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卡贝】真实的假象

开个新坑 :dizzy:
背景:基于但不等于未来篇
描述的是得了心脏病的卡卡罗特与赛亚人王子贝吉塔之间的故事
注意:第一人称:white_check_mark: 私设:white_check_mark: ooc警告 :warning:
ps:首次尝试第一人称,视角很乱,也没什么逻辑,见谅 :007:

序言:
不坦率的两个人,无法传达到的爱意,被掩盖的内心和隐藏的事实。那些被积攒的隐瞒就像沟壑一样横在两人中间。如果不去真正了解对方,就永远无法跨越深渊。

你眼中的对方一定是他真实的模样吗?不敞开自己的内心,对方就无法真正的理解自己。这些道理浅显易懂,然而对于骄傲的赛亚人王子和一根筋的卡卡罗特来说,这却是宇宙中最难解开的谜题。

2 个赞

(一)

【贝吉塔】

卡卡罗特已经很久没来找我了。当然我并不在乎他,我只是觉得两人对战能够更好的锻炼自己而已。而且这家伙之前不是一直围在我身边转悠的吗?像只大型犬一样,难不成他在自己进行什么秘密训练吗?

我站在重力室门口,不停的猜测着。其实我不大想进去,因为我总是感觉里面缺了点什么,但是我也不知道缺少的是什么,也许这重力室强度该进一步加强了?

“咦?贝吉塔你怎么还在外面?”布尔玛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我转过头看了她一眼,想和她说明一下重力室的情况,结果开口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卡卡……”说到这里我忽然顿住了,啧,都怪这个笨蛋,我不过就是想了他一下,怎么就顺口说出来了。我有些懊恼的想要改口,可是谁知道这个女人完全没有察言观色的能力,她故作聪明的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喔~你是想问孙君啊,话说他的确很久没有过来了,他之前不是会经常找你修炼的吗?”她的话像谁的招数一样毫不间断:“你想他了是嘛,那么需要我帮忙问问琪琪吗?”她脸上又露出了那种微妙的笑容,好像她已经看透了一切。

虽然我并不理解她为什么要有这样的神色,但是说实话每次看到我都感到心里毛毛的。当然她的话也让我非常愤怒:“想个屁!!他那种人,我可是恨不得杀了他!”然后我看都没看她一眼就进入了重力室,当然也没有理会她说 “问琪琪”这句话。

【卡卡罗特】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用手挡了一下,今天的阳光真是刺眼。这段时间我又被琪琪安排工作了,这次是耕地,这真是一件很难的工作啊,重点是工作的时候要把握好力度,不过这也算是一种修炼吧?我这样安慰着自己。可是,这样的修炼也效率也太低了点,还是战斗比较好,说到战斗,我已经好久没有联系贝吉塔了。

说实话,我很喜欢和他一起战斗,当然几乎每次都打得很爽这个原因自不用说,除此之外,我也喜欢战斗后的贝吉塔。实际上每次贝吉塔和我战斗完,都会变得特别漂亮。喔对了这完全不是贬义词,因为每次打完架,他的脸色就会变得非常红润,比我吃过的最甜的苹果还要红,流着汗的身体也非常的引人注目,如果衣服有破损的话,那若隐若现的肌肉……反正我是很喜欢看的。不过这话我从来没对他本人说过,要是真说了,估计我少不了一顿骂哈哈,虽然他恼羞成怒红着脸打人的模样我也很喜欢就是了。

我其实也想去找贝吉塔,但是如今的我并不应该去找他…原因的话,我说不上来。最近我的心脏偶尔会感到不舒服。明明什么都没做,却会忽然心跳加速,让我感到十分难受。也许我生病了?想到这里,我的心脏又跳的很快,砰砰砰,就仿佛是要从胸腔中跳出来一样。而且这一次竟然开始伴有抽痛!我捂住了胸口,呼吸急速。过了一会,心脏终于慢了下来,我大口的呼吸着空气,这样的感受简直比战斗受伤更痛苦。我有一种明确的猜测——不用质疑,我很确定我在说什么。我希望这没什么大不了,就算是真的我也并不在乎。但是,如果是真的,脑海中有一个声音这样告诉我:我应该和贝吉塔保持距离。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当然我也不想知道,如果我真的要离开的话。

这件事要不要和他们说一下呢?我想了想,最后还是放弃了。我当然知道我身上担着什么,如果让身边人知道了这样的消息,他们肯定会非常慌乱的吧?就算再苦再累,我都不能倒下不是吗?想到这里我的胸口闷闷的。嘛,不过估计我还能撑一段时间,这件事再说吧。至于贝吉塔…我转头看向布尔玛家的方向,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顺从自己意愿的轻轻叹了口气。

6 个赞

(二)

【贝吉塔】

“什么啊?原来卡卡罗特这个笨蛋这段日子都一直在那个地方工作的吗?”我对着布尔玛大声问到。所以这个家伙就只是在工作却不来找我吗?!我心里一阵不爽。她肯定的点了点头,然后自己做了决定:“所以你要去找他吗?那我不给你留晚饭了啊!”我惊讶的瞪大了双眼,怎么这就替我安排好了?虽然我确实要去找卡卡罗特,不对,我为什么一定要去找他?我想和布尔玛理论,结果一转头她已经溜走了,嘴里还说什么有急事。嘁,这个时候我都不知道会有什么急事。算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去看看这个笨蛋好了,这么久没战斗感觉身体都松了。想到这里我点了点头,果然还是要战斗才能提升自己嘛。然后我往卡卡罗特工作的地方飞去。

