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卡贝】《生命之海》更新贝吉塔之章-卡贝加配图

生命之海

悟空之章-意识的终焉

“嘿,贝吉塔……”我注视着他,说话时血还在流,我不在意的把血抹掉,慢慢靠过去,越靠越近。贝吉塔没回应我,可他在偷偷向后挪,他以为我没发现。我干脆抬手圈住了他,“贝吉塔。”我喊他,想让他看着我,可他撇开脸连眼神都躲开了。

我深吸口气,又缓缓呼出去,我想知道他干嘛要躲我。

他推开我的脸,说我凑的太近了。

“有什么关系啊。”我想舔他的手心,可他戴着手套,而且手套上沾满了血,为什么他的手套上全是血呢?我很疑惑,就像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浑身都是伤。我已经很少有这么狼狈的时候了,自从学会了自在极意功,我的身体就学会了自动躲避攻击,所以……为什么我浑身都是伤呢?

“疼不疼?”贝吉塔抚在我肩头的伤口上,那有个洞,贯穿伤,没流血,也不疼,他若是不问,或许我都想不起自己的肩被打穿了。我想动动胳膊给他看,却被他按住了。

“别乱动。”他的手按在那,似乎很担心,贝吉塔竟然在担心我。这一定是梦,而且是个美梦,我又靠近了点,含糊的说不疼。贝吉塔像是看穿了我撒谎似的,嘀嘀咕咕的骂我,“怎么可能不疼呢?都被打穿了,那么多血,都是你流的……”

那么多血?有很多吗?我擦掉额头那点血渍,小声反驳,“你身上才全是血,你的手套都被沾湿了。”听我这么说贝吉塔低下头了似乎在喃喃什么,我凑到他跟前才勉强听见他说:“那些血……全是你流的……”

他那么难过,听的我都跟着难过起来,我慌张的抱住他,语无伦次的叨叨,“不疼,我不疼的,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笨蛋!笨蛋!笨蛋!”贝吉塔的骂声都带上了哭腔,我慌乱极了,他从没跟我这么直白的表露过情绪,我怀里的人真的是贝吉塔吗?

贝吉塔在抖,他的身体在发抖,他可能都没意识到自己在抖,我只能顺着他的背,挨蹭着他的脸颊尽可能不露痕迹的安抚他,“是,是,我是笨蛋,是笨蛋。”我这么说的时候,只觉得脖颈突然被勒紧了。贝吉塔竟环抱上我的颈子,那么用力,那么使劲,以至于我觉得呼吸都不顺畅了,我努力吸着气,轻拍着他的背,想告诉他‘没事,没事了。’

可这句话我说不出来,我的肺好像被什么东西洞穿了似的,我攫取不到空气中的氧气了,我张开嘴,大口喘息,可喉咙像是被棉花塞住了似的……我想咳,又咳不出来,我努力的扩展着胸腔,那里却像是灌满了泥浆,我费劲的……扣住嘴,甚至想扒下下巴,我要呼吸,贝吉塔还在我身旁,我不能让他看到我这副模样,我瞪着眼,努力的抓挠自己的喉管,我想把肺扒住出来,直接浸在纯氧中,我想活下去……

堵塞着肺管的血喷出来时,我用手捂住了,我怕吓到贝吉塔,可怀里的贝吉塔身形渐渐淡去,我慌乱的抓扯住他的衣服,可他依然渐渐淡去,最后化成了一缕烟雾。贝吉塔!我错愕的四下寻他,可他就是不见了,就在我跟前,像是薄雾一样消散了。

可我又能听见他在说话,那声音很近又很远,他在骂我,恶狠狠的咒骂,骂我‘蠢’,骂我‘白痴’,骂我‘居然这样就死了’,骂我‘可恶快去死吧!’可我的脸上冰冰凉凉的,像是水滴掉落在脸上似的,一点一点的砸的我的心都开始跟着疼了……

我舒展开身体,循着贝吉塔的骂声,慢慢向前走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渐渐变成连成了珠串。我站在漆黑荒芜的悬崖边,看着悬崖下的血海,思索着我要不要继续走下去呢?

