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同人站 Dragon Ball Fansite

沙达拉

买家

俱乐部

沙达拉买家俱乐部

【卡贝】鲜血浇筑玫瑰(大概是长文,9.22更新)

超次元乱战背景。主cp13宇宙卡卡罗特x贝吉塔,副cp主宇宙悟空x贝吉塔。

13宇宙赛亚人有发情期设定。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老鸟。

00

一声重击的巨响过后,球型的小行星擂台表面出现一道蜘蛛网般的深坑。

将濒死之人的脑袋踩在脚下,卡卡罗特扭了扭手臂,嬉笑着对站在台下观战的贝吉塔(13)高声喊道:“喂,贝吉塔(13),这次打赌是我赢了吧?”

站在13宇宙选手观战区的贝吉塔(13),双手抱胸,眉头紧锁,啐了一口,嘴里发出不满的啧声。

读秒结束,裁判宣布比赛结果后,卡卡罗特跳下擂台回到同伴身边,得意满满地捏住小个子王子的下巴,迫使他看着自己,道:“这可是你答应过了的,贝吉塔(13),你就等着瞧吧。”

贝吉塔(13)拍开他的手,骂道:“别拿你沾满血的脏手碰我!”

“嘿——到了履行承诺的时候你会求着我碰你的。”卡卡罗特痞气地笑了一声,没有再过多纠缠。

目睹了这一切的孙悟空不由得再次感慨:“他俩的关系真的好差啊,还是你的性格更好一点,贝吉塔(18)。”

“不要拿我和那个疯子比较。”贝吉塔(18)哼了一声,“那边那个卡卡罗特倒是纯种赛亚人的血性,可惜是个不折不扣的神经病。”

悟空的目光还停留在异世界的自己的身上,脸上有几分显而易见的好奇:“明明也是在地球长大的,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变成这副样子的……”

“别管了,下一场比赛要开始了。”贝吉塔(18)说。

这场比赛很快分出了胜负,又到了所有赛亚人最喜欢的晚餐时间。就在悟空、贝吉塔和贝吉特三人正在为餐盘里最后一块厚蛋烧争论不下时,一位不速之客突然到访。

“嘿,你们好。”拉蒂兹一坐下来,就感觉到餐桌上几位年轻人充满敌意地紧盯着他。

“放松点,小伙子们,我有重要的事来找你们的爸爸。”

“找我吗?”悟空和贝吉特异口同声,趁他俩不注意贝吉塔一把将厚蛋烧塞进了嘴里。

“你,和贝吉塔。”拉蒂兹指了指悟空,“事关我们那两位麻烦精,我实在是没辙了,看你们相处得这么融洽,所以……应该有办法帮助我们才对。”

“我很乐……好痛!干嘛打我,贝吉塔!”悟空揉着被贝吉塔用筷子敲打过的地方,委屈巴巴地抱怨起来。

贝吉塔双手抱胸,摆出谈判的姿态:“先说说需要我们帮什么忙,再做决定。”

贝吉特饶有兴趣地听着。

“咳……这个嘛,”拉蒂兹做贼般偷偷瞧了一眼远处,清了清嗓子,“事情有些复杂,等你们吃完了,我们可以换个地方再详谈。”

很快,三人在悟空和贝吉塔(18)的房间里坐下来。

01

漫山遍野的血腥味几乎令拉蒂兹喘不过气来,他常年沐浴于战斗中,时时刻刻与死亡打着交道,却也从未尝到过这样浓郁的令人反胃的气味。这一路所见的村庄,都充斥着寂静无声的死气和横七竖八的残缺零落的人类尸体,村庄边的河流也是被浸染的暗红色——显然这地方刚刚经历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屠杀。

篝火的炊烟出现在拉蒂兹的视野中,探测器里爆出一串较高的指数,拉蒂兹立刻加快速度朝那个方向飞去。

“哟,卡卡罗特,看来你生活得还不错。”坐在篝火边的果然是他多年未见的亲弟弟卡卡罗特,此刻,他正架烤着一条看上去足足有一百斤的大鱼。

野人一般赤裸着上半身、浑身血迹和污秽的卡卡罗特似乎并不认识拉蒂兹,反而把他当成了要抢夺他的食物的坏人,他吼叫了一声,迅速冲上前来,直截了当地挥出一拳,谁知却被轻而易举地挡住。

“你、你是什么人?!是人类吗?”见对方轻松化解自己的拳风,卡卡罗特面色紧张起来。

拉蒂兹松开手,退开几步,示意自己并无恶意:“我是你的亲兄弟拉蒂兹,十七年前年仅三岁的你被送往这个星球,执行杀死所有原住民的任务,现在你的任务完成了,我来接你回家。”

卡卡罗特依然神情警惕,像一只蓄势待发、随时准备进攻的豹子,但他也清楚自己与眼前之人的力量存在一定的差距,所以并未轻举妄动:“回什么家?我的家就在那里。”他朝东边指了指。

“你的家不在这里,卡卡罗特,你的家在贝吉塔行星,那是我们赛亚人的故乡。”拉蒂兹耐心地解释,他松开盘在腰上的尾巴,展露给弟弟看,“看看,我也有和你一样的尾巴,我想这里的原住民应该都没有吧?”

