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同人站 Dragon Ball Fansite

沙达拉

买家

俱乐部

沙达拉买家俱乐部

【空贝】并发症(波塔拉耳环后遗症,一些更进一步)

*时间线:魔人布欧后,神与神之前
*孙悟空和贝吉塔两个人正式和解
*坡塔拉耳环合体残留“并发症”

*孙悟空/贝吉塔

  • desire -

    “贝……”

    “咦!”孙悟空被白花花的肉体晃了一瞬,摔在地留下一连串尖叫声,鸡皮疙瘩瞬间爬过手臂起到脖子后面。

    冷汗挂在他下巴上摇摇欲坠,肥皂盒险之又险地擦过他头顶镶进后面的墙壁里,“呃、呃…噢…”重重的一声巨响。孙悟空忍不住缩了脖子跟着墙壁“咯啦咯啦”裂开的声音又抖了抖。

    要是他晚上几秒钟保不准现在就是自己的脑袋开花。贝吉塔刚才绝对想杀了他的。绝对!

    那横过来的视线几乎要把孙悟空插个对穿,“卡!卡!罗!特!”贝吉咒骂着卡卡罗特,该死的卡卡罗特!

    贝吉塔简直要被这个混蛋这一个星期内不知道第几次这种行为气疯了。抬手能量激光就甩出去。躲开时孙悟空差点一头栽进浴缸里,才后知后觉。

    该死的此时此刻有点恼人的水蒸气,飘满整个浴室,孙悟空感觉到自己都热了起来。孙悟空的裤腿落进淋浴范围里被浇湿黏在他腿上。

    “滚出去!”

    “我…别那么说啊贝吉塔。”被小个子的男人劈头盖脸一顿咆哮震得无法思考的孙悟空颇为委屈的字句已经冲出口,根本就是火上浇油。

    贝吉塔喉咙里传出愤愤的吼声。就算此刻孙悟空想改口也来不及了。

    近在咫尺的愤怒几乎猛地成实质化怼在孙悟空脸上,赛亚王子揪着他的衣领,怒视着,脸颊近得孙悟空不得不被逼退了一步。

    于是他讨乖地露出那个熟悉的笑脸,抓贝吉塔的手腕摸到一手水,沐浴露滑得不行。

    贝吉塔见到那假惺惺跟面具没什么区别的傻笑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说过多少次不许用你那该死的瞬间移动!!如果这次也是因为我说过你是第一就快滚!我是承认过但不代表我能忍受你那傻脸!”

    他打开孙悟空搭过来的手,高个子男人眼睛里一闪而逝过受伤。贝吉塔咬牙切齿把思维末梢漂浮的那点悔意掐灭埋得更深,黑色的眼珠子频频闪烁着几乎要染成碧绿,“我们的关系没!有!变!”

    “收收你那随心所欲用进我的地方的行为!懂不懂私人空间怎么写!!”

    “对不起嘛。”孙悟空捂着耳朵,在对方简直要把他拆碎活剥的眼神下,音量越来越小。他咽了口口水总算移开黏在贝吉塔身上的视线,挠挠头,冷汗快掉下脸颊。

    “滚出去!!”

    “什…等…”

    “滚!!”矮个子男人低吼,孙悟空的耳膜整个都痛得要死,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狠狠摔上的门就已经合在孙悟空面前。贝吉塔简直不想跟他废话,把他踢出浴室,孙悟空差点被猛然合上的门撞断鼻梁。

    如果此时此刻孙悟空还有尾巴,大概会诚实地焦躁地拍着地板。

    这个“全宇宙最强”蹲在门口旁边盯着浴室的门恨不得烧穿一个洞。他摸摸胸前湿透的布料,条件反射用手背蹭了蹭脸颊,几秒钟茫然后脸上突然冒出一团绯红。

    孙悟空无措地抱住屈起的一条腿,下巴垫在膝盖上只想把自己整个人埋进去。

    在门里的贝吉塔压根没忍住咒骂,特地放大了音量就是要那家伙清楚听见!他把揉成团的毛巾用力地搓在身上,全身赤裸地暴露在喷头底下。他那该死的同族、卡卡罗特的气停留在门口,时刻彰显着存在感,半步不移。不加掩饰的情绪都能在气里感知出来。

    够了。停止吧。不要再去想卡卡罗特了。贝吉塔泄愤一样踢了浴池一脚。但即使如此他没有任何理由把气的收起来,该死的!为什么要!然而如同暴露在卡卡罗特目光下一样的错觉仍旧诡异得要命。再次咒骂一句,“妈的!”他狠狠拧上水龙头,草草擦干。

    隔着门雀跃起来都要扑上来的“气息”让贝吉塔猛地打了个哆嗦一下合上嘴巴。开门声之后夹杂着轻快几分的声音紧跟着响起,“贝吉塔!”