【卡卡罗特】

我感受到贝吉塔的气了,他正在向我这边飞来。他是来找我的吗?!我有些开心,虽然我知道我应该和他保持距离了,但是我依旧发自内心的感到惊喜。我完全想不到他竟然会主动找我。话说我现在一身工作服丑兮兮的,是不是应该换上道服啊,可是我道服今天也没带过来…

他飞的很快,在我还没做出任何措施之前他已经离我很近了。远远的我就看见了他,这一刻我感觉我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见他了一样,当我看见他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这么很想他。朋友之间会这样吗?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贝吉塔没有落下来,他浮在半空中,低着头看我,他的眼神让我有些紧张。他好像盯了我很久,然后我看见他似乎是笑了一下:“卡卡罗特,你穿的这是什么衣服啊?丑死了!”

我有些懊恼,我就说这个衣服丑不拉几的吧!我扔下了手上的工具也飞了上去,我问他:“贝吉塔,你是来找我的对吗?”我有多希望他能承认这样的事情,那么我就能够告诉他当我感受到他的气的时候有多开心。然而事实从不能如我所愿。他看着我神色里带有一丝轻蔑的神色,下一秒不出所料的说出了一句极其刻薄的话:“呵,你在说什么傻话!我只是来看看你修炼荒废到什么地步了,来战斗吧,要是你输了,我绝对会杀死你。”

贝吉塔总会说这样“杀死我”的话,可我知道他根本就不会杀掉我,因为我也不会真正伤害他。这明明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了,所以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总是说这样的话,故意曲解,这真让我不满。于是我反驳他的话:“恐怕不用你杀死我,我就先死了呢!”我不喜欢贝吉塔口是心非的话,但是,如果是战斗的话,我乐意奉陪。

只希望心脏能够安分一点,让我把这场战斗打完…我压下心中的一丝顾虑。

【贝吉塔】

我远远的就看见卡卡罗特了,噗,他穿的是什么啊,真是少见。不过这个笨蛋穿其他的衣服也还可以嘛,总穿道服也会看腻。这个时候他也发现了我,所以我们的眼神在空中交汇了。说实话,他的眼神很奇怪,让我感觉非常的别扭,唔…就好像我们久别重逢了一样?啧,这个念头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什么鬼形容啊真的是!我停在半空中,看了他一眼,然后对他的衣服进行了一番嘲笑,以此来缓解一下我莫名的不自在——我惯会用这样的方式来掩盖自己,虽然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是…

卡卡罗特倒是对于我的嘲讽毫不在意,就跟之前一样没什么反应,一副大大咧咧无所谓的样子。我撇了撇嘴,我真是看不惯他的这幅样子,而且还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和他待在一起真是讨厌,嘁,算了,我只是来找他战斗而已。

5 个赞

(三)

【卡卡罗特】

这场战斗出乎意料的令人烦躁。说实话,我想和贝吉塔一直待在一起,我也希望和他来许多场战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战斗让我感到别扭。当然我不是说和他打架不爽,只是我始终忘不了开始战斗之前他那冷漠而又轻蔑的神色。中途我们停下来了一会,也许算是短暂的中场休息吧?我庆幸这样的中场休息,因为我能感觉出来,我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了。

许多汗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有几滴也许是滴在了眼睛里,也可能只是滑过了而已,所以我眼前贝吉塔的身影变得有些模糊,他的脸颊也看不清楚了,想来还是那副模样吧?可是我希望在面对我的时候,他的脸上能够露出别的神色…什么神色?像是他看向布尔玛时的表情?不是,那应该是什么样的神色呢?也许应该是温柔的,带有…不对,我在想什么?我到底想表达什么…我装作整理护腕的样子,调整呼吸,但是我的脑子一片混乱。

【贝吉塔】

真是一场令人不爽的战斗!越打越不爽,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的确确只是想和他战斗而已,可是现在打了这么久,已经足够的酣畅淋漓,可是为什么我还是感觉心里空空的,就好像我来这边是为了找些什么一样。我抬头看着对面这个人——他今天意外的流了好多汗。

卡卡罗特抬手擦着脸上的汗,或许不能用“擦”这个字,因为他的动作极其野蛮,那脏兮兮的手摸了一把脸之后用力的甩了一下,于是一些汗水就被这么随意的甩了出去。然后他甩了甩头,额前一些被濡湿的碎发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晃动。我不得不承认,我看不上这样的行为,然而他做出这一系列动作是真的很有魅力,比我见过的所有的赛亚人还要吸引人。抛却了笨蛋的外壳,战斗期间的卡卡罗特浑身都散发着荷尔蒙的气息——浓烈,野蛮,霸道而又凶狠。我没有说过,但是其实我真的很吃他的颜。他的眼睛,他的鼻子,他的嘴巴,甚至他的身材…全部都合我的心意,所以后来我看的任何一个人似乎都是丑的。

战斗时候他看我的眼神总让我感到战栗而又兴奋,那么专注,那么带有侵略性,那么…性感。我紧紧的盯着他,实际上我无法控制自己不去看他,这样的他,这样的——卡卡罗特。

中场休息的时候他全程没有和我对视,擦完汗之后就只是低着头调整自己的护腕。他的眼神下垂,嘴唇微抿,动作也是散漫的,似乎在放空自己。他…有心事?我能感觉到他情绪不高,那脸上的神色也是难得的有些冷淡。我忽然发现,比起他傻乎乎的样子,我更讨厌这样的卡卡罗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烦恼着我不知道的事情,好像离我很远很远。我想知道,他在想什么?为什么要在战斗期间放空自己?他能有什么心事?什么样的事情能够影响到他,能让他露出这样的神色?他最近发生了什么吗?他在隐藏什么?……

有许许多多的问题一瞬间挤进我的脑海里,我胸腔中有一股不知名的情绪酝酿,我将他们统称为愤怒。于是我没有提醒他,直接变成超级赛亚人,冲着他出拳!