我有点踌躇,毕竟贝吉塔厌恶我沾染一身血的模样,他总说我那样显得很脏。可他的骂声从血海的那头传过来,我须得过去吧。贝吉塔的声音越来越远了,我得追上去,可我的身体里空荡荡的,提不起半分力气,我飞不起来,就只能咬牙跃下去。血海连着天幕,浓稠的血浆里牵扯出无数的蛛网,漆黑的颗粒缀在蛛网上,黏住了我,一声声哭嚎搅拌着不舍的别离的气息,钻进了我的身体。

我挣扎着向前,可看不到苦难的涯,我努力拨着血水,却连抬手的力气都渐渐消失了……那些窸窸窣窣的絮语越发清晰,它们说‘休息一会吧,闭上眼,不要那么痛苦的追逐了。’在碎语盖过贝吉塔的骂声那一刻,倦意终于漫过了清明的堤,我在一片黑暗中渐渐沉下去,所有声音都沉寂下去,在意识抽离的那一刻,我扑向了死亡的怀抱……只余下一声叹息。

END.狡兔JT.

7 个赞

啊这,拉下来怎么end了?!卡卡还是坠入死亡深渊了吗?没有仙豆,没有龙珠,贝贝怀抱着卡卡,眼睁睁看着他死亡。爱人的哭喊唤醒濒死者,这种套路我不嫌烦的ಥ_ಥ

憋着急还有贝之章呢

1 个赞

?好刀要配对?(die了……)

1 个赞

兔爸鲨人啦!!!!

1 个赞

贝之章-生命的归宿

“嘿,贝吉塔。”纯真的傻子笑嘻嘻的递过来一朵花,可我很清楚,这不是你。蠢货可不会干这种事。我揪过那朵皱巴巴的小花丢开,看着那傻子叹着气消散在空气里。

真是个笨蛋!不知道自己已经死掉了吗?卡卡罗特的身体就躺在我身旁,他是被我拖进这洞里的,我搂着他,他在我怀里渐渐僵直冷硬再慢慢软和开,悄无声息的瘫软开,变成一团包着骨的死肉……

最后一颗仙豆他喂给了我,蠢东西,我只是像要死了又不是马上死,为什么不留着,蠢东西,现在你是真死了。

然后跟我一起困在这山洞里,连口水都没有。

是真的被困住了,我经历过很多战斗,可唯独这次不寻常,你那么简单就被射穿了心肺,而这山洞出现的又那么凑巧。这里太安静了,而且深的像没有尽头似的,那个杀掉你的家伙居然没继续追进来。

如果没有你这个负累,就算断掉的肋骨不允许,我也会冲出去和那家伙同归于尽。可我得把你带回去。卡卡罗特,我得把你带回去,我能找到龙珠把你复活,如果普通龙珠不允许复活你,那我就去找超级龙珠……总归,卡卡罗特我得把你带回去。

我靠坐在岩壁旁,断裂的肋骨在隐隐作痛,我找不到山洞的出口,这就像个迷宫,无论怎么走,最后也只会回到原来的地方。我的嘴唇干裂,呼吸急促,身体饥饿的‘大喊大叫’。我有多久没进食了?我像个埋在干涸泥土里的山芋或是干瘪的胡萝卜似的,整个人都皱巴起来了。

‘你真是个累赘,都怪你!卡卡罗特,如果不是你,我会冲出去乱搞一通……跟那家伙同归于尽也比龟缩在这窝着强。’我絮絮叨叨的骂你,然后幻象就又出现了。轻飘飘的卡卡罗特如同薄烟,小心翼翼的蹲到我跟前,抬手蹭蹭鼻子露出个傻兮兮的笑颜,他歪着头看着我吐出句轻飘飘的话,他说‘吃了我吧,贝吉塔,我可禁吃了。’