    “闭嘴!”硬着头皮无视那种热烈得几乎要把他烧透的视线,贝吉塔就算不回头也能知道那家伙什么样子,身后那个落水狗一样委屈巴巴的眼神烧得他简直浑身不对劲。那目光更甚放肆地愈渐游离在赤条条的腿和后背。

    一滴。两滴。

    孙悟空的视线跟着水流一起淌过面颊、后背,淌下的水珠落在地毯上弄湿了一路。

    仿佛在贝吉塔的皮肤上放火。该死的卡卡罗特!他知道自己还在滴水,但用不着卡卡罗特专门提醒!停止这种没意义的闷气行为,卡卡罗特又不会意识到自己有什么不对。

    贝吉塔甩掉毛巾背对着孙悟空一件一件套上自己的战斗服,盖住透出点粉的皮肤。介于房间还有第二个人他没四仰八叉地按原定修炼完接着休息的计划把自己塞到床上,但这不代表他就真的能忍受那个视线。

    太古怪了。他受够了。打败小布偶之后无论是庆功宴还是近连一个星期他几乎都能“听到”不间断的“贝吉塔”“贝吉塔”“贝吉塔”!他就在这里又不会跑去哪!用不着总是让视线跑到他身上!

    赛亚王子把其归结到令人浑身不对劲的不适感上。贝吉塔皱了皱眉毛,“有什么事情现在快说。”

    “噢…”孙悟空在看特殊材质的紧身战斗服包住屁股和腰部,他忍不住还在贝吉塔屁股和腿根的肌肉来来回回地巡视,堪堪把视线从贴身的衣服上收回来。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凑得太近,另一个赛亚人猛地转过头扯住他脑后的头发把他拉远,“贝吉塔……”

    这下堵着贝吉塔原本想说的话,喉咙动了动,他几乎被接触到的视线那端,孙悟空那黑色的眼珠子里无端燃烧的渴望吞没。

    “……”

    贝吉塔猛地放手,在甩开手之前被孙悟空条件反射按住了。

    没有手套的阻隔,他能轻易感受到贝吉塔贴着他发根的手指传递的热量。这个地球乃至全宇宙的“救世主”突然感到心跳一阵加快,无法自控,他差点以为人造人那时的心脏病又开始病发。

    那个固执得有时令他都不得不退步的赛亚王子罕见的动摇,嘴巴抿紧。

    他总不能实话实说。贝吉塔一定会发怒的。

    仿佛存在着某种莫名的牵引将他的意识绑在这个地球上比他矮大半个头的赛亚人身上,他承认自己赛亚人的身份,至少在贝吉塔面前。他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分神,连沉浸修炼都无法忽略。

    孙悟空自己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在搜寻起气息,两指合并放在额前,下一秒瞬间移动。甚至没想好随便哪个理由。

    贝吉塔把手从孙悟空手里抽出来,深深吐出一口气,总是拧巴的眉毛此刻拧得更紧了。赛亚王子忍住了没真的搓揉自己“发热”的手指尖,控制住脸上的发烧“咕噜咕噜”地嘀咕,古怪地盯着他的脸,“这不对。”贝吉塔突然意识到什么更仔仔细细盯着孙悟空的脸试图找到什么证实。

    这种总是莫名以求和他肢体接触的本能…

    “坡塔拉耳环!”

    有什么紧密的链接突然一下抽紧,孙悟空张了张嘴,然后紧闭嘴唇,末了干巴巴地套用了对方的想法,“你是说…因为合体吗?”

