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来过》贝吉特X悟吉塔,卡卡罗特X贝吉塔,因为有卡贝又因为讲的多的是儿子们的故事,所以堆在妈妈的地界了~

最近玩“求生之路”用了贝吉塔、卡卡罗特和好大儿悟吉塔的模组后,原咪产生的脑洞,于是我把它具现化了。纯正的OOC ,人物都是鸟叔的,故事是求生之路的游戏设定加私设,整完了~哦也。

<<曾经来过>>

贝吉特X悟吉塔 卡卡罗特X贝吉塔

攥着黏糊糊的消防斧,我推开了窗户,背着木箱顺着安全梯悄声离开了购物中心的二楼。

爸、妈……我找到悟吉塔了,我这就把他带回去。

安全屋在森林边缘……杀回去时天已经黑了。屋里没开灯,紧锁的安全门把丧尸的哀嚎和嘶吼声全关在了外面。这个黑洞洞的家简直像个安静的墓园,即使我喊‘爸、妈,我回来了!’也不会有人答应我了。

我沉着脸把箱子放在了悟吉塔卧室的床边,他屋里的窗户都被木板钉死了。这些木板是爸爸钉的,我还记得他钉木板时,妈妈给他边递钉子边抱怨,说让他小点声。可惜,老爸尝试了不少凿钉子的姿势,声音还是那么大。老妈就嘀嘀咕咕的骂他‘真是个笨蛋’。可等中午分熬豆子时,妈还是给‘笨蛋’盛的最多,悟吉塔说妈偏心,臭老爸就端着盘子傻乐,嘚嘚瑟瑟的说‘贝吉塔果然是最喜欢他的’。

妈听见直接沉了脸,一饭勺就敲在老爸脸上,凶巴巴的骂,‘卡卡罗特你胡说八道什么!’

可老妈骂归骂,他给老爸准备的东西,确实是最齐全的。

橱柜的抽屉里不止有纱布、止血药、匕首,最下面还藏了电池,妈妈特意用纸把电池包起来,许是怕悟吉塔拿到乱用,毕竟照明电池已经很稀缺了。

摸索着回到悟吉塔的卧室,我倒在床上,给悟吉塔的DV换上新电池。我回来的太晚了,晚到不清楚这些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如果悟吉塔足够聪明的话,他一定会把这些天的情形都记录下来的。

打开DV,一阵细微的沙沙声后,再次看到了悟吉塔的大脸。

‘嗨,贝吉特,爸妈还没发现你去中心医院了,他们以为你去林子里狩猎了。我现在只觉得有点冷,可能有点发烧。我换了衣服,也把伤口用绷带缠住了。爸妈应该不会发现的。贝吉特,我有点害怕,怎么说呢……我怕我坚持不到你回来的时候。贝吉特,希望你能顺利的早点回来。’

电流的干扰模糊了悟吉塔的笑脸,我能看出屏幕里的他笑的有点勉强,悟吉塔强作镇定的样子我太熟悉了。我挪到床边,坐在箱子前,抚摸着厚实的箱盖,点开了另一段录像。

‘贝吉特,爸妈一直再跟我问有没见到你,我搪塞说你去加固陷阱了。他们似乎不相信,我说你不让我跟着你,是你嫌弃我总是迷路,他俩才没继续问。贝吉特,我觉得爸妈一定是察觉到了。我现在已经尝不出味道了,舌头都是木的,而且总能从爸妈身上闻到好香的味道……贝吉特,我是不是开始变异了。’

该死的特殊感染者尸群!如果不是它们一直堵着我追,我也不至于回来这么迟!用力按住酸涩的眼角,我点开了下一段视频。

‘视频里的悟吉塔的眼眶下已经泛出了青绿色,声音也沙哑的像是喉咙已经坏掉了似的,他在抖,抖的镜头都在跟着颤,他哽咽着对着镜头问着,贝吉特,我好难受啊……我好像要坚持不住了……’

可屏幕外面的我只能死死压住眼角,我的眼球疼的要炸裂了。我的泪腺分泌不出半点泪水,那些泪都在害悟吉塔受伤感染的那一天都流尽了。

悟吉塔……如果,如果当初我没那么狂妄任性就好了。

我就不该为了老爸那句‘你还是个孩子’,怂恿悟吉塔跟我一起去购物中心杀盘踞在那的特殊感染者charger,更不该失了手还想着硬抗它,要不是悟吉塔推开了我,当时我就该被charger捏死在那了。终于见识到特感的厉害,我拽着悟吉塔转身就逃。

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在悟吉塔跟前我可没什么偶像包袱,况且能在丧尸的围追堵截中带着擅长迷路的哥哥逃出生天,也算是我的本事。可躲到安全的地方我却根本来不及和悟吉塔炫耀,因为他面色惨白的攥紧了我的手,嘴唇颤抖着却说不出话来,我还以为他太紧张了,可随着暗红的血色从他的衣领后晕染开来……我才意识到悟吉塔受伤了。

我抖着手剥开他的衣领,祈祷着他只是玻璃尖或别的什么东西刮伤的。可在他白皙的后颈下被脏兮兮的指爪抠出来的伤刺疼了我的眼。开裂的伤口还在渗着血,可渐渐的鲜红的血色竟然越来越暗,是charger的爪子弄出来的伤,而且极可能是快速感染!