【卡卡罗特】

!!!我完全没想到贝吉塔会来这一招,所以我只能立刻变身抬手匆忙接下。我被这一拳打的后退了几步,接着我就看见了贝吉塔眼里的愤怒。愤怒?他又在愤怒什么?我一头雾水,紧接着我便为前几秒的想法感到可笑,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贝吉塔他从来不会对我露出什么好脸色!!脑海里那些还未成型的想法全部被这一拳打散掉了。

我一边大吼道:“贝吉塔!你干什么!”一边对着他出拳。他脸上又浮现出冷酷的神色:“你这个家伙,战斗的时候不要想乱七八糟的事情!”贝吉塔看出我在想事情吗?如果他真的有本事,他怎么看不出来我是因为他而烦恼?可我不会对他说,他一定不愿意听我说任何事情,如果我说我想他,他一定会露出嫌恶的神色……

就在此时,我的心脏猛的跳动了一下,糟了!我一只手匆忙的挡住贝吉塔的拳头:“贝吉塔,不好意思我有急事,先走了!”另一只手用力的挤压着自己的胸口。然后我立刻瞬移到了比克旁边。——我不能,至少,我不能让贝吉塔知道这件事……

【贝吉塔】

我用力的出拳砸向了他,总算把他从那种奇怪的状态拉回来了。明明在和我战斗,这个时候他,他应该只看着我!卡卡罗特接招后,看着我的眼神更加凶狠了,仿佛想要吃掉我一样。我垂下的左手的小拇指轻轻勾了一下,对,再凶狠一点,就是这样恶狠狠的眼神,这样的只容纳我一个人的眼神!“看着我!卡卡罗特,看着我!”我心里有一道声音这样疯狂的叫嚣着。

卡卡罗特死死的盯着我,他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到底没有开口。我想问他,然而在我开口的一瞬间,我看见他的瞳孔猛的放大了,仿佛是看到了什么令他震惊的事情,又像是遭受了巨大的冲击。然后我看见他忽的皱紧了眉头,紧接着他匆匆忙忙的撂下一句“有事”就离开了。

我被他这样的举动惊了一下,呆在原地。卡卡罗特今天怎么回事,他怎么这么反常?要知道从我和他接触到现在,他从来没有一次是在战斗中途退场的,这样过于反常的举动让我连愤怒都愤怒不起来。我相信他的话,他能这样匆忙一定是有急事,可是…又是什么急事能让他抛下和我战斗的机会就匆忙离开呢?

想到这里我撇了撇嘴,反正架也打的差不多了,就这样吧。我还要想办法解决晚饭呢。离开之前我觉得我似乎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是…是什么呢?

5 个赞

(四)

【卡卡罗特】

“呼——呼——”我瞬移到比克的身边后,紧紧抓住自己的衣领,弯下腰喘着粗气。比克看见我的模样,立刻扶住了我的胳膊,凭借着他的胳膊,我才没有倒在地上。毫无疑问,这次的疼痛更加严重了。不知道过了多久,疼痛渐渐消失了,我缓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浑身是汗。比克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老孙,你刚才怎么了?”我抬头看见比克有些担心的脸,笑了笑。

我不知道我现在脸色怎么样,但是大抵很差吧,所以比克看见我的笑容反而皱紧了眉头,这次他的语气难得很重:“孙悟空!”他这样大声地喊着我的名字。我摆摆手,示意他别那么激动,然后和他说了大致的情况。他听了之后表情有些震惊,像是没有想到有一天我竟然也会生病。紧接着他变得更加生气了:“所以,如果没有今天这样的突发情况,你是不是打算瞒着所有人直到!”他的话没有说完,但是我知道他的意思。

我看着比克绿色的脸却泛着愤怒的红色,竟然有些想笑——因为那的确像是一个怪异的被打翻了的调色盘。

他看着我无所谓的表情估计觉得十分头疼,然后他说:“就算你不在意也应该和我们说说啊,尤其是琪琪,她可是你的老婆,这件事你怎么能瞒着她呢?还有贝……”他可疑的停顿了,我看着他摇了摇头,“如果我必须要离开,我希望他们觉得我只是去修炼了。你想如果他们知道我死去了,这对他们来说……”比克沉默了,我相信他会理解我的意思。他静静地注视着我,我也同样用坚定地眼神回望着他。终于他让步了“孙悟空,你永远都是这样。”是一种带着叹息的语气“你还是应该去检查一下,也许可以治好。”

如果能治自然是最好的了,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是很遗憾。“我去医院检查过了,这是病毒性心脏病,治不了。”说起医院,我又想起来我那天去医院的事情了。我对这方面的事情根本不了解,所以进医院后一头雾水,急的我一头汗,后来还是一位服务中心的护士耐心的一步一步指导我该如何做。说实话我真的反感这样繁琐的东西,对于我来说,这种事情比我所遇到的任何一个敌人都要棘手。过了几天我再去医院看到了那位护士,我再次向她道谢,然而这次她没有再理我。之后我拿到了检验结果,并知道了这种病无药可救。看见这个结果,我实在很难形容我的心情,大抵是罪大恶极的犯人终于被法官判了死刑的感觉一样吧?…