    也许。但那些也不是全部。高个子赛亚人自己也说不清。

    合为贝吉特之后的记忆只剩下模糊的零碎的分不清是不是真实的片段。他们的身体、气息乃至灵魂都合为一体,回忆与情绪囫囵吞枣地交换,直到他们分开仿佛还留着那种瞬间的错觉。光是如此就已经让那比任何时候都要让他心悸。

    “你不觉得你最近实在是…”没法把粘人两个字说出口,贝吉塔皱着眉毛,若解释为卡卡罗特蹬鼻子上脸也不是不可以,这白痴向来没自觉,跟谁都仿佛天性一样自来熟——

    “我没有!”

    猛地抬高的声音一下塞进贝吉塔脑袋里打断了他的想法,贝吉塔的视线重新回到孙悟空脸上。

    “我没有。”孙悟空表情空白了一瞬间,语气已经缓和下去。“我想待在这里…”他逃避似的,破罐子破摔地闭上眼睛,他放弃思考卸掉力气倒在贝吉塔的床上。就算等会说不定要挨揍他也不想马上离开。很明显王子还在注视着他,等着那个根本不存在的理由。

    孙悟空不想被对方的眼睛刺伤,床单柔和的布料包裹住他,无论是“气”,还是贝吉塔的“味道”,这样起码让他感觉很好。若不是理智尚在他甚至还想更彻底地埋进被子里。他再一次地,这次更肯定了,重复道,“我想待在这里。”

    屏住呼吸寂静了大概有一个世纪那么久,预想中的怒骂或者吃拳头,无论哪个都没发生。左手边床铺的空位凹陷下去,孙悟空能感受到布料摩擦的响声,散发热量的躯体从他上方跨过。

    他猛地睁开眼睛,张着嘴巴看着贝吉塔枕在他手臂上留给他的后背。贝吉塔抱着自己蜷缩在床的另外半边。

    盯着那个后脑勺孙悟空发了几秒钟的呆。

    贝吉塔……孙悟空翻了个身面对贝吉塔的方向,聚焦在赛亚人王子袒露的脖子上,最终他停住想触摸的渴望,伸出的手差最后几厘米。

    他缓慢地、慎重地沿着贝吉塔的轮廓移动着,手指在那头火焰的头发上,仿佛真的触及抚摸到赛亚王子的脸颊,自己轻了半度的声音已然冒出来,“晚安贝吉塔。”

    隔了很久,就在孙悟空迷迷糊糊的时候似乎真的听见贝吉塔的声音。

    “嗯。”

    于是膨胀的某种巨大的喜悦填满胸膛,他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孙悟空最终安静下去,满足地沉入意识深处。

8 个赞
  • dream -
    魔贝vs悟空

    孙悟空不明白,他不明白。

    小布偶那场战斗之后他们的距离更加接近,甚至不只是他单方面一厢情愿。他明明得到了贝吉塔的承认,但是为什么胸膛里仿佛某个位置空了一大片,有什么他叫不出来名字的东西消失了。

    就算以前贝吉塔总是抗拒他的靠近,对自己恶言相向,他仍然觉得这个赛亚王子就在自己身边。可是突然就变了。孙悟空不明白这种隔着一层纱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

    明明贝吉塔就站在面前,他却觉得离自己很远,远到他再也摸不着。无形的惶恐填满喉咙的窒息感让他打了个寒颤。

    如果,如果…

    沐浴在贝吉塔的目光下几乎让孙悟空血液都开始沸腾。那个从未有人如此专注的、热烈的眼神紧紧捕捉住他的双眼,孙悟空心甘情愿直直地被赛亚王子的视线拽进眼底。透明的燃烧的火焰也把他一同烤化。

    就在那一刻,那个瞬间。

    巴比迪控制的印记不祥地笼罩在贝吉塔额前,肢体纠缠的近身搏斗把热度传递到身体每一个角落。高涨的气焰伴随着超二的金色,挤压的空气中摩擦出的闪电环绕在挫伤的肢体表皮隐隐刺痛。

    孙悟空大口吸气吞进一口血腥味,他仿佛能嗅到汗水的咸涩,干燥的空气卷着沙子扑在他眼睛上,即使如此他也不想移开视线。孙悟空无法抑制地被对面那副愉悦到极点的笑脸迷惑。他想自己肯定也是一样的。如果…如果……

