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合体扎&贝吉特X悟空】已然忘却的回忆

一直在犹豫这个放空受还是放这,最后还是决定放这里了,毕竟有扎马斯出现嘛!
以下正文:

悟空正抱着悟饭坐在树上晒太阳,阳光透过树叶洒在身上暖暖的,让人昏昏欲睡。悟饭已经蜷在悟空怀里睡熟了,他的尾巴缠着悟空的胳膊,随着悟饭梦中的表情变化动来动去。不知道悟饭梦见什么了呢?悟空看着悟饭,自己也露出笑容。自从打败了比克,世界便恢复了和平,每天都过得很悠闲,虽然不像以前那样时常战斗,但悟空并不讨厌这样的日子。悟空打了个哈欠,他现在也想睡一会了,于是他调整了下姿势,免得一会真睡着把悟饭或者他自己摔下去。想了一想,悟空又小声唤来筋斗云。“筋斗云,一会我要是睡着了掉下去你可要在下面接住啊。”这下可以安心入睡了,悟空闭上眼睛。
然而还没等他睡着,一阵剧烈的晃动让他清醒过来。悟空睁开眼,发现天空仿佛被撕裂一般出现一道黑色的缝隙,有什么从里面掉了出来。悟饭也醒了过来,他瞪着有些迷茫的双眼,看着天上黑色的缝隙突然消失,就像出现时一样毫无征兆。“爸爸,那是什么?”悟饭拽着悟空的衣服,问道。“我也不知道耶,我们去看看吧!”悟空抱着悟饭跳上筋斗云,决定去探查一番。

扎马斯感觉非常糟糕,之前战斗时时光戒指突然发出异样的光芒,将他和贝吉特吸了进去,而刚才掉下来时他和贝吉特滚成一团,他们从山坡上一直滚到山脚的泥坑中,就算现在贝吉特和他一样狼狈,也没有让扎马斯心情好些 ,何况现在贝吉特正压在他身上,有他做缓冲,贝吉特身上比他能干净那么一点点。这让扎马斯无法忍受。
“从我身上下来,人类!”扎马斯想把贝吉特掀下去,但贝吉特一动不动,还饶有兴趣地打量四周:“刚才发生了什么?这里是哪里?”
见贝吉特没将自己放在眼里,扎马斯更生气了,但贝吉特紧紧按住他,他的挣扎只是为两人身上增添了更多泥泞。