果然,卡卡罗特紧绷的神经稍微松懈下来:“你刚刚说的赛亚人是什么?我也是赛亚人?”

拉蒂兹在篝火边坐下来,将赛亚人、卡卡罗特如何在年幼时来到地球的来龙去脉解释给他的弟弟。听了这番话,卡卡罗特心中的怀疑终于全部打消,不会有人编造一个冗长、复杂又无法从中获得任何利益的故事来欺骗别人。

“你呢?这些年你是怎么过的?到现在我还没有发现除你之外的一个活人,地球人想必都被你杀光了?”

卡卡罗特脸上露出一丝邪气的笑,在火光的映衬之下显出几分可怖:“那当然,这个星球的大部分人都是不值一提的垃圾,只有个别被称为武道家的人,还算得上厉害。”

拉蒂兹正要称赞卡卡罗特一番,却见他突然神色一变,面露痛苦:“小林,小林还没有死!不,不对,他已经死了,被我杀了,我亲手揪出了他的心脏……唔啊……小林是乌龟,乌龟不应该死——”

他痛苦地抱着头在地上打滚挣扎起来,任凭拉蒂兹怎么安抚都无法平复下来,无奈之下他只能把卡卡罗特打昏,带回到飞船上。

“真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把卡卡罗特放进疗养舱休眠后,拉蒂兹启动了返回贝吉塔行星的航程,他心中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他的弟弟会成为一个前所未有的大麻烦。

三个多月的飞行后,卡卡罗特和拉蒂兹到达了贝吉塔行星的首都,来迎接的是他们的父母巴达克和姬内。卡卡罗特对父母并没有什么印象,但在被母亲拥抱时,还是流露出了情感上的颤动,父亲巴达克则只是轻轻地拍了拍兄弟二人的肩膀。短暂的寒暄过后,他们被召去拜见贝吉塔王子。

“这里的人真的都有和我一样的尾巴。”

“那当然,尾巴是我们的象征,也是我们引以为傲的东西,但你要记住,如果你不好好训练你的尾巴,它会在关键时刻要了你的命。”拉蒂兹告诫起一无所知的弟弟,“还有一点,等会一定要谨言慎行,贝吉塔王子脾气暴躁、性格傲慢,如果你招惹到了他,恐怕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卡卡罗特面露不屑:“那个王子真有这么厉害?”

“当然,他是所有赛亚人中最强的战士,比我强得多。”

卡卡罗特稍微收敛玩乐的情绪,但看他的样子拉蒂兹就知道他仍旧不以为意。

贝吉塔的偏殿在王宫正殿的西北方,待他们进入时,王子已经在那儿等待多时。他穿着一件与拉蒂兹相似的衣服,只是多了一条披风,整个人只是随意地站着,就自有一种不容侵犯的威严——当然这只是别人眼中的贝吉塔王子。

拉蒂兹行礼时,卡卡罗特便已率先开了口:“你就是那个贝吉塔王子吗?居然是个这么小的小个子。”

拉蒂兹心道完了,恨不得当场捂住眼睛不去看即将发生的惨案。

“……拉蒂兹,你的弟弟刚才说了什么?让他再、说、一、遍。”

“殿下,卡卡罗特他……”

“你耳朵不好吗?”卡卡罗特干脆走到贝吉塔的身边,“靠近了看发现你的身材更小诶,倒是这张脸还算可爱。”

“卡卡罗特!”拉蒂兹试图劝阻。

“卡卡罗特是吗,很好。”贝吉塔怒极反笑,周身爆出一阵极强的能量波,旋即一拳打在卡卡罗特的腹部,将他击飞到宫殿的廊柱上,整根柱子承受不住冲击轰然倒塌,整个偏殿也随之晃动起来。

卡卡罗特舔掉嘴角的血,撑着身体站起来,狞笑道:“个子不高,脾气倒是不小,倒是个不错的对手。”

拉蒂兹再次警告他嘴上没个把门的弟弟:“赶紧闭嘴吧,卡卡罗特!”