你看,卡卡罗特他让我把你吃掉呢,你的幻像蹲在我跟前,要我把你吃了,好玩不?他还说你可禁吃了。

谁要听你的!我抓了把泥土攘过去,砂砾穿透了他的身体,撒了一地。他歪着头没有动,望着我固执的说:“你再不吃东西会饿死的,贝吉塔,我不想你死呢。”

蠢东西就跟他真是卡卡罗特似的,我不想理他了,饥渴在身体里漫延,像是烧起来的荒火,那虚影还在碎碎念,“你吃一口嘛,你以前也吃过尸体啊,咬一口吧,我比它们鲜嫩多了。”

我当然吃过,我什么都吃过!我烦躁的捂住耳朵,战后废墟里能找到什么?残肢断臂只要能吃的都是好东西!我得活着,活着,才能报复故意迟到的补给船。我从深渊爬上来,就绝不会把你塞进我的胃袋!我安静的闭上眼,任由饥饿的贪欲撕扯我,虚幻的卡卡罗特吟出鸣音,他不停的重复着,“贝吉塔,你得活着,你得活着去找弗利萨,他把你逼到这境地,你得去找他,告诉他,他害死了我。”

我猛然伸手抓向虚影的脖子,他不躲也不避,依旧捏着那朵小花,满脸哀怨垂着嘴角叨叨,“咱们是仅存的赛亚人了,弗利萨让咱们这害死了我,都怪弗利萨!贝吉塔你得回去,你要回去,所以吃掉我!”

‘为什么吃你?’我瞪着虚幻的卡卡罗特,突然觉得这一幕很怪异,这个影子应该不是第一次这样蛊惑我了,我的脑海里闪过一些模糊的画面,他半跪着捏着那朵花,连手指间的距离都分毫不差,他会跪在这等一分钟,看我不碰他的尸体,就会抬手把那朵小花往我鬓角上插。

果然,他抬手了,我歪头躲开他的指头,笃定了自己的猜测,“吃掉最后的赛亚族人?我为什么要你蛊惑呢?你想让我崩溃是吧?这里都是你织造的幻象吧?我想想……总是和西里尔人混在一起的,被称为具象化的魔术师、幻影的缔造者、欢乐宴上的恐怖小丑艾格特人,这只愚蠢的卡卡罗特是你织造的吧?你用了什么媒介?卡卡罗特的身体吗?”

昏暗的岩洞开始震颤,坚硬的岩壁犹如烈日下的奶油一般开始融化,眼前拿着小花的身影也开始消融,尽管他还在努力挣扎的继续蛊惑我吃他。我费力的站起身,挺直脊梁,在一片浑浊的雾气中,瞪视着显出身形的两个家伙。

待雾气彻底散去,我才全记起来。

每一次,每一次的轮回都是从卡卡罗特扑过来护住我开始的,他的伤和血混淆了我的认知,于是我也一次次陷进艾格特人织造的陷阱。我的口舌干裂,嘴里都是自己的血。真蠢,我居然因为幻境的饥渴,而选择喝自己的血。

愚蠢的绿毛怪站在那里看着我,而我看着他身边的维生舱,那里装着真正的卡卡罗特,他或许还活着?我的眼神太直白了,竟让绿毛怪觉得我会低头认命好换回卡卡罗特。

“赛亚人,想要这个吗?拿弗利萨老巢的坐标来换吧。”绿毛怪按着维生舱瞪着我,“你对那家伙到是忠诚,就连欧盖特都无法具现出关于他的记忆。”

“格兰诺拉,”灰发灰眼的男人从绿毛怪的身后走出来,“我说过,具现物品使用者的记忆,并不是万能的啊。对不对,小贝吉塔。”

我没见过他,可莫名就生出一股寒意,那家伙弯着眉眼朝我走过来,边走轻声说着,“我可是见过你的小贝吉塔,赛亚人的小王子,被弗利萨喂了药,一直保持着幼年的体态,当成小猴子似的玩弄,那时候你可真小啊。真可惜,你把我忘了吗?”