“你们是谁啊?在这里做什么?”悟空好奇地看着在泥坑中较劲的二人,悟饭也从悟空怀里探出头,奇怪为什么这两个人要在泥坑里玩。
他们来到了过去。在看到悟空和悟饭的瞬间贝吉特便明白过来,刚才他没有察觉到有人接近,因为对现在的他来说,这个悟空的气实在太弱了,弱到可以忽略不计。贝吉特收起玩闹心态,他手下用力,将扎马斯按了下去,他不能让扎马斯伤害悟空和悟饭,而他们战斗的余波,对现在的悟空和悟饭来说都是致命的,他必须速战速决,不给扎马斯喘息机会。
“你做什么!这样那个人会死的!”悟空跳了下来,他拍了拍筋斗云,筋斗云便带着悟饭飞远了。悟空盯着贝吉特,他感觉不到眼前这个蓝发之人的气,但刚才对方爆发出的杀气,足以让他万分警惕。
贝吉特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引起悟空的敌视,他可不希望悟空把自己看作坏人,连忙解释:“他才是想杀人的坏人啊!”
“是吗?”悟空歪歪头,但并没放松对贝吉特的警惕,“但我并没感觉到他的杀气呀。”倒是你刚才散发的杀意比较厉害,悟空心里说。
这一停顿,扎马斯获得了喘息的机会,他从泥浆中探出头来,开始纠正贝吉特:“我是神!而且这种攻击怎么可能伤得了我,我可是不死之身!”
“喔。”贝吉特不在意地点点头,又把扎马斯按了下去。
“快停下,他真的会死的!”虽然不知道面前这两人有什么矛盾,但悟空无法见死不救。
见悟空要前来阻止,贝吉特眼神一暗,如果不是担心伤到悟空,这么近的距离他早就发波将扎马斯消灭的干干净净,不会给扎马斯挣扎的机会。
由于悟空的插入,扎马斯总算找到机会从贝吉特的钳制下挣脱。贝吉特立刻将悟空拉过来护到身后,但扎马斯并没有任何攻击的举动,他看着充满戒备的贝吉特,发出不屑地哼声:“愚蠢。”
扎马斯的确没有杀意,他知道即使杀掉眼前的孙悟空,未来也不会发生改变,只是会产生一个新的平行世界,而短时间内突然增多的平行世界很可能会引起全王的注意,到时如果世界被清除……人类固然该死,但这个世界其他的事物,那些可爱的动物、美丽的花草及奇妙的自然本身一同消失就太可惜了。何况增加一个平行世界便意味着他要多清理一个世界的人类,他扎马斯可是崇高、强大又充满智慧的伟大的神,才不会做这种图一时痛快而给自己增加工作量的蠢事。
但是,自己不做不意味着蠢人类不会做蠢事,扎马斯嫌弃地看着护住悟空的贝吉特,如果不想让未来发生改变,那他们都要避免与过去的人接触才行,于是他上前去把贝吉特从悟空身边拉开:“你离他远点!”
扎马斯的举动理所当然被贝吉特视为攻击信号,他抓住扎马斯的胳膊反手把他按到地上。
悟空虽然不明白眼前这两人是怎么回事,但一个没有杀气态度也算温和,另一个刚才护住自己,两个都不像是坏人的样子,打起来一定有误会,于是他上前阻止:“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啊?”
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悟空,贝吉特意识到如果自己不说清楚,恐怕悟空是不会让开的,于是他向悟空解释道:“悟空,你不该护着这家伙,他在未来……”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认识我吗?”
“我们只是偶然来到这里,很快会离开。”扎马斯打断贝吉特的话。
“你会乖乖离开?”贝吉特斜眼看向扎马斯。
“愚蠢,我可不想增加更多平行世界,你也不要有什么多余的举动。”
“未来……”悟空看看绿皮肤的扎马斯,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你一定是比克的孩子吧!”
“啊?”扎马斯还没反应,贝吉特先惊讶了,虽然他也算有一半是悟空,但此刻他真没明白悟空的想法。
“啊,不管未来发生了什么,你们现在要不要先清理一下啊,”悟空看着满身泥泞的贝吉特和扎马斯,指了指旁边,“那边有条河,我们可以去那里。”
“不需要。”扎马斯站了起来,他的手往身上一抚,衣物立刻焕然一新,身上的泥浆也消失不见。
在发现扎马斯确实不想搞事后,贝吉特便放开了他,毕竟想回来未来也许还要依靠扎马斯和时光戒指的力量,在过去也不方便接触太多人。
“哇,好厉害啊!不愧是神!”悟空发出赞叹。
“哼,那是自然。”扎马斯得意起来,悟空此刻看向他的眼神让他很受用,未来的悟空从未这样看过他。
“那神大人也帮他清理一下吧!”悟空拉过贝吉特。
“我不需要……”贝吉特摆摆手。
扎马斯的脸垮了下来,但看着悟空一脸期待及贝吉特一脸抗拒的样子,他冷哼一声,别别扭扭地帮贝吉特换了身新衣服。
既然现在不进行战斗,贝吉特便解除了超蓝形态,恢复黑发的模样。
悟空看着贝吉特,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点了点头:“那你一定是兰琪的孩子吧?”
“啊?”贝吉特再次愣住。
“孙悟空,你没必要知道。”
“也是啊,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就没有意思了,”悟空点点头,他看看太阳,“天色也不早了,要不要来我家吃饭啊?”
“不必……”
“好啊!”
扎马斯瞪了贝吉特一眼,但贝吉特没理他。记忆里琪琪的饭非常非常好吃,这次有机会能亲口品尝,贝吉特说什么也不能错过。
“筋斗云——”悟空唤来了筋斗云,他抱起悟饭向两人介绍,“这是我的孩子,孙悟饭,啊不过你们都来自未来认识我,一定也认识悟饭吧。”
在准备回家时,悟空突然开始苦恼起来。
“哎呀,这里离家里有点远,早上我是抱着悟饭坐筋斗云来的,你们两个的话……”
“没关系,我们自己能飞过去的。”贝吉特说。
“哇,原来你们会舞空术吗?”悟空放下心来,他抱着悟饭跳上筋斗云,示意贝吉特和扎马斯跟上。
悟饭躲在悟空怀里,怯生生地看着旁边的两个陌生人,那个黑头发的还好,那个绿色的……看上去有点可怕。悟饭把头缩回去,又好奇地探出来,他的尾巴也跟随他的动作一摇一摆。
扎马斯看着摇晃的尾巴,忍住了去摸一摸的冲动。
毛茸茸的尾巴真是可爱,可惜长在了人类的屁股上,扎马斯忍不住叹息,他看向悟空,悟空的儿子有尾巴,那孙悟空也应该有尾巴的,难道他把尾巴切除了吗?真是不知珍惜宝物的蠢货,人类果然混账。
“我回来啦,琪琪!”悟空从筋斗云上跳下来,稳稳地落在家门口。
“欢迎回家,悟空,你今天回来的有点早呀,咦这两位是?”琪琪出门迎接,看到贝吉特和扎马斯,有些疑惑。
“啊,他们是从未来来的……”悟空突然意识到自己还不知道贝吉特和扎马斯的名字呢。
“唔……”如果要隐瞒身份,自己是不是该再想个名字,贝吉特思索着,不如就叫悟吉……
“我是扎马斯,他是贝吉特。”
“诶?”贝吉特看向扎马斯,说好的隐藏身份呢?
“来自未来?那你知道我和悟空会有几个……”琪琪看向悟空,“不不不,还是问一下悟饭将来……”
悟空看着琪琪,一脸疑惑:“琪琪你脸红什么呀?”
“不行的,这次会来只是意外,我们不能告诉你未来的事情啊。”贝吉特说。
“这样啊……也对,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就没有意思了,”琪琪点点头,很快鼓起干劲,“既然是未来悟空的朋友,那我要好好招待才行!”