不知道想了多久,回过神来我才猛然发现话题变得沉重起来了,比克的表情似乎也变得有些悲伤——这不是我的本意,毕竟人早晚会死去的,不是吗?于是我拍了拍比克的肩膀,“不用难过,我又不是现在就要死了,我现在可是还好好地站在这里呢,别放在心上啦!好了,记得别说漏嘴了,我走了。”然后我摆了摆手,向着远处飞去。

我慢悠悠的飞着,但是实际上我并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我不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如果让其他人看到我的表情,大概会察觉到什么吧。所以我应该一个人呆着。我真的累极了,既不想工作,也不能回家,那我还能去哪里呢?哪里又能让我缓解我心中的情绪呢?我不知道,所以我只是随意的向前飞着,这个时候我的心中难得的涌出一股似乎叫茫然的情绪,整个人都在放空。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好似灵魂与躯体分开了,躯体无意识的飞着,而我的灵魂就这样浮在上方看着自己那无神的模样。慢慢地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离布尔玛家很近了。

这一次我清楚的知道,我来这里只是因为一个人,我想看看他,我想看看他生动的表情,想听听他的声音。实际上我不该来这里的——随便哪里都可以,只是不能来这里。我应该和贝吉塔保持距离,虽然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自从我知道自己生病了之后,我越是和他呆着,便越感到痛苦。为什么他对我那冷漠的态度会让我无措,而每一次看到他时候我心中那股想要倾诉的东西又是什么?

我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因为时间根本不允许我去慢慢地探索。

我在半空中停了下来,没有再去靠近。这个时候我只想看见贝吉塔,哪怕他骂我也好,我还是想见见他,似乎他是我现在唯一的解药。我知道他现在就在重力室里,而且这么久他一定早已感受到我的气。可是我等了许久,他也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于是我明白了——他不愿意见我。

他竟然不愿意见我!他果然不愿意见我!!想到这里我竟然轻轻的笑出了声,明明我心里压抑了这么多,明明我只是想要看看他,可是他,他竟然狠心到这种地步!他连屈尊出来见我一面都不肯!

【贝吉塔】

上午卡卡罗特这个笨蛋到底怎么回事?我回到重力室后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他的模样有些不正常,但是任我怎么猜测,都无法猜出来在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在重力室里机械的挥着拳头,紧接着我感受到了他的气。

他在往这边来!他想要干什么?他是来找我的吧?我这样想着,毕竟我们的战斗还没结束呢!然而他的气只停在了远处,没有再靠近。我的动作停下来了,他的行为让我感到疑惑。这不像他的风格,难道他不应该直接在重力室外面喊着我的名字,大声的仿佛向全世界宣布他过来找我了吗?虽然我看不上他这样的举动,但是他也不应该像现在这样。

难道…我心中闪过一个念头,难不成他算准了我会出去找他?!想到这里我嗤笑一声,这个笨蛋还想我主动出去找他?真是痴人说梦!所以我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双手抱胸等着他过来。——反正,我绝对不可能妥协的!

过了一会,他像是妥协了,直接瞬移到了我的身后。哼,果然不出所料!我愉快的勾起嘴角,然而当我转身后看到他的神色,我感到十分震惊。他完全的是一副愤怒的模样,眼睛都也泛着可怕的红色。我很少看见他如此愤怒,好像连理智都被燃烧殆尽了一样,然后在我做出反应之前,他上前一步抓住了我的手臂,然后猛的用力将我拉进了他的怀里。卡卡罗特的肌肉不硬,然而不知为何却撞得我头脑发昏。他的心脏跳的很快,怀抱也带着炽热的味道,这样的只属于卡卡罗特的气息将我整个人都团团围住了。我有些惊惶,毕竟从来没有一个同性对我做出过这样的举动。于是我大声的喊到:“卡卡罗特!你做什么!放开我!”然而他没有理会,只是同样大声的用愤怒的语气质问着我:“贝吉塔!你为什么不出来!你为什么不出来找我!”

听到这样幼稚的话我简直要笑出声:“我凭什么要出去找你!卡卡罗特,你只是个下等战士,不要太高看自己了!”我并没有觉得自己说的话有多过分,毕竟我作为高贵的赛亚人王子,完全没有理由主动去找一个下等人。我这句话说的十分笃定,他一定也听出来了,所以当我说完这句话后他便没有再出声。但他依旧没放开我,只是紧紧的将我圈在他的怀中。我挣扎着想让他放开,但是紧接着我便感觉他的身体在颤抖,然后有冰凉的水滴落在了我的脖颈处。我的动作停下了,因为我能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一种浓郁的悲伤。我听见他轻轻地说:“贝吉塔,让我抱一会…”竟然是一种带着恳求的语气。于是我心软了一瞬,就顺从心意不再挣扎,静静地让他拥抱着我。

过了很久,他似乎调整好了状态,终于放开了我。卡卡罗特看着我的眼睛,他的眼里是剥开迷雾般的明亮,但也悲伤到了极致。我隐约能从他眼中感受到一种深刻的感情,但正是这样的猜测让我感到不知所措。他静静地看着我,然后抬手抚摸着我的脸颊。他的动作很轻很轻,带着爱怜和温柔。我第一次这么明白的感知到他内心的情绪,所以我也顺从我的内心任由他抚摸的动作。我们就这样静静的对视着,有一种很微妙的气氛围绕在我们中间,这样暧昧的感觉这让我心跳加速。我看见他微微低下了头,但是似乎是因为什么顾虑而立刻停止了。

