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同人站 Dragon Ball Fansite

沙达拉

买家

俱乐部

沙达拉买家俱乐部

星河流光 ABO 卡贝(含有弗贝) 更到04

架空AU
弗利萨有性别,体型为第二形态(那美克星篇角刺小林那个形态)
有弗贝情节

1 个赞

太阳高挂在天上,耀眼的光芒近乎将沙砾大地上最后的水分蒸发殆尽。而在沙漠中央处却有一块富饶的绿洲,里面有着充足的水源,又因城墙建设的特殊构造让此处远离风暴的自然侵害。
这片沙砾大地上最富庶的地区的主人是那叫弗利萨的半兽人,他有着健壮的身体以及强大的力量,没有人能抵抗他,已知的最强alpha。这处绿洲曾经的名字现已无人敢提,但是城区内的一些线索还是能告诉居民曾经统治者存在的痕迹。
曾经的贝吉塔三世斯蒂文,现在不过是弗利萨王朝的农业大臣,负责农作物的管控,再无实权。这份让斯蒂文饱受嘲讽的职位却还是因为他那无比出色的长子,奈何只是omega的贝吉塔的缘故,才得到的。

法师,武夫,半兽人,精灵以及普通的常态生物……贝吉塔脑子里再一次过滤着这些信息,现在除了弗利萨和他手底下的那堆半兽人之外,绿洲里或许只剩下“普通的常态生物”了。贝吉塔冷哼一声,他拿起手边嵌着红宝石的匕首仔细打量着。
“法师……”贝吉塔小声念着他的期盼,他相信自己是当之无愧的顶级法师,他父王交给自己的那些书籍他从来一学就会。可是这些不够,他还需要得到传说中的地图,去找到那名为“星河流光”的终极法术的秘钥。只有这样……只有这样……只有这样他才能摆脱弗利萨的控制!
“殿下!”那巴慌慌张张地来到帐篷外,贝吉塔听到他的语气便知事有不妙。
贝吉塔放下匕首整理了下自己的斗篷,他坐在地毯上表情如往常一样平静,似乎三日前弗利萨在这地毯上“享用”他的事就像从未发生过一样。“进来。”年轻的法师抓住木桌下的包袱将它放在自己的衣摆下。
那巴再次确认四周安全后紧张地凑到贝吉塔身边,“殿下,邱夷那群家伙醉了,一时半刻不可能醒来。”
“知道了。”贝吉塔带着包袱和匕首起身就向外走去。他娇小的身材在斗篷的遮盖下很难让人察觉。而运送水果和肉食的车辆恰巧在城门处聚集,贝吉塔跟着商队的众人顺利离开。
那巴在贝吉塔从帐篷走后便按照计划用陶罐敲了自己的脑袋,木桌上还有下了贝吉塔四日前特地找弗利萨索要的麻醉药的水。一切都像这个古灵精怪的小王子的行事风格,足够骗过一般的人,当然不包括弗利萨。

“跑了?”弗利萨放下手中新得的蓝宝石,眼神中的危险让他的手下们不敢喘气。“当守的是谁啊?”
“邱……邱夷……”
看着巴特的样子弗利萨失望地摆了摆手,“杀了吧。”
“大王不去找他吗?”
听着多多利亚的提问弗利萨并没有着急回他,他回味了一下三天前和那个小家伙缠绵的场景,他确实太乖了。“找?”弗利萨大笑一声,“哎呀,他要是跑了想必早就算好了一切。罢了罢了,就先由他去,反正迟早他会回来的。”
“大王那……斯蒂文呢?”萨博心想弗利萨再宠他也得有个度吧,难不成就这么算了吗?
“我的农业大臣啊……这次进货的果蔬让他亲自盘点然后告诉我,要是说错了就绑在十字架上晒几天吧。”弗利萨说完便站起来走了,他这和宽恕近乎没有区别的“惩罚”让这些属下觉得一头雾水。然而弗利萨的决策自有他的打算,这些半兽人倒也没有再说什么。
弗利萨回到他的卧室中,他在想自己是不是操之过急了。这个小东西不过十七岁,从自己第一次品尝他到现在也无非三年而已……“看来他还是没放弃当法师的想法啊。”弗利萨说完之后大笑不止,“不让他出去吃点苦头,他怎么会知道留在我身边的好处。”