今天是满月,吃完饭后悟空一家早早便入睡了。
扎马斯吃得很少,吃完后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但贝吉特并不十分担心,扎马斯不想搞出平行世界的话,就不用担心他在这个世界乱来。
但贝吉特睡不着,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总觉得不踏实。
突然,他从床上跳了下来,他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了。合体的时限早该过了才对,他为什么还没分开?还有扎马斯,自己之前和他战斗时扎马斯明明半边身体损毁,但他现在却是完好的状态。
在这里没人能给他答案,他只能去找扎马斯商议。
贝吉特悄无声息地变身超蓝状态,搜寻扎马斯的气,他本以为讨厌人类的扎马斯会离得远远的,没想到就在屋外的树上。
扎马斯正躺在树杈上晒月亮,他喜欢这样安宁的夜晚,仿佛人类都死绝了一样的安静,如果能有杯茶就更好了……见贝吉特悄悄飞过来,扎马斯沉下脸,他不要茶了,如果贝吉特能消失就好了。
但贝吉特没有消失,他安稳地坐到扎马斯的身边,诉说着自己的发现。
“你才发现不对吗?人类果然愚蠢又迟钝,”扎马斯举起手,看着手上的戒指,时光戒指黯淡无光,“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我们现在回不去了。”
“啊?”
“不然我在第一时间就会立刻带你离开,我们在这里多停留一会,便多一分产生平行世界的可能,幸好我们现在还没有做出足以改变历史的举动。”
贝吉特好奇地看着扎马斯从怀中掏出装有平行世界戒指的盒子,里面的戒指整整齐齐地排列着。
“以后也要避免做多余的事情!”
贝吉特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辩解道:“但琪琪的饭真的很好吃啊,不能尝尝太可惜了。”

为了防止无意中改变历史,当然是接触的人越少越好,于是贝吉特和扎马斯便在悟空家住下了。此后的日子过得平淡而波澜不惊,除了琪琪要辛苦准备更多饭菜,不过贝吉特会帮忙打猎而扎马斯也会去厨房帮忙,帮助琪琪减轻负担。
“哇,扎马斯你居然会做饭啊!”悟空惊叹道,心想没想到比克的孩子还挺能干。
扎马斯并不知道悟空心中所想,见悟空吃得开心,他不禁得意起来,但很快他稳重地收敛起笑容,身为神,被人类崇拜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区区小事而已,不值得他心情产生波动。
虽然他很快开始夸耀比起饭菜,他做甜点的手艺更棒。