我看着面前这个人,他明明那么的强大,此刻却脆弱的仿佛我的一句话就能将他杀死。于是我的语气也轻轻的:“卡卡罗特,你怎么了?”他微微用力的摩挲了一下我的脸颊,似乎想要传达什么,然而他的脸上却只是浮现出无奈的笑容:“没什么,贝吉塔,你不用知道。”话很短,但是这一刻我竟然能够明白他的意思——他不希望我知道。

他很快便离开了,没有说更多的话。我并不知道他过来是想要干什么,但是他离开后我也没有再进行任何修炼,因为我脑子里乱糟糟的,他的神情,他的举动…他让我根本无心修炼。

7 个赞

(五)

【卡卡罗特】

在将他拥入怀中的那一刻我似乎明白了我对他的感情,然而正因为明白我才感到更加的悲伤,因为我永远不能得到这个人的回应,甚至很快我就要退出他的生活,被他彻底遗忘。我用力的抱着他,因为我知道这也许是最后一次了。而他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时候的我们难得的心意相通了,所以他再也没有挣扎。可是…这个时候来的太晚太晚了,如果我能早点明白,如果我没有这样的疾病,如果我能再活的久一点…

那天晚上我没有回家,找了个由头呆在了外面。我站在一座山峰的峰顶,看着包子山的方向,那里是我长大的地方,有我的家人,有我一切的回忆。我再转头,那个方向有我在意的人。我意外的发现我竟然还清楚的记得当初他和我面对面战斗的场景,那个时候他明明是敌人,我却只想和他一直战斗下去。他那么小个,像是一个小孩子,刚见面的时候连脸上都带有一丝稚嫩,然而却能拥有这世界上最骄傲的灵魂,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人,这样引人注目的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一直陪伴在我身边,永不服输,永远在身边追赶着我。那贝吉塔呢?他对我又是怎样的感情?

就算我们能够并肩作战,就算我们都在保护着对方关注着对方…但是,我没有从他身上感受到和我同样的感情。

我不是没想过也许是他藏的太深,我也幻想着他其实也对我有那样的感情。但是…

我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近在咫尺却又无比遥远。忽然——心脏声“嘭嘭嘭”毫无预兆的疼痛,我眼前什么都看不见了,我努力张大着嘴巴却依旧无法呼吸,心脏快速的跳动着,伴随着剧烈的疼痛,我既感到胸闷,又想要呕吐,然而我什么也吐不出来。我倒在地上,一只手用力抓着地面,一只手捶着自己的胸口,我不停的嘶吼着,想要借此缓解疼痛,却效果甚微。

在这一刻我所有引以自豪的战斗力全部都消失了。我想我就要死去了,可我还有那么多事没有做,可我还有那么多话没有说…然后我失去了意识。

6 个赞

(六)

【卡卡罗特】

等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天色还是暗的,只是看不到月亮,所以我大概只昏迷了一小会。我的浑身发冷——这也许是因为我流了汗又被寒风吹干的缘故吧,我庆幸我还活着。睁开眼后我没有坐起身,任由自己躺在地上大口呼气,也不去在乎发抖的身体。然而很快我感到有许多人往我这边飞来,是我的朋友和家人们感觉到我紊乱的气息了吗?

我站起身揉了揉脸,提起气向另外的方向飞去——我不能让他们看见我现在这幅样子。

【比克】

我们都察觉到孙的气息有些异常,然而随着我们往他那边去,他的气息却越来越远了。克林担心的问着孙到底是怎么了,我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孙的意图,于是我制止了他们并向他们解释道孙只是在进行修炼——他最近找到了一种新的修炼方式,只不过要找到窍门非常困难,这样的情况是很正常的。他们信以为真了,也许是没有想过我会撒谎吧。

贝吉塔听完我的话沉默了一会儿便立刻离开了,然而离开的方向却很明显的是去找孙。我知道我这样的话瞒不过贝吉塔,毕竟他足够敏锐。不过如果我们两人的说辞一样,他大抵一时半会也无法察觉到什么吧?我回过头看着贝吉塔飞快远去的背影,对于他们两个人感到一丝惋惜。

【贝吉塔】

比克在说谎!我一眼就察觉到了,于是我不多废话,立刻去找卡卡罗特。他飞的不快,所以我很快就追上了他。“卡卡罗特!”我大声的喊着他的名字。他的身形停住了,但是并没有转过身来,仿佛被谁施加了咒语一样,只是定在了半空中。我紧了紧拳头,不知道我心中那股慌乱从何而来。我飞到了他的身边,拉着他的手臂,迫使他转过身来。“什——!”当我看到他的脸颊的时候不禁惊呼了一声,卡卡罗特的脸上竟然是死人一般的苍白!从他的脸上我完全找不到一丝活人的踪迹了。他究竟遭遇了什么?!

