恐惧在心底蔓延开去,眼前的猩猩根本不像贝吉塔,可他确确实实是由贝吉塔所变化而来。

变大了体型,虽然提升了战斗力但反应力也随之变慢了吧。我这样想。

我便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贝吉塔快速挥拳下来,我报着抓住破绽反击的想法,越至半空。下一秒就被根本看不清的攻击拍落。

看来贝吉塔说得没错,变身的他瞬间变得极难对付。我转身爬起,贝吉塔的影子黑压压的一片,像是乌云遮蔽了天空。

根本没有任何让我抵挡的机会。贝吉塔用他那力道突然变得极大的手以闪电版的速度擒住了我。

巨大的压力在瞬间袭来。

“贝吉塔!——”我喊他。

炸裂的疼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充斥着我的全身,嘴里泄出几声呻吟。差点就要晕过去,骨头在碎裂,大脑里嗡鸣声四起,无休无止的疼痛一次一次再一次……我的脑子里闪过与朋友相处的点点滴滴,不行……不能倒下去……

真的太疼了,我的意识开始模糊。“贝吉塔……”

疼痛突然的消失让我觉得恍惚,我的后背与地面发生了撞击,嘴里咸咸的,吐出血来。

后来克林告诉我他并没有按我说的独自离去,而是带着亚奇洛贝一直跟在我身后。刚刚贝吉塔变身后亚奇洛贝见局势实在是危险,便毅然决然地挺身而出,用刀砍断了贝吉塔的尾巴。

贝吉塔变回了原样,还是那个王子。他虚弱地朝着他的飞船爬去,显然是逃跑的架势。

我闭上眼睛,疼痛与眩晕同时萦绕着我,使得我难以缓过神。

克林的出现让我毫无防备,他冲向贝吉塔,举起亚奇洛贝的刀,眼神中充满了杀气,同时贝吉塔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我可以说,这是我见到他最恐惧的时候。

“等……等一下!克林!等等……”我用力喊道,企图在疼痛中找回意识。

克林不解地看着我,刀悬在半空,差一点就要向贝吉塔刺去。我不禁捏了一把汗。

“放了他吧……克林……我请求你……”我又接二连三地喘了几口气道。贝吉塔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克林有万分的不情愿,他怨恨地看着贝吉塔,握着刀的手因用力而颤抖。

“把刀放下……”

可以说克林是极为不情愿的,他再次狠狠瞪了一眼贝吉塔,将刀摔在一边。我大出一口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看见贝吉塔活着离开后,竟是那么安心。克林嘲笑我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贝吉塔连滚带爬地爬回飞船。飞船喷出火焰,向高空驶去,变成一个小点,最后看不见了。

我望着贝吉塔消失的方向,只觉得有点空落落的。

还会见到他吗?

贝吉塔那团火似的头发在我心里燃烧。

我的意识渐渐模糊。

当我再次醒来,见到的却是医院的白墙。与贝吉塔的相遇像是一场梦,似曾相识,又好像相隔甚远。

“贝吉塔……”我默念他的名字。王子的身影浮现在我的眼前,摇曳晃荡着,被克林推开病房的声音打断。

我想转头,可却动弹不得。我被白色的绷带缠便了全身。

“别动了,全身粉碎性骨折。”克林嗔怪道 。

这……我想控诉却不知该如何是好,连伸伸腿都极为困难,稍一用力便疼痛难忍。

随后布玛和龟仙人双双进门。

就受个伤,动这么大干戈,叫这么对人来,怪不好意思的。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我不再淡定——医生,拿来了一根针管,我看见了那根针头。

“等……等下这干什么!”我有点语无伦次,好像遇见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就打个针。”布玛放下来自己的包。

“诶诶……不要啊!”医生在我眼里瞬间变成了拿着针头的魔鬼,啊啊这针头这么粗(实际很细),该有多疼啊啊啊啊。

心里哀嚎了半天还不如来点实际的。医生越走越进我再也憋不住了于是:“这这这很疼啊,我不要!”