    肉搏甩出的汗水滴向岩石。孙悟空看着那双倒映着自己的那双眼睛里热烈里冒出的几分惊诧,翻天覆地的气息开始节节暴涨,逐渐变长的金发仿佛都成了慢动作。

    贝吉塔条件反射想拉开距离。孙悟空都能看到矮个子的赛亚人每一寸肌肉紧绷的弧度,却仿佛被他牢牢困住一动不动,然后孙悟空听到了自己嘴里的吼声。

    挨上一拳几乎让贝吉塔眼冒金星,孙悟空把他按进岩石里,尖锐的碎石留下更多伤口。那个家伙跟疯了似的冲着他低吼,扑在他身上把他压得更深。正面被气弹打中躲都不躲,孙悟空落下的血滴在他脸上,贝吉塔只好闭上眼睛,淋在眼皮上的血顺着皮肤流下去涂上鲜艳的红色。

    “他妈的卡卡罗特你疯了吗!”贝吉塔心跳得很快,他终于忍不住咒骂,赛亚王子把更多攻击往孙悟空身上招呼,回以咆哮。

    孙悟空不得不控制住身下的男人,紧紧地按住贝吉塔的双手,大腿牢牢钳住挣动的腿,欺身附加上身体的重量。对方意识到了什么突然狠狠一嘴巴咬伤孙悟空靠近的嘴唇。孙悟空充耳不闻那些谩骂只管贴近贝吉塔,龇牙咧嘴。

    他跨坐在贝吉塔身上无视那些伤口,沾着血和沙子的手扯破本来就被打破的战斗服,抚摸那些裸露的皮肤,浓烈的血腥味和喘息拽着他拽进更深的深渊。

    紧绷的腰因为疼痛弓起,贝吉塔断断续续地抽气。这混账简直要把他手骨头碾碎似的。混乱的贴着他脖子的喘息声在体会到别的什么之前被呼啸的愤怒吞没。沾着碎沙的手背蹭到布料底下的男性器官,贝吉塔浑身一激灵就差一拳挥到卡卡罗特脸上。

    无法动弹,无法攻击,卡卡罗特近在咫尺的那张脸古怪的专注地凶狠让他分了分神,贝吉塔把这点不对劲抛之脑后,瞪着孙悟空的眼睛,凶狠地怒吼。

    那混账更甚地摸到他腿根。

    难以启齿他竟然真的感受到尾椎发热。

    “贝吉塔…”滚烫的沸腾的“气息”刮在孙悟空脸上。他用力把贝吉塔从石头中间抠出来嵌进自己怀里,硬邦邦的肌肉相贴,稍微放松的一瞬间就被反应迅速的赛亚王子抓住机会挣脱一只手,狠狠往他肚子上揍了一拳,孙悟空扣着贝吉塔也一起倒飞出去摔进碎石里。

    “你…”贝吉塔骑在孙悟空身上突然察觉到贴在他屁股中间的某个高涨的部位一个激灵,马上闭嘴。在马上要离开的瞬间被反应的孙悟空拽住手又跌回他身上。这次贴得更紧了。那玩意隔着薄薄的衣服仿佛要顶进他肚子里。

    然后他醒了。

    贝吉塔发了几秒钟呆,盯着熟悉的墙面一时半会也没有反应过来。压在他脖子上的手臂压得他透不过气,有点热,卡卡罗特那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整个人都贴了上来。重叠的是顶在他屁股上的那根东西。

    “砰”。

    “贝吉塔你干什么!”

    被一拳打下床的孙悟空蹦起来与“救世主”挨不着半点关系表情狰狞,这下他整个人都醒了,烦躁的一句脏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床铺上的赛亚人堵了回去。

    “那是你的梦。”

    “什…”