早上,在悟空锻炼时,贝吉特也会加入,可惜担心会改变历史,贝吉特只能忍痛拒绝悟空的比武邀请。
“现在的他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与他战斗并不会提升自己,毫无意义,你在遗憾什么?”扎马斯用自己的神力让面团飘在空中扭来扭去。
“和实力没关系,这是和悟空战斗啊,多难得的机会?”贝吉特熟练地用气剑将野猪大卸八块,语气充满惋惜,“原本不可能发生的战斗,错过了真可惜。”
扎马斯高兴起来,虽然不能和这个悟空交手,但是未来他可以和那个孙悟空打啊,贝吉特这下可比不过他啦,连带着他也不再介意今天悟空和贝吉特说的话比跟他多了三句。
“哟,贝吉特,扎马斯,辛苦你们啦!需要我帮忙吗?”悟空拖着一条大鱼回来了。
“不,不要过来碍事,把鱼放下,你到外面等着就行。”扎马斯把悟空赶出厨房。
“扎马斯,我知道你不喜欢吃肉,所以我给你摘了果子喔!”说着悟空从怀里掏出一个苹果塞到扎马斯嘴里。
今天琪琪带着悟饭去牛魔王那了,这是早就约好的行程,但悟空不放心贝吉特和扎马斯单独在家,于是留了下来。琪琪要明天才能回来,所以今天的饭菜只能交给扎马斯和贝吉特了。
他没洗手!这个苹果一股鱼腥味!但是……好甜啊。
“哇沾上鱼腥味不要紧吗?”
“当然会略微影响口感,但是反而会衬托原来的清甜更加出众……”
“你捧着苹果傻笑啥啊,我是说面团啊,掉鱼上了。”贝吉特指了指旁边。
“啊……”

日子就这样平凡而普通地一天天度过,有时贝吉特恍惚中会忘记自己身处必须离开的过去。倒是扎马斯,他每天都会检查一遍时光戒指,查看是否产生新的平行世界,试验是否能够离开。
终于,在又一个月圆之夜,扎马斯发现时光戒指恢复原本闪耀的光辉。
他可以离开了。
扎马斯沉默了,他盯着自己的手,最终叹了口气。
以后,再也不会有孙悟空用闪亮的眼神看着他,再也不会有孙悟空在他做甜点时凑到他身旁偷吃,也不会有孙悟空笑着把苹果塞进他嘴里了。
他想起未来,孙悟空面对他时眼中的恨意,但那是他咎由自取,他杀死了孙悟空的妻子和儿子,他也亲手杀死了孙悟空。
幸好,那都不是这个孙悟空。
他和这个孙悟空没有敌对过。
扎马斯跳下树,他悄悄地走进悟空的房间,悟空的睡姿很不优雅,他手脚大开,琪琪被他挤到了床边的角落,悟饭被压在他胳膊底下。
他们睡得很熟,没人察觉到扎马斯。
扎马斯想起悟饭抱着自己,毛绒绒的尾巴缠着自己,用软软的声音喊自己扎马斯叔叔,说长大后要成为学者。
他是怎么回答的呢,成为学者很好啊,比打打杀杀好多了。
悟空和贝吉特反驳自己,而琪琪站在自己这边。
但这只能是不该存在的过去。
“忘记吧。”扎马斯伸出手。
他该离开了,关于他的记忆也不该留下。

扎马斯来到贝吉特的房间,贝吉特现在对他也没了防备,现在他靠的这么近,对方依然毫无察觉,熟睡着。
“醒醒,我们该走了。”
“去哪?大半夜的要去山上收集食材吗?”贝吉特睡眼惺忪,他迷迷糊糊地看向扎马斯。
“我们该离开了。”扎马斯把时光戒指凑到贝吉特眼前。
贝吉特清醒过来,他看着扎马斯:“现在吗?等明天悟空起来跟他道个别……”
“没那个必要,保险起见,我消除了他的记忆。”
“所以,你跟他道过别了?真是太狡猾了……”贝吉特嘀咕着,还是握住了扎马斯的手。虽然他也认同扎马斯的做法,临走前清除关于他们的记忆,但没能道别总感觉有些遗憾。
在握住扎马斯的手时,贝吉特感到一种奇怪的黏腻感,他低下头,发现扎马斯的指尖泛起紫色。
“扎马斯,你的手……”
“你察觉到了吗?错误正在被修正,所以,你的时间也不多了,我们得在你解体前回去。”