卡卡罗特无视了他,走到贝吉塔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王子:“刚才那一拳真的很痛,但这就是你的全部力量了吗,贝吉塔王子?”

“吃了我一拳还敢站起来继续挑衅我的,你还是第一个,卡卡罗特。”贝吉塔象征性地称赞了一句,随后他扯下身上的披风扔到一边,越过两人径直走到门口,回头对卡卡罗特说,“我可不想让我的宫殿成为废墟,跟我走,让你这个嚣张的小鬼见识一下我的真正力量。如果你输了,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卡卡罗特身上的好战习性立刻被这番话点燃,这一瞬间,他像是又成为了在地球只手屠杀人类的来自地狱的恶魔。

在卡卡罗特跟随贝吉塔离开后,拉蒂兹立刻朝着家里的方向飞去,现在恐怕只有巴达克能够阻止这两人了。

很快,他们到达了位于王宫西北方的山林中,大概是被两人身上的气场所慑,山林间飞出大片成群的鸟,林中的动物也都迅速远离,不到片刻功夫,卡卡罗特和贝吉塔周边再听不见丝毫动静。

贝吉塔唇角勾笑,自信满满:“现在求饶还来得及,卡卡罗特。”

“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求饶,贝吉塔,倒是你,与其叽叽歪歪地废话这么多,不如干脆展现你的力量如何?”

“不识好歹的野人!”贝吉塔怒不可遏,“那就让你开开眼界!”

比方才更甚的能量从贝吉塔的身上爆出,强力的风暴以他为核心,风卷残云一般将周围的树木全部连根拔起,空中到处都是盘旋的枝叶与木屑,若有普通人靠近,恐怕立刻就会被打得遍体鳞伤。下一个瞬间,贝吉塔陡然靠近,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卡卡罗特的面前,一拳直击对方的腹部。常年在野外的生活让卡卡罗特养出了野兽一般的敏锐直觉,他迅速侧身闪过,手肘一横,飞快格挡住贝吉塔紧跟其后的腿击,只一个来回的功夫,两人似乎都在对方身上找到了些许棋逢对手的乐趣。

“还算有点本事。”贝吉塔后掠几步拉开他们的距离,“但也不过如此,下级战士永远只是下级战士!”

“还没完呢!”卡卡罗特抢先进攻,超乎贝吉塔的预料,他的速度比一般的下级战士快上不少,拳头也很有力道,但出招没有章法,完全是野人一样全靠直觉进行攻击和闪躲,一般人或许会在这种密集的招式中败退,但贝吉塔从小就接受大量的训练,又在无数战斗中出生入死,自然不会被轻易打倒。贝吉塔一面闪躲一面寻找卡卡罗特一招一式中的破绽,随后在一记长直拳袭来的瞬间,他后退几步,堪堪躲过拳风。

“你就只会躲来躲去吗,贝吉塔?”

“是你的拳头太慢,”贝吉塔冷笑一声,“卡卡罗特,你的气息乱了,无法碰到我让你感到狂躁了吗?”

贝吉塔话音未落卡卡罗特又立即发动进攻,他的确感到焦躁,过去被孙悟饭收养习武的日子再次浮现在他的眼前,无数次他试图杀死孙悟饭,却都被对方轻松化解,哪怕是睡梦中的偷袭也不成功,这让他变得越来越暴戾,直到他变成巨猿、彻底将孙悟饭踩在脚下,这种焦躁感才稍许消退。

“你的攻击太直白无趣了!”贝吉塔主动上前准备抢先攻击,然而这一次冲刺只是一次佯攻,卡卡罗特的速度超乎预料地进一步提升,他从贝吉塔的头顶越过,冲击波从掌心射出,这么近的距离理应没有人可以躲开。然而身经百战的贝吉塔瞬间识破了他的意图,迅速后掠躲开冲击后又立即上前,在卡卡罗特落地还未站稳之时就将他踢翻在地。

“你毁了我的衣服。”贝吉塔扯掉上半身被烧烂的衣服,一脚踩在卡卡罗特的脑袋上,把他的脸摁进泥土中,“不过,我得表扬一下你,在战斗中进步,还算是个人才。”

鼻腔和嘴巴都被泥土掩盖的人发出一声愤怒的闷哼。

“不服气?区区一个下级战士,妄想挑战本王子,我看你是在那颗低级的星球上待得太久,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贝吉塔松开脚,揪住卡卡罗特的头发把他拎起来,下级战士的脸上满是愤怒和暴戾,像是一头气急败坏的狮子。

“让我想想看该怎么惩罚你比较好,拉蒂兹是你的哥哥,巴达克是你的父亲,虽然很想直接杀死你,但我总得给他们一点面子。不如这样,先折断你的一只胳膊好了。”语罢,卡卡罗特的左手就被他扯断,无力地垂下来,“这样都不叫出声?看来你还有点血性,不过只是骨折罢了,很快就能长好,这样可没什么意思。要不,我还是真的把他折下来?”