贝吉塔在沙漠中走了很久。他抬头望向了太阳的方向,他确信自己在脑海中反复计算的路线没有错。可是他还是高估了自己。从小到大贝吉塔从未独自离开过绿洲,他本以为自己准备的水和食物完全够用,却还是嘀咕了沙漠环境的恶劣。贝吉塔靠在一棵枯树下,四周的残垣断壁也能为他遮盖些许,勉强维持一下他体内的水分。
贝吉塔的估计没有错,他其实已经离城区很近了,只要再走上十公里的路,他便能来到武夫藏身的城镇,完全隐匿在弗利萨王朝所掌控的地图上。
这时一位采购食物的家伙恰巧路过,他拉着大号的木轮车,食物被麻布盖得严严实实,完全看不出里面放了些什么。这个大块头家伙发现了休息的贝吉塔。大块头见他看起来虚弱,便打算擅自将他抱起来放在车上。可就在大块头碰到贝吉塔的一瞬间,警觉的小王子瞬间清醒。贝吉塔拿出匕首抵在了大块头陌生人的脖子下,他眼神的狠辣令训练有素的大块头都有一瞬的失神。然而这个大块头并不一般,他同一时刻握住了贝吉塔的手腕,这才没让那锋利的刀刃逼刺破自己的喉咙。
“你需要水和食物,你太虚弱了。”
“滚开,我的事不用你管!”
“我确实没有管你的必要,但是我不能看着你死。”大块头打掉贝吉塔手中的匕首继续道,“你若是能再将匕首刺到我的脖子,我便不再纠缠,否则你就要吃东西。”
贝吉塔已经感受到了面前家伙非一般的能力,他考虑一番后觉得自己确实没有必要费力不讨好,索性答应了大块头的要求。
“我叫卡卡罗特。”卡卡罗特呈上了一块面包和一个水袋,“你看起来像是逃出来的。”
贝吉塔吃着东西危险地看了他一眼,“怎么,要抓我去换赏金吗?”
“怎么会。如果是你的话说不定反而是我被抓去换了赏金。”卡卡罗特坐下来继续问他道,“你想去哪儿?”
“西都。那里有我想要的东西。”
卡卡罗特听完后从怀里取出来一张地图,他向贝吉塔展示着,并给了这匆忙逃出来的小王子一个清晰的概念。“西都离这里可是很远,若是要到达那里,你这点行头可是撑不住的。”卡卡罗特低头看了眼贝吉塔的小包袱摇了摇脑袋。
贝吉塔看到卡卡罗特手中的地图在绿洲的位置画了一个叉,他好奇面前的大块头和弗利萨有什么样的渊源。“你和他有仇吗?”
“弗利萨吗……”卡卡罗特收起地图,脸上的表情变得凝重。“绿洲之外的人谁和他没有仇。”
“绿洲之内的人说不定也和他有仇。”贝吉塔说到此处眼神中所透露的凶光,卡卡罗特尽收眼底。
“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你……你叫我法师罢了。”
“法师啊……那好吧法师,你不如先和我回去。正好我回来也要去西都,路上我们好做个伴。”
“和你回去?”贝吉塔高傲地看向卡卡罗特,“我若是没记错,最近的村落离这里应该还有一日的行程。”
“不不不,我们所在的村落绿洲的人永远也找不到。”
“绿洲的人找不到……”贝吉塔对面前的卡卡罗特来了兴趣,他好奇这群人用了怎样的手法才能让弗利萨的人抓不到踪迹。
“走吧法师,或许你会对武夫的城区产生兴趣。”

8 个赞

法師和武夫!!!!
大漠中的小王子!!
還好遇到卡卡了,不然他可能要迷路很久的樣子

好期待貝吉塔的漂亮衣服嘿嘿嘿…

感覺在大漠,卡卡的皮膚會深一點……這樣一想好性感啊!!!

吼吼吼,卡卡的皮肤确实会黑一些~不过在大漠的话,金链子绝配哦~*⸜( •ᴗ• )⸝*

2 个赞

太香了太香了~
請給貝的尾巴套上!

“喂,卡卡罗特!我家种好的苹果一会儿拿一袋走啊!”
“好,我等会儿就去找你。”
“卡卡罗特,我家的水井下好像有个石头,你有空帮我看看是不是卡在哪儿了。”
“赫萝夫人真是客气,明天上午我帮您看看。”
“卡卡罗特,我带回来了两桶好酒给你送到家门口了,你别忘了拿。”
“谢了索罗斯,明天下午我找你过过招。”