卡卡罗特叹了一口气,他伸出手覆盖在我的手上,这个时候我才察觉到他浑身犹如冰块一般,仿佛血液都被冻住了。然后我听见他说:“贝吉塔,你还是找来了。”我问他到底是怎么了,等话出口我才发现我的声音竟然有些颤抖。他安慰似的拍了拍我的手,用沙哑的声音低声回答:“贝吉塔,别担心,我只是在完成一项修炼。”听见这话我感到十分愤怒:“什么修炼能把人搞成这幅鬼样子?!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就跟个死人一样!!”卡卡罗特似乎沉默了一下,但是似乎又没有,他飞快的苦笑了一下:“贝吉塔,你知道的,想要获得强大的战斗力,就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卡卡罗特的一番解释合情合理,我狐疑的看着他,他的表情十分镇定,如果他真的在说谎,我想以他的性格一定不会如此镇定吧?但是我心里还是有些疑虑,所以我又开口说道:“既然能够获得强大的战斗力,那我也要用这种方式修炼!”他愣了一下,像是对我的话感到惊讶,紧接着他又做出了和之前同样的举动,抬起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颊。他的语气仿佛在哄心爱的人一般:“这个修炼我也没有把握,等我有了效果,我会告诉你的。贝吉塔,不要闹别扭了。”我恼怒的拍掉了他的手,大声的说:“卡卡罗特你个笨蛋,谁在闹别扭啊!”

他对于我的反应只是纵容的笑了一下,然后在我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低下头飞快的亲吻了我。卡卡罗特那冰凉的嘴唇轻轻的落在了我的额头,带着浓烈的爱意。然后我感到有一股炙热的温度从那里散开,让我整个人都犹如落进了火焰中。

这样的举动,他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举动!我们明明只是对手!难道他…!我太过震惊因此什么反应也做不出来,只能呆呆的看着他。卡卡罗特又轻声喊了一下我的名字,那么轻柔,那么缱绻…那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就仿佛他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和我诉说。我听见他说:“贝吉塔,我走了,不要来找我。”然后他转过身,只留给了我一个背影。

5 个赞

(七)

【贝吉塔】
自从那天以后我再也没看到过卡卡罗特,起初我并没有在意,但是我一直觉得我忽略了什么。然后有一个猜想渐渐浮现出来,我从来没想过这样的可能性,可是卡卡罗特的状态让我不得不去在意。有一天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一整天都完全不在状态,晚上我正低头整理我的衣服,忽然脸上发痒,紧接着有水滴落在了地上。我抬头看着镜子,才猛然发现不知为何我竟然在哭。我茫然的看着镜子里哭着的自己,渐渐的,我眼前的一切也变得模糊了。然后仿佛是明白了什么,我抹了把脸立刻飞到了比克的身边。

我飞的很快,因为似乎再晚一秒我就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还没到比克的身边我便大声的问:“卡卡罗特!卡卡罗特他去哪里了?!”比克转过头,我清楚的看到了他那悲伤的神色,这让我心中不详的预感更加强烈了。他只是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不等他说完,我便慌张的问道:“卡卡罗特他究竟怎么了?!”比克看着我,叹着气:“到了这个时候你不是已经察觉到了吗?”他没有直接回答我的话,但是听了之后我还是呆住了。这一刻仿佛天旋地转,我眼前发黑,几乎以为我是在梦中一般。明明,明明前几天他还用力的抱着我,明明前几天他还那样轻柔的——想到这里我忽然意识到,卡卡罗特是在向我告别!那样克制的一个吻竟然是在像我告别!!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我感到了极大的悲怆。我立刻动身,去找了任何一个他可能在的地方,然而我始终没有看到他的身影。我疯狂的寻找,却一无所获。我脑海里全是卡卡罗特的笑容,卡卡罗特的话,卡卡罗特捂住胸口的模样,还有卡卡罗特告别的亲吻。我恨自己没有早一点意识到他的异常,恨自己没有深入的思考他的用意,我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胸口,感觉自己几乎无法呼吸。筋疲力尽的我来到了之前感知到他紊乱的气息的山峰,于是我一眼便看到了峰顶上那些被人用力抓过的痕迹。我无力的跪在地上,轻轻的抚摸着地面,那么深的痕迹,卡卡罗特他,那个时候一定很痛苦吧?

“不——”我在这个无人的地方大声的哭喊着,这是只有我的时间,是只有我的世界。我完全无法相信,他,这个笨蛋竟然就这样离开了!!永远的离开了!我再也没有一个能够战斗的伙伴,再也没有那样一个人黏着我,陪着我。他死了,明明,明明我还没有将我的心情好好的传递出去!

我什么也做不了,我有太多的话想说,可是最后只是一直重复的喊着
——“卡卡罗特!卡卡罗特!!卡卡罗特啊!!!”

4 个赞

后续:

【贝吉塔】

卡卡罗特已经离开了很久很久,除了我和比克之外的其他人都真的以为他是去一个遥远的地方修炼。呵,我第一次觉得这个笨蛋做事如此的滴水不漏。

后来我也会觉得心脏时而传来的痛苦,好像那个夺走卡卡罗特生命的疾病也到达了我的身体里。奇怪的是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觉得开心,就仿佛我终于可以和卡卡罗特有那么一丝联系了。甚至…我期盼着心脏更加疼痛,然后他就可以去找卡卡罗特,去将他暴打一顿,好好惩罚他对我的隐瞒。

但这是不可能的。我是骄傲的赛亚人王子,我说过我只可能战死沙场。所以我并没有放弃修炼,我依旧会去迎战所有的敌人!