贝吉塔唇角含笑,说出的话却令人胆寒。

就在这时,巴达克和拉蒂兹终于赶到。

“殿下!无论卡卡罗特做了什么事,请务必饶他一条性命。”见到贝吉塔身上的些许伤痕,巴达克心惊,万万没想到他的小儿子居然能够伤到贝吉塔。

“我没想过要他的性命,只是想要折断他的四肢罢了,不碍什么事。”贝吉塔微笑道,“冒犯王子,这样的惩罚不算严重,你说对吧?”

“王子殿下,卡卡罗特刚回来,对很多事情都不了解,冒犯了您也是情有可原……”拉蒂兹忍不住开口求情,“更何况……”

“更何况什么?”

“更何况卡卡罗特也是一位不错的战士,殿下不是一直烦恼没有一位对手作为陪练吗?”巴达克立刻接话。

贝吉塔眯起了眼睛,神色微凛:“你的意思是,他有资格做我的对手?他拥有这种潜力?”

“我能以侍卫长的身份起誓,殿下,卡卡罗特一定会成为一个合格的陪练。”

贝吉塔犹豫了一会,把卡卡罗特扔给他的父亲:“行,我相信你一回。但如果他依然像现在这么垃圾,我会毫不犹豫地砍掉他的双手双脚。”

“我、我一定会杀了你。”卡卡罗特愤恨地说。

“卡卡罗特!”

贝吉塔这次却没有生气,他冷笑一声,道:“我会等着那一天的,卡卡罗特。”

10 个赞

好棒!!期待后续www

狂喜乱舞!想看13宇宙卡贝很久了,18宇宙是本宇宙打情骂俏的小情侣,13卡贝就是最恶劣的那种模式,大恶人

3 个赞

是狂犬和疯批美人的血腥爱情!!

13宇宙太得劲了,神经病爱情故事疯批爱好者狂喜乱舞

2 个赞

02

最后一个敌人在冲击中消失,卡卡罗特关掉模拟训练的开关,从长椅上拿起毛巾擦着汗。自从从贝吉塔的手中侥幸保全性命后,在父亲巴达克的安排下,卡卡罗特一直在侍卫长专属的训练室里进行模拟训练,但这些模拟出的没有血肉的敌人,无法给他带来丝毫茹毛饮血的快感。

“干得不错,卡卡罗特,你的战斗力每一天都在提升,照此下去,很快你就有资格成为王子殿下的陪练。”巴达克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来。

一把将毛巾扔在地上,卡卡罗特对着扬声器吼道:“照此下去照此下去,你每天都这么说!到底要花多少时间我才赶得上那个目中无人的家伙!和这些幻象战斗无法从根本上让我得到提升,你很清楚这一点!”

巴达克不置可否,他很清楚赛亚人的好胜心和渴望战斗的血性,而卡卡罗特……不知他经历了什么,他的嗜血程度几乎超过了所有赛亚人。对此,巴达克心中总有几分担忧,觉得他的小儿子会成为一个巨大的隐患。

“我收到了一个好消息,卡卡罗特。拉蒂兹马上回来,我想想,如果你能说服你的哥哥,我可以给你安排一个位置,让你和他们一起出任务。”

“真的?!”

“我从不食言。”

巴达克所言不虚,拉蒂兹的飞船在半个多小时后就返回了首都,他甚至还给卡卡罗特带了一份漂亮的战利品,由特里尔星球特有矿石所制成的手环,可以让佩戴者知晓一秒之内接触者的内心想法,唯一可惜的是它的使用次数极其有限。

“这可真是个好东西。”卡卡罗特迫不及待地戴上了手环,端详一阵后他又问,“还有呢?你们还遇到了什么有趣的事?”

拉蒂兹咽下嘴里的饭菜——他们的餐桌上已经堆满了空盘子,母亲姬内还在源源不断地把更多的饭菜端上来——眉飞色舞地给卡卡罗特讲述这次出任务的战斗经历。

“特里尔人有些难搞,他们的一流部队,人人都拥有这种手环,这让他们在短暂的时间里可以预测我们的行动。有几个家伙,太过轻敌,所以死在了那里。”提起死去的同伴,拉蒂兹的语气仍然漫不经心,“但是时间稍长,他们就失去了优势,只能任人宰割。真可惜你没看见那副场景,特里尔人的星球很漂亮,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卡卡罗特蠢蠢欲动,他受够了整天和不存在的敌人战斗。

“父亲答应我,如果我能够说服你,他就给我在小队里安排一个位置和你们一起出任务。”

“真的吗?”