看着卡卡罗特打了一路的招呼,贝吉塔心里暗想这家伙还真是受欢迎。不过更让贝吉塔在意的,则是这武夫的村镇虽比不上绿洲的富庶,却也是强于绝大多数村镇的。“怪不得弗利萨找不到这里……”贝吉塔抓紧了领口低下头,这村子就像是被法术罩住了一般,在村子外根本看不出这里的轮廓,而在村子中抬头可见的天空却分明有一层模糊的屏障,不会阻碍光、风、雨的进入,却实实在在笼罩在整个村子的上空。贝吉塔小心观察着周围的武夫们,他不敢在街道上过度观察村子的保护层。
“你不必太过小心,他们都知道你是外来的。”卡卡罗特咬了一口手里的蜜瓜,顺便递过来一个交给贝吉塔。“吃吧,刚刚莉莉安扔给我的,还特地嘱咐让我交给你。”
贝吉塔一把抓下来自己斗篷上的帽子,他快速抓过卡卡罗特手里的蜜瓜,高傲地向前走着。“废话真多。”
卡卡罗特歪了下头笑着跟过去,“你知道要去哪儿吗走这么快?”
贝吉塔停下脚步扭过身子看着面前的大块头,他嘴里嚼着蜜瓜,整个脸股鼓鼓囊囊的,看起来可爱极了。“啰嗦。”
卡卡罗特举起双手无奈笑着,“好好好,我的错。看见前方那颗大树了吗,我就住在那里。哦你别担心,我那里正好有一间空着的房子,你可以随便住没关系的。”
贝吉塔咽下嘴里的蜜瓜冷冰冰地问他道:“这里是谁在管理?”
“帕拉伽斯和巴达克。”
“两个人?”贝吉塔听到这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们不会打起来吗?”
“怎么可能,他们管的东西完全不一样。这里的居民不需要像绿洲那里交这么多的税金,需要用钱的地方都有长老们统一决定,我们这里不大,打理起来也比绿洲容易得多。”
“武夫还真是和书上说的一样,脑子想事都这么简单。”
卡卡罗特看着贝吉塔这不近人情的样子觉得得让他有点儿烟火气,于是这个行动派的大块头直接将他面前年轻的小个子抬到肩上,带着他来到了那棵古老大树的上方,让他有足够的视野来欣赏武夫的世界。
“哎呀高傲的小法师,脑子简单也有脑子简单的好处嘛。”
贝吉塔直接捶了卡卡罗特一拳,“要不是我现在没力气一定会把你打个半死!”
“那我等你力气恢复~揍我的事儿回来再说,我从你进来的时候就觉得你好奇的地方有很多。这里没人,你有想问的你尽可以问,你想看的也尽在眼前。”
“你们的钱从哪里来?”贝吉塔从卡卡罗特身上下来,他抱住古树的枝干,觉得这里很是奇妙。“还有那上空的屏障究竟又是什么?”
“武夫自然是靠力气挣钱咯。”卡卡罗特说着伸了个懒腰。“法师你的问题有点多啊,不过你要是真想知道的话,等到了西都你自然都明白了。”
“你现在对我起了疑心了?”
“那可没有,我不过是解答不了你的问题罢了~”卡卡罗特话音刚落,树下就传来了布罗利的声音。
“卡卡罗特,你回来了怎么也不来找我?”头上戴着金属发箍的健壮青年正是布罗利,他手里拿着一筐鸡蛋,明显是刚刚领了食物回来。布罗利注意到了卡卡罗特身边的贝吉塔,果然像是村民们说的那样,是一个漂亮的小家伙。“他就是你带回来的Omega吗?可爱是挺可爱的,就是看起来凶巴巴的。”
“哈哈哈,布罗利你还真说对了,他就是一个凶巴巴的Omega~”
听着二人的对话,贝吉塔直接给卡卡罗特来了一脚,这个大块头直愣愣地从树上掉了下去。看着卡卡罗特狼狈的模样,布罗利摇了摇头,“你的喜好还真是特殊。”
“痛痛痛……”卡卡罗特无奈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他委屈巴巴地对树上的小家伙说道:“你好好说话不行吗。”
“你自找的!”贝吉塔从树上下来抓住卡卡罗特的领子,他恶狠狠地问他道:“你们为什么知道我是Omega?!”
布罗利歪了一下脑袋说道:“你身上的气味很明显啊,你难道不知道吗?”
贝吉塔听到这儿脸不自然的红了一下,他以前以为自己的信息素味道只有特定的人才会嗅到,比如他的父亲,他的弟弟以及弗利萨……“那……那些村民是不是……”
“是啊,他们都知道你是Omega啊,而且都以为是我带回来的。”
“唉?我还以为你要带他去见巴达克呢!”布罗利放下鸡蛋坐到了卡卡罗特身边,他一脸惊诧地看着二人,原来他们不是那种关系啊。“那他是谁啊?”
卡卡罗特此时换上一副正经的模样,他看着贝吉塔的双眼回答布罗利的提问。“他是从绿洲逃出来的,是个法师。我在沙漠中捡到他的。”
“那我们岂不是应该带他去见咱们的父亲吗卡卡罗特,你为什么还在这儿跟他浪费时间!”布罗利听到“绿洲”二字的时候面色瞬间变得冷酷起来,完全没有因对方是一个Omega而掉以轻心。
“我要带他去西都的。”卡卡罗特站起来拍了拍布罗利的肩膀,“从绿洲逃出来必然有原因的,想来他也不那么听弗利萨的话。再说他一个Omega能在沙漠里跑这么远,你觉得他好对付吗?”
“你们两个在这里一唱一和有完没完!”贝吉塔反倒是先失了耐心,他以一种近乎命令的方式对卡卡罗特说道:“听起来帕拉伽斯和巴达克是你们的父亲,不如你们直接带我去见他们。”
布罗利看了看卡卡罗特,不成想卡卡罗特非常爽快地就答应了。当卡卡罗特将贝吉塔带到巴达克和帕拉伽斯面前时,他们二人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让卡卡罗特瞬间明白了什么,他带着布罗利守在外面,一声不吭。
布罗利鲜少见到这么安静的卡卡罗特,他没有忍住还是问了出来。“喂,看他岁数不大,不可能认识他们俩吧。”
“他不认识他们俩,可他们俩未必不知道他啊。别忘了他们俩也是从绿洲逃出来的。”
布罗利握住下巴想了一会儿,他这才缕清了一些头绪。“难不成他是老城主的后代?”
“说不定有这种可能~”卡卡罗特嬉笑着走开了,“我去给他收拾房间~”
“我看他待不了几天,收拾差不多就行了。”
“嗯……还是收拾出来吧~”
布罗利摇了摇头,最后也只得跟过去帮忙。