4 个赞

作者言:

在对战人造人的时候,贝吉塔明知道结局,依旧站了出来,也许他既是为了自己的责任,也是去迎接死亡,同时为了奔赴一场无望的久别重逢。

未来悟空死之前那种强烈的悔恨和浓烈的爱意穿越时空,传达给现在的卡卡罗特。所以,哪怕现在的卡卡罗特还没有意识到,但是他和贝吉塔的命运已经被改变,未来的某一天,他们一定会互通心意。这不仅是为了现在的他们,也为了未来死去的他们。

4 个赞

这里有一部分是之前写的,因为不好衔接前文所以并没有放在正文里,是在卡卡罗特明白自己心意后的事。可以单独来看。

【卡卡罗特】

我的话让贝吉塔生气了——他面对我总是显得非常暴躁,这也让我十分无奈。但是这一次他很明显不想理我,转身想要离开。“贝吉塔…”我轻声喊着,他的绝情让我感到难过,我不知道该如何挽留他,然而我的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了行动,等我回过神来,我已经出手抓住了他的胳膊。他的手臂有些凉,就像他本人一样,暴躁而又冷漠,就算能够察觉到他柔软的内心,却从来没有人能够破开那层坚冰。就算有,那个人也永远不会是我,因为他说过他讨厌我。就算我们能够并肩作战,就算我们都在保护着对方关注着对方…但是,我没有从他身上感受到和我同样的感情。

我不是没想过也许是他藏的太深,我也幻想着他其实也对我有那样的感情。但是…

贝吉塔回过头睁大了双眼,像是被我反常的动作惊了一下,于是我们对视了。他的眼里飞快的闪过了什么,紧接着他伸手用力将我抓着他胳膊的手打落,然后用力的擦着那一片肌肤。他侧过头,我只看到他紧绷的嘴角。虽然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我想他一定厌恶极了——这样的认知让我受伤。平日里我并不会有这样的情绪,可是,这一次我却感到极大的痛苦。紧接着我心脏便开始疼痛,我的呼吸有些不畅,很明显这不是因为疾病,只是单纯的因为眼前这个人。原来在不知不觉中贝吉塔对于我而言竟然已经如此重要了…可是他并不知道。

我没有说话,整个人都仿佛落入了冰窖中,我只能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贝吉塔。好像过了很久很久,他像是疑惑我的沉默,终于转头看向了我。他的瞳孔微微缩了一下,然后他擦拭的动作便停下来了。他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像是终于意识到那动作对我的伤害。他说:“卡卡罗特,你…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他的语气难得的柔和了一点,可我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安慰,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我心里有多么的压抑,根本不知道我有多想将自己的心情传递给他,他永远不知道我有多希望他爱我,就像我爱着他一样。我闭了闭眼睛,吐了一口气说:“贝吉塔,你还是那个骄傲的贝吉塔王子。”在他做出反应之前飞离了这个让我压抑的想要嘶吼的牢笼。

——我清楚的知道,贝吉塔和卡卡罗特两情相悦,这句话是全宇宙最可笑的事情。

【贝吉塔】

卡卡罗特这个笨蛋,为什么总是说一些奇怪的话!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于是我转身想要逃离这种奇怪的氛围。转身之后我微微松了一口气,然而我没有想到这一次他竟然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臂!卡卡罗特紧紧的抓着我,有一种炽热的温度从他手心传来,接触着的皮肤仿佛被火烧起来一样,紧接着似乎整个身体都变得温暖了起来。我转过头就看见卡卡罗特那专注的眼神,他喊着我的名字,那么轻柔,那么缱绻…那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就仿佛他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和我诉说。这样的错觉让我无措极了,我只能习惯性的用力拍落了他的手,侧过头擦着我的手臂,以此来掩盖我的慌乱。我甚至不敢让他看见我的表情,因为我感觉我的脸在发烫。

等我意识到他的过分沉默后便转头想看看他,紧接着我就看到了他苍白的面庞。他的眼神悲伤极了,明明白白一副受伤的神色。我停下了擦拭的动作——原来我这样的动作这么让他介意吗?可是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如果他开口说的话,我一定不会再做这样的举动,实际上我并不嫌弃他的触碰。我也沉默了,卡卡罗特的表情让我也十分难受,他不应该有这样的神色,在我心中他应该是永远笑着,永远开朗赤诚的带给所有人阳光不是吗。我张了张口,想说我其实并不嫌弃他,我想说那些不是我本意,但是我的自尊让我说不出一句抱歉,于是我只是干巴巴的说着安慰的表面话。所以他闭了闭眼,撂下一句话然后离开了这里。

我看着他飞走的背影,之前那种令我心跳加速的感觉彻底消失了,我只感到一阵压抑的悲伤。

3 个赞

正文完结 :033:
接下来会有两个番外,番外是第三人称来写的,因为有些话(其实是我想要表达的)作为第一人称可能会有点奇怪。
划重点:第三人称喔 :007:

番外1

卡卡罗特静静地站着,等待最后一刻的来临。这是很难用言语表达出来的,他很明确的知道自己撑不过今天晚上。

他回头望去,身后荒无人烟。在这一刻,那些他最亲密的家人,那些陪着他走过漫长道路的朋友,那些和他战斗过的对手,都不在这里。他们会有各自的生活,而他却将在这个夜晚独自离开。

卡卡罗特并不把死亡放在眼里,死亡对他来说太过平常。但是他依旧感到无比遗憾,毕竟他的心意没有告诉那个人。然而,也许那个人并不会在乎这样无用的感情吧,那么敏锐的人,一定能够猜想到自己的离开。也许他会难过,但是…卡卡罗特想,那个人终究会把他忘掉,他还有那么长的生命,他还有那么幸福的家庭。