“打都没开始打。”布玛满脸黑线,一脸无语:“多大个人了怕打针,真稀罕。”说完无奈地笑笑:“不疼,我保证。”语气像是哄小孩子。

就算布玛这么说了我心里还是没底。布玛说是布玛说,感觉是我的感觉,有种感觉叫布玛觉得不疼,有种疼叫我就是觉得这很疼。

心理建设了半天,斜眼又看见针头,医生拿着它与我的手的距离越来越近。瞬间蚌埠住。

“别别别等等等等!医生!——”最后那个“医生”我喊道破音,“再给我几分钟!”

这会医生也看不下去,隔着口罩叹了口气:“你这人怎么回事,我去楼下拉个小孩,也比你勇敢。”

“话也不能……”我把“这么说”憋了回去。布玛,克林,包括龟仙人一脸鄙视地站在床边。

你们这叫……赶鸭子上架……我在心里控诉道。

看来这医生也是急,在我望着那些“赶鸭人”时,将针头刺进了我的手臂。

咦咦咦咦咦咦咦?!

“啊啊啊啊啊!!!!!!——”

这场闹剧随着我一声大嚎结束。我感到无力,好家伙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布玛开始和另外两个人讨论起龙珠的事。从他们口中得知,有一颗星球叫娜美克星,那就是天神的故乡,也是龙珠的故乡。那里的龙珠比地球上大好几倍,并且集齐召唤神龙后可以许三个愿望,并且可以使死去的人复活,没有限制。也就是说,比克他们能被复活了。

在此我感到无比的欣喜。

思绪再一次飞向窗外。现在也是艳阳高照,医院里打着空调,将热浪隔绝于外。阳光晃着我的眼睛,偶尔有几只鸟儿飞过。

贝吉塔……贝吉塔,这位王子在我的心中挥之不去,拂之又来。那强烈地想要与他见面的愿望夜以继日地不断提醒着我。我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怎么来的,明明这位王子是那么的傲娇,残忍,冷漠,甚至做出了伤害我朋友的事。

我最终跟随着我的心一步步走向念想之境。

多想他能够坐着他的飞船回来,在烈阳下回来,留下一串跳动的火苗。

这几天都是克林陪着我,赛亚人的回复能力强,这次我是亲身体会,现在我可以做一些简单的动作。我向他提起贝吉塔。克林以为我在担心贝吉塔在次回来,袭击地球。

“怎么可能,我们联手把他打得满地找牙,他还敢回来。”克林觉得好笑。

“不是不是。”我摇头,我痴痴地道:“我想在次见到他……”

克林被我吓了一跳:“不会吧你脑子也坏了啊?贝吉塔干了这么多坏事你还想见他???你忘了他的所做所为了吗?”

“那没有。”我有一说一:“但是我觉得,他没有那么坏啊。”克林听完我的话脸色更差了:“不是吧……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虽然是他……”我的眼前又一次浮现了他站在悬崖上,风拂着他的头发,那双炯炯有神的眼:“但是他也有善良的一面吧……况且我也打了他啊,他不是也身受重伤吗?”

“嘁嘁嘁……”克林在次露出了无语的表情:“冥顽不灵……你什么时候能改一改你这犟脾气。”

“可是贝吉塔他……”我想再与克林辩解。

“行行行,贝吉塔是你的行了吧,欧呦……还有我跟你讲,你是不能再见到他的啦,好好思念,昂,我看你能这样思念到什么时候。”克林转头走了。

思念……原来这就是思念啊……

布玛即刻带着克林启程去寻找龙珠。就算很想和他们一起去,但被布玛摁着,说不到紧急关头就给她好好在医院休息。没办法,不从也得从。

不过还好有师傅龟仙人天天前来探望。我耐不住寂寞,最终和他讲起了贝吉塔的事情。

临行前克林对我说,任何的思念随着时间的推移便会慢慢消散。现在看来,时间拖的越久,贝吉塔的声音就更加难以忘怀,融在我生活中的每一秒。思念蚕食着,挤进每一分钟,像海绵里的水,永远挤不完。

“啧啧啧……一见钟情,一见钟情啊。”龟仙人耐心地听完我的讲述,他的表情意味深长,推了推墨镜:“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什么心理,总而言之,你是喜欢上他了。”

啊???