“你想干什么?”巴达克坐在贝吉塔身边审视着这个小家伙,“你想要杀他的话,现在还是嫩了点儿。”
帕拉伽斯推了巴达克一下让他注意说话的态度,毕竟面前的小东西可是那家伙的儿子。
“帕拉伽斯,他已经不是王子了。”巴达克侧身看了看贝吉塔的后颈,“贝吉塔,脖子上的腺体该掩饰着点儿了,你岁数也快到了。”
“既然知道我的名字,那为何不愿与我一起杀了弗利萨?!”贝吉塔那尚显年轻的声音听上去毫无威胁感,虽然在气势上他并不比面前两个中年男人弱多少。
“实力悬殊太大了贝吉塔。你也是知道的,否则你就不会偷偷跑出来。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大概是想要找到学习法师秘术的方法才对。”巴达克拍了拍贝吉塔的肩膀警告他道:“去西都的路上免不了弗利萨的眼线,就凭你迟早会被抓住。”
“那些废物还不足为惧!”贝吉塔不满地甩开巴达克的手,“你儿子倒是比你果断些!”
“卡卡罗特啊……哼,他确实是个不怕死的家伙。且不说你能力如何,这路上若是到了发Q期,你有想过该怎么办吗?”
“怎么办?不是有你儿子在吗,借他用用倒也无妨。”
帕拉伽斯听到这儿眉头一皱,他心想这个年轻的小家伙说话倒真是有够大胆。
“罢了,你愿意去你就去,卡卡罗特愿意跟着你那也是他的事。路上你们需要的东西我会让人备齐,只不过若是你被抓了回去可别指望我们会来救你。”巴达克盯着贝吉塔的双眼,他并没有在吓唬这个年轻的Omega。
“哼,Alpha这种东西本就没什么值得相信的。”
“你知道就好。”
“喂巴达克……”帕拉伽斯还是觉得巴达克说话真是太重了,终归他们两个也是看着这个小家伙出生的。
“哼!”贝吉塔推开巴达克走了出去,屋内只留下帕拉伽斯和巴达克两个,气氛却依旧有那种压抑的感觉。
“巴达克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弗利萨若是把他抓回去咱们这里岂不危险!”
“这是他的希望,他才不会让弗利萨知道。”巴达克扶住额头思索了一阵,“让卡卡罗特跟着他去说不定真能悟出些东西来……”

“那两个老东西真是无趣。”贝吉塔泡在木桶里不爽地嘟囔着。
“背后说人坏话可不是好习惯!”
贝吉塔一惊,卡卡罗特是什么时候来到屋外的?!“难道偷听别人洗澡是什么好习惯吗?”
“当然不是。”卡卡罗特靠在屋外的窗户旁双手抱臂,一脸高兴的模样。“我给你送了点吃的过来,这不等你洗完了就给你送进去。”
“我饿了自然会说话。”
“你对这儿又不熟,你找不到我还不是要吼我。”卡卡罗特转过身子小声对窗户说道,“我找婆婆要了个粗颈环,里面有特制的香料,你戴上后别人察觉不到你是Omega而且还不容易发Q的。”
贝吉塔真是恨不得直接一拳从窗户上捶过去,这家伙一直OmegaOmega的叫着,听着人无比火大。“你把东西放下就走开好不好!”
“那不行。他们现在都以为你是我带回来的Omega,要是你突然出去被他们撞到那对你不好的。”
“我不出去还不行吗?!”
“这和你出不出去没关系,在去西都之前我都得跟在你身边的。”
贝吉塔从木桶里出来,匆忙套上了外衣。这个卡卡罗特怎么废话这么多!贝吉塔没好气地打开了门,而卡卡罗特竟然抱着东西站在门口,嬉皮笑脸地迎着他。“诺,给你的。”
贝吉塔接过东西后直接将门关上,没跟他废一句话。卡卡罗特的脸上反而有一些失望,他在院子里走了几步后爬上了那棵古树,他坐在树枝上吹起陶笛,悠扬的笛声随着夜风传递着温情,让屋子里那一直紧绷着神经的Omega难得的放松下来。一曲过后卡卡罗特放下陶笛,他看着那亮着灯光的屋子问了一个问题。
“法师,你到底叫什么啊?”
然而并没有得到回应。当卡卡罗特觉得今晚得到回复无望的时候,法师还是打开了窗户告诉了他。
“贝吉塔。”
贝吉塔没有给卡卡罗特多余的机会,他的窗户关上的也相当快。卡卡罗特靠在树干上不自禁笑了一下,他拿起陶笛又吹了起来,直到那屋内的灯光熄灭方才停下。