“千真万确,再不答应他,他迟早会把这个房子都拆了。”巴达克说,“卡卡罗特的确很有潜力,你肯定想不到他这两个月的时间进步有多大。”

拉蒂兹停下吃饭的动作,看向他明显被勾起了战斗欲的弟弟,笑道:“打一场?”

卡卡罗特立即站起身。

两人很快转移到了训练室。看着卡卡罗特摘下自己送给他的手环,拉蒂兹不由得问:“你不打算用那副手环对付我?”

“我更想用它来对付别人。”

“贝吉塔王子?”

卡卡罗特咧嘴一笑,不置可否。随后在拉蒂兹摆好战斗架势的一瞬间,他就立即冲了上去。他的速度比拉蒂兹预料中的要快得多,几乎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面前,拉蒂兹闪避不及,瞧见从左侧袭来的拳头,正要进行防御,却被另一只手掌狠狠击中了腹部,只一掌就让他吐出一口血来。

被击退几步,堪堪站稳身形后,拉蒂兹抹了把嘴边的血,收起玩乐的情绪,若还是抱着打闹的心态去战斗,恐怕他会死在卡卡罗特的手中。

“超乎我的想象,亲爱的弟弟。”

卡卡罗特舔了舔嘴唇,笑道:“还远不止如此呢,我的哥哥。”

“你怎么看,巴达克?”姬内双手抱胸,隔着训练室的玻璃观看着两个儿子的战斗,卡卡罗特现居上风,拉蒂兹甚至有几分疲于应付的意味。

巴达克沉默了一会,眼见着小儿子试图再现与贝吉塔战斗时的那一次奇袭佯攻,回答道:“卡卡罗特会输。”

姬内玩味地笑起来:“你这么认为?”

“拉蒂兹的战斗经验比卡卡罗特丰富,而且他的战斗力确实也在他的弟弟之上。”

“我看未必。”

两人对话的当口,卡卡罗特忽然拉开了和拉蒂兹之间的距离,能量波从他的手中四散而出,集中朝着兄长的方向打去,这对拉蒂兹而言当然不痛不痒,他甚至不准备闪避,然而正在这时,一道超乎探测器测量上限的光波在卡卡罗特掌心集中。

嘭的一声,拉蒂兹左眼的探测器破碎开来。

“——波!”圆柱形的光柱朝着拉蒂兹飞去,下一瞬间,巴达克出现在二人中间,一手将光波挥散出去,整个训练室摇摇欲坠地晃动了几下。

“父亲!”拉蒂兹喊道。

“你赢了,卡卡罗特。”姬内从背后勾住小儿子的肩膀,“你父亲看走了眼,他以为你会输给拉蒂兹,看来你在模拟训练中隐藏了不少实力。”

卡卡罗特邪笑道:“嘿,对付那些幻象,根本没必要动真格的。”

“你刚刚那一招是什么,能量太强了甚至毁掉了我的史考特。”

“那是我在地球的时候学到的,有个乌龟样的武道家,那可真是个不容小觑的家伙。”脑海里浮现出小林和龟仙人相处的情形,卡卡罗特的脸上再次显出痛苦和疯狂纠葛的恍惚神色,但很快他就恢复了神智,转头对巴达克说,“既然我赢了,你可以实现承诺了吧。”

“你很快会拥有你的专属作战服。”

侍卫长为自己的儿子安排一个作战小队的位置并不是什么难事,两天之后这件事就已被处理妥当,卡卡罗特获得了一件和他的兄长相似的、颜色略有区别的战斗服,一周之后,它就被派上了用场。

“这么快又有任务?”巴达克眉头紧皱,“距离上次任务过去了还不到十天,以往的话他都会至少给我们半个月到两个月的休息时间!”

“弗利萨的贪婪宇宙皆知,现在……只不过是更加欲壑难填罢了。”贝吉塔不紧不慢地说着,看起来比坐在王座上的他的父亲贝吉塔王还要镇定自若,“迟早有一天,他会自取灭亡。”

他的眸子中闪动着冷酷而近乎残暴的光,巴达克非常清楚,王子的野心不会在那位宇宙帝王之下。

“对了,巴达克,听说最近你把你的小儿子安排进了军队中,是吗?”贝吉塔王忽然说。

“是的,陛下。卡卡罗特战斗力卓绝,不在拉蒂兹之下,我想是时候给他机会进行实战了,这对日后也会有很大的帮助。”

贝吉塔的眉毛挑动了一下:“你说他战斗力不在拉蒂兹之下?”