这个新词汇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小心地道:“喜欢?是什么东西……”

“就是爱。”龟仙人毫不保留。

“爱是什么?”我追问。

我抛出去的问题换来的则是龟仙人的沉默,像是触动了什么开关。我不解地望着他。

“爱需要自己体会……我的理解可能是……一个人对于另一个人来说极为重要,并且那个人也很珍惜他。”

没想到龟仙人这个lsp居然能说出这么深奥的话啊。

仔细琢磨了良久,我只听懂了那句“需要自己体会”:“自己怎么体会?”

“慢慢来,不着急。”龟仙人站起身,拉开了窗帘。今天又是晴天。

几天后布玛发来信息,她说他们在娜美克星遇到了极为强大的敌人,需要我的助阵。

这使得我从对贝吉塔的日思夜想中脱离出来。即刻启程,利用路上的时间抓紧修炼,不管对手是多么强大。我倒是挺有兴趣去和强大的人会一会。

龟仙人来为我送行,我登上了飞船。最后一刻,我回头道:“放心吧,我肯定回平安回来的。”

从那时起,我就知到自己身上背负着巨大的使命。成功,便能用龙珠复活我的伙伴;失败,可能会抵上我的性命。

不成功,便成仁。

飞船上我每时每刻都在提醒自己,将要面对的敌人,以及背负着的使命。这些力量变为动力,无休无止的训练代替了每天的大部分时间。修练的空闲,我还是会想起贝吉塔,时不时会想,他最后最后坐着飞船去哪了呢……宇宙这么大,他去哪了呢。

接着便想起克林的劝告……我是不可能再见到贝吉塔的。或许真的不可能了吧。我万分失落地想,失望夹杂着淡淡的忧伤,于是又加入了思念的一部分。

我得拜托布玛,给我个机会让我在每一颗星球上都找上一找——后来我想起来我的这个决定,觉得我想的真得离谱透顶。

思念真的很神奇,你无法用外界的力量将它驱散,它一直伴着你,直到化解的那一刻。

飞船上的日子周而复始。终于,在茫茫宇宙间见到了那颗绿色的星球。我明白过来,我到了娜美克星。并且打心底知道:战斗即将到来。

透过大气层,我看见了连绵的山脉,蜿蜒的河流,碧绿的平原。

穿透大气层,随着一声巨响过后,我踏上了娜美克星的土地。这确实是一颗绿色的星球,这里没有季节之分,四季和煦偶尔吹来几阵风。

我下一秒感到了克林的气,却没想到他的气很微弱,并且他的周围有许多强大的气。克林有危险!

等等……这个气是,贝吉塔!

是他!一定是他!不会错的!一定不会错的!我以为我真的不会见到他,再也不会,可他的气就是那么真实,真而切真!我再三确认,是贝吉塔无误!

激动如潮水般涌来,我感到我的血液正在疯狂的翻腾,心脏剧烈跳动,一种难以掩饰的兴奋席卷了几个月的思念。贝吉塔贝吉塔贝吉塔!

我抓起仙豆,奔赴战场。心中两股强烈的情绪交织在一起,一是能在次遇见贝吉塔的喜悦,二是即将要面对敌人的紧张。

远处有几个人影,想必那就是克林。克林跌坐在地上,他的面前站着几个奇形怪状的家伙。

在这些家伙之中,我还是能一眼就望见贝吉塔,他那如火焰般的头发。

“贝吉塔!——”我在高空中呼喊他的名字,俯冲而下。

王子抬起头,他的眼里略显惊讶。而克林看见了我,则是像看见了救世主一般:“哎呦你可算来了。”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贝吉塔!”我冲到他面前,兴奋地直跳脚,无视了在场的其他人。

贝吉塔身负了几处伤,有些站立不稳:“干嘛要见到你……”他嫌弃道。

“真的是被悟空预言了……我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碰到贝吉塔……”克林小声道。

“我想死你了!”我没头没脑地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我们……熟吗?”王子儿万分不解。

我又一次无视了他的话:“谁把你伤成这样的!”我注视着贝吉塔身上的伤,油然而生一种心疼 想伸手去触,却被贝吉塔一巴掌拍开:“干什么啊蠢货!”