7 个赞

omega、omega這麼叫當然是知道你是他未來的伴侶啦~(餵!明明是貝吉塔沒告訴他名字)
還年輕的貝還沒有發育好就已經體會到了性,大王你真是太快了
讓貝體會“喜歡”這種感情會是卡卡吧
在大樹上吹陶笛,好平和啊
希望這個小村會是卡貝以後的家~
不過他倆挺吵的wwww希望不影響其他村民wwww

2 个赞

发清就借他一用,工具人卡卡2333

2 个赞

嘻嘻,卡卡就是要教会贝贝什么是真正的感情~大王不会善罢甘休呢~卡卡也不会撒手:sunglasses:哇欧,打起来打起来~赤鸡~
其他的村民只能偷偷在后面八卦,不敢惹毛这个凶巴巴的Omega​:v:t2:

1 个赞

工具人石锤:sunglasses:

1 个赞

卡卡罗特从巴达克的房间走出来,他仔细琢磨着他的父亲和他说的话,尤其是那个叫弗利萨的绿洲的统治者。巴达克今日的嘱咐显然是在警告自己,去西都的路上很有可能会碰到他,那个无比强悍的半兽人。

卡卡罗特回到自己的小屋,他打开他一直珍藏的牛皮地图,上面指引着通向西都的路,他已经去过数次的路。但是这地图上还有一处被卡卡罗特做了标记的地方,那是他一直都想要探寻的神殿,他已经数次在脑海里推演前往那处的计划。卡卡罗特低下头看向脚边罗列的发旧的古书,他需要一个法师,帮助他解开神殿传说中的夺命机关。如果能得到神殿中的传说之物的话……他们或许能早日脱离那份多年的恐惧。

“卡卡罗特!”布罗利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卡卡罗特忙将地图藏在自己的怀中。他略显慌乱地打开了门,只见布罗利一脸无奈的表情,而他后面不远处则站着那个脾气古怪的omega法师。

布罗利耸了耸肩,解释道:“他吵着要见你,也不吃也不喝,看来是只相信你。”布罗利话音刚落,贝吉塔便推开他径自走了进去,连带着将门碰上,一点都不顾及布罗利的面子。布罗利抓了抓自己半长的头发,最后也只得无奈地离开这里。

“怎……怎么了?”卡卡罗特像是做错了什么事一样,他手足无措地站在角落,不知道自己是哪里让他不高兴了。

“为什么是那个傻大个给我送吃的过来?”贝吉塔坐在卡卡罗特的书桌上,他翘起右腿架在自己的左腿上,双手抱怀,脸上透露出来的模样相当不友善。

“这个啊,里也就我们两个还和你熟一点……”

“你也知道!”贝吉塔打断了卡卡罗特的话冲他吼道,“为什么不是你给我送来?!”

“巴达克叫我有事,我想总不能让你饿肚子。”

“他叫你有什么事,想必是提到弗利萨了吧。”

说到弗利萨的时候,卡卡罗特明显能感觉到面前这个年轻法师的怨念。他不是一个会轻易相信别人的人,卡卡罗特给面前的omega下了这样的定义。既然如此,那么他……

“想什么呢?”贝吉塔抓住卡卡罗特的手腕不给他思考的时间。这个omega的力量此时让卡卡罗特这个公认的强壮alpha感到格外的震惊。但是贝吉塔不仅仅是有惊人的力量,他眼神中那不容置喙的神色与背后那种坚韧的感觉,令卡卡罗特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告诉我!我不想听谎话。”

“我……我想带你去个地方。我……我想借助你法师的力量。”

贝吉塔听到这里脸上竟然露出了一抹带着邪气的笑容,“这是你带我去西都的条件?”

“没错。”卡卡罗特咽了口口水,他冷静下来注视着贝吉塔的眼睛。“去了西都你若是找到了增强能力的方法,那么再去我想带你去的地方的话,我或许能离真相更进一步。”

“你找那真相为了什么?”

“夺回绿洲。”

“成交!”贝吉塔放开了卡卡罗特,他明显被卡卡罗特的条件吸引了。贝吉塔重新打量着面前的alpha,他身上确实有着与众不同的感觉。“巴达克他们是不是都不知道你的这个打算?”

“你是唯一一个……”

“我是唯一一个……”贝吉塔从桌子上跳下来,他走到卡卡罗特面前,仰着头望着这个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家伙。突然他抓住卡卡罗特的领口吻了他的双唇,“这件事也只有你知道,我不会告诉你的熟人们,你占了我的便宜。武夫,我们扯平了。”

卡卡罗特看着那被推开打敞着的门整个人都像静止了一样,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贝吉塔早就不见了踪影。

“你真的要走吗?”布罗利捂住嘴小心地打探着四周,还好并没有人的踪迹。“四天后不就是你出发的时间吗,有必要提前这几天吗?”