“是的,王子殿下。他们打了一场,如果最后不是我出手,拉蒂兹很可能会死在卡卡罗特的手上。”

贝吉塔沉默下来,像是在盘算什么。许久,他忽然笑着对他的父亲说:“父王,我也很久没有真刀实枪地进行过战斗了,这次任务让我带领卡卡罗特所在的小队怎么样?”

贝吉塔王不知道自己儿子的打算,便随口答应了。

巴达克开始为小儿子感到担忧,然而得知此事后的卡卡罗特却变得越发兴奋,他已经做好了在外星杀死他们的王子的绝佳打算。

一周后,所有小队的飞船陆续从首都出发,前往弗利萨安排的新地点,贝理星。这个星球位于银河的另一端,距离贝吉塔星极远,他们还得在中途进行一次补给,才能安全抵达目的地。

这一路的航程极长,除开吃饭、睡觉的时间,卡卡罗特大部分时候都在重力室里进行训练,自从与贝吉塔再次见面,他就察觉到虽然他进步很大,但与贝吉塔之间的差距却变得更远,这种被人压了一头的焦躁感驱使着他不断把自己逼向绝境。

就在卡卡罗特结束了一场训练时,贝吉塔忽然出现在重力室。

“你来做什么?”卡卡罗特警惕地盯着王子,他深知如果对方想要在这里要了他的命,他会毫无还手之力。

“看看你的训练成果罢了,别那么紧张,下级战士。”贝吉塔环顾了训练室一圈,最后目光又回到卡卡罗特身上,“还有力气吗?和我打一场如何?”

卡卡罗特用邪气的笑容作为回答,光是想象吞噬王子的血肉,他都会激动浑身发抖,哪怕他的战斗力还远远不及王子。

摆出迎战姿势后,两人同时朝着对方冲出——

这场战斗结束得很快,贝吉塔理所当然是胜利者,然而他赢得并不算轻松,此刻半条胳膊还在不住地往下淌血,锥心的疼痛让他一直紧皱着眉,而卡卡罗特倒在他的脚边,不停地喘着粗气,身上的汗水几乎聚成了一小块湿地。

贝吉塔啧了几声,摇着头感叹道:“听说你差点杀了拉蒂兹,亏我还有所期待,没想到你比我想象的更差劲,看来我得重新考量拉蒂兹的实力了。”

卡卡罗特愤恨地抓住了贝吉塔的脚。

“省点力气吧,下级战士,你的气息太过紊乱,甚至控制不好力道和角度,只会一个劲蛮干……”说到这里,贝吉塔陡然收声,他忽然蹲下身来,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仔仔细细地打量起卡卡罗特的脸。

隔着手套,卡卡罗特感到一双冰凉的手触碰上他的额头,让他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

贝吉塔像是被触电一般突然收回了手,他站直了身体,撇过头去,骂道:“该死的下级战士!处理好你的私事,否则我不会允许你以这种状态进行任务!”说完,他便飞快地离开了重力室。

卡卡罗特不明就里,躺在地板上美美地睡了一觉——贝吉塔手指的冰凉,确实缓解了不少他身体里的灼热感,甚至让他有点儿贪恋那温度起来。

9 个赞

卡卡发情了吗?!!王子让他处理私事,殊不知他对自己的生理状况了解度为零哈哈哈哈哈
不过第一次对战竟然略过了,看来没有界王拳的卡跟贝的差距不是一点两点。不过想知道卡卡罗特在说王子是小个子又一下就打输了之后怎么保住他那条命的。。。看在侍卫长的面子上嘛 如果是的话贝贝你好爱巴爹啊哈哈哈哈哈:rofl:
以及后面有大王的戏份吗 我想看卡卡听到大王对贝说“你是我最疼爱的”时的反应(搓手)有弗贝就更好了!!(痴心妄想

2 个赞

好家伙,疯卡原来还想着杀死赛亚人的王子。看来发青后上了王子对他来说也不是大事。
可怜的王子贝贝,现在还是一副成熟的首领样,被下克上冒犯会震惊一整年吧?守序疯子撞上了混乱疯子

1 个赞

新更的第十三宇宙同人漫画里卡卡还会奸杀女人,被贝狠狠嫌弃了,好奇这个发疯的卡卡要怎么能压住比他强这么多的13贝

快要发情了但又没有完全发情hhh第一次对战已经在01里写过了呀,看巴爹的面子放了一马hhhh感觉巴贝可以有(bu)