这会我才想起我和贝吉塔才见了两次面……我后知后觉地往后退了几步,挠挠头,掏出仙豆抛给贝吉塔:“这个,吃了,你会好起来的。”

贝吉塔狐疑地看着这个类似于巧克力豆的东西。

我转头递给克林另一颗仙豆:“怎么样,遇到什么人?”

克林酸溜溜的夺过仙豆吃下去:“这下想到我了啊,贝吉塔来贝吉塔去的……置我于何地。”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

贝吉塔见克林吃下仙豆,这才安心地吃下。奇迹在瞬间发生,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贝吉塔的严重在次露出震惊之色。

“是吧,很有效的。”我对着贝吉塔笑笑。

“把这么好的东西给我?傻瓜。”贝吉塔反而嗤笑着叉起了手:“你知道你要面对的是什么人吗?”

确实不怎么了解。我将迷惑不解的目光投向克林。

“这几个人,是弗利萨的基纽特战队,很厉害。”克林道。

“鸡柳特战队?……”

“基纽!”克林捂脸。

“喔喔……”我定睛一看,这个几个长得好生奇怪高矮胖瘦,样样都有。

“呃……”我梗住。

三两下解决完利库姆,并没有用多少的力,这种蝼蚁,不值一提。我转头看向那个紫色的怪人。这边是基纽特战队的队长:基纽。

贝吉塔不知何时走了,我根本没有注意。在与利库姆对战前,我安排克林寻找龙珠,那时贝吉塔还站在一旁,怎么不见了呢。我有些气急败坏地跺跺脚,好不容易找到他的!

“嘁……我以为有多强。”我听见基纽按了按探测器道。

“我的战斗力远不止这一点。”我重新将注意力放回战场,信心慢慢地看着面前这个队长。

基纽率先发难,我顺手回击。在空中战作一团。

我想他肯定也很惊奇吧,为何我能接下他的攻击。探测器固然管用,但它探测到的只是数值,在隐藏气的情况下,探测器只会起到不利的作用,反而自欺欺人。

当我接下基纽一记重拳,我看见他明显失了分寸。基纽踉踉跄跄地退开,打了个叫停的手势。

不差这一时,之后我照样可以打败你。

“你的极限……在哪里?”基纽的眼神凶狠又诡异。

“你想知道啊?”我蓄力爆气,耳边响起了基纽探测器数值跳动的声响,并且越来越急。我加上了界王拳。

基纽的表情从惊恐,变成了喜悦。

“180000啊……”他感叹道,双眼贪婪地看着我。

渐渐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劲,我收回了我的气。随后基纽捅穿了自己。

“?!”我万分的不解,想不通这个家伙的寓意何在,就算打不过,也不用这么早就做个了解吧……而且基纽在捅穿自己后并没有露出什么痛苦的神情,反而邪恶地笑了。

“身体互换!!——”随着基纽的一声尖叫,我感到一股巨大的吸力将我带起,失重感袭来,随后有什么东西在撕裂,向前冲去,撞到什么,停了下来,一阵天旋地转。

意识恢复后,首先袭来的是钻心的痛……我记得上一次这么痛,还是在与贝吉塔较量的时候。

再一看,站在我面前的……不是我吗??!

我与基纽的灵魂互换了???!!好家伙什么情况!

基纽捡起地上的探测器,腾空后,向我挥了挥手,露出了真面目:“再见。”

“喂!——”我想追回基纽,却被身上的被捅穿处疼得不明所以……可恶。

必须交换回来,如果不能,就大事不妙了!

我追寻这基纽的气,一路强忍剧痛追随到了一艘飞船旁,后来我知道,这是弗利萨的飞船。

我在次见到了贝吉塔,他正在与我的身体,基纽的灵魂进行激烈的战斗……好怪喔。

“贝吉塔——”我用这跟本不属于我的声音喊他。可能是因为我实在被疼痛折磨得没有力气了,王子殿下什么也没有听见。

克林注意到了我,他先是一愣,惊恐过后吞吞吐吐地道:“你是…悟空……吧。”

“是我!”我重重地说:“我被基纽交换了身体!现在和贝吉塔战斗的是基纽!”