“因为我还要带上他。”卡卡罗特收拾好行囊后嘱咐布罗利道:“趁那两个老东西还没爆发,我还是带着他先走为妙。”

“你不怕那弗利萨追过来吗?!”布罗利的担忧不无道理,毕竟这个法师可是个omega,若是想要追踪他那可比一般的人要简单得多。

“怕。可是怕又有什么用,我们终归会有对上他的那一天。”卡卡罗特拍了拍布罗利的肩膀,“这里就交给你了,绿洲的人就快坐不住了吧。”卡卡罗特攥紧了拳头看向远方,他仰起头望着那层护着这个村落的屏障,不知这份安稳还能维持多久。

贝吉塔早在约定好的树下等着卡卡罗特,他跟着武夫的步伐,踏上了希望的征途。

“你这是干什么?”行至沙漠中的某一处时,卡卡罗特突然停下了脚步。贝吉塔看着空旷的四周,他正在猜疑是否有敌人突袭,但是卡卡罗特却从行囊中拿出来一块毯子出来。

“前往西都。”卡卡罗特铺好了那张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毯子,他拉住贝吉塔坐了上去。贝吉塔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卡卡罗特又拿出来一个纹着金纹的红色盒子。当卡卡罗特打开那盒子的时候,神奇的事发生了,原本轻薄的毯子突然之间变得极富韧性,将二人从沙漠的沙砾上直接带向天空。

贝吉塔哪里体会过这个,他略显狼狈地抓住卡卡罗特的衣服,完全不敢松手。卡卡罗特握住了他的手腕控制好二人的平衡,当毯子在空中行驶一阵并稳定下来后,卡卡罗特才向贝吉塔解释这奇特的情况。

“这是西都法师所创造的东西,我每次往返都用它。不过为了不惹人注意,所以我以往都会在西都多待些日子。”卡卡罗特转过头看向贝吉塔,果然这个年轻的omega脸上写满了疑惑。“啊,上次捡到你也是在刚才那个位置。那里一般是我的落脚点。”

“你个骗子!有这种好东西为什么不早说?!”

“卡卡罗特?”突然,那红色盒子里传来了女声,卡卡罗特指着这发出声音的盒子告诉贝吉塔。“你说我怎么说?”

卡卡罗特拿起盒子回应着对方道:“布玛是我啊,我这次早出来了一会儿。”

但是对面显然不相信他的说辞。“早?我可没记得有这个时间让你过来。我告诉你,你要是又来无所事事我可是不会让你进来的。”

“我这次可带着法师来的,而且还是omega。”

“啥?哈哈哈,那我可得好好瞧瞧。行吧,我给你们找个住处,别到时候打扰到别人~”

“你!”贝吉塔捶了卡卡罗特一拳怒吼道:“你以为自己是谁啊!”

“她可是西都最厉害的法师,一个女alpha。她对我凶巴巴的,但是要是你的话她一定愿意。我们总要先进城才是~”

弗利萨看着地图摸着下巴,按照他的估计,贝吉塔这个小东西应该走不了太远。“这么多天了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啊……”

“大王,你说他会不会已经跑出去了?”

“跑出去了?”听着部下的话,弗利萨转过了身,脸上带着令人不解的笑容。“倒也有可能。不过不论他现在何地,他最终的目的地一定会是这里。”

“西都?”巴特看着弗利萨所指的地方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样远的距离贝吉塔怎么可能回到那里去。

“你们都觉得不可能对不对?哈哈哈,其实我也觉得不可能,所以才不着急派人找他回来。但是一旦他去了西都,消息自然会传开。到时候……”弗利萨在地图上一处毫无标识的地方画了个“叉”,他看着那处时,眼神里充斥着杀戮的残酷。“那处找不到的地方,自然也会暴露出来……还真是有趣得很啊。”

7 个赞

贝贝好妖女,把纯情卡卡逗得团团转,很会利用自己的美色优势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太过分了小心翻船

翻船的时候就是大家最喜闻乐见的时刻:sunglasses::sunglasses::sunglasses:

“啊……这……”

贝吉塔站在西都的大道上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年轻的小王子仔细看着周围每一处对他来说都过于陌生的东西。那些飞在天上的东西是什么,那些闪闪发亮自由收缩的东西是什么,那些笨重的大家伙又是什么……

贝吉塔咽了一口口水,他小心地跟在卡卡罗特身后,紧紧抓着对方的粗布斗篷,生怕自己和他一不下心走散了。若只是迷路还好,要是被这边最厉害的法师发现他这样无知那简直是丢死人了。

布玛坐在她的监控器前,这个穿着超短裤脚踏皮靴的火辣女人已经大笑了不知道几轮了。“卡卡罗特这是从哪儿找来的omega,怎么这么没见过世面。”布玛拿起旁边的冰镇饮料,冷热交替生成的水珠滴在了她的胸口上,冰凉的感觉方才让这个强大的女性alpha反应过来,她得穿件外套出去,不然卡卡罗特那个家伙又要嘲讽自己没个领主的样子。

“西都好玩儿吗?”卡卡罗特一个转身便将贝吉塔包裹在他的斗篷下,“你那样左顾右盼的很让人起疑哎。”

“啰嗦!”