2 个赞

那必须时时刻刻都想杀死对方,王子也一样,不过王子现在觉得杀死卡卡就像碾死蚂蚁一样容易所以并不放在心上然而很快他就……

看了更新我被震到了

求个乱战同人的可观看地址,感谢

https://mp.weixin.qq.com/s/KJAmFIsFKlW-i-OddmUWvA 可以在官方微信公众号:DBM龙珠超次元乱战 里看,粮多

2 个赞

奸杀也太疯了。。
只能解释成卡卡发情又上不到贝于是随便抓一个来泄欲🤷
卡卡罗特,你口味真重(嫌弃

不光嗜杀还是虐待狂,连王子都看不下去他无意义的举动了……驯服野生卡卡罗特任重道远

4 个赞

过渡一下……稍短。

03

他正观察着一场火山爆发。地面的震动绵延了数十公里,比乌云更可怖的浓烟遮天蔽日、从海面的方向滚滚而来,伴随着红色火舌的流动,空气也变得干燥而灼热,仿佛一张嘴就会吞下一口可以烧穿整具身躯的岩浆。为了逃难,城镇四面八方的道路都已完全堵塞,鸣笛声和人群的辱骂吵闹声被隆隆的自然之声所掩盖,还有更多的人源源不断地从室内逃出,妄想躲过天灾。

不用刻意去想象,卡卡罗特就能猜到那些和他不同的人类的脸上写满了什么样的情绪,他们的恐慌令他感到兴奋,他也不吝于在这层恐慌之上再加上一层绝望。

片刻的观察等待过后,卡卡罗特从空中缓缓地落下,落到一座高速公路的上方——已经有不少不耐烦的人注意到他的存在,竟然目露期待地望着他,似乎觉得他会是拯救他们于危难之中的救世主。

卡卡罗特咧嘴一笑,在手心聚集起一团能量,毫不留情且轻而易举地毁灭了他们。

尖叫和哭喊的声音传来,让卡卡罗特愉快地大笑出声。

他的欲望在此刻得到了满足,但还远远不够。

——卡卡罗特猛地睁开了眼睛。

船舱里寂静无声,飞船稳稳当当地在银河中航行。所有小队成员都进入了休眠,距离到达补给站星球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他们需要一次完美的休眠来让身体达到最佳战斗状态。卡卡罗特却无法静心,他感到饥饿,感到极端口渴,像是刚刚在沙漠里踽踽独行了大半辈子的枯槁之人,身体里的一团岩浆般的火焰灼烧得快要让他失去理智。

卡卡罗特很快就找到了餐厅,并把冰箱里储存着的大量食物和后厨里还未进行加工的储备食材都扫荡一空,这让他感到稍许满足,但还是不足以填饱他的欲望。

如同一头欲壑难填的野兽,年轻的赛亚人循着本能在飞行舱中四处奔走,良久,他在一间亮着灯的房间前停下来,吸引住他的当然是摆放在桌上的几盘食物。

然而,就在卡卡罗特准备推门而入时,贝吉塔忽然出现在他的视野中——赤身裸体的、身上还淌着水珠很显然刚刚洗过澡的贝吉塔。

贝吉塔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抄起桌上的毛巾擦拭胳膊,他的肌肤在灯光之下显得十分苍白,甚至可以看到分明的血管。王子擦拭身体的动作非常小心且仔细,从肩膀到指尖,从腰侧到脚趾,几乎可以称作是优雅了。

喉间溢出一声喘息,似是喉咙极度干渴的人长期缺水的爆破音,卡卡罗特直截了当地破门而入。

赛亚王子方才还舒展放松的眉心一瞬间拧起,猝不及防间他的指尖发出一道细长的能量波,却被卡卡罗特轻而易举地挡住了,这让贝吉塔感到有些吃惊。

“混账东西,未经许可,闯到本王子的房间里来,打算做些什么?”

“我饿了。”卡卡罗特直勾勾地盯着贝吉塔说。

“……这里不是餐厅,肚子饿了你应该出门右转。”

“餐厅里的食物我都吃完了,但我还是很饿。”卡卡罗特仍旧盯着他们的王子,而对桌上的饭菜视若无睹,“不仅是嘴里、胃里,任何地方……”他用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说:“连这里都感到很饿。”

“哦?所以你不睡觉跑过来是想和我一起探讨精神饥渴的哲学问题?”贝吉塔嘲讽道,“我没有那么多闲工夫,你最好把桌上那堆我不要的食物解决掉然后立刻自行解决你的私事,十八天后还有一场战斗要打。如果你的第一场战斗表现太差,我会毫不犹豫地把你从小队中踢出去,下级战士。”

“什么私事?”卡卡罗特精准地捕捉到了关键词,“这是我第二次听到你这么说了。”

贝吉塔眯起了眼睛,把卡卡罗特上下打量了一遍,最终他确信这个愚蠢的下级战士对赛亚人的生理状况一无所知。

——该死的巴达克和姬内,作为父母,难道他们从未教过面临青春期的儿子任何生理常识吗?