“啊……”克林一脸顿悟。

我把目光放到战场。基纽并没有驾驭我的身体,所以他根本不能与贝吉塔匹敌,他节节败退,贝吉塔一脸傲娇地回击。看着我的身体受贝吉塔攻击,怪难受的。想到那具身体里是狡猾可恶的基纽,我立马改变了我的想法……打!给我打!可恶……

就在贝吉塔占据绝对优势时,基纽在此使出了那卑鄙无耻的一招:“身体互换!”

绝不能让他在次得逞,况且他想要交换的身体是贝吉塔的!

那一刻我几乎没有任何思考,潜意识告诉我在这一刻必须要向前冲。

我成功了。我在基纽要与贝吉塔交换的一瞬间,我冲到了贝吉塔与基纽之间。天旋地转,抽离,分解,聚集……

睁眼时,我已经回到了我自己的身体。现在的身体受的伤似乎与几基纽捅的没什么区别,贝吉塔下手可真狠……再怎么说这也是我的身体啊。我躺在地上,没有力气再站起来……就这样吧……

我闭上眼。耳畔又传来贝吉塔与基纽的打斗声。几分钟后,再次的,没完没了的:

“身体互换!!”

还来?!

我两次救贝吉塔于水火。我手边刚好跳过一只青蛙。这只娜美克星倒霉的青蛙就这么被我决定了命运。我将青蛙掷向贝吉塔。青蛙于基纽发射的光波接触。基纽发出了一声嚎叫。

转眼,基纽变成了那只倒霉的青蛙,仓皇而逃。

贝吉塔喘着气,朝我这边看去。我将眼睛轻轻睁开一条缝,太累太疼了。

我感觉自己被人扛起来,向飞船带去。是贝吉塔。

“谢谢……”我脱口而出,心底的感激油然而生。

“……”王子没说话,傲娇地扬了扬头。

“这是治疗舱,你进去。算是我的回报,从此,我们两清。”贝吉塔没等我同意,粗暴地将我的脸上摁了呼吸罩,强行把我塞进了治疗舱,回头关上了舱门。

我还想叫住贝吉塔,身边却突然被蓝色液体所包围。液体的温度刚刚好,很舒服,我感觉我在云彩上,被什么轻质物体包围着,没有一点压迫感。

贝吉塔席地而坐,靠在了治疗舱旁边,闭上了眼。

四周安静下来。

宁静被打破,是几声断断续续的啜泣。我在蓝色液体中缓缓睁开眼,透过深沉的蓝色,我看见贝吉塔在哭。

骄傲冷漠的王子居然在哭。

我有些茫然地摘掉呼吸罩,蓝色液体退去,视野清晰起来。我推开舱门,伸手搭住贝吉塔的肩:“怎么了啊?贝吉塔你……怎么了?”

“滚开啊!!”我善意的担心换来的是贝吉塔的怒吼。贝吉塔一把推开我的手,他动了真格,退到墙边,与我拉开距离,用手胡乱地抹掉脸上的泪水。泪痕若隐若现,贝吉塔的两眼通红,嘴唇破了皮,想必是在刚才的痛苦中咬破的。

“给我回去治疗……我不用你管。”贝吉塔站在了阴影之下,我看不见他的表情。

“我不要!”我异常坚定。

贝吉塔深吸一口气,沉默后开口道:“回去。这是我的事。快点回去,我不想再说一次。”他的声音带着浓重鼻音。

“你到底怎么了啊,”我担忧地道:“有……有什么事我们可以一起解决嘛……我可以帮你啊。”

随后是一阵沉浸。我站在贝吉塔面前没动,两眼直视着他。贝吉塔靠着墙,他几次张口,似是欲说什么,但又没说出口。

好像一切都停止与此。窗外是娜美克星的黄昏,娜美克星的太阳正在落山。这里的晚霞是紫色的,光线透过飞船的窗户斜斜撒在远处的地板上,留下紫色的光辉,与贝吉塔所站着的阴影形成两处明暗的交界点。

“蠢货……”贝吉塔长长吐出一口气,眼角隐约又带了点泪水:“我跟你讲了,你会懂吗?就算你懂了,我想你也不一定能帮到我点什么……”

“不会的贝吉塔!”我接上他的话:“我一定会尽力帮你!”