    “……”孙悟空盯着贝吉塔的脸又重新让自己视线移到自己勃起的,隔着练功服都知道欲求不满的部位。

    在孙悟空视线第二次回到贝吉塔脸上的时候,贝吉塔终于受不了恼羞成怒地跳起来把孙悟空一头按进地板。

9 个赞
  • red -

    流淌的岩浆像外露的血管奔腾在裂开的地表,呼啸的灼热感凝聚着不详与毁灭。孙悟空立在星球上端,突然意识到这样的景象他见过。就在即将毁灭的那美克星。

    两轮太阳透过乌黑的云层缝隙漏下层层叠叠的鎏金色,大片浓烟涂在地平线上晕染出灰白。孙悟空收回舞空术降落在地上。凑近了才知道到不是黑褐色而是红色的土壤。

    刻在身体记忆里的如同出生时培养舱里的温床,羊水一般的安全与舒适感给他一种陌生的熟悉感。

    孙悟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前进的方向就是那片倒塌的废墟。

    他想他见过的。

    他见过那个标记。

    就在贝吉塔房间衣柜里的某件压在最底下的衣服上,那个分明不属于弗利萨舰队的标志——

    赛亚皇室。

    一只蓝色的蝴蝶穿过断裂的碎石从孙悟空的手边飞过去。孙悟空的视线追着那只蝴蝶一起跌入荒芜。蝴蝶甩过翅膀,孙悟空看到了尾部纹路透着明艳的浅紫色。

    他的视线与蝴蝶一同飞往废墟的角落,然后在落到对面那个人举起的手上时停住了。

    孙悟空小声地,他叫出那个名字,“贝吉塔……”

    那是贝吉塔。但又不是那个他认识的贝吉塔,或者说那不是他熟知的贝吉塔。

    那个贝吉塔比他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还要更小。眉宇间还没有那么冷硬的样子,嘴巴也不是时常抿紧不近人情,甚至可以说显得有些混沌的柔软。解下的尾巴塌在他身侧,尾巴尖与两只脚一起垂下断裂的高台。

    以前他也这样在皇宫的花园里玩水。

    瞬间划过孙悟空眼前的记忆碎片让他干巴巴地张了张嘴。

    浅紫色的湖泊表面被毛茸茸的尾巴搅出涟漪,就在阳光底下透出斑斓的光影的湖水包裹住干干净净赤裸的小腿。时间仿佛穿越了几十年回到曾今。

    极端的、相反的场景在孙悟空眼前分裂开,几乎错视地瞬间从他指缝里溜走。孙悟空仿佛在梦中穿寻着。却也只是一缕匆匆掠过的幽灵,是翻阅这一幕的虚影的观众。

    此时此刻一片荒芜里那个贝吉塔柔软的神情在散发着纯洁的白色,似淋在月光底下透出氤氲的雾。他在无人倾听的剧场看到一出既定结局的默剧的剪影。

    那个小了一号的贝吉塔没看见这里他自己以外的任何人。

    他只是看着那只蝴蝶。

    “贝吉塔……”孙悟空不确定自己脸上此时此刻混杂着的是怎样的神情。他捏住自己发抖的手,用力地像是要抚平所有悲伤。

    但他们不是这里唯一的两个人。

    孙悟空还感觉到另一个,熟悉的、又好像有一点不同、还有一点混沌的气。

    坐在高台里面一个更大一点的贝吉塔拢在阴影里。他搭着曲起的一条腿枕着自己的膝盖,尾巴紧紧盘在腰间,战斗服破损的厉害。

    他的披风垂到岩石,在他身下铺开红色。露出的衣服、手套和脸颊都染了血。赛亚人的标志性黑发也隐约被泼上深红色。他蜷缩地环抱住自己,从臂弯间露出的眼睛注视着另一个“自己”。

    冷酷、无情、残忍的,比起孙悟空第一次见到来到地球时的贝吉塔过之而无不及。

    摇摇欲坠的房梁裂面尖锐的部分就正对着那个贝吉塔的头顶上方,地面每一次震动都是一次倒计时。

    他们。他们。

    贝吉塔。

    在他眼前铺开的两组碎片几乎囫囵拼接出一整个黑和白的青春期。或者结束得更早。

    他们埋葬在弗利萨飞船移动的坟墓,飘在故乡。孙悟空几乎要把牙齿里弗利萨三个字咬碎。

    即使他孙悟空曾拯救世界,也无法真的触碰那些亡灵。该死。亡灵。贝吉塔是不一样的。他从未如此深刻意识到。

    作恶多端赛亚人遭致毁灭。所以他们死了。但是贝吉塔是不一样的。

    他抬起手,滴落在他拇指背上的湿润让孙悟空下意识摸到自己脸,透明的眼泪淌出眼睛落在自己手上。混杂的扭曲的毛巾在孙悟空胃里打结,抽搐的痉挛几乎要让他干呕。

    孙悟空伸出去的五指仍旧也是虚影。他看不到自己的手,只能看到眼前瞬间模糊的画面。他惊慌失措地站着,然后“贝吉塔”变得清晰。

    孙悟空无法自控失神地往前,尝到嘴里的苦涩,“……贝吉塔。”这个向来以傻白示人的高个子赛亚人泄出一瞬间复杂、怜悯和难受的表情。

    “你救不了他的。”