悟吉塔扯出个难看的笑脸,像是想逗趣似的问我,他是不是要死了?可声音却在打颤。

我使劲攥住了悟吉塔的肩,鬓角渗出冷汗。死?不会的!我不会让他死,看着渐渐变成暗黑色的伤口,我突发奇想如果把那些毒血都吸出来吐掉,悟吉塔是不是就会没事了!可就在我攥着他的肩想去嘬他的伤口时,悟吉塔却攥住我的腕子,挣扎起来。

我使劲搂住他,不让他躲我。絮絮叨叨的安抚说伤口上的黑血都是毒,只要吸出来吐掉,他就不会有事啦。可悟吉塔还是不让我碰他。一向顺从的悟吉塔最后竟真的挣开了我,双眼通红的瞪我半晌才咬着牙恶狠狠的骂道,‘贝吉特,你这是想跟我一起死吗?!’

看着这样的悟吉塔,我都不知道自己该对他说啥,道歉的语言都太过肤浅,他连自己的命都给了我啊!

那一天,在弥漫着恶臭的尸堆里,我搂着他,把眼泪流尽了。我的哥哥,我的悟吉塔,一直宠着我,明知我对他的喜欢掺杂了背德的情欲,还是纵着我,顺着我的哥哥……要被我的任性妄为害死了啊!

不想让他死,我绝不让他死!我用悟吉塔的衣襟蹭干泪,用力捧住他的脸,凶狠的警告他不许告诉父母,我去中心医院给他找疫苗!三天,一定要坚持三天,我会赶回来救他!

悟吉塔死死捉着我,骂我去特感丧尸的巢穴找疫苗是作死吗?!他不许我去送死,可他也知道我有多固执,他不能总抓着我,而我总有溜掉的机会。看着我顽固模样,悟吉塔终于退而求其次,强忍着泪水装出凶巴巴的模样威胁我,若我不带着他一起去,他就直接自杀。

看着这样愚顽不化的悟吉塔,我只能咬紧牙冷酷的对他说‘你是想拖累我吗?那种地方,我偷偷潜进去还好,你在那若是迷路了怎么办?等我去救你,不是更浪费时间吗?’

这话很伤人但确实管用,他捉着我的手失了力气,被我轻易挣开了。可看着他低头擦眼泪的模样,我实在是不放心让他独自回安全屋,所以我牵着他的手,把他送回了家。爸妈还没回来,我亲了下哥哥的额头,转身就走,心中豪情万丈,觉得自己一定能够拯救悟吉塔。真不知道那时我是哪里来的自信,许是透过云层的霞光落在了那个等我的人身上,让我以为自己可以碰触到希望了吧?

可我不是悟吉塔的救世主,他根本没能等到我啊!

透过屏幕我眼睁睁的看着那傻瓜缩在昏暗的墙角,对着镜头跟我叨念他好饿啊。我知道他为什么那么饿,丧尸病毒已经改变了他的进食习惯,他已经无法压抑对人肉的渴求了啊,可……爸妈都在他身边,在虚掩的门外,或是烛火通明的楼下,他俩的低语轻笑和鲜活的血肉气息都在勾引着他。

才两天而已,可影像中的悟吉塔的脸已经惨败到毫无人色了,我看着他抖着手捂紧嘴才敢面对爸妈的笑脸;看着他垂下头对担心的爸妈说自己只是不舒服睡一觉就好啦;看着妈要扶他却被他惊慌的躲开只能叹着气满眼无奈;最后还是爸爸把妈妈牵到了门外。隔着门我听到了老爸对悟吉塔的安慰,他让悟吉塔安心,他会出去找我,肯定会把我带回来。

我看着悟吉塔拉着毯子紧紧裹住了自己,直等爸妈走远,才捧起妈妈端过来的热汤哭的狼狈至极。我看着他像咽药似的含了口汤,却再下一刻就冲进厕所吐的昏天暗地。我看着他瞪大双眼盯着那些被他呕出来的墨绿色毒汁,吓的连站都站不起,只能瑟瑟发抖的爬着出去。

镜头在晃,他把DV抱进了怀里,就在这一片黑暗中我依然能听见他哭泣的呢喃,他在小声念叨着,‘贝吉特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真的撑不住了,我好想你……’

“我回来了。”触摸着那片黑暗,只是我回来的太晚了。

可赶回来却只看见倒在血泊里的妈妈,他的手死死攥着爸爸的断臂,而父亲堵着外面的安全门,半个身子露出森森白骨,血肉被狂化丧尸吞吃殆尽。可爸爸尸体依旧抵在门上,保护着这个临时的家和身后的妈妈。

可那些杂鱼怎么可能杀的掉爸爸妈妈?