贝吉塔轻轻笑了:“就当算是向一个蠢货倾诉吧……”

他走出了阴影,半眯着眼瞧着我:“卡,卡,罗,特。”

“我不叫卡卡罗特。”

显然贝吉塔再次无视了我的纠正,侧身望着娜美克星的晚霞:“你知道你的身份吗?”

“呃这……”我停滞半秒:“听拉蒂兹和我说过一个大概……”

“那是你的哥哥。”

“我知道。”我也将视线投向晚霞,太阳下沉到了四分之一,深远的天空变成了深紫色,泛着一些蓝。

“卡卡罗特,你的身体里流着赛亚人的血,有着赛亚人的使命与热血,你和我一样!”贝吉塔提高了声音。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吓了一跳。

“可是你知道吗……战斗民族,战斗民族他毁灭,他从此在这个宇宙中消失了!”贝吉塔的声音再次哽咽,带着恨意。

我的嘴角抽了抽。

“弗利萨毁灭了他,毁灭了整个贝吉塔星。”

“弗利萨是……”

“这座飞船的主人,现在对于你来说,是和你抢夺龙珠的人。”

“原来是他啊……”

贝吉塔没有继续说活,退回阴影处。我听见了微弱的喘气声,随后是重重捶打墙壁发出的巨响。

“弗利萨!他!他害怕超级赛亚人的出现,因为那个预言!他杀了贝吉塔王!就是我的父亲!以及你的父亲……也没有逃过他的魔爪!整个贝吉塔星在霎那间灰飞烟灭!”贝吉塔激动地语无伦次。

“弗利萨是我的杀父仇人!你的杀父仇人!是我们赛亚人,更是战斗民族的仇人!!”贝吉塔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好长时间没有下一句话。

我看见贝吉塔的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深紫色逐渐布满天空,卷云在空中漂浮着。

“我是王子。可这又有什么用……”贝吉塔悲愤地笑了。

“为什么不反抗呢,打败弗利萨啊!”我道。

贝吉塔爆发出狂笑:“反抗?你以为我没想过吗?!这些在弗利萨飞船上的日子里我何时没有想过反抗!”贝吉塔再次深吸几口气:“可是我力不从心,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卡卡罗特!我几次以为我自己变成了超赛,可最终还不是自己骗自己!”

“弗利萨是不可能打败的强者……所有赛亚人战士们证明了这一点……”

我的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什么也说不出来。太阳已经一半没入了地平线,淡绿色的光环环绕着那个大光球,光球像是欲挣扎着,不愿没入地平线,它在苦苦地挣扎……

“这么多年你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吗!我忍辱负重,苦苦修练,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打败弗利萨!可是那一天……却一眼望不到头啊!!”贝吉塔咬牙切齿。

“我……”我欲言又止。

“你是下级战士,你在地球上长大,你原本的使命是征服地球,可是你却失忆了……唉算了……”贝吉塔抹了一把脸:“和你说了这么多,你也不会懂。你是一个在地球上长大的赛亚人,没有战火喧嚣,不用背负着复仇的使命……”

贝吉塔凝视着晚霞又道:“你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你有那么多与你并肩战斗的伙伴……卡卡罗特,我很羡慕你……”

“贝吉塔……”

“你用不着复仇……世界上只剩下我们两个赛亚人了卡卡罗特……”贝吉塔轻轻呓语道:“复仇是我的使命……仿佛我一出生就走在了复仇的路上……我很累……但是我不能停下,我要看到弗利萨死的那一天!”

贝吉塔转过身,盯着黑暗:“你不会懂的……”

太阳还在一点点下沉,逐渐只剩下了一点,天空被深蓝与紫色包围着,光球像是在对黑暗进行了妥协。当然,每一天,这种无奈后的妥协都要上演。

我沉思半晌,接下来的动作根本没有经过思考。我三两步上前,从后面抱住了贝吉塔。

我感到贝吉塔一个激灵,下意识要推开我,却在下一刻停了手。我抱的更紧。

王子儿接受了我。

“贝吉塔……”我贴在他耳边说,热气呼在他耳朵上,贝吉塔在次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现在……有我在了,你再也不是一个人了。我们可以一起,打败弗利萨,从此,你就再也不会活在阴霾之下了。”

“可能吗……”

“怎么不可能!”