卡卡罗特的心脏开始加速跳动了,这是心脏病发的征兆。于是他干脆向后一躺,将整个人砸在了地上。卡卡罗特看着天空,那些过往的回忆伴随着剧烈的疼痛快速的从他的脑海中闪过。有许多熟悉的,喊着自己名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仿佛他们都在自己的身边,然而渐渐地声音变得模糊了。黑暗中有一道蓝色的人影,他回过头看了看留在原地的卡卡罗特,然后转身,渐行渐远。

再见——卡卡罗特在这个夜晚,终于闭上了双眼。

1 个赞

番外2

时间发展到龙珠超之后——

卡卡罗特有天不知道为什么又想起来自己曾经得过心脏病的事情,未来的特兰克斯带来了药剂,让他免于病死。然而未来的自己并没有逃过一劫,而那个时候的贝吉塔又会有什么反映呢?他完全不敢想象。

当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以一种灵魂的状态陪在贝吉塔的身边,他看见了自己和贝吉塔战斗时的状态,他看见了自己捂住胸口逃离战斗场地的画面,他看见了那个时候的自己看着贝吉塔的神色是那么不舍和爱惜,他也看见贝吉塔明明关心着自己却装作满不在乎的模样。当他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他才明明白白的看出来,未来的卡卡罗特和未来的贝吉塔之间从虽然不说爱字,可是句句都有爱意。然而这样的爱意于他们自身而言太过隐晦,又犹如一叶障目,所以这份感情始终无法传递到对方的内心深处。

卡卡罗特就这样看着那个自己故作镇定的说着谎言,看着贝吉塔无助的找寻着死去的自己。然后在贝吉塔跪在地上崩溃大哭的时候,徒劳的试图隔着虚空抚摸着他柔软的头发,轻声的说:“贝吉塔,对不起。”

醒来后卡卡罗特才发现自己的脸上也满是泪水。他抹了把脸穿好衣服就立刻瞬移去找现在的贝吉塔。

贝吉塔早已起床,正在整理自己的衣服。他对卡卡罗特的忽然出现似乎早已习惯,卡卡罗特总会这样冒失的冲进自己的世界,然而抬头却看见了卡卡罗特微红的眼角,他的神色也近乎于战斗时的模样。卡卡罗特语气有些着急:“贝吉塔,我有话对你说!”贝吉塔挑了挑眉:“嗯哼,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大清早就过来找我?”

卡卡罗特沉默了一下,他在平复自己的心情,也是在斟酌自己的用词:“我…每当看到你,我的心脏就会狂跳不止,贝吉塔,你也是这样吧?”

贝吉塔震惊于他的话——尽管这话也足够隐晦。实际上他们近几年走的很近,早已超出了朋友之间应该有的范围,但是像是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他们从来不会去谈论这方面的事情。然而这一次卡卡罗特为什么会主动的说出这样的话?贝吉塔愣了一下之后便立刻反驳道:“笨蛋,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对你有这样的反应!”

卡卡罗特没有理会贝吉塔的否认,他只是皱了皱眉头:“你不承认没有关系。你总说你要杀我,那么现在…”卡卡罗特拉过贝吉塔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他仔细的观察着贝吉塔的神色,轻轻的说:“现在,我的心脏就在这里。如果你想要,尽管拿去就好了。”

这样的一记直球让贝吉塔头脑发昏,杀他?这是什么奇怪的话,明明自己近几年已经再也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了啊!他是睡了一觉然后记忆出现了混乱是吗?!

然而贝吉塔也并不想说出什么骂人的话,不知为何他有一种预感,如果他说出那样的话就一定会让眼前的人受伤——贝吉塔不希望这样。

因此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无措的四处乱看,不去直视卡卡罗特。然而卡卡罗特那炙热的眼神还有手所感知到的那强有力的震动让贝吉塔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卡卡罗特看着贝吉塔通红的脸颊,用力的抓着贝吉塔的手。他的气势很盛,一副完全不允许对方逃脱的猎人模样:“如果你下不了手,那么就好好感受我的心跳,并承认你和我有同样的感情,贝吉塔!”

贝吉塔怎么都抽不出自己那被抓着的手掌,如果是平时,他一定会不屑的骂着并将这个傻瓜暴打一顿。但是眼前的这个卡卡罗特整个人都散发着野蛮凶狠的气息,将他锁定,所以他竟然被卡卡罗特这样的动作搞得浑身发软——也许…在这个时候嘴硬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贝吉塔沉默了许久。然后他咬了咬牙,终于强迫自己抬头和卡卡罗特对视:“是又怎样!你…你到底要把我逼到什么程度才好?”

卡卡罗特并不想逼贝吉塔——如果没有这个梦的话。听到这样的话他的表情明显放松了,似乎直到这一刻他才有了实感。接着卡卡罗特的脸上浮现出无奈且欣喜的神色,另一只手快速的搂住贝吉塔的腰,将他一把搂进自己的怀里。

像是满足于自己的心愿的实现,也像是感叹这个骄傲的赛亚人王子终于愿意向自己敞开心扉,卡卡罗特叹息着:“终于……”

6 个赞

END 撒花~
如果你能看到这里,我将感激不尽
我们下次再会 :goku: :vegeta: :sparkling_heart:

4 个赞

告别之吻只亲在了额头上,这个时日无多的卡卡到最后也克制得让人心疼

3 个赞

如果卡卡罗特注定了要离开,他本来就不应该做出任何带有情意的举动。但是卡卡罗特不舍得这个人,却也不想让“一无所知”的他因为死去的自己而烦恼,所以只能浅浅的给额头留一个印记——“再见,不要忘记我,不要记得我。” :sneezing_face:

2 个赞