我僵在那,从尾根渗出凉意顺着脊柱一直钻进心底。那家伙站到我跟前,笑眯眯的,“小猴子,你能长大是因为维生舱里的垃圾吗?”他低下头贴着我的耳朵说,“知道吗?小猴子,那些禁药可全都是我做的啊。”

我想起来了,那个把自己包裹在黑色罩衣里的男人,用力捏住我的下巴,想把黑漆漆的药汁灌进我嘴里,我踹翻了药碗在弗利萨的寝室里逃窜,最后还是被打折了腿,绑在那吞了那碗苦东西。

这个该死的艾格特人!我攥住他的手腕用力掰下去。他慌乱的想撤回手,可惜晚了,腕骨折断的脆响,美妙极了。我盯着他,又抬手握住了他的咽喉,“欧盖特是吗?今天艾格特人就彻底灭绝吧。”

可就在我的手指用力那一瞬间,该死的艾格特人就融化了,目力所及均是虚无,然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大喊着让我躲开。激射而过的能量波炸裂在我身旁,碎裂的石块打在了我脸上,这是力之大会的擂台?躲过一波波能量束,我看到了悟饭和比克师徒联手、看到了库林失足败落,一幕幕如此真实,错愕中卡卡罗特竟会关切的问我‘怎么了?’

怎么了?这都不是真的!我挥拳而上时,被他抓住了腕子,那蠢东西满脸疑惑,“贝吉塔你怎么了?你在难过什么?”

我当然难过,因为这些都是假的!我应该是没回应这声虚假的关怀,攥紧拳狠厉的打破了卡卡罗特的头,血水淌下来那一刹那擂台融化了。所有影子都落进了虚无,只有死死攥着我腕子的卡卡罗特依旧站在那,满脸疑惑,好像想不通我为什么要揍他似的。

我恨死了,这一环套一环的幻境,每一处都有卡卡罗特的影子!“蠢货!蠢货!”我怒骂着想甩开他的手,可下一秒,他就被魔罗的拳头穿胸而过。“卡卡罗特!”这一次没有仙豆,没有丹迪,什么都没有了!“卡卡罗特!”这家伙再次摔进我怀里,“卡卡罗特!”我死死搂着他,该死的,他又要再死一次了?

该死的!该死的!

“卡卡罗特……卡卡罗特……”

………………

“他要死了,我说过不能直接具现化生命体,格兰诺拉看来赛亚人真的不知道弗利萨在哪。”

“那又怎么样?赛亚人也是凶手,卡卡罗特和贝吉塔就让他俩替自己的种族赎罪吧,我一定会找到弗利萨的。走了,欧盖特,你说过曾在一处废弃的星港设了陷阱,弗利萨会上钩吗?”

“谁知道呢?你也看见那冷血蜥蜴对贝吉塔有多执着了,所以没准他会去回收小王子穿过的铠甲呢,走吧格兰诺拉,咱们去看看,看看咱们的蜥蜴笼子有没有收获。”

……………………

我终于挣脱了荒芜的死亡之海,睁开眼才发觉自己被丢在荒郊野外,我还活着,可贝吉塔蜷缩在我身旁,像是没了生气的河蚌微张着的壳,柔软的内里袒露着。“贝吉塔。”我记得他那些骂声,可不论我怎样摇晃他,喊他的名字,他的头始终都软软的垂着。

我忘记了自己所有的技巧,甚至无法瞬间移动,我只会搂着他,直到一些像是蝾螈一样的小人围过来,询问我需要帮助么。我把他抱上飞船,我觉得贝吉塔还活着,就像我能从那泥沼中挣出来,他也一定能撑到我拿到仙豆那一刻。

在休戈人的飞船上,我轻吻着贝吉塔的掌心,我相信他知道我在这里等着。

END.狡兔.

PS:格兰诺拉和欧盖特说的那个陷阱,就是《末宴(已完结)》了。



4 个赞

原来是梦,我就说嘛,卡贝直到死亡分开也是暂时的

嘿呀是幻境的轮回哦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