卡卡罗特和贝吉塔可是只用了把两把砍刀就带我和悟吉塔从丧尸堆里逃出来的啊,这对狂战士似的爸妈怎么可能被普通丧尸杀掉?一个不敢想的念头从我的心底钻出来,害死爸妈的难道是是狂尸化的……悟吉塔?想到这个,我忙冲上二楼,而悟吉塔的卧室空荡荡的,屋里到处都是被绿色毒汁腐蚀后的痕迹。只有被撞破的半扇窗户,像是惧怕似的随着夜风的呜咽着。外面的林影沙沙作响,裹挟着血腥气息的山风吹的我心底泛凉。爸妈的尸身被我抱回到他俩的床上,望着妈妈依靠着爸爸半边骨架的影子,我背上消防斧,漠然的拎起了父亲的枪。

我要去找他,找到悟吉塔。不管他是人,还是会吃人的狂尸,总之他得回来,回到这,回来面对爸爸妈妈。

追寻着干涸毒汁的痕迹,我在购物中心发现了他。

在charger的巢穴里,我的悟吉塔像具真正的丧尸,眼眶凹陷,肤色青败,混在尸群当中,摇摇晃晃漫无目的的来回溜达。

我慢慢的靠近他,设想着他发现我时会怎样扑咬上来。可在他转头看到我的那一刻,竟是慌乱的转开头,躲开了我的视线。悟吉塔还有意识,他还认得我!看着他摇摇晃晃的想转身逃走,我再也顾不得四周游荡的丧尸直接吼道,“你站住!悟吉塔!”

被惊动的尸群犹如嗅到食物的野狗嚎叫着朝我冲来,涌上来的丧尸把我围在了中间,砍倒前面的尸体,后面的丧尸紧跟着就堵上来。被围住后,我已经没空去看悟吉塔了,没准自己会死在这里吧。

其实也算不错,至少死了以后去见爸妈时可以告诉他俩,我找到悟吉塔啦。砍杀着围上来的丧尸,我胡乱想着那些有的没的,只觉得被腐血碎肉沾染的斧头越发滑腻粘手。我粗喘着,努力砍杀着扑过来的丧尸,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

在我终于被丧尸扑倒时,预想中的死亡却没有到来,而一层层围住我的丧尸,却纷纷抽搐着翻倒了。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周围早已被暗绿色的雾气覆盖了,我费劲的爬起来,朝向缩在角落还不断散出雾气的悟吉塔伸出手,沉声说:“跟我回家。”

可他只嗷嗷叫了两声,转身就跑。

混蛋,混蛋悟吉塔!还想逃!

我追着他冲上了楼,才发现这层没有‘活着’的丧尸,地上倒着的丧尸都浸在墨绿色的毒汁里,就连当初抓伤了悟吉塔的那只特感charger也倒在那,半边身子都融化了。

这些,都是悟吉塔杀的吗?可他为什么还要逃?是我来找他了啊!

“悟吉塔!”我吼着,追着他,他逃的太快了……你根本想象不出,那细弱的仿佛被抽光了所有血液的苍白身躯是怎么迸发出这么快的速度的。我追着他,直到把他堵进了‘死胡同’,他身后的电梯间燃着熊熊烈火,悟吉塔在通道里嘶吼着,在烈焰的映照下,我终于从他失去瞳仁的双目中看到了慌乱。

逃不掉了!丧尸不会靠近火焰,可就在我以为自己可以抓到他时,悟吉塔却随着我的靠近,朝火源慢慢挪动,仿佛下一刻他就会为了躲我,跳进火堆里似的。

“悟吉塔!”我恼火的停下脚步,怎么办?他像是在怕我,可悟吉塔怕我什么?我突然意识到可能是手里的斧头……丢开了手里的消防斧,又轻轻唤了声,“悟吉塔。”他歪着头看着我展平双手慢慢靠近。

我赌对了,这次他没机会再逃开啦。

我握住了他的手臂,悟吉塔并没攻击我,他只是望着我,大颗大颗淡绿的泪珠从他的眼眶里涌出来,他似乎想跟我说什么,可颤抖了半天,只在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呜咽声,他的声带好像被毒汁融化了。