“我们回到未来了吗?”贝吉特打量着周围的房间,这曾经是他和扎马斯的卧室,但现在已成为杂物间。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隔壁传来动静。
扎马斯和贝吉特对视一眼,他们悄悄把门打开一条缝,观察外面。
是琪琪,她语气轻松,正向悟空道晚安。然而在关上门的那一刻,泪水迅速充盈了她的双眼,从她脸上滑落,她匆匆走过走廊,并没注意到杂物间的门开了道缝。悟饭从另一个房间出来,跟了上去,安慰自己无声哭泣的母亲。
显然这并不是他们的未来。扎马斯皱起眉,他瞪着贝吉特,问道:“刚才使用时光戒指时你脑子里在想什么?”
“我只是想道个别。”贝吉特小声说道,他完全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场景。
扎马斯沉默了一会,闷闷地说:“既然你不介意浪费自己的合体时间,我们倒可以去跟他见最后一面。”
“你早就知道?”贝吉特问扎马斯。
虽然说的不清不楚,但扎马斯明白贝吉特的意思。
未来特兰克斯的世界,孙悟空很早便逝世了,在扎马斯刚回到过去不久,便察觉到了。
“所以你那时一直骂我蠢么。”贝吉特摇了摇头,直到刚才,他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贝吉特只想悄悄看一眼悟空就离开,但没想到悟空醒着,他看到扎马斯和贝吉特后笑了起来。
“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们了呢!”
“你怎么还会记得?”扎马斯吃惊地看着悟空。
“我也不知道啊,琪琪和悟饭都忘记了,但我一直想着呢!不过放心,我没有把你们的事告诉任何人喔!”
见到贝吉特和扎马斯悟空显然很开心,他见两个人脸色不太好,主动安慰他们:“我昨天刚从医院回来,要是你们前两天来,可见不到我呢,不过我很快就会好起来啦!”
贝吉特和扎马斯依然沉默,床上的悟空看上去瘦削又憔悴,任谁看了都知道他就要不行了。
悟空也沉默了下来,过来一会,他才开口:“对啊,我一直没见过你们,你们一定来自更远的未来,那我的情况你们自然知道,没什么可隐瞒的。你们是来见我最后一面的吗?”
“最后能见到你们,我很开心,”悟空看向贝吉特,“可惜没有机会和打一场啦。”
“当然可以。”扎马斯突然开口。
“什么?这样不会改变未来吗?”贝吉特看向扎马斯,脸色一变,“难道……”
难道悟空的时间已经短到即使进行战斗也不足以改变历史了吗?
“真的可以吗?”悟空惊喜地问道,但很快他叹了口气,“但我现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啦,真是太遗憾了。”
“虽然我无法治好你的疾病,但是让你恢复能战斗的力气还是能做到的。”
“哇!谢谢你,扎马斯!”
这是他最后一次同孙悟空和平相处了吧,扎马斯想。
他走近悟空,握起悟空的手。
这只手冰凉又无力,不似扎马斯记忆中温暖又生机勃勃的模样。
扎马斯闭上眼睛,贴上悟空的额头:“不要抗拒我,孙悟空。”
“这、这是……”悟空惊奇地瞪大双眼。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最期待的舞台。”你记忆中最美好、最闪耀的时刻吗。
“这是天下第一武道会的擂台呀!”悟空跳了起来,他发现自己的衣服也不再是病号服,而是当年,自己十八岁时,在天下第一武道会夺冠时的道服。
“放心战斗吧,孙悟空,没人会发现这里的。”
“谢谢你,扎马斯!”悟空拥抱了一下扎马斯,扎马斯还没反应过来时,悟空便跳上了擂台。
贝吉特看了看扎马斯藏在身后完全变成紫色的右手,也跳上了擂台。
“贝吉特,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吧!”
“好!这就是——超级贝吉特!”
“好强大的气啊!”悟空的眼睛闪闪发亮,“真好,未来有这么强大的人啊!能和你交手真是太好了!”
直到悟空倒下,他依然是笑着的。

“扎马斯,你依然要进行你的计划吗?”
“当然,”扎马斯督了贝吉特一眼,“我承认孙悟空很特别,但他一人无法代表整个人类。”
“我会阻止你的。”
“啊,因为之前的战斗,你的时间恐怕只剩几分钟了。怎么,后悔了吗,和孙悟空进行多余的战斗?”
“怎么可能,我现在是毫无遗憾啊,就算只有几分钟,也足以打倒你了。”
“哼,可没有那么容易。”
他才不会被贝吉特打倒,扎马斯想,他一定要坚持到贝吉特解体,然后再跟孙悟空战斗一次。

END

3 个赞

哈哈哈这个假名字完全没区别呀,太可爱了吧

悟吉塔:不要给我身上推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