“哈哈哈哈,你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我。”卡卡罗特说着压低了身子对贝吉塔说道,“我知道你不想在这边的法师面前丢脸~”

“……”小王子自知这是自己的短板,但是这个粗鲁武夫这么说他还是得让他吃点苦头。贝吉塔一个肘击戳到了卡卡罗特的腹侧,可是让武夫吃痛了一下。

卡卡罗特苦着脸揉了自己两下,而后他耐心地为贝吉塔解释着他看到的这些新鲜玩意儿,诸如机器人、飞行器。

“这边的法师可以做到这种地步吗……”贝吉塔眨着眼睛看着这些古怪又奇妙的事物,他对这边的法师心生一股敬佩之情。

“法师可做的事情很多,但是这些可不是靠着法师的力量,而是我布玛的智慧。”

贝吉塔身上的斗篷随着卡卡罗特的转身而离开,贝吉塔看见了他面前的蓝色直短发女人。那女人身材火辣,野性十足,并且有着非比寻常的领袖气质。

“小家伙,你就是卡卡罗特带来的omega小法师?”

听着布玛的戏谑,年轻法师不满地回她道:“法师就是法师,强调omega干什么!”

“哟吼,卡卡罗特,这小家伙脾气还挺大。”布玛转过身上下打量了一下一身粗布服饰的武夫,“你喜欢这样的倒是也不难理解。”

“贝吉塔,这就是我和你说的西都最厉害的法师,布玛,一个女alpha。”

“你……你好……”年轻法师收敛起自己的戾气,他需要向面前这个女人学的东西确实很多,无用的斗嘴还是不要耽误太多的精力。

“小家伙多大呀?来,我们边走边说~”布玛刚刚搂上贝吉塔的肩膀,一股力量瞬间将她的手弹开了一下。布玛和贝吉塔此时都警觉地看向对方,而布玛率先开了口。“我的错,我不是故意冒犯你的~”

“……罢了。”

一旁的卡卡罗特一脸不知所以,但他还是跟着二人,不多说一句话。

布玛带着贝吉塔来到了仪式大殿,这里是西都法师们入门考核的必经之处,只有在这里通过了测试,才具有继续深造的可能。布玛站在中央的图腾处,她伸出手来,两道红光从穹顶下方的玻璃窗射入她的掌心。贝吉塔踩在图腾的边缘处,站到了正对布玛的位置。贝吉塔张开双臂念着咒语,布玛掌心处的红光变成了奶金色,并且幻化成了图腾映在二人中间。布玛见此大笑了出来,“卡卡罗特,你带来的小法师可真是罕见的天才!”

贝吉塔听到此一时间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他知道自己应该没有问题,但是得到这样等级的法师的评价,这还是他活到现在听到的头一句,而且还是绝对认可的夸赞。

布玛走到了贝吉塔的面前,她拍了下小家伙的肩膀对他说道:“你先去图书馆看看那些藏书,那些东西够你学上一阵,你的衣食住行我都会让人为你安排好。如果你想要学’那个’东西的话,现在的水平可是不行的。”

年轻法师真的一头扎进图书馆中,那份认真把卡卡罗特都看呆了。卡卡罗特还傻乎乎地看着贝吉塔的时候,布玛却一把将他拽走。

“你给我过来,我可有事要和你说。”

“有什么事非要搞得这么神秘?”卡卡罗特转了两下肩膀,这家伙力气还真是大。

“我今天刚刚碰他的时候其实有在使用一种法术,可是这小家伙却自带防御的封印术。他不想让人知道他的事情。”

卡卡罗特听完了有点搞不清布玛想干什么,“你都让他进图书馆了,你还防着他什么?”

“他是从绿洲来的对吧。”

“对啊。”

“可是弗利萨那里可不缺我这西都城的东西,这小家伙竟然一个都不认识。”

“你还真是监控别人有瘾啊……”卡卡罗特耸了下肩,“他要是在绿洲里不干什么有用的位置不知道也正常。”

“不正常,我就是觉得不正常!不行,我得知道这小家伙以前都干过什么事。”布玛在原地转了两圈,而后她从房内拿出来了一个花纹繁杂却蒙了些许灰尘的盒子。那是一颗水晶球,需要高级的法术才能启用。

“你想干什么?”卡卡罗特站到布玛身边,他知道这个女alpha一旦用法术那必然都是能搞出大动静的。

“我要看看他在绿洲到底都干过什么。”

随着水晶球内一道白光闪烁,里面出现了清晰的画面,而后透出球体映出了更加清晰且庞大的影像。布玛和卡卡罗特看到那些画面的时候完全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那是一个孩子该承受的吗,那是需要怎样的精神力才能支撑他在外人面前保持如此平静的模样……

卡卡罗特攥紧了拳头,他眼中的杀意此时让身边的布玛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你……你还好吗?”