我顿了顿:“贝吉塔,我理解你,深知你所受到的一切伤害……可是我希望你能好起来。”

接着我听见了贝吉塔一声急促的抽泣。

“蠢货……你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知道弗利萨的实力吗?”贝吉塔说到,声音闷闷的:“我曾经,直到现在都会像你这么想过,最终还不是被现实……”

“我们可以一起变强啊,总有一天,你不用沉浸在复仇的阴霾之下了,你可以像我一样快乐啊。一定会的,我向你保证一定会的……”我抱着贝吉塔晃了晃。王子儿的体温略微有些低,我将我的热量传给他。

贝吉塔望着墙壁。

“打败弗利萨,然后……我要带你去地球最好玩的地方,地球上可以看星星喔。”

“任何星球都可以……”

“没关系啦!我要让你看看电影,就是用一个小盒子投影到一块布上,很神奇的。”

“嗯。”

“那我都带你去了这么多地方了,你也得带我去看看宇宙吧,原来在地球之外,还有这么大的世界啊。”

“废话。”

“然后……”

“够了。”贝吉塔从我的怀里钻出来,脸上带着笑意,不过这点笑意转瞬即逝。他贴着治疗仓再次坐了下来,用一只手捂住半边脸。

太阳终于从山头落了下去,像是释怀。娜美克星进入了黑夜,这里的夜空很明朗,繁星璀璨,在空中闪烁着,使得夜晚变得不那么黑暗,空虚。星光照亮了那片黑暗,是天地之间的一道光。

我痴痴地望着那一片光。娜美克星的星星看到的要比地球多呢!

“卡卡罗特。”好一会儿没说话的贝吉塔突兀地道

“嗯?”我本来想纠正他,可纠正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一句答应。

“蠢货……那个……谢谢你啊。”

这句道谢没有任何的高傲,从中的是贝吉塔发自内心的,打心底的道谢。

“没事啦。”我回给王子儿一个大大的笑。我看到王子儿的耳尖竟有些红。

看着星空,我渐渐平静,我想起了龟仙人在地球说的话。我好像对爱有了自己的理解。我不想让贝吉塔伤心,他和我们一样,理所应当拥有快乐,他的童年处在阴影之中,以至于现在都无法从压抑中走出来。我得帮他,在我眼里,这甚至是我的一种义务。原来贝吉塔在我眼中是如此的重要,他可以拥有自由,他可以不再被复仇所压迫……我一定会履行承诺,都会好起来的。

“贝吉塔。”我坐到他旁边。

“说。”

“你知道……爱吗?”

“……嗯,我说不清。你问这个干什么。”贝吉塔疑惑地看着我。

“如果我说我爱一个人,你会信吗?”

“为什么不相信。”

“但……如果我说……”我的心脏开始狂跳:“如果我说我很爱很爱你……怎么办……”我从未感到如此紧张,纵然我不知道对爱的人表达自己的爱有什么意义。

贝吉塔的瞳孔放大了数倍,从懒散的靠着瞬间坐的直挺挺,手悬在半空中,一脸的匪夷所思与难以置信。

我以为他没听见:“我……我说我爱你啊,听到没有……”

下一刻我的嘴就被贝吉塔一把用手堵上。

“等……等一下什么什么?!”贝吉塔的语气明显不淡定:“你说你……等下……”他使劲组织语言,我耐心等着。我突然觉得说出爱来,反而放下了心。

贝吉塔足足缓了3分钟,开口便道:“蠢货……”他的嘴又动了动:“嘁……随你吧……”王子的脸涨得通红,松开了捂着我的嘴的手。

他同意了吧!我从未感到如此欣喜。

光影攒动,王子儿突然跨坐在了我身上,主动保住了我,我顺势揽住他。

“卡卡罗特……”贝吉塔的声音很轻。

“嗯?”