    对字句里的每一个音调起伏都熟知的孙悟空一个激灵猛地停住脚步扭过头。

    贝吉塔靠在开裂的岩柱上抱着手臂。赛亚王子的目光越过他落到他身后那两个自己身上,视线重新回到卡卡罗特脸时贝吉塔的目光有些复杂。“啧”了一声,放下手臂。

    “你要去哪?”瞬间的恐慌感冷冰冰地穿透孙悟空,打颤的尾音微微变了调几乎变成尖叫。高个子赛亚人条件反射往前走出两步却扑了个空。

    他快步跟上去缩短两个人的距离,“等等!贝吉塔——”

    “贝吉塔——”

    别叫了……贝吉塔仿佛感觉到自己耳鸣似的。搭在自己腿边的手指微微抽搐。他没有回答孙悟空,但是当那个家伙越过落后半步的距离走到他身边时他看了对方一眼。

    孙悟空抓住自己胸口橘红色的武道服,沉默里只有岩浆翻卷的轰鸣声与胸膛里的心跳声响应着“扑通扑通”。他注视着那只带着白手套的手抚摸过断裂的岩石,贝吉塔摸过那个标志,孙悟空记得。

    贝吉塔和他提过。赛亚人的骄傲、勋章和野心。

    耳边是那个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孙悟空简直能嗅到令人不适的毁灭。

    手套与刻在岩石上的凹痕摩擦的“沙沙”的细微响声一下子涌入孙悟空的听觉。孙悟空还能听见穿过自己的风声。

    “不能再往前走了。”

    这个地球上长大的赛亚人紧紧抓住贝吉塔的手,不易察觉的发抖。剧烈的崩塌压碎了本就不牢靠的废墟。碎石和红土落在两个人头发和肩膀上。被擦伤的皮肤隐隐刺痛,“…贝吉塔。”不是咆哮,甚至可以说是轻声细语地祈求了。

    “卡卡罗特。”贝吉塔终于像是叹气一样叫了他的名字。他一点一点挣开高个赛亚人握得太紧的手。然后下一秒孙悟空狠狠地,就如同撞在瞬间出现的看不着的、透明的阻隔上,受伤的眼睛湿透,切换着超赛的碧绿,他的声音也被一同隔绝。

    贝吉塔简直觉得那个救世主眼睛里要洒下透明的发光的泪水。

    灿烂的金色的气没被隔开。赛亚王子站在墙的另一边目光悠远,也只有这种时候他会放任自己任由那个高个子赛亚人完整出现在他眼睛里。他仿佛都能听到另一端卡卡罗特的怒吼。

    贝吉塔把手放在隔墙上,那边是孙悟空放在墙上的拳头。赛亚王子平静地似乎想安抚对方。那种若有若无的悲伤似乎从他那里流进孙悟空的眼睛。

    我不要!!孙悟空嘴里和脑子里都在一同力竭声嘶地尖叫,震耳欲聋。无能为力的愤怒咆哮着把他淹没,掐住他的脖子扼杀他的呼吸,高个子赛亚人咆哮着头疼欲裂,恐慌与痛苦促成了发抖的每一个字句。

    贝吉塔!

    贝吉塔……

    “你不该来这里。”

    然后这句话与层层封锁一同到来。

    孙悟空猛地睁眼瞬间涌上胸口的痛觉恶狠狠地割开他每一根神经,扎在他脑子里的伤口,翻动来翻动去。令人发毛的恐惧密密麻麻地把他淹没,麻痹掉所有的感官。他侧过身蜷缩着,等着不知名的恐惧感消退。

    被子压得孙悟空喘不过气。他抓抓自己的头发坐起来,沉闷地喘息。视线飘过躺在里面的两个儿子和身侧的琪琪,悟天翻了个身压到他身上,孙悟空忍不住压住呼吸。直觉告诉他此时此刻他最好该出去待会。

    孙悟空轻手轻脚地把悟天搬到自己的躺着的位置上从床尾滑下去。即使如此还是把睡在外侧的琪琪惊醒起来。

    “悟空?”琪琪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就要掀开被子,“早上了?我去做……”饭。孙悟空阻止了她。