“不好。”卡卡罗特转过身沉默了很久。

布玛将水晶球收起来,她觉得自己这次做的确实过分。“我……我们就当不知道这件事吧。”

“不可能当作不知道,贝吉塔的洞察力很敏锐。只要你愿意教他他想学的东西,他是不会怪你的。”

“我……好吧,我一定尽全力帮他。”布玛还是不太放心卡卡罗特,她试探性地问道,“你有什么打算吗?”

“没什么打算,还是像以前一样,除掉弗利萨,夺回绿洲!”

贝吉塔在图书馆中埋头学了20日,这期间卡卡罗特则和布玛一起对绿洲的事做了规划,他们已经大致推测出弗利萨的行动就在不远。

“你现在回去太过冒险。”

“我和布罗利已经约好在这里碰头。”卡卡罗特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那个位置距离他们估测弗利萨行动的地点相当之近。“和他们交手也不会暴露我们的位置。而且这个地方……我觉得弗利萨也不会亲自过来,这也是我们和他手下交锋的好机会。”

布玛不再多说什么,她放下提供给卡卡罗特的食物后摆了摆手。“你尽管去吧,那小家伙我会照顾好的。不过你要是回不来,那可别怪我收了他。”

“放心吧,你收不了他。”卡卡罗特说完便离开了西都。

卡卡罗特和布罗利碰头过后没多久,他们就看到了弗利萨手下的那群士兵。布罗利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劲,他对卡卡罗特说道:“卡卡罗特,那些家伙似乎……”

“似乎带着浓烈的杀意是不是?”

“是。我选择在这附近解除的保护帐,但是没想到他们还是能这么快就发现我的踪迹……”

“老爹估计的没错,他们想要把咱们尽快地斩草除根。”

而正当卡卡罗特和布罗利准备接受苦战的时候,弗利萨的身影却突然出现了。卡卡罗特和布罗利一瞬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弗利萨竟然亲自追了过来。虽未交手,卡卡罗特和布罗利都知道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对抗的了现在的弗利萨的,他们二人现在只能选择逃离这里,可是即便是这样,弗利萨却还是率先一步挡在了二人的面前。

“哟,这莫不是巴达克和帕拉伽斯的儿子。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就走啊?”

看着面前这高大的半兽人和他轻蔑的表情,卡卡罗特想到了在布玛的水晶球看到的画面。他怕,面前的强大敌人强得可怕,可是他是那般邪恶,卡卡罗特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

然而奇迹并没有出现,卡卡罗特和布罗利被打的几乎不能起身。实力相差的实在是太大了……

“我真是不明白你们苦苦挣扎什么呢?”弗利萨抬起脚踩到了卡卡罗特的胸口,伤势严重的卡卡罗特一下吐出一口血来。而就在此时一阵风沙卷过,一股莫名的力量强行推开了弗利萨。弗利萨在这混乱的场景之下却清晰地看到了贝吉塔的影子。

这个小东西竟然和武夫厮混在一起!不过如果这样的话……弗利萨看这面前重回平静的沙砾大地冷哼道:“直接去西都就简单多了啊。”

“笨蛋。”贝吉塔看着身负重伤的卡卡罗特和布罗利冷哼了一声,等到西都的医生过来后,年轻法师再度埋头到图书馆中。卡卡罗特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模糊,最终昏睡过去。

待他再度清醒过来已经是深夜。卡卡罗特躺在床上发愣,他脑子内闪过了许多事,他确信若是自己无法在短时间内提升自己的实力,那么他们将会一一死在弗利萨的手中。

“你太轻敌了,卡卡罗特。”贝吉塔的声音从身侧传来,卡卡罗特无奈地叹了口气,没有回应他。

“但是你可以和他过这么多招,你确实挺有本事。哦,还有那个大块头,他也挺厉害。”

“你这些日子学的也不赖。多亏了你,我们两个才能活下来。”

贝吉塔坐在卡卡罗特身边,他背对着卡卡罗特,转头看向窗外。“我和弗利萨的事你已经知道了。你知道吗,我不希望别人知道我的这些事,就是不希望他们用那怜悯的眼光看我。还好,你没那么蠢。”

“……对不起。”卡卡罗特注意到贝吉塔一直看向窗外的眼神,那其中夹杂的复杂情绪岂是三言两语可以说的明白。“总之……谢谢你。”

“言谢就不必了。”贝吉塔转过身来看着身侧伤痕累累的武夫,他沉默良久方才开口。“你会陪我走到最后的对不对?”

“这点我一定能做到。”卡卡罗特抬起他那打着夹板的左手和贝吉塔碰了一拳,他们在此许下承诺,为了同样的目标。然而年轻的法师并没有离去,他看着身负重伤的武夫睡去,最终趴在他的身旁看着他的脸。

这家伙从第一次见他起就这般的与众不同……

6 个赞

我老婆的女老公果然很辣!!!

1 个赞

阿堂太太开新文了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