看着这样的悟吉塔,我实在是没法问他‘爸妈是怎么死的’,只能无奈的握紧他瘦骨嶙峋的腕子说,“先跟我回家。”这句话不知触了悟吉塔的哪根弦,他突然挣扎起来,力道之大,差点把他自己的手腕都扯断了。我慌乱的想制住他,安抚的喊着他的名字,可没有用,悟吉塔就像具真正的丧尸似的,嘶吼抓挠着马上要挣脱我的束缚了……

我不得不一肘击在他的后颈,看他软绵绵的瘫在我怀里,像是真的死了。我把他装进箱子里带了回来,现在他就在那,在床边的深棕色的木箱里。他醒了我能听见他在扣挠着箱子。

我坐起身看着眼前的箱子,扣上了DV的盖子。就这样关着他吗,这么关着他,他就不会挣扎着要逃了,我也不用问他,是不是他杀掉的爸妈了。可悟吉塔哭了,呜呜咽咽的,我能听到,隔着那层木板,我能听到他在箱子里哭了。

我最终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手,箱盖被打开时,我只看到了他的脊背,惨败的透着青绿色的脊背,肋骨一根根的凸了出来,凹陷的皮肉陷进了骨头缝,仿佛他就是一具蜷着的骷髅。

我的悟吉塔就这样缩在箱底,用细瘦的指头扣挠着箱底,呜呜咽咽的像只可怜兮兮的小耗子什么的,一点也看不出charger是他融掉的。

把他从箱子里拎出来时,我还在想或许自己做错了。可他搂住我的脖子时,乖巧的像是还活着,可他满脸淡绿色的泪痕又明明白白的告诉我,别做梦了!悟吉塔用他那双没了瞳仁的眼球望着我,像是有满腹的牢骚,可张开嘴却只发出几声呜咽,我的悟吉塔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心疼吗?心疼吧?可即使心疼,我依然贴上他的耳朵质问,“悟吉塔,爸妈是不是你吃掉的啊?”怀里细瘦的身体僵了一瞬又开始挣扎,这一次我没制住他,眼看着他爬滚着下楼,才起身跟上他。

咔哒咔哒的声音从父母的卧室中传出来,我以为悟吉塔又失去了为人的意识,可跑过去却看到他拢着母亲的手,像是想把母亲手中的断臂给父亲接上似的。

“悟吉塔……”我走过去握住他的手,“没用的,他们已经死了啊。”

悟吉塔抬头看向我,哆嗦着嘴唇无声的重复着一句话,我看了半天才试探的复述,“你说是特感charger杀了爸妈。”满脸都是泪的悟吉塔点着头继续比划,‘我给爸妈报了仇,我杀死了charger。’

我擦掉悟吉塔的眼泪,抱他回到我们的卧房。我放他坐在床上,贴着他的腿跪在了他身旁。悟吉塔想把我拉起来,我顺势握紧他的手,抬头看着他,“悟吉塔,一个人活着太寂寞了,就让我偷个懒吧。”

他又哭了,我摸着他的脸颊笑着说:“呐,不哭了,悟吉塔,让我一直陪在你身边,陪着爸爸妈妈不好吗?”我看着他说‘不好。’看着他说‘他的脑子越来越迷糊啦。’看着他说‘他不想吃掉我。’看着他说‘贝吉特,求求你了,离开吧。’

我笑着搂紧了悟吉塔,任他在我怀里颤抖着哀嚎,任他抓挠着我的脊背,他的指骨陷进了我的肉里,血涌出来我却并不觉得疼。我不觉得悲伤,因为我的家人都在这,我可以死在这里,可我不能留下无意识的悟吉塔,为了一口生肉在世间游荡……

埋在他的颈间,我咬了下去,牙齿深陷进他的肉里,墨绿的肉汁混着毒液淌进了我的嘴里,口腔、喉管被腐蚀的剧痛终于让我觉得自己和悟吉塔融在了一起……我啃咬着他一口一口的,吞掉他的肉,舔着他的颈骨,我把自己的脖子送到了悟吉塔的嘴边,感受着他贴上来的牙齿的温度,安静的笑了。

………………

“卡尔,快来,这边有个安全屋快来。”

“安全屋里怎么会有尸体?”

“草,二楼还有Spitter的尸体!”

“Spitter的尸体没什么吧?你们怎么都站这?看什么呢?”

比尔拨开了弗朗西斯才看清,在二楼卧室的床上,一位青年死死环抱着Spitter,他们的头脸贴在了一起,如果不是两人白森森的颈骨都裸露着,看起来真就像是一对情侣似的。

END。狡兔

4 个赞

居然是BE!!!!!为什么!!!!

因为游戏里 我们全家去送了全家桶QAQ

呜呜呜呜被狠狠地刀到了:cry::cry:

在一起啦!!!多甜啊~

哇哇哇哇:sob: 哭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