    他把手放在琪琪额头上盖住她的眼睛,轻柔地如同每晚抚摸儿子睡觉,“我自己会做。”但如影随形的恐惧似乎仍笼罩在他身上,以至于孙悟空自己简直能感觉到自己每一个字都在打颤。

    或者那也是他的错觉。琪琪似乎并没有发现。

    “好吧那你记得冰箱里有你热了吃…”

    “好。”

    关上屋子的门。天还没亮,包子山没有太阳依然很冷,孙悟空这才意识到自己湿透的衣服。他在凉风里打了个哆嗦。

    离开吧。

    就现在。

    或者回去洗个澡换件衣服。孙悟空的身体在往前走,舞空术带着他往前飘起来。找个地方吧。哪里都行。

    热身、练功。挥出的每一拳凝聚出破风声。让力量填满他的那一刻他才仿佛感觉到什么重新填满他的身体。空白感消散了。地球上的救世主把手按在自己的胸口前,发麻的痛觉似乎还残留着。

    孙悟空差点再次无法呼吸。咆哮的怒吼在他眼睛里点起碧蓝的光。别想了。

    停止!

    这个气是……

    孙悟空身体猛地巨震,看向某处地方。贝吉塔…贝吉塔。赛亚王子的名字充斥在孙悟空的脑袋里,声音越来越大。他把手抬到额前,很淡,但是那分明就在很近的距离,贝吉塔的气。捕捉到的一刻,瞬间移动跳跃所有空间,他去到赛亚王子面前。

    然后几乎是瞬间错视浮现出的红土让孙悟空又抖了抖。

    那副毫无波澜的平静的沉默简直加重了救世主的恐慌。“他们”待在那个即将毁灭的贝吉塔行星,从未离开。混淆在一起分不清虚实的一切向四面八方延伸出鬼魅,贝吉塔躺在那里。

    对方似乎是知道他会来,眼睛都没睁开。但那似乎也没有真正的愤怒。

    “滚蛋。要么躺下。”

    孙悟空看着贝吉塔平躺在草地上闭着眼睛,草浪蔓延在他颈窝着抚摸赛亚人王子的脸颊。不同往日的平静几乎稍显柔和。他不合时宜地想到温柔。

    高个子赛亚人在他身边躺了一会,试探性地,先是手指,触摸到另一个,他的同族。

    贝吉塔似乎被吓到,抖了一下,但是没有真的抽开。于是孙悟空把整个手掌都贴上去了。接着是手臂。相靠的肩膀、胳膊每一寸皮肤都相贴仍然不够。孙悟空翻过去趴在贝吉塔身上,两只手臂撑在王子头两侧,他们的视线对上。

    “你会离开吗?”

    贝吉塔几乎被那两只眼睛里点起来的幽蓝的光吞没。他推了推孙悟空的下巴,并没有使力,“你在说什么鬼话。”

    “贝吉塔……”没有手套,孙悟空简直能感受到他贴着他下巴的手掌的体温,“叫我的名字好不好?”

    赛亚王子眯起眼睛,来自孙悟空背后的阳光把那个救世主的轮廓照进他眼睛里,明亮的颜色几乎让他睁不开眼。

    贝吉塔开口。

    “卡卡罗特你挡着我看太阳光了。”

    孙悟空笑嘻嘻地滚到一旁。眼睛和脑袋里都在描摹着那一刻赛亚王子脸上抹上如同奶油的粉红色。他们肩膀紧靠着。

    这次这个在地球上长大的赛亚人好好地躺下闭上眼睛。太阳升起明亮的、温暖的阳光透过云层照在并排的两个赛亚人的身上。

end

10 个赞

救命,第一段太有画面感了粘人的大狗(⁎⁍̴̛ᴗ⁍̴̛⁎)
还有直接把头摁在地板里,一大早给我笑到床底下

1 个赞

卡卡要单纯自然得多,感受到吸引就顺从心灵的呼唤,表现为黏糊糊地想蹭贝贝。贝贝不可能不受合体的影响,他一直在克制忍耐吧,明明敏感到连卡卡的视线都能感知到,心灵在呐喊,嘴上在倔强忍耐,很猫咪

2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