“你知道吗……从小到大,对我说过爱的,只有你一个……”

“啊?”我没反应过来。

“原来我没人爱啊……”贝吉塔全身剧烈地颤动着,大颗的泪珠滑落。

“诶诶诶……我有我啊,贝吉塔,我在啊。”

“弗利萨……弗利萨夺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一切……卡卡罗特……”

“我保证我会打败弗利萨的!”我说:“你不用再伤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贝吉塔不再颤抖:“我们……是战斗民族最后的希望,打败弗利萨……牺牲的战士们就可以安心的沉睡了……”

“哎呀你要我说说多少次!”我的双手搭上了贝吉塔的肩,与他对视:“我!一定会打败弗利萨!”

一种强烈的欲望驱使着我,我的手探上了贝吉塔的后脑勺,猛地拉近,唇齿相撞。我箍住王子儿,他的嘴唇很冰,我咬住了他的上嘴唇,舌头撬开他的牙关,触到他无处安放的软//舌。王子儿跟过了电一般僵直着,扭动了几下企图逃脱,但相较而言我的力气更大,让王子儿毫无招架之力。

吻到深处,王子儿用力锤着我表示没了气,我松开他,拉出一条银线。

理智恢复,瞬间的冲动夺走了王子儿的初吻。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气氛。

我以为接下来将会得到贝吉塔的咒骂以及无情的拳头。可贝吉塔却瘫在我身上,半笑半恼地到:“我们可真是……同病相怜呢……”

过了好一会,双方皆保持沉默。贝吉塔就以跨坐的姿势保持着,就这么坐在我身上,我背后贴着治疗舱。

贝吉塔把最深处的自己展现给我看,卸下了伪装,卸下了虚伪,放弃了骄傲的面具,他在我面前暴露无遗。当然,我说的话也都是真心的。

空气变得燥热。耳旁是贝吉塔略略短促的喘息与杂乱的心跳。

我和他之间的距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化为乌有。我们袒露着心声。

最后,距离只剩下那层薄薄的衣物。

暖色调的灯光照亮了整个船舱。像贝吉塔火似的头发,烧着心弦。

心弦断了,放弃了理智。

喘//息声交错。

每一次深吻,每一道吻//痕,都表达了对彼此无限的爱意。

我尽量轻,对于第一次的王子儿来说,还是轻点的好。

尽管如此,贝吉塔的眼角还是挂着生理泪水。

我替他擦去眼泪。

一轮接着一轮。地板上泥泞不堪。

王子儿累到在我身上,奶声道:“烦死了卡卡罗特……都……都怪你……蠢货……”

等一切结束已经是第二天凌晨。

我被贝吉塔硬塞回治疗舱治疗,以贝吉塔来收拾昨晚的激烈。

我在治疗舱里闭上了眼。得好好睡一觉呢。

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爱,第一次如此珍爱一个人,第一次去尝试主动所求,第一次彻底表白自己的内心。

却是最后一次……与贝吉塔悱恻/缠/绵,度过和他在的时光。


“贝吉塔!!!——”

贝吉塔倒在血泊中,站在他面前的,是罪大恶极的,他一生的宿敌:弗利萨。

这是我生来最痛苦也是最痛心的咆哮。

我冲道贝吉塔面前。此刻的贝吉塔早已泪流满面。我见过贝吉塔哭的次数寥寥无几,这次是最绝望,最无奈,最不甘心的……

巨大的悲痛席卷了全身……那些美好的幻想,那些承诺,那些保证,在一瞬间灰飞烟灭。

冰凉的液体滴落,落在我攥紧的拳头上。我这才发现我哭了。我喉咙酸涩,视线模糊……

这是无法履行承诺的悲痛……辜负了贝吉塔的负罪感……种种感情的交织。

风吹乱了贝吉塔的头发。

他对我说,让我不要让战斗民族就此灭绝,让我替他,以及所有的族人报仇,他说他有多么的不甘,他说他是多么的不舍……我甚至听到了,他骂我负心违愿……

我捧起贝吉塔的脸,任凭眼泪滴落。我亲吻他的额头,脸颊,喉结……

风吹乱了我的头发

……

END.

等下,还有(算是小补偿本来想BE到底的:new_moon_with_face:):

龙珠复活了贝吉塔,我义无反顾地冲上去抱紧他,我再也不愿失去他了!再也不要!

我告诉他我变身成为了超赛,弗利萨被打败了,我们可以一起,一起履行我的承诺!

5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