贝吉塔的沉默引起了年轻赛亚人的不满,他走上前去,一把扣住王子裸露在外的圆润的肩膀,沐浴过后微凉的肌肤与他手指的灼热呈现鲜明对比,让他本能地在上面摩挲起来。

“放肆,你这个该死的下级战士!”贝吉塔一脚把卡卡罗特踹飞出去,桌子被撞翻,食物撒了一地,但卡卡罗特的目光仍然粘在贝吉塔的身上。

用披风将自己裹住,贝吉塔在椅子上坐下来,看向仍旧注视着他的下级战士。此刻的卡卡罗特像极了一头许久没有进食的饥饿的野兽,目光灼灼地盯着猎物一样的王子,连犬牙也微微露出,若非忌惮贝吉塔的实力,他恐怕早已扑上来,将狩猎的对象啃噬殆尽。

这目光太过直白,让贝吉塔感到不愉快的同时,又有几分隐秘的得意——第一次发情的赛亚人有多么残暴凶狠众所周知,但他依然轻而易举地凭实力震慑住了对方。

王子傲慢地微笑起来,愉悦而耐心地解答卡卡罗特的疑惑:“你进入了发情期,下级战士,每一个赛亚人都会经历这么一遭,这是你正式成年的标志。你可以去寻找一位伴侣,得到她的许可后,你可以标记她,和她做爱,获得极致的快乐,或许你们还可以组建家庭,就像你的父母那样。”

“……那我该怎么做?”

“遵循你的本能,即使你什么也不懂,你的身体也会无师自通。”贝吉塔说,“但军队里没有什么像样的女人,而我们又有任务在身,所以我可以为你网开一面。”语罢,他走到床边,从床头柜抽屉里摸出两颗蓝色药丸扔给卡卡罗特。

“出任务在外的战士们时常会用上,它能暂时抑制你的发情期,你最好现在就吃一粒。”

“你会有这么好心?”卡卡罗特又露出了那副怀疑又警惕的神情。

“如果我想杀死你,大可不必用这么麻烦的办法。”贝吉塔一边说着一边又靠近了卡卡罗特,直到两人的呼吸都变得纠缠起来,即便个头矮了一截,王子的气势仍不落下风,他扬唇一笑,道,“要弄死你,就和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不入流的手段,我根本不屑使用。”

隐约可见的红色舌尖在他的视野里晃动,卡卡罗特又感到一阵干渴从喉间涌上来,仿佛要控制住他去狠狠地掐住王子的脖颈,用牙齿刺穿它,舔舐它的血液,咬下它的嫩肉。

“你这么靠近我,不怕我暗算偷袭吗?”

“你满身破绽,不怕我当场杀死你吗?” 贝吉塔毫不留情地还击。

片刻的对峙过后,卡卡罗特率先收敛了杀意,眼下还不是和贝吉塔作对的好时机,他必须变得更强,远远超过王子,才能把这个目中无人的傲慢家伙彻底踩在脚下。但此刻他必须得做点什么才能缓解这股焦躁的、干渴的欲望。

吃下一颗药丸后,卡卡罗特立刻感觉轻松了不少,方才面对贝吉塔时那种奇怪的欲念也逐渐消退。

“呼,真的舒服了不少。”

“能被发情期的欲望控制,下级战士终究只是下级战士。”

“难道王室成员不会?”卡卡罗特冷笑起来,“你说过的吧,每个赛亚人都会经历发情期,真想见识一下啊,高贵冷傲的王子殿下发情期的模样。”

贝吉塔不为所动:“很遗憾的告诉你,下级战士。王室成员永远不会有被欲望控制、失去理性的那一天。”

“我们不妨打个赌。”卡卡罗特笑起来,好像已经看到了那一天一样。

从贝吉塔的房间出来后,卡卡罗特又一股脑地钻进了重力室。重力控制面板还保持着最近一次的数值——150G,远远高于卡卡罗特现在所能承受的50G,不用想就能明白这是贝吉塔设置的。

“等着瞧吧,贝吉塔。”

十八天后,他就会让贝吉塔刮目相看。

9 个赞

沐浴后裹红披风涩爆了!希望这个道具发挥更大的作用。两个人都觉得是发青的问题,但不去想为什么卡卡会专门针对贝贝

4 个赞

所以贝贝第一次的发情期,是巴爹教他如何度过的吗!!

后面会想的23333毕竟第一次发情没得经验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